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人世見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一章 清晨看書

人世見
小說推薦人世見人世见
月华如水,洒落一地光辉。
小院中,屋子里,浴桶间,热气升腾,白芷伸手试了试,水温正好。
“官人,热水准备好了”,白芷出门提醒道。
云景迈步进来说:“辛苦小白了”
“这都是妾身应该做的呀,能伺候官人,妾身也很开心呢”,白芷柔声道,想到接下来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她不敢去看云景。
然后,云景看了看热气升腾的浴桶,又看了看不知所措的白芷,挠挠头,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白芷偷偷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唇说:“官人,我帮你准备好了换洗的衣衫,就放在边上”
云景看到屏风上的确有一套衣衫,包括里衣和外套,面料上等,做工精细,应该是出自白芷之手,是她亲手缝制的。
“多谢……”,云景点点头道。
眨了眨眼,白芷见云景不动,于是道:“官人,让妾身为你宽衣吧”
“啊这……”
“这些都是妾身应该的呀”
点点头,云景说:“那就麻烦小白了,唔……,不如……一起?”
“啊……?嗯,妾身依官人便是”
“……”
窗外的明月羞得钻进了云层。
花好月圆……
几条街外的客栈中,宋岩整理好一应行李,然后开始无聊起来,坐着发呆,少爷哪儿去了?说好了只是出去逛逛,怎么晚上了也不见回来?
宋岩倒不是担心自家少爷的安危,只是吧,第一次出远门,身处陌生的地方,没少爷在身边,心里每个主心骨,空落落的。
他哪儿知道,自家少爷这会儿正是良辰美景春宵一刻……
夜深了,客栈已经打烊,一楼大厅里,灯火摇曳,值夜的小二昏昏欲睡,脑袋小鸡啄米般一点一点的。
无声无息间,一个人影从窗户进入了客栈大厅,那人影屈指隔空一点,值夜的小二就彻底睡了过去,然后开始不疾不徐的翻看客栈的入住记录。
“云景,今天早上来入住的,总算被我找到了吧,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那天玩笑开过头了,忙活几天,现在补偿,以后各不相欠”
游笑翻阅到云景的入住记录后眼睛一亮暗自嘀咕道。
然后,他把一切恢复原样,根据入住记录上的房间寻了上去,先天境界的他,还是专业的贼,宋岩怎么可能防得住他,在游笑略施手段下,宋岩‘很自然’的就困了睡了。
不久后,游笑离去,给云景留了赔罪的东西,过程中,他没乱翻云景的东西,以免节外生枝,把东西留下就走了。
“不欠人的感觉真好啊,一身轻松,喝花酒去,庆祝一下……”游笑带着愉悦的心情去了城里最大的一家青楼。
然而让他无语的是,当下怒江城汇聚了太多读书人,青楼客满了,压根没有空闲的小姐姐,换了几家都是一样。
“这咋搞?难倒要去找低档次的半掩门?”
游笑那叫一个纠结,啥好心情都没有了,紧接着,他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哗,是官府捕快挨家挨户的搜查什么东西,顿时撇撇嘴,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
隔天一早,宋岩醒来,神清气爽的伸了个懒腰,猛然一愣,暗道自己怎么爬桌子上就睡着了?
也没在意,他只以为自己昨晚太困了。
“少爷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我看看书等少爷吧……”,心中这么想着,宋岩去找本书来看。
然后一脸疑惑,看着一小箱银子一头玉牛以及一块一看就非凡品的墨块愕然道:“这些东西哪儿来的?少爷没这些东西啊,昨天都不曾有的”
恰在此时,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却是怒江城的捕快把这里围住了,在搜查什么东西。
宋岩顿时脸色一变,看了看眼前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再联想到昨晚莫名其妙的睡着,意识到情况不妙。
“糟糕,这是遇到栽赃陷害了,谁要害我?不,恐怕是想害我家少爷,少爷正在赶考的路上,若是背上官司,对名声不利,恐怕对科举也有重大影响!”
心念急转,宋岩一时之间脑补出了无数的阴谋桥段,他很快做出反应,飞快的检查了一下带来的东西,然后将游笑送来,不属于他们的东西带上推开窗户趁人不备丢客栈后院水井里面去了。
虽然他没经历过太多事情,却也知道,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是把嫌疑从自己身上摘除,然后才是考虑被谁算计这种事情。
不久后,宋岩被抓了……
不是因为‘人赃并获’被抓的,而是因为精明的捕快从水井里打捞出来了那些东西,也正是捕快在寻找的东西,为了这些东西,整个怒江城的捕快忙活了一夜。
郡守大人亲自下令,捕快压力大啊,东西找到了就好,至于贼人是谁,慢慢审问就是。
那些东西是从水井里面打捞出来的,没有人承认是自己偷的,所以整个客栈的人都有嫌疑,如此一来嘛,全部带走!
