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數風流人物笔趣-壬字卷 第二十三節 暴風雨前的寧靜和安逸(4)推薦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觉察到冯紫英在自己提出让兰哥儿提早进青檀书院,原本在自己胸前肆虐游移的双手都是一紧,显然有些迟疑,李纨也知道自己这个要求有些为难,一座书院,要破坏十四岁方能入学的规矩显然是不容易的,但最终冯紫英还是允了,李纨心中也是一安。
冯紫英的信誉还是很值得信赖的,答应了的事情基本上没有食言过,这一点李纨心里很踏实。
当初李纨就隐约听说过迎春原来在知晓要嫁孙家时终日以泪洗面,后得了冯紫英的承诺,便眉开眼笑放心无忧,她还有些不信。
毕竟贾赦借了孙家那么多银子是大家都知晓的,要解决这桩婚姻,冯家那边就得要先处理这借银子的事情,可要让贾赦拿出银子来,那真是千难万难,但后来不知道个中如何运作,总而言之孙家和二丫头的婚事黄了,而冯紫英却和贾赦把婚事谈成了。
单这一点,李纨就觉得冯紫英是个可以依赖之人,否则以迎春的性子去了孙家真的要熬不住几年就得命归黄泉。
“是不是妾身这个要求有些让你为难了?”李纨本来就不是如王熙凤那种性子强横之人,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也有些过意不去,话语都柔怯了许多。
“唔,有些难处,但也不是不能想办法解决,看吧,总归能找到门道。”冯紫英见这俏寡妇满脸歉然的模样,心中也是一软,刚从肚兜下松开的手在对方俏靥下一抬,“这等事情我既然允了,那就是我的事情,你就莫要担心了,何况本来兰哥儿本来也是我学生,我自然也是要尽一分心的。”
李纨心中一暖,贝齿咬着红唇点了点头,“日后还要你多费心了,妾身就这一个寄托,……”
冯紫英眨了眨眼,脸上露出一抹坏笑,微微一挺身子,“那可不一样,你三十未到,没准儿还能有更多的牵挂,……”
名偵探李大根
李纨大羞,恨恨地掐了一把冯紫英腰际软肉,“若真是那样,你是想要妾身去死?”
“疼,疼,疼,……”冯紫英咧嘴吸了一口凉气,至于么?
王熙凤已经先行一步了,等几个月一个胖娃娃便能落地了,你李纨和王熙凤又有多大区别,无外乎就是寻个由头离开贾家罢了。
当然,这的确要麻烦许多,有贾兰这个牵挂,的确比王熙凤的巧姐儿要复杂许多,毕竟贾兰是荣国府嫡长孙,那是李纨不可能舍弃的。
“我是说,我也可以成为你的牵挂不是么?”冯紫英也在李纨丰臀上拍了一掌还击,“总归在这荣国府里,若是有什么,我还能丢下你们母子不成?”
李纨先是心里一阵舒服,但随即品出点儿什么来,疑惑地问道:“听你这语气,咱们府里还要遇上什么事儿不成??”
“我只是这么一说,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冯紫英淡淡地道:“都觉得宝玉给长公主当了女婿是攀了高枝儿,日后有造化,但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哪有光想好事儿,没有风险呢?”
“铿哥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纨心中一惊。
“没什么意思,你们府里人都觉得这是一桩好婚姻,我也不好说什么,但把一个家族的命运寄托在某一人在皇上那里得宠与否上,那未免太冒险了,哪怕她是长公主。”冯紫英摇摇头,他不想说太深,真要说到牛家,那就还有王家,那是贾家已经无法摆脱的桎梏了。
不过这话倒是让李纨稍微放下一些心,她还以为冯紫英有其他消息,至于这个,长公主那里真是不行,也无外乎就是宝玉日后路子没那么顺罢了,对于整个荣国府却是没有太大影响的。
眼见得太阳慢慢下去了,一阵凉风袭来,李纨打了一个寒噤,冯紫英赶紧扶了扶李纨,李纨也有些恋恋不舍地起身,“妾身要先下去了,这么久了,只怕素云和碧月要找上来了。”
冯紫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但自己和李纨这段私情如何延续,还真是个问题。
李纨不比王熙凤是和离了的,本来就要搬离荣国府,李纨是守节寡妇,还有贾兰这个牵挂,不可能离开贾家,自己和她这种关系,不敢说只有一夕欢好,但日后要再续前缘,就得要琢磨一二,寻个稳妥路子了。
包括李纨身边的素云碧月两个贴身丫鬟都需要考虑如何做好封口准备,盖因要保持这段私情,一次两次可以,长久下去肯定是没法瞒过两个贴身丫鬟的。
扶着李纨走了几步,李纨只觉得自己双腿无力,身上酸软,心里不由得暗自啐了一口牲口,脸色红红地,蹒跚着下了石山,却不要冯紫英再送,要真被人看着二人在一起,自己走路有这般形态,只怕又要浮想联翩了。
冯紫英也远远看着李纨离开,虽然临别时什么话都没说,但是二人见心意相通,终归还要寻个路子来妥善处置才行,好在今日李纨日子还算稳妥,估计不会出大问题。
李纨一路沿着蓼汀花溆而过,没敢走蔷薇院和红香圃那边,就怕遇上自己两个堂妹,走了荼蘼架后边,也就是稻香村背后那条沿溪小径,绕到稻香村门前。
正准备进门,却见邢岫烟从曲折板桥那边过来,她忙着想要避开进门,却没想到邢岫烟老远就在招呼着,“大嫂子!”
