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黎明之劍 txt-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星際友人頻繁震撼相伴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在深邃寒冷的星空中,文明如孤灯行舟,举目四顾皆是苍茫夜色与暗潮汹涌——未成年的族群们蜷缩在安全的船舱中,不曾了解过这夜幕下的无尽汪洋,温暖的灯火与薄薄的船板便为他们构筑出了一个足以安心酣睡的避风处,然而他们总有钻出船舱的时候,总有不得不亲自掌舵的阶段,到那时候,面对浩瀚群星时的惶恐与孤寂便是每一个文明必须经历的心路历程。
从这一点上,洛伦与诺依两个文明其实都是幸运的。四光年的距离对现阶段的双方而言或许是一道天堑,然而在天文学尺度上,这已经是咫尺相邻,在如此近的距离上找到了可以相互帮助的朋友,这大概已经是亿万分之一的好运了。
而且这需要的不仅仅是空间上的恰到好处,更是时间上的严丝合缝——文明灯火稍纵即逝,魔潮之下万物倾覆,在诺依人的星球上,也曾有过和洛伦一样的许多季文明,这是两个生机勃勃的世界,然而直到今天,这两颗文明昌盛的星球才真正建立交流,在过去的千百万年甚至更久远的岁月里,两颗星球上的族群们或许也曾相互发送过信号,但这些尝试为何从未成功?
只因为当一方发展到一定高度时,对面可能尚在刀耕火种,对面发展到能进行星际通讯的阶段时,这边可能已经在魔潮或神灾中归于尘土。
两个文明要在恰当的距离上,恰好同时发展到可以进行星际交流的高度,才能有如今的一声问候。
高文注视着纸带上的文字,他不知为何突然联想到了这许多东西,而这些联想让他稍微理解了诺依人此刻的心情。
相较于前不久才刚刚把目光转向星空的洛伦联盟,对面这个一百年前就将飞船发射升空,一千年前就已经在向太空中发出呼唤的文明已经在这片寒冷孤海上跋涉许久,如今魔潮已经渐渐逼近这片宙域,洛伦人的回应……或许显得有点迟了吧。
他将通讯权限转给了索林指挥中心,后续与诺依人的交流将围绕着诸多专业领域进行,这方面的事情还是给专家们处理更好一点,至于他自己……也正好有时间来认真思考一些事情。
在沉思片刻之后,他突然抬起头,看向正在自己书桌旁发呆的琥珀:“你对这个诺依文明的印象是怎样的?”
“印象?”琥珀怔了一下,随后似乎是在回忆之前看到的那些从星海对岸发来的资料,过了半分钟才有些不确定地开口,“就目前看到的资料显示,这个文明似乎比较‘温和’,由于有先驱族群留下的遗产指导,这个文明在发展过程中少走了许多弯路,这也就意味着他们避免了许多血腥代价,也让他们比较缺乏进行大规模战争的经验和思维方式。
“但另一方面,这个文明也有固执的一面和令人敬佩的韧性,他们建造心智统一场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一千四百年前,而那时候他们还处于某个较为落后的王朝时代,第一座节点装置让那个王朝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超出社会承受能力的工程甚至间接拖垮了当时的统治秩序,导致了政权更迭……但王朝的继任者们在重新厘定秩序,吸取经验教训之后立刻便开始了建造第二座节点的行动。
“事实上如果按照诺依人传来的历史资料,这整个建设工程在一千四百年里根本就没停过,尽管它拖垮了一个个政权,拖死了一个个国王、统领、元首和长老,但诺依人从来没有考虑过放弃这项工程本身,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果他们决定了一个宏伟目标,那么这个宏伟目标就必须完成,国王完不成就砍了国王,统领完不成就砍了统领,换人上来还是得继续搞……”
“显然,这是诺依人在‘温和友好’形象之外的另一特质,”高文轻轻点了点头,“外交温和,厌战,坚韧,目标坚定,所有社会阶层皆可以为群体利益牺牲,这是目前为止我们对他们的印象,但很难说这个印象有多少偏差。”
“偏差肯定小不了,”琥珀翻了个白眼,“你猜猜诺依人现在眼中的洛伦联盟是个什么形象?”