虽然宋岩连同客栈的其他人一起被当做嫌疑人抓了,但并没有受到严厉对待,反倒轻松无比,严格的说他是被请走的,捕快们客气无比。
没办法,虽然宋岩有嫌疑,但他是云景的书童啊,云景是谁?如今正四品大员封疆大吏李秋的徒弟,唯一的徒弟。
所为宰相门前七品官,有这层关系,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东西是宋岩偷的,捕快们不会轻易得罪他就是了。
查案归查案,可不能给自家大人招惹麻烦,万一得罪了宋岩,云景不悦,给他师父去一封信的话,当今天子眼中红人的李秋,估计一句话就能给本地官府带来大-麻烦。
宋岩被客气的带走了,去了衙门也是友好的接待,这不禁让他感叹,若不是自家少爷,估计自己和其他人一样直接被丢尽大牢了吧,可笑的是那天那个不知道哪儿跑出来的家伙,居然让自己改变这样的命运。
可去你的吧,自己虽然只是一介书童,可跟着自家少爷,一郡的衙门都客气有佳啊,你让我改变这样的命运?
有专门的人来询问宋岩,客气得很,例行公事罢了,没有人会觉得那些东西是云景主仆二人偷的。
宋岩自然是一问三不知,说错一句话很可能就给自家少爷带来麻烦啊,这事儿还得云景回来处理。
例行公事询问后,衙门的人就走了,但宋岩还不能离开,因为嫌疑还在,不过他已经留话给客栈方面了,云景回去客栈方面就会第一时间通知云景发生了什么。
经营客栈的都是本地人,知根知底,掌柜的并没有被带走,然而经此一闹,客栈生意势必受到重大影响。
游笑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好心’的赎罪居然会闹出这样的事端,作为洒脱的江湖中人,就没想过这些东西。
没错,那些东西是他偷的,而且还是来怒江城后从一户人家顺走的,他也没在意那户人家是谁,反正就觉得这些好东西能偿还那天自己犯下的过错。
他却是没意识到,自己偷到本地郡守大人家里去了,要不然怎么会大半夜的出动所有捕快满城搜索呢。
天亮后,游笑从一家档次不高的青楼出来,‘无债一身轻’的他到处瞎溜达,活像一个街溜子,听闻城内最大的学馆处今天有一场盛会,他琢磨了一下决定跑去凑热闹。
傲世神尊 淮南狐
越是热闹的地方嘛,对于他这样的贼来说,指不定还能干一票……
云白小绣,后院,白芷闺房中。
天蒙蒙亮的时候,白芷醒了,一脸容光焕发,她睁眼看着边上的云景,半是羞涩半是甜蜜。
从此以后,自己便彻彻底底是官人的人了呢。
趁着云景还在熟睡,白芷准备起身去洗漱一下,然后帮云景准备好洗漱用品。
然而她才轻轻一动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受伤’了的她行动不便,很疼。
脑海中回忆起昨晚的画面,她脸颊发烫,官人好生威猛,但是好温柔的……
轻轻咬了咬嘴唇,白芷平复心情强忍不适轻手轻脚起身,被子滑落,无限美好展露一角。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想到昨夜云景迷恋的样子,不禁心跳加速。
此时云景睁开了眼睛,白芷顿时如同受惊的兔子般愣愣的和云景对视。
云景目光一扫,呼吸一滞,想到昨晚的经历,该做的都做了……
“天色还早,小白再睡一会儿吧”,云景将她轻轻拥入怀中轻声道,指尖触碰,细腻柔软。
靠在云景怀里,白芷下意识拉了拉被子盖住两人柔声道:“官人,天都亮了,不早就呢”
若忘書 小說
天亮了还不起床,这个时代会被人说成是懒,初为人妇的白芷不想给云景留下这样的印象,更是没有持宠而骄的想法。
“你今天身体不便,多休息一下,乖”
“嗯,妾身听官人的,官人好生体贴”,白芷柔声道,不再坚持起床,一来身体不适,再则,她也很想多和云景亲密的待在一起。
纵使被子盖着,白芷玲珑起伏的身段也掩盖不住,云景低头看着她小声问:“还疼吗?”
