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討論-第三十四章 降臨北極狩獵,擂鼓展示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小說推薦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将冰雪琴宫安顿在灵泽星域,徐北望便返回祖地。
远古神霄派被灭,其宗门遗址是一处绝佳的修炼宝地,无数条仙脉贯穿,每时每刻都有仙药如春笋般冒出来。
立足于此,冰雪琴宫一定会借势崛起,况且整个星域也没哪个不开眼的敢去招惹。
赤乌古星,仙雨倾盆,一头头身长百万丈的金乌神鸟俯冲翱翔,天穹屹立一个金发红裙的雍容妇人。
“太初北望,手刃七冠王余孽,赏赐一颗中等星辰。”
伴随着话音落下,宇宙深处是一阵嗡鸣,璀璨银河泛起涟漪。
轰!
一轮大日刺破虚空,朝亿万星域而去。
“多谢家族馈赠,晚辈一定再接再厉,为伟大的日不落增砖添瓦!”
徐北望语气透着感激和欣喜,身影隐没在大日之中。
白捡的功劳,做卧底就是舒舒服服啊。
龐貝街63號
原本要进入问鼎榜前三十万名,才会有一颗下等星辰,前八万都未必有一颗中等星辰,现在自己轻易就拿到手了。
璀璨熠熠的星海之中,无数颗形状各异的星辰在飘荡,色彩斑斓、光怪陆离。
亦有一颗颗星辰化作齑粉,恐怖的能量在星域间化作虚无。
诸多投映的虚影正在崩碎星辰,见到遥远处那灼热大日上的金发身影,赶紧停止动作,毕恭毕敬地目送年轻人远去。
大日缓缓停在一颗湛虹色的星辰,白袍负手屹立,静静看着眼前的法则光幕。
一块由神兽骸骨铸就的匾额浮现,他镌刻下龙飞凤舞的三个字——
【北望星。】
随后一粒星光进入眉间。
这颗星辰尽在他生灭之间,亦能化作对敌手段,投掷星辰爆炸的威力足以抗衡一个古神。
不过这是徐北望拥有的第一颗星辰,具有象征意义,他是不会毁灭的。
脚步迈入星辰,徐北望平静地俯瞰大地,亿兆公里的世界,没有一个生灵,俱是未产生意识的仙药仙草。
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人,仿佛末日灾难片一样。
徐北望眼中饶有趣味,突然想起一则笑话。
男女相亲。
“你有房吗?”
“没有。”
“连房都没有,凭啥娶我。”
“我……我有一颗星球。”
徐北望沉默片刻,伸手朝虚空一握,耀眼大日穿梭在亿万个下等星域。
顷刻间,灼热大日倾洒而来连绵的山川地脉,泥土的芬芳无限伸展,一株株桃树在山中生根蔓延。
东方吹拂枝上的新绿,桃花似匀深浅妆般绽放,粉红很快填满了整个世界。
大地每一寸角落都是盛开的桃花,宛若落下亿万里胭脂云。
徐北望降落在山巅,随手采摘一片片新鲜桃花,随后取出器皿和材料。
老大唯一喜欢的酒就是桃花酿,很迷恋那种浅淡七分甜的口味。
浸泡完毕,徐北望将一个瓶子埋进桃树下,漫长的等待会换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就算花瓣在酒里浸泡几百万载岁月,取出亦是最美味的佳酿。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期待与美好相见。”
徐北望轻声自语,袍衫展动间,身影消失。
……
……
空间波纹荡漾的传送阵中,徐北望盘膝而坐,取出一本古籍。
他接下来的目的地就是北极星,亿万星域最遥远的北端,横越无数禁区,才能抵达北极狩猎的祖地。
岳母临别时特意叮嘱了,让他前往北极狩猎,凭借体内的一滴精血能得到大机缘。
通过这个细节,徐北望也能想到蠢猫的身份不简单,这好吃懒做猫咪恐怕是一头不得了的生灵。
“一家三口,就我……”
“不,我也是日不落嫡脉天骄。”
徐北望安慰了自己一句,才开始整理思绪。
纪元长河这场灾难浩劫,是从宇宙深处席卷而来,大致轨迹是由北到南,所以北极狩猎神族最先受到波及。
所以每隔五千年,北极狩猎都会举办一场机缘大会,仙界修士都能参与,但仅限于未经历纪元长河的修士。
这些黄金古兽之所以愿意大出血,其实道理很简单。
灾难浩劫到来之际,大家众志成城啊,俺们每五千年都做慈善,你们忍心看着俺们率先遭殃?
