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全屬性武道-第1604章 爆炸!神秘恐怖的獸皮!(求訂閱求月票!)讀書

全屬性武道
小說推薦全屬性武道全属性武道
宝库大门处。
五葬家族的人都在等待王腾出来。
没多久,一道身影就从堆积成山的宝物当中走出,他的身后漂浮着三件物品。
一块矿石!
一个玉盒!
玖兰筱菡 小说
一个兽皮卷!
横葬博等几位五葬家族老祖对视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对于王腾最终的选择,在场几人都颇为惊讶。
龙血赤金和最后的星核倒很正常,但那块兽皮卷,着实令人意外。
“王腾议员,你确定要选这块兽皮卷吗?”横葬博问道。
“是的。”王腾点了点头,故作好奇的问道:“几位前辈知道这是何物吗?”
“我们也不知,这块兽皮卷是我在一处险地内无意中得到,至今没有弄明白是什么。”归葬靈犹疑道。
横葬博仔细看了一眼王腾的表情,说道:“这块兽皮卷我们不敢保证它是否存在一定的价值,你要慎重考虑。”
“无妨,能够得到这两件宝物已经算运气好了,就算这块兽皮卷毫无价值,我也不亏。”王腾笑道。
横葬博嘴角一抽,这话听着怎么这么难受呢。
不得不说那块龙血赤金,以及最后的这颗尊级的星核,确实都是极为罕见的宝物,即便是他们,都有些感到肉疼。
不过听王腾这么一说,他们也打消了心中的疑虑。
也许王腾只是对那块兽皮卷比较好奇而已。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多说什么了。”横葬博点了点头,带头向着宝库外行去。
王腾也松了口气,将三件宝物装进了空间戒指当中。
直到这三件宝物入了口袋,他才真正放心,不然万一五葬家族反悔怎么办。
这三件都是价值极高的宝物,就算不朽级武者都会为之争抢,难保五葬家族不会反悔,看横葬川几个家主的脸色就知道了,他们此刻估计正心疼的要死。
不过进了王腾的口袋,就没有再拿出来的道理,他们心疼是他们的事,他可管不了那么多。
何况这几件宝物对他都很有用处,遇上了就是天意,注定是他的哈哈哈……
想到开心处,王腾就忍不住在心底大笑起来。
盖世仙尊 王小蛮
“……”圆滚滚有点无语,看把这家伙高兴的,都得意忘形了。
不过也能理解,不说那无名兽皮卷,单单是另外两件宝物的价值,起码都要超过一万混沌币,当真是价值不菲。
五葬家族这回算是大出血了。
王腾等人走出宝库之后,轰的一声,大门自动关闭,再次尘封了起来,下一次打开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王腾没有回头看,他怕自己忍不住,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五葬家族的核心之地后,便迫不及待的要回去研究那兽皮卷。
“王腾议员,五葬星还有不少事需要我们处理,我们就不多打扰了,你若有兴趣,可以让心诺她们陪你到处看看,正好认识认识五葬星的年轻一辈武者,除了我们五葬家族之外,五葬星还是有不少其他家族的年轻天才的。”横葬博将等人王腾送到门口之后,说道。
“好,我就不打扰几位前辈了。”王腾点头道。
横葬博等人笑着点了点头,往前走出一步,便消失在了原地。
横葬川极为家主也告辞离开,他们现在看到王腾就感觉有点扎心,不但被他骗去了一块五葬令和一百混沌币,现在又被他得了三件宝物,那宝物连他们都看着眼红,却要便宜一个外人,谁受得了啊。
横葬漠等人也走了,他们真怕王腾找借口揍他们,现在他得了几位老祖的金牌令箭,揍了也是白揍,他们还没处说理去。
“……”
看着几人逃也似的背影,王腾有点无语。
“我有这么可怕吗?”他摸了摸鼻子,向着身旁的伊葬心诺等人问道。
“别理他们,平时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碰到比自己强的,就怂成这样。”守葬彩云鄙视道。
伊葬心诺捂嘴一笑,感觉颇为有趣,很少看到横葬漠,归葬炎等人如此怕一个同辈之人。
重生之名流商女 弄笛
“王腾大哥,我们陪你到处逛逛吧,五葬星还有不少好玩的地方,你还没有去过呢。”归葬茱此时插嘴道。
“那个什么……下次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王腾迟疑道。
“这样啊,那好吧,下次你要是出门,可一定要叫我哦。”归葬茱有点失望的嘟了嘟嘴,但还是极为乖巧的点头道。
王腾自然只能应下,最难消受美人恩,不但是归葬茱,一旁的伊葬心诺和守葬彩云也是一脸的幽怨,搞得他头皮发麻,根本不敢转头去看她们。
“我先回房间了!”
