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1536 真正的仇人看書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恶心到了吧,我也恶心的不行,老娘当初真是瞎了眼……”
赵明霞无奈的说道:“我生了孩子之后才知道,我老公居然是个同性恋,他还叫阮德胜老公,要不是阮德胜给的钱多,我又没能力养孩子,老娘早几年前就离婚了!”
“唉呀~真是苦了你啦,人家还误会你……”
沈睡森林
赵官仁拿起个红包塞进她的衣领中,怪异道:“不过阮德胜我知道啊,刚跟你一块的不就是他妹么,他以前在县里有点小名气,怎么就同性恋了,我还见过他女人呢,叫……叫什么来着?”
“陈桐!不就在前面开健身房嘛,估计还不知道这事……”
赵明霞顺手掏出了红包,低声道:“这事千万别往外说,阿胜喜欢女人,但是更喜欢男人,不过他混社会的要面子,说出去了会找你麻烦的,我看见过他们手里有枪!”
“几年不见,越玩越大啦,我倒是有笔账收不回来,六十多万呢,他还住村里吗……”
赵官仁拍了拍她的大腿,赵明霞摇头说道:“好几年没回来了,我老公都找不见他,昨晚待了一会就走了,问他在干什么也不说,你的事别找他,他肯定惹了什么大麻烦!”
“那算了,等我忙完了约你,以后活动多多……”
赵官仁笑着套了她一些话,赵明霞喜气洋洋的揣起红包走了,出了办公室还把米油给拿上了,屁股扭的那叫一个风骚啊,而绑匪的妹妹也出来了,挽着她一起出了门。
“岩哥!你的钱没白花……”
许宁快步走进了办公室,关上门低声道:“老板娘就住在县城某个地方,刚刚打电话跟他妹了,说在县里问人要一笔钱,让他妹把银行账号发过去,而且电话里有火车的声音!”
“火车?难道他住火车站附近吗……”
赵官仁狐疑的看着她,但许宁却说道:“我刚问了一下雷东,永乐县没有火车站,只有一条矿山的自用铁道,运煤用的,在永乐县的东面,那一片全是老小区和自建房!”
“老板娘有个女朋友,就在两条街外开健身房,我去会会她……”
赵官仁说着又开门走了出去,免费领取的活动已经结束,他直接让人挂上了春节休息的告知牌,然后回到张队长他们开来的车上,让小警员查询开健身房的陈桐。
“哎?这个陈桐是北江人……”
小警员看着手机中的档案,说道:“陈桐!二十九岁,做过平面模特,三年前来到本市,无业人员,前年来到永乐县开了一家健身房,并担任私教,家住康和家园502室,未婚!”
“康和家园在东边吗,能听到火车声吗……”
赵官仁拿过他的手机看了看,但小警员却摇头道:“往前看,十字路口左边就是康和家园,而且火车道在县城的外边,除非住在最外围才能听见,嫌疑人可能只是路过!”
“新洲国际健身会所,吹的挺大啊……”
赵官仁说着就拨通了健身房的电话,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电话响到自动挂断也没人接,估计是大过年的没有开门,于是他又用当地的手机号,拨通了陈桐的私人电话。
“喂!哪位……”
电话中响起了很好听的女声,赵官仁笑着说道:“陈教练吗,请问咱们健身房什么时候开门啊,我想找你买一套课,操练起来,可以吗?”
“可以啊!”
陈桐笑着说道:“我们是初八下午开门营业,你是我们的会员吗,还是朋友介绍的?”
“哈哈~当然是朋友介绍的,我就是冲着你来的……”
赵官仁随口胡诌道:“我张老弟说陈教练人美条靓,专业又温柔,而且咱俩特有缘,我四家连锁大药房即将开业,其中一家就在榆林路,左邻右里的,一定要找你搞个套餐!”
“你开药房的呀,真是太巧了……”
陈桐立即说道:“大哥!你怎么称呼啊,你药房里有药吗,我店里一个姑娘发烧了,附近的药房都歇业了,你要是能给我送一点药来的话,我今天就能给你开私课,怎么样?”
“我姓赵,正好在店里呢,你把地址发过来,我马上给你送过去……”
赵官仁略带惊喜的挑了挑眉头,陈桐跟着说道:“赵哥!你加我微信吧,直接搜索我的手机号就行了,要是方便的话,你先把课费交一下,我也好提前做个准备呀!”
“多少钱?含睡吗……”
赵官仁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许宁羞愤的拧了他一下,雷东他们也翻了一个大白眼,弄的赵官仁尴尬的拍了拍嘴。
“呵呵~明知故问!两千八百八和三千两百八,你做哪个……”
陈桐笑着回了一句,一车警察顿时惊呆了,赵官仁也吃惊的愣了一愣,本能的问道:“你这价位有点高啊,洗个桑拿也才几百块,大过年的别宰我啊,咱可是邻居啊!”
“哥!你拿桑拿妹跟我们比呀,你知道蛋白.粉多少钱一罐吗……”
陈桐嗔怪的说道:“要不是看你是我邻居,大过年的谁给你做项目啊,再说也只有我营业了吧,好啦!你拿着药来康和家园吧,三个女教练等着你,不满意你扭头走人好不好?”