“好多了”,白芷羞得不敢抬头看他。
温存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纵使云景一再劝解,日上三竿后两人也相继起床了。
到底是练武之人,白芷恢复得很快,已经能正常活动了,行动间看不出和平常有什么不同,但少女和女人到底还是有些许区别的。
梳洗过后,白芷盘起了长发,昭示着她已为人妇,不再是少女了。
一方沾染血色梅花的洁白丝巾被她珍藏了起来,那是她少女生涯结束的标志,也是完璧之身完整交给自家官人的见证。
“今天就不做生意了吧,关门谢客,好好休息一天”
白芷做饭,云景烧火,给灶膛添加柴火后云景如是道。
展颜一笑,白芷道:“官人呀,妾身知道你怜惜我,但我又不是柔弱女子,现在已经无碍了,无有任何不适,不过妾身今日也不打算开门做生意了,多陪陪官人”
“那就好”,云景笑道,练武之人,不但身材好,恢复也快。
笑了笑,白芷揭开锅盖,浓郁的香味升腾,她脸颊微红的看了云景一眼道:“今天官人可是要好好补补”
云景:“……”
我这体质还用得着补?
然后他发现,今天白芷做的饭菜异常丰盛,有炖的老母鸡,加了枸杞的,还有鳖汤,放了红枣,更有人参鸽子汤……
好家伙,这些东西吃了,不得原地爆炸啊?
当然了,以云景如今的体质,这些东西再多一倍都没问题。
“这些东西小白昨天就准备好了啊?”云景哑然道,今天一早白芷又没去买菜,可不就是昨天准备好的嘛。
所以她是有‘预谋’的?
小說 狂人 更新
当然,话不能这么说,昨天云景留下不留下都是个未知数,总归在白芷看来有备无患吧。
虽然初经人事,但她也从小姐妹那里了解过,那什么之后要补身体,尽管不明白为什么要补身体,但照做总归没错。
白芷低头道:“官人难得来一趟,妾身想让官人吃好点嘛”
云景不问了,再问下去她都要羞死了。
不久后两人郎情妾意的吃饭,自然而然的,白芷就去了云景怀里,真叫一个如胶似漆。
年轻男女嘛,‘初经风雨’后,恨不得时时刻刻粘在一起是很正常的……
饭后,云景吃得肚子滚圆,喝茶消食儿看书,白芷则如同翻飞的蝴蝶般去收拾碗筷洗漱,两人不时四目相对。
咦~,腻得齁甜。
看书的过程中,云景闻到了一股药味,下意识看向厨房方向,顿时眉头微皱,然后放下书籍走了过去。
厨房中的白芷听到云景的脚步声,回头之后下意识心头一惊,挡着灶台不知所措道:“官人……我……”
看着药罐里煨的药材,云景皱着的眉头舒展,平静道:“小白,不用这样,扔了吧”
药罐里煨的,云景一眼就分辨出是避-孕药!
白芷抬头看他,摇摇头道:“官人,不行的,‘姐姐’还没过门,我不能在她之前有宝宝,万一有了,会被‘姐姐’打死的”
云景的正妻是苏小叶,白芷是知道的,她跟了云景,是以妾的身份,这是事实。
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正妻才是一家之母,而妾的身份地位在这个时代来说是很尴尬的,男人若是疼爱还好,若是不疼爱,比牲口没什么区别。
正因为如此,白芷才小心翼翼,不敢在云景正妻之前怀宝宝,若是在此之前怀上了,被打死都找不到地儿说理去。
清楚知道自己的身份定位,白芷才如此简单的把自己交给了云景,若是正妻的话,拜堂之前是不能同房的,妾呀,本来就没什么地位的,身在这个时代,事实就是如此。
所以白芷才会偷偷摸摸的煨避孕药,不敢去赌‘姐姐’会宽宏大量。
云景走近她,牵起她的手,认真道:“小白,没事的,听话,扔了吧,有我在,有了就有了吧,咱云家,不是刻薄之家,我亦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官人呀,妾身知道你怜惜我,但是真的不行的,到时候万一真有了,会让你为难,我没事的”,白芷靠在他怀里笑道。
这就是时代的不一样,在云景看来很正常的事情,可对白芷来说,却是丝毫不敢逾越,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想到前世的那些‘拳师’,身在福中不知福,总觉得社会给的还不够,总想爬到男人头上拉屎撒尿才满足……算了,不提也罢。
对于这件事情,云景一点回转的余地都不给白芷,蛮横道:“小白你听我的,东西扔了,一切有我,这种药吃了伤身”
“官人,我真的没事的,别忘了我有后天后期修为,这样的药服了没问题的……”
云景打断她说:“是药三分毒,好了,听话,以后也不能偷偷摸摸的服这样的药,否则家法伺候,而且啊,若你能生下一儿半女,那才再好不过呢”
家法什么的目前是没有的,为了打消白芷的念头,云景只能用这个借口来唬她。
没有拦精灵的世界,就很尴尬……
听到家法两个字,白芷顿时不敢和云景犟嘴了,眼圈通红道:“官人,妾身听你的就是,此生能跟着你,纵使立刻死去也知足了”
虽然她不知道云家的家法是什么,但并不妨碍内心的感动。
妾啊,身份低微,类似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谁家的妾能得到当家的如此厚爱?