留下一句话,王腾直接溜走。
“卧槽,无情!”圆滚滚直接惊呆了。
伊葬心诺几女也没想到王腾说溜就溜,愣是在原地愣了三秒钟,才回过神来。
“他……他就这么跑了?”守葬彩云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
伊葬心诺无语的点了点头。
“没想到他也是个胆小鬼。”守葬彩云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无奈道。
“两位姐姐太可怕了,所以把王腾大哥吓跑了。”归葬茱道。
“小茱茱,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守葬彩云一双美眸微眯,看着归葬茱,露出一脸危险之色。
伊葬心诺也看了过来,目光平淡,却让归葬茱头皮发麻。
“呵……呵呵,两位姐姐,我开玩笑的啦!”归葬茱立刻露出一副无辜的模样,瞪着天真的大眼睛,看着两女,干笑道。
“开玩笑啊?你觉得我们信不信?”守葬彩云咬牙切齿道:“你个小丫头,毛都没长齐就开始跟姐姐我争男人,今天非得教训教训你不可。”
说着,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两只罪恶的爪子,抓向了归葬茱那娇柔的身子。
伊葬心诺也不含糊,人狠话不多,直接上手。
“啊,救命!”归葬茱想跑,但哪是两女的对手,直接被摁在原地好一顿教训,口中不断发出“凄厉无力”的叫喊声。
可惜没有人听到,也没有人看到这香艳的一幕。
庄园内,王腾回到房间,微微出了口气,感觉有些头疼,真心有些不知道如何应对,只能当缩头乌龟。
其实他也很纳闷,都不明白这怎么会发展到如此地步,明明他什么也没做啊。
“王腾你真是个渣男。”圆滚滚道。
“放屁,我怎么就是渣男了。”王腾顿时炸毛,反驳道。
“只撩不负责,这不是渣是什么。”圆滚滚揶揄道。
“滚,我没撩。”王腾严词否认。
“话说你打算怎么办?”圆滚滚也没再打趣他,好奇的问道。
“唉,还能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吧,之前我告诉他们我有未婚妻,就等于是拒绝了他们了,可是你也看到了,五葬家族是不可能轻易放弃的。”王腾叹了口气道。
“怎么可能轻易放弃,你可是拥有他们家族最强的天赋【五行神藏】!”圆滚滚道。
“都怪那个珲老怪,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暴露【五行神藏】。”王腾道。
“也对。”圆滚滚无语道:“不过五葬家族的那些人好像都以为是你背后的势力覆灭了黑骷髅星空盗贼团那支舰队。”
它原本还没想明白,但是转头一想,就立刻想到了这种可能。
五葬家族的人貌似脑补了些什么。
“我说他们的表情怎么怪怪的,原来以为是我背后的势力出的手。”王腾哭笑不得。
“这样也好,他们反而对你更加忌惮,我敢说,如果不是黑骷髅星空盗贼团那支舰队被覆灭,他们还不可能给你这三件宝物呢。”圆滚滚摸着下巴道。
“你说的有道理,看来我是白赚了三件宝物。”王腾忍不住想要大笑。
“有得必有失,说实话,现在我看到你,就忍不住想到一个神奇的物种。”圆滚滚突然神秘的说道。
“什么神奇物种?”王腾皱眉,总感觉这家伙语气怪怪的。
“种猪哈哈哈……”圆滚滚大笑起来。
“艹!(一种草!)”王腾满头黑线,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神特么种猪!
