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蓋世 線上看-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確實打不過分享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一见新的攻击方式奏效,虞渊心气振奋,顿时劈射出更多道金色辉芒。
被至高妖凤撑裂的星河,万千条空间裂缝,反而成了他的助力。
斩龙台的空间奥术,帮助他能穿梭在不同的时空,每每现身于妖凤不在意的羽翼一侧,他就趁机以黄金龙神的金锐辉芒,刺向那一片片的紫金羽毛。
只是……
妖凤第一片被洞穿以后,当空爆裂的紫金神羽,化作的一滴滴血雨,半空中已在相互融合。
指甲盖大小的数百块紫晶,在短短几秒时间,重新凝做崭新的紫羽!
金色褪去,代表着高贵和美艳的紫色羽毛,不再是金属一般,而是成了妖凤原本的色泽和形态。
显得无比的华丽,无比的轻盈灵动,而非坚如铁石般冷硬。
华丽,锋锐,轻盈,才是她羽毛的原有模样。
紫羽内,那些纤细的脉络,仿佛一束束血芒,流动着众多古老大妖的法则神通。
哗!
所有的金色瞬间消失,端坐在巨大神座中,挥动着羽翼的妖凤,暴怒的叫骂声也停下了,她妖目冷冽且平静。
噗!
一连七道金色辉芒,很轻易地洞穿了她的紫色神羽,金光旋即透射而出。
意外和平的小紅帽
然而,现出洞孔的羽毛,却在一瞬间愈合如初。
她这具神奇另类的凤体,她一片片的紫色羽毛,压根不惧被洞穿,因为透穿的霎那,她就能愈合。
她对血能的掌控力,她那一点不逊色阳脉的妖力血能,她那无以伦比的恢复力,让她其实根本不怕羽翼多出一些洞口。
她弄出“穷极黄金之身”形态,只是试剑,只是想看看虞渊的力量而已。
她无需如此,就是以她自己的状态,也不惧所谓的“启天剑阵”,不怕黄金龙神的精锐神辉。
“就这?”
她一脸嘲弄地,看着在条条空间缝隙乍现,又猛地隐匿的虞渊。
她那宽阔羽翼里面,缩在神座内的一只手,按住大概心脏的部分,道:“除了这个聚涌血能,并传导血能的位置被洞穿,其余任何肢体和羽翼,被你刺出千百个窟窿又如何?穿透,又能说明什么?”
她不再疯狂地散布妖能。
先前绽开的空间缝隙,因为她的冷静,竟又迅速地闭合。
她从那个巨大的神座中,慢吞吞地起身,一只羽翼陡然化作铺天盖地的幕布,如裹挟着浩漭众生的血术奥秘,怕打向那颗有域界通道的死寂星辰。
犹如,另外一个她,以庞大妖影拍打源血大陆那般。
蓬!
没界壁守护的死寂星辰,被她一翅膀拍的爆裂,那头缩在灰域的小棘龙,费力送来的磅礴龙息也被一并拍散。
虞渊甚至隐隐听见了一声,那头小棘龙的痛苦嘶吼。
噗!噗噗!
死寂星辰地动山摇,先裂为一块块巨大的陨石,又相继爆碎开来,成了星空中的尘埃和渣滓。
她动怒之后,唯一幸存的这颗死寂星辰,也变成了飞灰。
和灰域连接的通道自然也不复存在。
風流 醫 聖
“你已经在了,那个修冰寒之力的剑宗小丫头也来了,这条通道就没存在的必要了。”从坐姿变成站姿的至高妖凤,等发现方圆千万里星空中,除虞渊以外再没有活物和死物时,她满意地点了点头。
“深渊巨蜥,还有胆小如鼠的溟沌鲲,时空之龙和龙颉,只能以别的途径来深黯星域了。”她轻描淡写地,堵死了虞渊的后路,让虞渊没有外力援助。
她又安静地等候了片刻。
这片刻功夫,她还主动回涌妖能,让空间裂缝的愈合速度加快。
今日的香霖堂 紅魔館的咲夜
没太久,虞渊就发现能够被他利用的裂缝,就一条也不剩了。
妖凤宽阔的羽翼,从紫金色神铁的形态,重新变成早前的形态,所有被洞穿的口子尽数愈合。
妖凤的一只手,还抵住大概是心脏的部分,另外一只手朝着他招了招。
如在怂恿他继续刺下去。
哐当!
震动星河的巨响,忽从源血大陆的方向传来,虞渊别头一看,借助于斩龙台的视野,就看到另外一个更为恐怖巍峨的凤凰妖影,挥洒着千百道闪电化作的图腾柱,衍化着古老妖族的血脉法则,疯狂冲撞着界壁天幕。
冰球般的源血大陆外沿,被阳脉精心编织了众多生命和血之秘纹,又被那股极寒注入能量的冰莹界壁,如一个个岩冰世界相继碎裂。
神醫嫁到
碎裂的时候,纪凝霜的神之法相仗剑而出,如成了天地间至高的极寒天神。
她一剑一剑地挥出,一条条冰寒的流光,就化作千万丈的锋锐冰棱,和形若古老妖族图腾柱般的粗阔血脉闪电冲击。
她集结地底极寒,动用源血大陆界壁的力量,和另外一个妖凤的战斗,显得更为的声势浩大。
也显得更为的壮观激烈!
