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數風流人物笔趣-壬字卷 第二十四節 暴風雨前的寧靜和安逸(6)推薦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说实话,冯紫英虽然来过黛玉潇湘馆有好几次了,来都是黛玉迎候着说话,还真没认真打量过潇湘馆里的布置。
这正堂里也是三件套式,东边是书房,西边是卧房,中间是待客正厅。
寻常男子自然是不能进来的,除了自己,嗯,如果是《红楼梦》书中可能也就只有贾宝玉了。
这书房安置得太过清冷,也许是黛玉喜欢这个格调,但冯紫英却不喜欢,他更希望黛玉的书房里多一些暖色调。
月洞窗下摆着一张书案,笔、墨、纸、砚、笔洗、水丞一应俱全,其他也就罢了,一具小罗汉雕制的竹雕水丞很是考究,看那样子黛玉是经常用着,那罗汉肚上已经有些油光了。
书房的北侧是书架,堆满了书,冯紫英看着就头疼,黛玉喜读书他自然知道,但太过喜好却难免荒废了身体锻炼,这却是冯紫英最担心的。
南侧拜访着一具琴,琴凳半新旧,但冯紫英知道黛玉并不太喜欢抚琴,估计也就是一个装饰品居多,实用性不大,上边墙壁居然挂着一个彩色蝴蝶风筝,这倒是让冯紫英很高兴,起码这丫头还知道多散散心玩一玩了,免得成日里呆在家里。
雪雁把茶沏了进来,冯紫英接过放下,这才随口问道:“你家姑娘这几日可曾踢毽投壶?”
雪雁也是知晓这里边原委的,含笑道:“大爷有吩咐,姑娘自然是要遵从的,每日上下午都要踢毽,投壶则是早上,有紫娟姐姐监督着,姑娘是不愿意也只有应承。”
“我这是为你家小姐好,养成习惯,日后就会慢慢适应了。”
冯紫英也知道自己这个要求没少让黛玉埋怨,但是他坚持己见。
以黛玉的身子骨,若是不坚持锻炼,别说以后替自己生孩子,就算是一个头疼脑热受凉转化为肺炎这类的可能性都很大。
这年头可没那么好的医疗条件,真要得了肺炎这类病,就算是自己也一样无能为力,他可不愿意见到这种情形的发生。
“姑娘也知道,所以虽然有时候埋怨两句,但是都还是坚持下来了,而且这冬春季节,姑娘也少有生病,就是手脚都没那么凉了。”雪雁也知道冯紫英喜欢听什么,说的话也都是让冯紫英高兴的。
“嗯,那就好。”冯
紫英心情大好,看了一眼雪雁,这丫头倒也乖觉,就这么规规矩矩站在一旁,转过头看了一眼西边儿,那就是黛玉的卧房了,起身举步走到门边,却没有进去,姑娘家的寝室在黛玉不在的时候他肯定不会进去,不过还是略显幽暗,这让他琢磨着还是得改一改,别弄得这样寒气沉沉的。
女總裁的貼身保安
靠南隔出一个暖阁,内设炕褥,两边槅扇笔立,一副观音大士图挨着槅扇外边的墙上,冯紫英一眼就看见了暖阁的炕桌上除了放着桌灯、茶具,最显眼的就是自己替黛玉画的那张“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就这么独独地放在中间。
这丫头,冯紫英心中一热,忍不住朝前走一步。
雪雁惊了一跳,虽说冯大爷和姑娘早就定了亲,但是毕竟还没过门,而且姑娘又不在,大爷要进去,自己拦还是不拦?
好在冯紫英并没有走进去,只是目光在闺阁中游移了一圈,便收了回来。
帷幕低垂的架子床不大,床上铺设着毡毯和锦褥,素花被面子是暗红色的杭绸,如果色泽在鲜亮一些,冯紫英就更满意了。
这丫头总喜欢这种茕茕孑立的风格,难怪《红楼梦》书中那样郁郁寡欢,看来今世虽然因为自己改变了许多,但骨子里有些东西依然保持着。
正思忖间,却听得“喵”一声猫叫,一只猫从那暖阁里窜出来,看着冯紫英虎视眈眈,又看到了雪雁,方才悻悻离去,不是那临清狮猫,却是谁?