有心想要装着没听见,但又怕邢岫烟赶着进门来,只能勉强停住脚步,故作镇静地道:“岫烟啊,才从藕香榭那边过来?”
“对,去了云妹妹那边,她心情不太好,我去安慰一下。”岫烟脸色也有些勉强,叹了一口气,“今儿个是宝二爷的好日子,我也劝她莫要扫了大家的兴头,让老太君和老爷太太他们不悦。”
据说是前日里孙家已经给史家下了聘礼,而云丫头的三叔史鼎已经收下了孙家聘礼,这就意味着这桩婚事基本上敲定了,就等商议具体出嫁日期了。
史湘云自然是不愿意的,但奈何这种事情哪里轮得到她做主,便是贾母也只能在一旁叹息,毕竟能做主的还是她两个叔父。
这本来就是牛继宗牵线,史鼐一力促成,史鼎当然也乐见其成,孙家也愿意和史家结亲,谁能阻挡得了?
“那如何是好?”李纨也不由得担心,“云丫头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我去时,眼睛都是红肿着,林姑娘和三姑娘还有四妹妹都在那里陪着。”岫烟眼圈也有些发红,“也不知道她那两个叔父是怎么想的,怎么就愿意把自己嫡亲侄女推进火坑?”
岫烟平素不是这样多言多语的性子,大概是被史湘云的遭遇给刺激到了,加之今日却又是宝玉的大喜日子,难免就有点儿心情激荡了。
李纨却是心慌意乱,先前这没羞没躁的恩爱贪欢,也没来得及打理,随意擦拭了几下就穿着衣衫下来了。
大唐遺案錄
她本来就是一个爱洁净的性子,现在身上更是腻得慌,忙着想要回去洗个澡,这却被邢岫烟给拦着说话,要想不理的话,却又显得有些淡漠无情了,只能陪着说这话,却没想岫烟也变得这般多话了。
“哎,你我在这里说一阵又有什么用处?”李纨叹了一口气,“大家伙儿在一起,能不能商量出一个什么对策来才是正经。”
“是啊,林姑娘和三姑娘她们都在那边,我也就寻摸着来找大嫂子,一人计穷,二人计长,大家在一起商计一番。”邢岫烟觉得李纨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也有些奇怪,平素里李纨虽然是个素淡性子,但是这种事情上却还是很积极的,怎么今日却不太一样,“若是二嫂子还在就好了,她心思要活泛许多,……”
一边说,邢岫烟却不经意见到李纨手上搭着的哪一件天青色的斗篷,怎么皱得如被什么揉弄过似的,而且还有些斑斑点点的痕迹,脏乎乎的,这可太奇怪了,李纨素来爱干净,怎么今日却邋里邋遢了?
再看着刚才李纨从后边儿绕过来时走路姿势也有些古里古怪的,邢岫烟又是个没经历过那等事情的,还以为李纨是不是摔了一跤,身上也弄脏了,这么一想,邢岫烟赶紧道:“大嫂子,我看你刚才走路也有些不得劲儿,是不是腿脚不方便?您这是怎么了?”
这能方便么?被那冤家拿着举了那么久,想到这里都觉得羞惭不堪。
有些神思恍惚的李纨一惊,脸顿时如火烧一般,声音都有些发颤了,“没事儿,就是方才在山上走了一圈儿扭了一下脚,……”
“啊,那大嫂子我扶您赶紧回去歇着,可千万别伤着筋骨。”邢岫烟也是吃了一惊,赶紧上前就去扶着李纨胳膊,李纨心慌意乱间也没在意,趁势就往屋里走。
一直忙乎着把李纨扶进屋里,招呼着素云碧月两个丫头来迎接着,邢岫烟方才告辞,出了门才发现这手上有些黏黏糊糊不知道是什么,放在鼻尖一闻,却有些古里古怪的气息,一时间也辨识不出,但下意识的有些恶心,赶紧回屋里洗了手。
邢岫烟本来就是一个心细之人,在洗手时,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自己不过是扶了扶大嫂子的胳膊,她胳膊上就是那斗篷,就算是摔跤了也不过是些泥土青苔罢了,怎么却又这等恶心的东西?
还有大嫂子那走路姿势也不像是扭了脚,倒像是扭了腰一般,还有那慌乱的模样也给邢岫烟很深印象。
就算是扭了脚,也不至于这般惊慌失措,连说话声音都有些变了,那眉目间也有些羞惭的意思,这却是怎么一回事?
邢岫烟在这荣国府里也呆了这么久了,多多少少也知晓一些,李纨守寡这么多年,肯定很难,但这园子里素来不许男子进入,所以邢岫烟也从来没往那个方向想。
但今日这情形却太是古怪,联想到前段时间还有人拾到绣春囊也闹得沸沸扬扬,邢岫烟顿时意识到有些什么,赶紧又去水池边儿上好生用胰子洗了洗手,只是这大嫂子真的那般了?
总裁老公,乖乖就擒 唐轻
那男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