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太監能有什麼壞心思-第二百五十一章 日後牽手,需提前向本使報備閲讀

太監能有什麼壞心思
小說推薦太監能有什麼壞心思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秦源从没想过要当英雄。
这并不说他不敬重英雄,只是他纯粹觉得,自己这鸟样也做不成什么英雄。
究其原因,主要是没有英雄普遍有的,那种为天下苍生豁出一切的胸怀。
甚至想到“胸怀”,他就能立马联想起敏妃,因为她很是“胸怀坦荡”……看吧,这鸟样,英雄见了他都发愁。
但合上《妖闻广记》下篇的时候,他分明又感觉自己的热血没有消退。
做不成英雄,要不然……也好歹做点对人类有益的事?
于是秦源做了个违背原则的决定。
他决定,无论多冒险,六月十五那天都必须拿到剑仙遗秘。
因为遗秘上很可能写了五大妖域的秘密,如果被别有用心之人抢走,很可能会遗祸人间。
調教香江 王梓鈞
谁知道青云阁那些狗贼,拿了这玩意儿会做什么?
就算遗秘中没有妖域的秘密,而是剑仙秘籍什么的,那也不能被青云阁抢走。
毕竟这些人时刻想着造反,他们的实力要是进一步增强,那造反一事板上钉钉……到时候天下大乱,人族气运更弱,大妖域出现的概率自然也更大。
所以,那些东西一定要留在自己手里才安心……毕竟自己是唯一可以确定的,绝对的正派人物嘛。
若是以后看出谁有当英雄的潜质,再转送给他也无妨。
……
确定新的目标之后,接下来秦源又对计划做了更详细的补充。
连续两日,继续联系各方势力,一边扮演料事如神的无双国士,一边借各方势力,为自己布局。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六月十四。
傍晚时分,景王身边的阿大来找秦源。
“殿下已经将精锐调集至宫中,百家书院那头也做了安排,一切都按先生的意思布置。不过殿下以为,先生在乾西宫或有危险,因而特遣我来问,要不要去景王府暂避?”
自上次景王称秦源为“先生”之后,“秦壮士”的美称已然随风东去。
秦源自然婉拒了阿大的邀请,理由是大事之前躲到景王府,难免暴露自己是景王的人,于日后多有不便。
阿大没有勉强,又送出一颗星光后便离去了,顺便留下了景王送给秦源的一个法宝。
玄品中阶的法宝,是一条绳子,据说可困住大宗师一时,极为了得。
到了天黑之前,钟瑾仪也来了。
不容商量地说道,“明日宫中不太平,你先去我家中暂避。”
顿了顿,又补了句,“这是家父的意思。”
秦源毫不犹豫地说道,“正是明日宫中不太平,所以你在哪我便要在哪,这是我的意思。你若认为我这般对你是不自量力、痴心妄想,你便将我捆了去,从此我与你恩断义绝即可!”
钟瑾仪听罢,许久没有说话。
不断地冒出金光。
片刻之后,她终于说道,“你过来。”
秦源便走过去,只见钟瑾仪手一抬,掏出一件银色的贴身“背心”,那背心似皮非皮,似金非金,透着某种奇异的能量。
把背心递到秦源手里,钟瑾仪道,“此甲为玄阳宝甲,可扛大宗师一剑,今晚你便穿上。明日你若遇险,记得用传音石叫我。我……会来救你。”
秦源心中一暖,随后便情不自禁地伸手,轻轻牵起了钟瑾仪的手。
钟指挥使的手很光滑,仿若玉石一般,另外与苏秦秦、苏若依的手相比,她的手又比她们更暖。
大宗师,气血真好。
钟瑾仪起先不知道秦源要做什么,知道手心传来那真切的温度之后,她才瞬间明白过来。
然后,就条件反射般地反握住了他的手腕。
另一手又微微一抬……
秦源瞳孔一缩,感觉不是太妙……
但显然,钟瑾仪比他更紧张。
等下,不对,不是这样的!
CF之AK傳奇
忍住……不可以打他!
牵手诉衷肠,这是男女之间表明心迹的一种方式!
此等风月,本使也略懂一些!
配合他便是,好不容易的……
可,他怎么飞出去了?
一时间,无数念头闪过钟瑾仪的脑海,待她反应过来,却只见秦源已经离地腾空,只需再过一刹那,就可以成功地被自己扔出窗外了。
那一刻,钟瑾仪眼前一片黑暗,仿佛看到了不配有男人的自己,正跳像孤独终老的深渊。
于是她赶紧收手,轻轻一拉又将秦源拉回,心里慌张,怕他会跌落摔在地上,于是又身子一侧,另外一手轻轻一伸,揽住了他的腰。
影视剧里常见的桥段就出现了。
不同的是,以前都是男的搂女的,现在反过来了。
四目相对。
钟瑾仪的脸离秦源很近,虽然她还是戴着面罩,但秦源很想亲她一下。
若是得逞,那便一劳永逸。
不过想了想,风险实在太大,只是牵个手她就差点把自己甩出去,要是亲她的话,她弄不好会把自己门牙给敲下来,于是只好作罢。
安全生产,规范操作。
但,他可不想就这么放过钟瑾仪。
要扔自己的是她,抱自己的也是她,她不得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钟瑾仪也意识到了这点。
只是眼下这般,当作何解释?
在苦思大约三息之后,她忽然想起自己好像是指挥使?
我钟瑾仪一生行事,何须向人解释?
于是当即松手,又站直身子,若无其事的双手负在身后,淡淡道,“日后,若再敢牵本使的手……需提前报备。”
本想说点狠话,但鬼使神差的,后半句临出口之际竟然被她改了。
主要是……怕他以后真的不敢了。
钟瑾仪说完,只觉双颊发烫,又暗自庆幸戴着面具。
秦源听完,先是微微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从语气上来说,她明显是想警告自己来着。
可,她用最凶的语气,说了最温柔的话。
这种好事他可不会等到明天,于是当场就很不要脸地说道,“那我现在就想牵手,报备完毕。”
钟瑾仪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转瞬间就已经到了门口。
“报备收到,本使先考虑一下。”
说完,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秦源叹了口气,心想这特么都要考虑一下?
那以后洞房花烛夜,是不是也得提前申请,把详细计划写好,先让她过目?
洞房还好说,那日常呢?
来一发,写一个报告?
先总结上一次的得失,再展望下一次?
碰到她心情不好,是不是得再议?
算了算了,那就再议吧。
还是先去找庆王,把明天的计划说一下,不能再拖了。
而此刻,朝兰宫那边,因为一个意外的消息,庆王正如坐针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