当然,每次收获颇丰的都是黄金神族,以及顶尖道统的天骄。
距离上一次机缘大会,正好是五千年。
……
北极古星,外观仿若一根轻巧飘逸的尾羽,七彩道韵、星斗之力极为浓郁,妖兽的气息更是磅礴。
整个北极星域,只有这一颗颗孤零零的星辰,其余星辰都被数次长河浩劫摧毁。
此刻,星域传送殿沸反盈天,一头头九级雷狮矗立殿门,稍微核查身份,便可以进入。
乌泱泱的天骄聚集排队,直到一袭华贵白袍出现。
众人面面相觑,眼底有惊艳之色,旋即避让出一条道路。
徐北望也没有客气,径直没入光幕中。
大雨滂沱,一只只巨物遮天蔽日,黑金相叠的大翅膀一来一回,闪耀出藕断丝连的团絮状光斑。
竟是蝴蝶,格外美轮美奂,气质是与生俱来的高贵。
“欢迎太初公子。”蝴蝶扇动翅膀,恭敬称呼道。
徐北望笑着点头,跟随她远去。
就算他是日不落族人,也不能随便踩在人家身上当成坐骑,对方好歹也是黄金种族。
一路上,到处都是珍稀神兽,类似一些真龙白虎竟在做卑微的矿兽,背着一座座仙矿,脊背躯干都被压弯了。
没办法,北极狩猎更是残酷现实,就算是一头猪突然诞生黄金血脉,从此一飞冲天高高在上。
而没有黄金血脉的神兽,唯有被奴役的命运。
其中真论实力,北极狩猎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神族。
可惜内部种族林立,各有山头、厮杀不止,族内没有领袖,没有规矩,无法拧成一股绳。
不过这些古兽动辄存活几个纪元,难道没有魄力整合么?
一世兵王 我本疯狂
更深层的原因,终究是兽族,其余黄金神族都是人族。
倘若真敢骑在人类头顶,让日不落、长生不朽,永恒国度等黄金神族怎么忍受?
届时迎接的或许不是荣耀,而是毁灭了。
明晰这一点,北极狩猎心甘情愿排在黄金神族最末尾。
连绵的仙岛仙山,缥缈云海之中,此地名唤妖君台。
虚空显现一面巨大的鼓,鼓通体由妖兽筋骨锻造,透着沧桑伟岸的气息,另一端连接宇宙深处。
此地圣洁仙鹤高唳,屹立着几万道身影,皆是天纵之资,风华绝代的年轻天骄。
随着前方空间崩溃,一道模糊的白衣身影显化。
他平静地撑着一把红伞,九百九十九道神环罩身,一簇簇白色真火煌煌,蕴含至高无上的恐怖气息。
全场骤然安静了一瞬。
无数天骄目不斜视,可余光却敬畏地打量来人。
“帝季灭,无冕之王神族顶级层次的天骄,问鼎榜三百零九名。”
“竟能亲眼目睹他的尊容,这一趟无憾了。”
诸多道统的天骄小声议论,像是在瞻仰传说中的人物。
紧接着,虚空又一道曼妙身影显化,曳地百褶裙上鸟禽伴舞,女子肌肤雪白滑嫩,闪烁晶莹光泽。
“永恒国度的无天晴,问鼎榜第五百七十名,十年前一招斩大帝。”
“太梦幻了,容颜颠倒众生。”
诸多天骄心生摇曳,几乎不能自持。
在这些尊贵的存在面前,他们仿佛草芥般卑微,多看一眼就有种亵渎的感觉。
陆续有黄金神族的天骄露面,引发极大的震撼,问鼎榜前一千来了八个。
无天晴随意环顾,陡然注意到一个俊美男子,她笑得无比动人,一步踏过去。
“太初北望?”
女子眼波如水,声音透着戏谑。
这一刻,屹立在日不落天骄中的白袍男子,成了全场的聚焦中心。
这无与伦比的容貌气质,完全盖压全场,金发碧眼超然至极。
诸多天骄当然耳闻过这个名字,一怒之下摧毁二流道统,打响赫赫声名。
放在外界当然惊才绝艳,但这里问鼎榜天骄到处都是,一个伪神初品,着实有些平庸,唯一独特的只剩日不落嫡脉身份。
徐北望表情无波无澜,只是随意点头。
“呵呵……”无天晴深深凝视他很久,才意味深长道:
“优秀的皮囊,有人在等你。”
随后风姿绰约地离去,仿佛走过来只是为了说这句没头没尾的话。
迎着无数道目光,徐北望面不改色,心中却在冷笑。
看来疯婆子当初寻找他,发动了永恒国度的势力,可惜没遍及亿万星域。
等他进入日不落做卧底,也就不需要寻找,消息自然传遍黄金神族。
“等我?先解决神荼梦之再说这句话。”
徐北望眼底深处有不易察觉的笑意,他已经没有那种紧迫感,反倒期待封帝天梯的结束。
妖君台下,经过初始的热闹后恢复安静,众天骄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又岂会跟蝼蚁一样成群结队。
徐北望亦是静静屹立,等待北极狩猎主事人降临。
规矩遵循旧例,依靠天赋气运勾勒大鼓道则,声势浩荡者,机缘最高。
他此行唯一的仰仗就是祭出蠢猫的精血。
简而言之,喵喵牛逼他牛逼,喵喵拉胯他就一根毛都得不到。
真要论实力,他或许是排在中下游,甚至是末尾。
并非妄自菲薄,这里任何天骄都能越阶碾压普通修士,如果祭出杀手锏能横跨两三个小境界。
“尽力而为。”
这时,一个金发女子上前,粉颈有火焰印记,内部仿若火山喷薄沸腾。
徐北望点点头,故作随意地问:
“姐姐,最大的机缘是什么?”
