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遮天修永生 線上看-第一百八十四章 太古生物鑒賞

我在遮天修永生
小說推薦我在遮天修永生我在遮天修永生
------
“飞潮族前来拜会!”
一句拜会,将源王一脉的几个弟子震得吐血,随后走出来一人,大声道:“贵客临门,堂堂源王一族就只派这些货色来迎接吗?”
这样一群太古生物,其实是和一群人族一同来的,由人族领路。
源王长子走了出来,看着吐血的后辈刚想要发作,但见到那气势不凡的太古生物后顿时心中一凛。
“这是什么意思?”
“亏你们还是堂堂源王一族,竟然这么没眼力见,看不出来诸位大人的身份吗?”那喊出了源王长子的人接着说道。
“大人?”
“不错,这几位是飞潮族的大人物,今天前来,可不是给你爹吊唁,而是想帮你们经营源矿。”
那人侃侃而谈,“毕竟源王前辈不在了,你们这些后人没一个成器的,如何守得住这份家业?如今,飞潮族的大人们愿意帮你们经营这份产业……”
“南宫泰你什么意思!”源王长子听不下去了,直接打断。
“我这是为你们好,你们守得住这份家业吗?”名叫南宫泰的老者嗤笑,“现如今是什么世道,别说源王不在,就算他还在,能比得过太古祖王们吗?”
祖王!
这两字分量足够重,让人呼吸都不由得放缓,因为相当于人族圣人。
在这个时代连斩道的王者都少见,更别说圣人了,每一尊圣人都拥有抹去一个家族的力量,不是拥有帝兵的荒古世家根本不能抵挡。
而他们,只是一个刚刚失去了老祖宗庇护的小家族。
父亲刚刚过世便有人来图谋家产,而且还带来了太古族,太古族的强大他们这些源术师非常清楚,连源王都不敢招惹。
但想到此刻还有一位大人物在族中做客,源王长子顿时心安,反击道,“你们南宫世家什么时候跑去给别人当狗了,还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太古族,真是给我们源术师丢脸!”
南宫世家是源术世家之一,擅长源术,虽然未到源地师境界,但在普通人中足以鹤立鸡群,一般的圣地遇上事情都要请他们相助。
南宫泰脸色大变,就连太古生物都不禁怒目。
“竟敢藐视我飞潮族!”
一声爆喝,声波如巨浪摧城向着源王长子压过来,说话的是为首的太古生物,它大吼时脑袋两侧有鱼鳍一样的东西张开,像是耳朵。
源王宫殿涌出了大量的源术纹络,抵了上去,两种力量相互抵消,竟然不相上下。
源王长子暗暗吃惊,这可是他父亲源王生前布置下来的源术大阵,就算是一般大能的攻击也会被反击的阵法磨灭,这太古生物竟然能挡住,还不相上下,至少是圣主级的人物。
在这里,他们占据地利,但这些太古生物却敢前来,肯定是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
“有点意思,这就是源王的源术吗?”
飞潮族太古生物伸出了覆盖银青色鳞片的手臂,向着源王长子抓来,霎时间整个源王宫殿都在颤抖,源术支撑起的天幕抵挡在前,但是却像一块幕布一样抖动,被太古生物的手搅动,扭曲。
“嘿,我来助你。”
有一个太古生物出手,源术天幕波动更为剧烈了,两只手掌要探进来,撕开了重重天幕,破除层层源术大阵,源王的布置竟然不能阻挡。
源王长子从这两个生物身上,感受到了面对父亲时的压力。
出手的两个竟然都是斩道王者,这就是太古族的底蕴吗?
前来吊唁的其他势力也不禁感叹,太古族高手众多,从遥远的过去封到了现在,在他们那个时代繁荣鼎盛,不像是他们,在青帝大道的压制下艰难修行,连斩道都极为困难,大能便是最强常规战力。
事情很明显,源王的去世让各方都对源王积累下的家业产生的贪欲,毕竟在过去的时代里,源王这样一尊战力可比斩道王者的存在足以纵横,夺下了不少源矿,又因为他源术精湛,自己也找到了不少源矿,每一座源矿都会为家族提供源源不断的资源,积累下了不菲的财富。
虽然源王一脉除了源王并无其他拿得出手的高手,人丁也不兴旺,但非常有钱,而没有相匹配武力的财富,有恰逢太古族出世的乱世,引来了祸患。
现在源王一死,别说太古族了,就连他们都是抱着分割源王遗产的想法而来的。
在人家葬礼上闹事?