几次来潇湘馆,冯紫英都没见着这个当年自己在临清替黛玉买的狮猫,今日黛玉不在,却见到了。
冯紫英下意识笑着摇头,回到座位上喝了一口茶,便起身离开了。
冯紫英没打算去藕香榭,主要是自己去了也一样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都这种情形下了,自己若是说再等一等看一看,只怕不但史湘云,就是黛玉和探春都会觉得自己有些虚伪了。
但情况就是如此,自己不是无所不能的,想要干预人家婚姻也做不到,好不容易拯救了迎春,史湘云这边,起码现在自己是无能为力的,只能看孙绍祖自己会不会去作死,但现在看起来,他正走在作死的路上。
所以只能等。
至于说真的孙绍祖作死,孙史两家的婚姻作废会对史湘云未来有什么影响,冯紫英就难以断言了,或许……
当然,可以想想,然后洗洗睡吧。
从潇湘馆里出来,冯紫英干脆就沿着翠烟桥往回走,先前过来的时候走得快,倒也没太在意,这时候优哉游哉地漫步,倒也能好好领略这大观园里的一派风光了。
只是这会子太阳已经慢慢落了下去,余晖照在身上已经没有多少热力,看到掩映在山石后的栊翠庵露出一角屋檐,冯紫英才愣了一愣。
好像这里还住着一个自己未来的媵妾妙玉啊,这么久了,自己和她虽然也碰过几次面,但这丫头似乎还是保持着那种不冷不热的疏淡姿态。
黃昏星的蘇伊與涅裏
自己手上事情太多,而且现在也不像以前那么心急火燎的,身边这么多可人的女人,就没那么太热切的心思要做个什么了。
所以就丢开了这桩事儿,由着她去,只是到了明年,这事儿就该有个结果了,这丫头究竟怎么想的,冯紫英也不清楚。
正琢磨着,却看见长发轻束,白巾飘飘的妙玉从栊翠庵通往溪畔甬道的石径里走了出来,手里握着的拂尘斜挂在胳膊上,晃晃悠悠。
“妙玉。”这单单独独两人遇见,还是第一遭,以往要么有其他人在场,最起码也有邢岫烟,今日却是妙玉一个人,冯紫英倒不至于怕了,只是觉得有点儿尴尬。
不打招呼也不好,最起码她在名义上还是自己未来的媵,嗯,也许对方并无此意,但是林如海的临终嘱托,起码冯紫英要遵从,至于说妙玉最后若是不愿意,冯紫英当然不会勉强。
“妙玉见过冯大哥。”妙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合十行了一礼。
冯紫英摇摇头,这丫头还在和自己计较这个,他淡淡地道:“看你这样子是真的打算斩去三千烦恼丝,要出家了?”
妙玉一惊,“冯大哥何出此言?”
“连和我行礼都要合十了,这不是要心归佛祖身入佛门了?这园子里姐妹们,不也要隔绝门外?”
冯紫英也丢开了那么多羁绊,既然真不想嫁入冯家,自己又何必要强求,说话都还要掂量一二,还不如就这样抱着平常心去看待。
妙玉有些惊疑不定,以往冯紫英和自己见面,虽然也没太多言语,但都保持着礼节上的尊重,今日怎么却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说话恁地直截了当不客气了?
“冯大哥言重了,妙玉不过是厌倦红尘纷繁,心慕佛道悠然,却非要断绝人伦,……”被冯紫英大马金刀的话语弄得有点儿措手不及,妙玉话语里也有些慌乱,“其他妙玉还没有想过。”
“哦?”冯紫英点点头:“心慕佛道悠然?可如果没有缤纷尘世的精彩,又如何对比出佛道悠然?佛曰入世即出世,出世既入世,妙玉,你这修佛人的本心还不如我这个在红尘中打滚的人来得纯粹,来得透彻,来得洒脱啊。”
被冯紫英这随口几句装逼言语弄得有些心神恍惚,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本来妙玉就一直纠结于处身于这荣国府的栊翠庵中,衣食不愁,每日里优哉游哉,上似乎不像是一个真正修佛问道的生活。
可她又是一个对身外物格外讲究的性子,也曾出去游历过一段时间,只不过外边儿生活可远不像想象中的那样,风餐露宿,托钵化缘,冷脸白眼,可谓酸甜苦麻辣,却非五味俱全,而是甜味半点皆无,只有酸苦麻辣,这还只是在顺天府,甚至就是京师城周围走了一圈。
所以在回到栊翠庵之后,她便再也没有提过要出家之事,而更愿意以居士身份慕道仰佛。
只是这种心思只能存于心中,却无法对人言,便是对最要好的闺蜜邢岫烟,妙玉也从未提及,倒是邢岫烟还觉得这个姐姐似乎是仰佛修道有成,性子也越来越豁达坦荡,在没有以往那么偏激执拗了。
见妙玉不做声,冯紫英也不知道对方内心变化,斜睨了对方一眼,不咸不淡地道:“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妙玉微微一怔,“是要去岫烟妹妹那里,听说史大姑娘心情不好,岫烟妹妹说一起去看一看。”
“既然仰佛慕道,便不该掺和那等红尘俗事才对啊。“冯紫英随口刺了一句,“我还说去看看你栊翠庵如何,……”
妙玉脸色微变,似乎是犹豫了一下,“那妙玉就晚一些过去,……”
冯紫英也是一愣,不知道她这话什么意思,这是邀请自己去她栊翠庵一坐?自己没有理解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