“行!那我先看看人,马上就到……”
血狱魔帝 夜行月
赵官仁狐疑的挂上了电话,复制电话号码加了陈桐微信,陈桐直接发了三张美女照片过来,果然都是身高腿长,练了一身小腱子肉的美女教练,照片也都是在健身房里拍的。
“我靠!这女的是个暗娼啊,我们居然不知道……”
小警员吃惊的看着手机,可照片中并没有陈桐本人,赵官仁回了一条“我只要你”的信息后,陈桐立即发来了她的定位,还回复道——我很贵,5888,过年可以给你抹个零!
“雷警官!你不知道,不代表人家不知道,暂时别联系派出所……”
赵官仁推开门跳下车去,笑道:“我去给她们送药,如果把话套出来了,等我们抓到绑匪你们再找她,如果她不老实的话,你们就上楼扫黄,直接把他抓回去审问!”
“不许假戏真做,不然你死定了……”
许宁又娇嗔地拧了他一下,赵官仁扭头跑回药店拿了几盒药,还装了几盒安全套一块带上,单独打车来到了康和小区,发了两千块订金给陈桐,陈桐这才告诉他门牌号。
“2014年就敢要这么高的价位,健身房真是没白待啊……”
赵官仁摇头晃脑的走进了居民楼,点开几个女教练的照片又看了看,长的只能算中上等,可身材真是好到没话说,而陈桐能算一流美女了,模特级的身材只能在网上看到。
“301!狡兔三窟啊……”
赵官仁按照地址来到了三楼,这里并不是陈桐的住址,不过他还是戴上了通讯耳麦,吹着口哨按响了门铃,马上就有个高挑的女教练打开了门,只穿着瑜伽裤和小背心迎接他。
“嚯~贵有贵的好处啊,果然物超所值啊,陈教练呢……”
赵官仁提着药品走了进去,女教练关上门给他扔了双拖鞋,但次卧里又走出来一个美女,靠在门框上笑道:“怎么?看到我们还不满意啊,我们从不把会员带到家里来,你是第一个!”
“赵哥!稍等一下啊,我化个妆就来……”
陈桐的声音从厕所里传了出来,赵官仁穿上拖鞋走到主卧门前,有个病怏怏的妹子躺在床上看电视,他举起药品笑道:“好可怜啊,要不我照顾你的生意,顺带在床上喂你吃药吧!”
“大哥!你饶了我吧,等我退烧了再陪你玩……”
山村小神農 神農本尊
妹子有气无力的伸出了手,赵官仁便走进去把药递给了她,她的姐妹立刻拦腰抱住赵官仁,笑道:“大哥!我也给你抹个零,我跟桐姐一块陪你,我们配合的可默契了!”
“不急!我先看看陈教练本人,万一是照骗呢……”
赵官仁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臂,正好厕所门在这时打开了,一位高挑靓丽的美女走到了门口,傲娇的笑道:“我要是货不对板的话,怎么敢收你五千……金、金永岩?”
陈桐忽然惊骇欲绝的张大了嘴,赵官仁立马觉得不对了,这娘们不仅仅只是认识他,脸上还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恐惧,等他猛地推开身边的女孩时,陈桐居然吓的撒腿就跑。
幻想編年史~不懂察言觀色的異世界生活
“你给老子站住,不要跑……”
赵官仁猛地撞开另外一个女孩,冲出去一脚把陈桐踹趴在地上,陈桐翻过身来惊恐的哭道:“金总!不关我的事,真不是我干的呀,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是无辜的呀!”
“闭嘴!阮德胜他们在哪,不说老子弄死你……”
赵官仁上去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从腰后抽出了一根银亮的甩棍,其她三个女孩全都惊呆了,缩在房门口也不敢报警或阻拦。
“我不知道,阮德胜昨晚来找我,天刚亮就走了,我没骗你啊……”
陈桐泪流满面的打着哆嗦,而赵官仁一想到她是北江人,还跟杀害自己儿子的绑匪在一起,他立刻质问道:“你们绑架就绑架,为什么要杀我儿子,是不是你出的主意?”
“不是我,是、是你大舅子……”
“你说什么?祝之荣吗……”
赵官仁吃惊的看着她,陈桐哭着点头道:“当年我陪祝之荣赌钱,他输光了就急着搞钱,说你刚融资了一大笔,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几百万,于是……于是我就帮他联系了阮德胜他们!”
赵官仁怒骂道:“他妈的!你这个贱人,孩子是谁杀的?”
“也是他!当时来了另外一伙人想抢孩子……”
陈桐哭着说道:“阮德胜的兄弟被打死了一个,祝之荣也打中了一个,然后带着我跟孩子逃跑,路上孩子的眼罩松了,喊了他一声舅舅,他心一狠就把孩子捂死了!”
“狗杂种!连亲侄子也不放过,老子一定要弄死他……”
即使他不是真正的金永岩,可听到这种事之后他还是出离了愤怒,等他猛地打开房门之后,许宁等人已经站在了门外,他怒声道:“阮德胜交给你们了,老子回去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