这算不得什么,他们毫无心理压力,只担心自己不能抢到一块大的蛋糕。
至于太古族,其它势力,尤其是拥有帝兵的势力,并没有太放在眼里,太古族就算再强也不可能和帝兵抗衡。
因此,他们也是冷眼旁观,如果太古族和之前一样蛮横,动辄杀人,源王一脉就此消失,他们也只会立刻回去带上人马抢夺矿区。
这就是修行界的真实。
……
正在源王手札寻找黄金屋、制定寻宝路线的罗墨很不满宫殿的震动,一跺脚,源天纹络扩散出去,覆盖、进化了源王的源术纹络,金色的本源光辉纹痕烙印大地,以他为中心,如海潮一般扩散出去。
宫殿之中竟然涌出了百米高的大浪,全部是金色的天地本源之力,浪花中可见密密麻麻的源天纹络,这是符文的海洋,扩散而出,稳定乾坤,镇压寰宇,霎时间海晏河清。
飞潮族猛的退后,但退不过源术的速度,重重源术海浪一般拍打在他们身上,形成了一重重封印,将它们一切神力波动都压制了下去,如朽木枯石一样被禁锢在原地。
“这、这是什么力量,南宫泰,这是什么!”
太古生物们有些慌了,因为烙印在它们身上的源天纹络和之前源王纹络不同,更加强大,霸道到了极点,直接将它们的神力波动都封死了,以它们的修为竟然感觉自己的轮海道宫四极化龙仙台等秘境一片死寂,神力如同死水,任由它们怎么呼唤也翻不起一点波澜。
“这是……禁仙六封?”
南宫泰也不确定,只是感觉很像传说中源天师一脉的无上源术:禁仙六封。
这立意高远号称连仙都能封的秘术果然不凡,一出手就将两个斩道境界和几个大能境界的太古生物全都封了起来。
“什么鬼东西,快想办法解开!”太古生物冲南宫泰咆哮。
“我、我做不到。”
南宫泰一脸为难,因为这是源天师一脉的秘术,如果不出意外,源天师传人罗墨应该在这里。
那可是人族圣人姜太虚亲口承认的、拥有圣人战力的源术师,源术界目前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让他来解罗墨的禁仙六封,实在是高看他了。
罗墨一手拿着源王的手札,一手拿着一个罗盘,目光落在书页上,似乎上面有什么非常吸引他的东西。
“是罗墨!”
“这是一位圣人啊!”
“源术一道的圣人!”
……
来吊唁的其他势力见到罗墨,心情顿时激动了起来。
这些日子罗墨的名号已经传遍了,因为有姜太虚这位人族圣人认可,他的身份直接达到了尊贵的圣人级别,若是行走在外,比各大圣地的圣主还要尊贵。
瑶池有多高兴自然不必说,其他势力也都羡慕的很,只想着如何拉拢亲近一下。
几个飞潮族的太古生物打了个寒颤。
圣人?
不是说天地艰难,人族妖族圣人数量稀少吗?怎么它们这么好运就遇到一个?
源术还能修成圣人的吗?
“因果有报,他们伤了人,你们应该还回去。”
罗墨的八卦盘上飞出极道清光,散发着药香气,没入了那几名一开始被太古生物震伤的弟子身体中,只见他们的伤势飞快修复,呼吸间完好如初。
“是!”
被伤的几人修为不高,一把年纪了也才化龙境界,遮天法修为并不强。
但现在有罗墨在背后撑腰,他们的胆子一下就壮了起来。
太古生物被定在了原地,只能怒目而视,一双鱼眼都快瞪出来了。
“你们敢!”
它怒吼,但下一秒一个巴掌啪的一下抽在了他脸上。
“有何不敢!”
片刻之后,抽他的弟子手掌微微颤抖。
太硬了,他修为弱,打在这太古生物长着鱼鳞的脸皮上反而震得自己手掌生疼。
飞潮族生物怒不可遏,但是罗墨的目光这个时候看了过来,如一江太阴神水,将怒火淹没。
那一双眸子能够直接望到心灵深处,让灵魂战栗,仿佛最恶的魔头宿居在那一具身体之中,心灵之火都因为这一眼而晦暗。
飞潮族生物心中一个激灵,赶快移开了目光,不敢和罗墨对视,但内心却极为窝火,忍不住对打它的弟子说道:“有什么用,我就算站在这里让你打也只会是你受伤,这么弱小的存在也敢羞辱我,将来,我必杀你!”
它目光落到罗墨脚下,不敢直视那双葬着心灵魔王的眼睛,放下狠话道:“今日之事,我飞潮族记下了,待我族祖王苏醒,定要讨回来!”
“我族祖王不止一个,等它们苏醒,一定会再来拜会的!”
“没错,你们都等着吧!”
斩仙 任怨
太古生物们并不服。
一个人族圣人固然可怕,但也只是对它们来说罢了,等它们族内的祖王出世,一定能洗刷今日的耻辱。
罗墨闻言笑了笑,然后收了源王手札,收了八卦盘,掌中出现了一些神铜,道火也一同涌现,眨眼间祭炼出了几块小臂长的铜令剑牌,被他掷出,落到那些弟子手中。
“你们修为弱,自然要百倍偿还。”
你们既然这么中意玩那就陪你们玩,玩够一百下。
“什么?!”
