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彼岸之主 愛下-第029章 螳臂當車看書

彼岸之主
小說推薦彼岸之主彼岸之主
【元旦快乐,兄弟们,来张保底月票。】
原先束缚住滔天湖水的无形屏障,在面对金沙河的方向,直接裂开了一道口子,这道缺口巨大,足足有数十丈宽,本来被束缚的湖水,雨水,在这一刻,全部从这缺口中蜂拥而出,朝着金沙河中倒灌进去。
轰隆隆!!
那水流落入金沙河中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激起无数浪花,本来就喘急的水流,轰然间发生变化,变得更加的喘急,水位直接增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高,金沙河的水位在快速上升。本来的河水,都在迅速变的浑浊。
“龙走水了!!”
“洪水来了,快跑,离开这里,洪水来了。”
“开始了,龙走水,以积蓄的湖水,这一次的洪水是势不可挡的,整个金沙河是容纳不了如此庞大的湖水的。”
无数呼喊声在这一刻不断响起,谁都能看到,洪水已经近在眼前,谁都无法改变黑龙王的意志,他要再次活出第二世,这一次,谁挡在面前都不好使,而且,也没有人会去这么做。这是螳臂当车,蚍蜉撼树。
哪怕是修士,目睹滔天巨浪从龙渊湖中倾泄而出的画面,也是脸色大变,一个个心中被震撼住。那气势,如同天灾一般,不是谁都有那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强大心性。
轰!!
而就在这一刻,金沙河中,仿佛也传来一道龙吟声,整个金沙河周边,都是一阵剧烈震荡,地动山摇,仿佛河中发生了可怕的地震一般。随后就看到,金沙河的水位,瞬间下降,直接下降一大半。露出一大段的河岸,看起来,就如同金沙河内的河水干枯了一样。画面同样十分震撼。
“怎么回事,金沙河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金沙河的水位会发生变化,而且,还是如此巨大的改变,这不可能呀。难道是刚刚的震动。河水不可能凭空蒸发掉,这肯定是有原因的,金沙河能做到这一点的,就是河神袁天煌。他要做什么。”
“果然,那袁天煌就是一个刺头,他不可能任由黑龙王在金沙河中走水,走水走水,带走的是水脉本源,真要带走,金沙河都要彻底落寞,未来出现干枯都是可能的,一名河神,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诸多修士目睹下,眼中露出震惊,也有恍然。
这次龙走水,最大的影响就是对金沙河,这是以一条水脉来供养龙魂,让其复生,损害的是金沙河的根本,对于任何一位河神来说,那都是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金沙河的深度加深了,河底下沉了。”
“这河面的宽度似乎也扩大了,加宽了许多,这完全就是一条大江。河神,就算是河神能做到这些吗,这是改天换地呀,河神也没有这样的权柄,河神的权柄来自金沙河,他不可能动金沙河的本体。”
有强者目睹后,眼中露出凝重之色,对于金沙河的变故,有着自身的见解,看出一丝端倪。
这绝对不正常,一点都不正常。
河神是动不了金沙河的本体的,河神只是掌管河道的人员而已,掌控的是河水之力,怎么都不可能做到让一条河直接加宽,加深的地步,就算能做到,也不可能一下子完成。
他们分明就看到,这种变故,就是瞬息间出现的。
没有半点前兆。就是这么的突然。
而能看到,金沙河的改变,本来灌注到金沙河中的洪水,本来应该掀起的洪水,竟然就如同石如大海般,直接没入到金沙河内,只是激起一些浪花,然后就消失不见,显得有些诡异的平静。
金沙河在瞬间就加深了一倍,扩宽了一倍,原先的储水量,直接就下降到正常河道的四分之一,如同进入贫水期,磅礴的湖水,灌入金沙河内,虽然让金沙河的水位在上涨,可却没有产生那种如洪水般崩腾浩荡的气势。
那画面,完全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周边的诸多修士都看傻了。
这一变故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谁都想不到,金沙河会这样,庄不周会搞出这样的骚操作。
没有奔腾汹涌的洪水助长水势,如何才能一鼓作气的冲入大海,这分明就是阻拦黑龙王,不想其完成龙走水,再活出第二世。这河神袁天煌还真是头铁,头铁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袁天煌,你给本龙王滚出来。”
黑龙王盘踞在龙渊湖中,看着眼前的景象,眼睛都在冒着火,他拼命积蓄着湖水,为的就是一鼓作气,顺流而下,节省下自身的力量,将全部的力量留待逆流而回时再爆发,眼前的河神却搞出这一套,这是要干什么,分明就是要和他作对。
黑龙王气的龙魂都要炸开。
心中那叫一个怒火滔天。
金沙河在以前发生的事情,自然瞒不过近在咫尺的龙渊湖之主,只不过,当时他看来,金沙河哪怕是一统,哪怕是拥有了一位河神,那也绝对不会造成为什么威胁,区区河神,他认可就是河神,不认可,那就算是哪根葱啊,完全不值一提,甚至,有河神后,自己龙走水时,也能有好处,相信区区河神,不敢阻拦,河神都不敢,当然,可以一帆风顺。
可没有想到的是,偏偏自己认为最不可能阻拦的这位河神,竟然就真的变成拦路虎。
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好像是一只大象看到了老鼠在自己面前跳来跳去一样。
轰!!