“别的不好说,但多半得有个‘天生战狂’的标签,”高文想了想,哭笑不得地摇着头,“咱们自己经历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但现在站到外星友人的角度看看,发生在咱们这颗星球上的事儿好像确实有点惊悚——
“神战爆发了四次,这颗星球上的凡人大军就连着把神弄死四个,不管是伪神、真神、古神还是众神之神,放在哪都是天灾的存在,现在要么在咱们的实验室里,要么在坟地里,甚至有的到了海妖的肚子里。为了控制神明之力,这颗星球的凡人甚至会人工造神,造出来之后没法控制,回头就又给杀了——咱们自己知道这中间有多大代价,有多高风险,但外星友人能体验到这个么?他们体验不到,他们就知道四光年之外这颗星球上的疯子们跟神打仗甚至都打出了经验,能写本‘杀神指南’出来。
“我现在就希望这个印象能尽快得到校准,我们只是想让诺依人知道,哪怕有神灾威胁洛伦联盟也会坚定不移地对抗魔潮,而不是让他们觉得这边是个危险的战争族群。”
说到这高文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摇着头:“唉,其实一开始我只是想展现洛伦文明坚韧不拔的品性以及历经艰险的不易来着,结果这个人设没竖起来……”
滿溢的水果撻短篇合集
“废话,”琥珀一听这个就翻了个白眼,“一个人被神用雷劈了你会觉得他倒霉,一个人被神用雷劈了四次那你只能觉得他牛逼,毕竟这都不死,而现在这人反手把神给劈了,他还站在那抱怨打架的时候手都震疼了,你是路人你不得绕着点走?”
高文越听越头大,最后只能摆着手:“还是文明差异性给闹的。洛伦人有超光速通讯,能造行星护盾,但连‘成年礼’都没跨过去,诺依人能发射宇宙飞船,能跟神谈笑风生,但连神战都没打过,甚至超光速通讯设备都是从起航者的废墟里淘换出来,我们在交流初期缺乏了解,都根据自己的文明进程给对方预设了模板,现在发现所有想当然的东西都错的离谱,自然只能大受震撼。
“不过这也是好事,起码我们现在就发现了这个问题,那么双方的学者们也就有足够的时间来慢慢比对这些错误,查漏补缺地将两个文明的‘特征速写’给重新建立起来,这总比双方配合行动到了最关键的阶段才猛然发现两边眼神对不上要强。”
琥珀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而与此同时,索林指挥中心的交流团队与诺依人的交谈仍然在持续着——在通讯断绝了这么久之后,双方实在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沟通,有太多涉及到技术层面的事情需要同步。
作为洛伦联盟对外星球发声的代表,塞西尔的专家们将正在奥古雷境内开工建造的魔潮观测装置的资料整理发给了对面,这份资料所展现出来的洛伦联盟解决困难时的“灵活方案”再次令星际友人大受震撼,而好消息则是诺依人在震撼完之后仔细研究了那些被改的面目全非的蓝图,最终认为这没什么问题。
但即便没什么问题,他们也仍旧惊叹于洛伦人的“寻思能力”,并坦言他们在思维的灵活性上不如这边。
而在这之后,诺依人则发来了他们的魔潮观测装置的诸多资料,包括整个设施在建设、调试等各阶段的参数表现,也包括观测装置中某些关键模块在运行时最容易出现的问题以及解决方案——与他们早期发来的蓝图不同,这些后续资料涵盖的皆是琐碎却又实用的“实际案例”,对于正在建造魔潮观测装置的联盟专家们而言,这些资料价比黄金。
通讯条件的改善让两个文明能不再顾忌通讯时间,也大大提高了数据传输的效率,许多此前因“带宽限制”而无法发送或被删减发送的资料终于得以完完整整地跨越星海而来,尽管这些资料的翻译和理解尚需时日,但有一点确凿无疑:有了这更加详尽和实用的资料,联盟构筑母星屏障以及魔潮观测装置的进度一定能大大加快。
但无论如何,这轮通讯也有结束的时候。
设备或许能够支撑下去,负责通讯的人却会疲惫,在双方交流团队背后关注事态进展的领袖与智者们也需要有思考和制定计划的时间,更不要说这次双方还收发了海量的资料,这些东西的翻译与解析都不是当场能完成的事情。
再一次,诺依人与洛伦人互道再见。
食 戟 之 小說
打印装置吱吱嘎嘎地运转着,这台设备为了记录和诺依人的通讯内容而新近改装过,如今它已经换了两次纸带,在不断向外延伸的雪白纸张上,高文看到了诺依人发来的文字:“我们需要一些时间来慢慢消化这次交流中得到的宝贵信息,总体上,这是一次愉快而极有意义的交谈,我们很期待下次的连线。”
片刻停顿之后,纸带后面出现的是索林指挥中心发出的回应:“是的,我们同样期待下次的连线。另外从今天起,我们会维持每二十四小时(洛伦时间)一次的常规呼叫,以确定各自平安。”
“诺依收到。”
打印装置的声音终于暂时停息下来,高文轻轻呼了口气,他靠在座椅上,以一个放松的姿势望着不远处的窗口,不知在想些什么,也可能只是单纯地在放空头脑,享受着难得的安静。
但这份安静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贝尔提拉的声音突然从魔网终端中传来,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异样:“高文兄长,诺依人刚才……又发来一些东西,我想您应该看一看。”
“哦?交谈不是已经结束了么?”高文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毛,“他们发什么来了?”