不说别的,就拿云景的小伙伴王柏林来说吧,几年前就和小妾偷吃禁果了,然而几年过去,他小妾有怀孕吗?没有,为什么?因为不敢,王柏林的正妻还没过门,她就不敢怀,否则指不定王柏林未婚妻就拎刀子砍了她!
直白点说,咋地,老娘还没过门,你就先生孩子了,你是想以下犯上吗?你是想当家做主吗?你是想母凭子贵把老娘排挤走吗?反了天了你……
“嗯,这就对了,以后也别再说什么死啊死的,我们人生还长着呢,还有一辈子时间……,我来帮你扔了吧,以后切记不可再做这样的傻事了知道吗?”,云景抱了抱白芷道,然后心念一动,念力控制药罐直接丢茅坑去了。
侯滄海商路筆記 小橋老樹
生在这个时代,尤其是斜阳城遇到师父后的一番话,如今云景的观念已经转变过来了,按照这个世界的说法,云景已经成年,既然成年了,那就没什么好纠结的了,有孩子就有孩子呗,多正常,村里自己这个年纪的,孩子满地跑的都有。
自己已经是一个家的顶梁柱了啊,当家为人的年纪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没必要再沿用前世的那一套。
“我们还有一辈子呢”,白芷闭眼喃喃道。
虽然不知道内力到底能不能起到拦精灵的作用,但云景还是忍不住嘱咐了一句:“以后,我们同房,事后你也不能用内力逼出来,一切顺其自然吧”
“嗯……”,白芷轻声回应。
从此不再是一个人,有了依靠,有了当家的,还对自己那么好,作为女人,人世走一遭,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搂着白芷,食髓知味的云景有些心猿意马,好在知道她虽然行动正常,但红丸初落到底身体有亏,于是云景平复心情道:“小白,我们去四处走走吧,一直以来都没能好好的陪陪你”
“好呀,官人想去什么地方?我知道怒江城附近有不少值得一观的去处呢……,不过,会不会耽误官人正事儿?”,白芷欣喜道,但说着说着就有些担忧起来。
牵着她的手,云景笑道:“怒江城为夫不熟,接下来就要小白为我引路了,不碍事的,我这是去州府迎考的路上,距离考试还有几个月,时间很充足,再则,此地距离州府不远,我还会飞,不耽误事的,先陪你一段时间再说”
听云景这么说,白芷内心自然是高兴的,但却摇摇头道:“官人呀,学业为重,妾身怎能让你耽误了正事,如今官人温习学问才最重要,不如就不去游玩了吧?”
“小白通情达理,为夫很高兴,不过你就听我的吧,科举为夫还是有把握的,不差这点时间温习学问”,云景笑了笑道。
人家都把自己交给我了,陪她度个蜜月咋啦?
“妾身依官人便是,就游玩几天吧,到时候官人着重温习学问,若是因为妾身耽误了官人科举,那妾身的罪过便大了”,白芷柔声道。
在白芷看来,自己官人当然是正事要紧的,但她也希望云景能多陪陪她,于是想出了这样一个折中的办法。
異能專家 小說
点点头,云景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接下来小白有什么好去处可推荐的?”
“今天学馆那边有一场盛事,很热闹的,官人想去看看吗?”白芷问。
云景想了想道:“读书人追名逐利吧?没什么看头,如果小白想去的话,我陪你”
“妾身也不喜欢凑热闹呢,那望涛亭呢?水流湍急的漓江边上,可以目的波澜壮阔的漓江景象”,白芷又换了一个地点。
云景说:“那我们接下来就去望涛亭吧”
“嗯,待妾身收拾一下,便带官人前去……”
就这么说定了,看着欢快忙前忙后的白芷,云景脑海里面一闪而逝的念头被他忽略。
他忘了给宋岩说一声自己的去处,问题不大,反正也没啥事儿。
怒江城衙门里,好吃好喝的宋岩百无聊赖,少爷去哪儿了啊,尤其是官府调查失窃案也没个头绪,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走?
尤其是,到底谁在算计咱家少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