金沙河中,水浪翻滚,赫然间,一条水龙从河中浮现,水龙上,俨然,一身赤幽战甲,身后天火披风,脚下覆水靴。头戴紫金冠。一身战甲在身,衬托的威风凛凛,闪烁着神性的光芒,一身威严不怒自威。踏立在水面上,仿佛就能看到,整条金沙河中的河水都在欢腾,发出欢喜之音。
无数浪花化为俏丽佳人,在河面上翩翩起舞,有浪花化为莲花,一朵朵绚丽多彩,令人惊艳。
手中握着水火浑天棍,庄不周一眼看向屹立在龙渊湖上的黑龙王龙魂,眼眸中闪过一抹鄙夷,断然说道:“本座……..金沙河河伯袁天煌。”
鬧婚之寵妻如命 辰慕兒
“你这老龙,既然都已经死了,何必要走水,出来折腾,也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已,你要走水,若是不招惹本座,那也懒得管你,可你要从我金沙河过,想要坏我金沙河水脉,夺我本源,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
庄不周手中浑天棍指向黑龙王,咧嘴一笑,冷酷的说道。
话音中,可没有半点玩笑的韵味,有的只是无尽的肃杀。
他敢踏进金沙河,那就敢亲自出手,将其龙魂诛杀,灭于金沙河内。
“你是河伯。”
“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炼化水脉,成为河伯。”
黑龙王眼睛一下子瞪大,盯着庄不周,张大了嘴巴,几乎恨不得一口就将吞下肚子。河伯,那是炼化一条水脉后才具有的位格,这是身份的象征,河伯,才是一条江河中真正的主宰,具有的优势,可想而知,哪怕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原先的河神,为什么会摇身一变,变成一位河伯。
这变数也太大了。
“咝!!”
“我的乖乖,这袁天煌竟然不是河神,而是河伯,他是怎么炼化一条水脉的,要炼化水脉,没有上万年的道行法力,根本不可能完成,其中还要其他的因素。这袁天煌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万年老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家伙,真是好家伙,一位河神,摇身一变就是河伯,难怪,难怪之前金沙河能够发生那样的变化,他要是河伯的话,那一切都能说的通了,河伯要想改变河道深度,改变河道宽度,那都是可以做到的。只是,这一切都来的太意外了。”
“袁天煌竟然成为了河伯,那他肯定不可能让黑龙王自金沙河走水,一旦走水,损失的是金沙河的水脉,水脉就是他的根基,根本所在,怎么可能任由黑龙王掠夺,这一次,只怕真的有好戏可看了,大战一触即发呀,就不知道谁胜谁负。”
周边修士,妖魔中的强者,也都是一阵哗然。
怎么都没有想到,临到了现在,还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當現代武器落入無論如何都不想敗落的惡役大小姐手裏時便是這副模樣
“一位河神变成河伯,这事情麻烦大了,河伯,这是传说中的存在,难怪,难怪之前的金沙河中,异象连连,分明就是昭示着有人成为河伯,水脉有主。”
星辰伴旅
在虚空中,玄天剑宗的飞舟上,剑宗为首的一位长老,水剑仙看向下方,眉宇间,闪过一抹凝重之色,感觉到一种巨大的麻烦已经出现在面前,那种感觉,直接让脑袋都要发痛。
“现在我们怎么办?”
马殇筠开口询问道。
“静观其变,先看看具体情况再说,这袁天煌不对劲,实力不一般。”
水剑仙摇摇头说道。
不仅是他们,其他各大宗门的强者,都是如此。
“多事之秋,在以前的推算中,根本没有袁天煌成就河伯的讯息,看来,我的天机之术还是差了些火候,劫数,真是劫数啊。”
薛道人站立在一座山峰上,看向金沙河,目露奇光,满是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