“交谈阶段确实已经结束,他们发来的是一份图像资料,”贝尔提拉说道,“我把它直接呈现在魔网终端上,您可以看看。”
对方话音落下,魔网终端上空的全息投影随之进行了切换,在片刻的光影抖动之后,高文惊讶地看到了诺依人所发来的图像——让他意外的是,这与任何技术蓝图都无关。
两个人形生物站在画面中央。
那是两个高挑又纤瘦的身影,在五官与四肢上有着和人类惊人的相似性,但他们的额头却又有对称延伸出去的、像是角一样的结构,其手臂与脸颊附近则可看到大量细密鳞片,他们是一男一女,穿着精美且颜色丰富的衣衫,服饰的风格陌生古怪,而在这两个身影下方,则可以看到两行文字,一行是诺依人使用的奇特符号,一行是洛伦联盟的人类通用语单词——
我们长这样。
高文静静地注视着这浮现在投影上的画面,很长时间不发一言。
贝尔提拉的声音打破了房间中的安静:“高文兄长,您有什么看法?”
“向一个异星文明发送本族的生理形态是一个坦诚的信号,也是某种勇气,”高文悠悠说道,“好消息是他们与我们在外形上竟然没有过大的差异——这不可思议,却也令人欣慰。”
“那我们要做出回应么?”贝尔提拉犹豫着,“虽然诺依人并没有要求回应。”
高文想了想,慢慢点头:“我们应该作出回应,作为一个友好的信号,反正超光速通讯阵列那边工作状态良好,这不会对系统造成什么压力。”
兵 王 小說 推薦
贝尔提拉那边答应了一声,但紧接着又冒出个问题:“可是……我们该发哪个?是只发送和诺依人形态接近的,还是全发?”
高文顿时愣了一下,紧接着便反应过来,表情略显古怪。
贝尔提拉那边的声音则在继续传来:“人类与精灵在外形上接近诺依人,灰精灵和矮人也差不多,但灵族和兽人的形态偏差就比较大了,妖精单独看还好,但放在人类旁边就会显露出巨大的体型差异,另外还有龙形态的龙族和龙裔——这就完全没有人样了。”
说到这贝尔提拉顿了顿,语气更加异样:“当然最大的问题是海妖,目前已知的海妖形态已经包括海蛇、人鱼、八爪鱼、海魔、触腕、石头、沉船以及珊瑚礁等几十种模样,而实际上她们的拟态可以说是无穷无尽,尽管我们通常认为海妖的人鱼和海蛇形态是她们的‘标准外形’,但实际上海妖自己从来没有确定过自己的‘官方形态’,这个我们该怎么发过去?还是说……就不发了?”
高文下意识地揉着眉心,每次遇上跟海妖有关的问题好像都会有一些奇葩的展开,他总以为自己早已习惯,却每次都会发现自己的想象力还是跟不上那帮深海咸鱼的节奏,然而如此严肃的一件事他又不能无视,在脑细胞成片阵亡之后,他终于抬起了脑袋。
“都发过去吧,”高文叹了口气,脸上神色瞬间比刚才疲惫了不止一点半点,“超光速通讯阵列还是海妖提供的呢,我们不能在这件事上把她们排除到联盟成员之外——所有种族都发,包括巨龙海妖灵族和妖精。”
他说到这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对了,海妖最后发,带几个经典拟态,发完之后再发个说明书过去……”
贝尔提拉表情有点呆滞,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
就这样,在诺依人充满诚意地发来了他们的种族生理形态之后,洛伦联盟也带着同样的诚意把自己这边的资料发给了对面——包括几十张千奇百怪,大部分看上去连人模样都很难保证的图片(里面只有几张看着像人的),最后还带了一份洋洋洒洒的说明书。
这份资料发过去之后过了一会,本已结束通讯的天线装置突然再次捕捉到了星空彼岸发来的信号。
诺依人发来一串问号:“??????”
星际友人再次大受震撼。
(黎明漫画更新到E=1.66了!!!质量是很好的,养肥的可以开宰了啊。追漫地址在b漫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