一声姐姐让女族人眉开眼笑,她柔柔说:
“妖族道君陨落后留下的唯一道骨,是额头那块,与世长存。”
“不出意外,这东西肯定是帝季灭的囊中之物。”
与天齐寿的道君陨落,大概率是死在纪元长河中,这种灾难浩劫,修为越高越危险,可谓是长生路最大的坎坷。
珍贵的道君道骨,黄金神族都拿不出几根,全给了天道胚胎。
就在聊天之际。
一头形体百万丈的巨兽撕裂空间而来,遮天蔽日,铁甲锈迹斑斑,头颅生长一棵直插云霄的柳树,四肢皆是紫色水晶铸就。
正是一头紫晶比蒙,倾泻的气息赫然是至高境界,气血滔滔!
“参见尊上。”
无数天骄毕恭毕敬行礼。
不过黄金神族的族人一动不动,连头都不曾点一下。
“开始。”
紫晶比蒙浑厚的声音如滚滚惊雷。
柳树枝桠拍打在大鼓上,兽纹深烙,天穹裂开一道细缝,直面璀璨的星河。
伴随着话音落下,一个问鼎榜二十万名的天骄率先出列。
他取巧地祭出一根神兽真骨,与北极星的星斗之力渐有融汇,随后轰出气势澎湃的一拳。
轰!
周围每一寸虚空都在崩塌,变得支离破碎,星河映照出八头古兽虚影,在那里屹立如雕像,又逐渐黯淡虚无。
天骄皱了皱眉,略有些不满,随即退下。
一道道身影陆续屹立妖君台,祭出各种神兽真骨,试图提高成绩,绝大都是七八头虚影左右,最高者十头。
而一身精铁铠甲的年轻人格外引人瞩目,一拳轰出十二头古兽虚影,闪耀全场。
“这个乡巴佬……”
“能成为亿万遗弃之界第一人,果然有不容小觑。”
“攀上魂不归的高枝,亦无法改变其出自山沟的事实。”
面对虚空无数道嘲讽的目光,华今我神色古井无波,身上的铠甲闪烁冰冷的光泽。
诸多道统的天骄之后,便是黄金神族族人。
毫无意外,没人低于十头虚影,最高者来自长生不朽,足足十七头虚影。
人群静默,生出一阵不甘的无力感,这就是难以改变的血脉差距啊!
相同修为,相同战力,凭借契合天道的黄金血液,竟能比旁人多出两头虚影。
这时,精致宛然的无天晴屹立妖君台,姿态很优雅,可动作却极为残暴。
名医贵女 小说
直接轮动起拳头向大鼓打去,七彩拳影以天河决堤般的速度席卷。
轰!
二十头古兽虚影出现在星河,星斗光辰笼罩蔓延。
天地一片死寂,无数天骄目露痴迷之色,不禁生出入赘的心思,只恐对方瞧不上。
黄金神族的天骄面无表情,似在意料之中,一切目光汇聚在白衣红伞男子身上。
帝季灭眸子中射出两道凌厉的光束,他对道君之骨势在必得。
“开!”
冷漠的声音,伞柱缭绕神秘的青色物质,一顶王冠在坠落,裹挟无尽力量化作一掌,震拍在巨鼓之上。
一刹那,像是发生永恒难解的大碰撞,青色罡风席卷,要冲向宇宙边荒。
轰!
二十四头古兽虚影显化,周身还残留着青色神芒。
无冕之王的血液气息倾泻流淌,令红伞的光芒愈加璀璨。
全场呼吸顿止,诸多天骄面露震惊之色。
这就是问鼎榜三百零九名的天赋?
无天晴跟他只差了两百名,却足足有四头虚影的差距!
那问鼎榜的天道胚胎,又该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难怪从不降临妖君台,既是看不上道君之骨,亦不想跟蝼蚁较量,于他们而言是玷污!
“献丑了。”
帝季灭平静看向无天晴,语气透着理所当然。
无天晴一言不发,她本就是为第二件神物而来,再说也没想过能胜过对方。
冗长的死寂,竟无人走上妖君台。
别人说献丑是谦虚,谁要是现在上去,那真是出丑,毕竟珠玉在前,强烈的对比会让人颇受打击。
气氛僵持了没多久。
一袭华贵白袍负手而来,对周遭视若无睹,身影顷刻屹立在妖君台中央,金发随风漫舞。
无数目光齐刷刷锁定星河,毕竟是黄金族人,谁也不敢露出轻视的神色。
帝季灭皱了皱眉,对方这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让他略微不舒服,仿佛自己是在衬托对方一般。
他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声:
“不是谁都配穿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