“你还要让这些弱小的家伙打我们?”
太古生物们面对人族口中的圣人不敢造次,但罗墨让这些修为不高的弟子来打它们,那就是将它们摁在烂泥里踩踏,粉碎其骄傲,毕竟人族在太古年间不过是血食,奴隶,何曾敢凌驾于它们头上。

铜令挥出,如抽打鱼腩,鳞甲破碎,皮开肉绽,尖牙飞出。
“啊——”
惨叫声穿云破空,传出去很远。
罗墨随手祭炼出来的铜令蕴含秘力,打斩道王者如打凡人,太古族所谓的强大肉身也没有一点用。
源王一族的弟子很听话,罗墨说百倍偿他们就直接打,手持小臂长的铜令挥出风声,打得一众飞潮族太古生物血肉横飞,头颅都快烂掉了,凄厉哀嚎。
铜令上的力量可不止针对肉身,还针对神念,痛彻心扉,铁打的精神都扛不住。
毕竟,罗墨也只是将他每时每刻所受的痛楚复刻了一些精神烙印蕴含在法宝中,这些太古生物运气好,第一批品尝到。
只是没想到它们这么不堪,哭嚎之声凄厉,传出几十里,一个个哭的比死了爹娘还难看,要知道这样的痛楚罗墨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承受,随着他动用真灵印的次数越来越多,痛疼感的级别累加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不过他是循序渐进,痛感一步步往上加,而这些太古生物是一步到位,体会到了罗墨当前疼痛级别的精神烙印,差点没直接痛死过去,灵魂好似被剥皮切丝剁陷,碾碎油炸火烧,受尽一切苦楚。
不知情的围观者见几个斩道境界的太古生物竟然哭嚎成这个样子,叫声凄厉,心中摇头,暗道没有一点王者风范,简直是丢斩道强者的脸。
不就是被抽得皮开肉绽吗,能有多疼?
不过越看就越不对劲,因为它们快被打死了。
一些人看得心惊肉跳,尤其是以南宫泰为首的南宫世家,他们好不容易傍上了飞潮族这样一条大腿,没想到还没捞几次好处就提到了铁板,不知道要怎么收场。
他们心中忐忑,害怕这几个飞潮族的太古生物被活活打死,那样他们的处境会很糟糕,因此思虑万千,念头波动剧烈,在罗墨的感知中极为显眼,因此引来了罗墨的目光。
这些人,就是他们引太古族来的吧?
罗墨一道神念通过眼神飞出,捕捉到了一些记忆碎片,那是南宫世家借着这些飞潮族的这些太古生物势力,在这段时间内敲诈勒索,狂揽好处的记忆碎片。
飞潮族并不是太古生物中最强大的皇族,有古皇兵镇压底蕴,因此忌惮人族的一些强大势力,所以接受了南宫世家,让南宫世家作为猎犬一般的存在,为它们寻找合适的目标,那些拥有财富但是没有圣人没有斩道王者而且和帝兵无关目标。
这段时间他们已经狼狈为奸敲诈了好几个中小型势力,有反抗的,已经被他们灭门了。
真是丑恶。
“我不喜欢人奸。”罗墨一句话宣判了他们的结果。
言毕,地下涌出龙气和源天纹络,将他们在一片光焰中蒸干,化为灰烬,他们甚至来不及留下遗言。
这果决的处理让来吊唁的人头皮发麻,一位拥有圣人战力的源术师似乎心情不太好,将一个源术世家的精锐直接抬手抹去了,消失在这世间,背景音乐是太古生物的惨嚎。
这场景让他们噤若寒蝉,毕竟大家没几个人是真心来吊唁都,都抱着各自的想法。
源王一脉的弟子们很听话,说百倍偿还,不多一下也不少一下,够数便停手。
几个太古生物在禁仙六封解除后噗通一声软倒在地,肉体和灵魂上的双重痛楚让它们连站都站不稳,神念都是模糊的。
即便它们体魄强大,但脸上还是像贴着两块血淋淋的烂抹布一样,伤口竟然不能立刻复原。
“滚吧,我会去你们飞潮族拜访,记得把话给你们的祖王带到,让它们恭候。”
因果丝线已经产生,纠缠。
若是放任,它们回去之后,会杀戮多少人族泄愤?
它们的祖王苏醒之后,又会做出怎样惨无人道的事情?
罗墨手捻虚无的因果丝线,将它们编织成了一个自己想要的果,一如他当初灭杀手神朝人世间。
它们的生命,只剩下从这里到飞潮族这么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