荒神,白色天虎,数十万高等阶的大妖和异兽,密密麻麻地散落在那一方中央星河,都紧张地关注着此战。
似乎,这一战才真正关乎着胜负。
他和眼前妖凤的战争,不论胜负如何,对整个深黯星域的战局而言,显得并不是那么的至关重要。
虞渊沉着脸,突然问道:“这个你,占你力量的几成?”
另一边的庞大紫色凤凰妖影,涌现出来的妖能潮汐,比这个人之体态的汹涌许多,他很想知道他面前的这个凤影分身,到底是妖凤的几分力量。
“你很想知道?”妖凤眉毛一挑。
虞渊轻轻点头。
“三成。”
妖凤扯着嘴角,轻藐地望着紧握斩龙台的虞渊,“其实呢,你应该感到骄傲的。你连至高元神都没铸就,就让我投入了三成力量应对你。虽然,我还没有认真进攻,只是一直看你展现力量。”
“可也够让你骄傲了。”
“呵!”
她突然怪笑,“我将宇文皓逼出浩漭时,也仅用了五成力量。林道可和檀笑天,任何一个站在我眼前,至多也只能逼出我七成力量。其余浩漭的芸芸众生,有几个值得我亲自对待?”
“一个天虎,就能杀的他们片甲不留,让他们大道崩碎了。”
谈话间,站在那个巨大紫色神座的她,抵住高耸胸腔的那只手松了开来。
这时,因她从坐变站姿,且将挡着胸口的手松开,虞渊才发现她的那张脸虽然令人别扭,可她的身材……却极其的出众。
高挑的身段,丰挺的酥胸,盈盈一握的腰肢,修长且笔直的美腿。
脸非天生,身材却是天然。
若不看那张脸,从任何角度去看她的身段,都会想当然地认为,这必然是一位绝世佳人,会被其迷人的身姿吸引,从而对她的容貌无比期待。
虞渊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被她身段先吸引,旋即满心欢喜去凝望她那张脸的人。
等看到她了这张东拼西凑,显的无比怪异的所谓精美容颜时,那些人该多么的失落和沮丧?
“你的目光……该死!”
留意着虞渊的她,敏锐地觉察出虞渊眼神的复杂变幻,如洞悉了虞渊的所思所想,于是再一次勃然大怒。
哧啦!
她终于挥舞出羽翼,终于扬起了利刃,不再一味地期待虞渊力量的展现,而是给出了她的回应!
一道狭长明耀的紫色幽电划过幽暗星河。
如将天地劈为两半。
虞渊所处之地,空间、时间定格,星河能量停滞,他眼中只见一道幽电劈来,仿佛要将浑沌世界劈开。
时空之龙的血脉道则,她分明也参悟出了精妙,并能活用到她的任何攻击。
“空裂!”
虞渊沉喝着,手中斩龙台耀出七彩霞光,震碎被封禁的星空,再高举着斩龙台,挡向那道紫色幽电。
喀!
紫色幽电劈在斩龙台,极度不讲理的凶蛮暴力,竟震裂了内部小世界的银白大地,让虞渊握着斩龙台的那只手臂骨暴裂。
他整个人和斩龙台,被妖凤羽翼的一劈,劈的如坠落下方九幽。
疾速向下沉落中的他,从臂骨开始,到他的脖颈,然后是胸腔和腰腹,再然后是两条腿,流窜着妖凤的恐怖妖能。
他浑身不知碎裂了多少根骨头,不知多少筋脉绽裂,脏腑也充满了污血。
就这么一击,他便身受重伤。
妖凤的身影,还有凤影站在上面的那个巨大紫色神座,在不断沉落的他眼中,变得越来越小,微小到直至不可见。
“居然还活着,而不是爆为一团血雾。”
妖凤奇怪的自语声,如从九天星河传来,让仿佛朝着九幽坠落般的虞渊,还能清楚地听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即使你没有说出来,即使你只是那么去想!但是,想也不行,想也一样要死!”
高空中的凤影,疯狂地挥舞着羽翼,一道道明耀的紫色闪电,在虞渊眼中渐渐放大,充满了他的眼瞳。
他知道妖凤又开始发疯了。
而这次,已皮开肉裂重伤的他,面对更盛的攻势,根本来不及蓄力抵挡。
哗!
斩龙台笼罩着七彩神光,从这一方偏僻的星河,瞬移到源血大陆。
他浑身浴血地,出现在了大祭司里德,大魔神格雷克,还有一众外域天魔的眼皮子底下。
虞渊很是尴尬,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水,讪笑道:“现在确实打不过她。”
“佩服佩服。”
“勇气可嘉!”
“那可是妖凤,如今的星河第一!”
认识的和不认识的那些外域天魔,不仅没有讥讽嘲笑他,全部还在由衷地赞叹,看向他的表情简直是惊为天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