你特么才是种猪,你全家都是种猪!
王腾气的七窍生烟。
圆滚滚大笑不已,半天都停不下来,王腾实在烦不胜烦,就要直接将它屏蔽。
“别别别,我不笑,不笑了!”圆滚滚连忙收住笑声,身影在一旁浮现而出,说道:“你不是要研究那块兽皮卷吗,拿出来我们一起研究研究。”
王腾狠狠瞪了它一眼,而后深吸了口气,将心中的郁闷抛在脑后,取出了那块兽皮卷,放在掌心观看。
圆滚滚也漂浮了过来,凑在近前仔细的端详。
两个人脑袋凑在一起,目光紧紧盯着眼前的兽皮卷。
可惜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块平平无奇,毫无特殊的兽皮卷,就像是从某种生物身上扒下来的皮,没有经过任何特殊的处理,只不过放的久了点,显得很古朴与陈旧。
王腾已经打开了【真视之瞳】,那些复杂玄奥的纹路再次浮现在他的眼底,遍布整块兽皮。
他凝神观察,之前在宝库内,他只是粗略的观察了一下这块兽皮上的纹路,因为看不大明白,便没有再仔细去看,但此刻他想要弄明白上面到底是什么,自然要一个一个纹路的去剖析。
“王腾,上面到底有什么?”圆滚滚皱眉问道。
王腾没有说话,取出纸和符笔,这些纹路有些像远古符文,他下意识的用符文的方式去铭刻。
符笔在纸张上游走,模仿着兽皮之上的纹路。
圆滚滚心中一动,立刻凑过来看。
第一道纹路,没有任何异常,很快跃然纸上。
以王腾的符文造诣,模仿自然很到位,形神具备,倒也得了其中两三分真意。
第二道依然极为正常,直至第三道纹路,才铭刻了一半,嗤的一声,整张纸极为突兀的燃烧了起来。
超级基因战士 小说
“怎么回事?”圆滚滚骤然一惊。
王腾皱眉,看着眼前燃烧的纸张,目光微微闪烁起来,若有所思:“刚刚那几道纹路倒是与远古符文当中的火焰符文有些相似?”
“咦,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如此。”圆滚滚惊讶道:“但是还是存在很大的差别,各种细微处并不一样。”
“嗯。”王腾点了点头说道:“继续!”
“我建议你换一种纸!”圆滚滚突然沉吟道。
“换一种?”王腾一愣,眼睛精光一闪,说道:“对,应该换一种。”
刚刚那种普通的纸显然承受不住这些纹路所具备的奇异力量,所以必须换一种更加坚固稳定的“纸”!
他目光从自己的空间戒指内扫过,看到了一头域主级巨兽的尸体,这星兽是他击杀之后丢在空间戒指内准备拿来充当干粮的。
现在嘛,先当一当“纸”好了。
王腾精神念力卷出,控制着一柄凤舞金雀翎,在巨兽身体上划过,立刻就取下了一块巨大的兽皮。
域主级星兽的皮甲是非常坚硬的,幸好他的凤舞金雀翎相当锋利,切割域主级星兽的皮并不算什么难事。
“就用它吧!”王腾将其取出,平铺在地面上,便开始用符笔铭刻起来。
这次,王腾极为顺利的勾勒出了前面三道纹路,一道红光闪过,他立刻感觉到天地间有着星辰原力汇聚,让眼前的域主级兽皮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起来。
“有用!”圆滚滚和王腾对视了一眼,惊喜道:“快,接着铭刻。”
王腾点点头,继续铭刻接下来的纹路,第四道,第五道,第六道……一道道纹路在他手下浮现而出,落于那域主级兽皮之上。
正如他猜测的那般,以域主级星兽的皮作为纸张,果然能够承受这种纹路所带来的奇异力量。
一转眼王腾就铭刻出了十一道纹路,此时他正在铭刻第十二道纹路。
这道纹路在铭刻之时,王腾眉毛微微一挑,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不同,那种感觉很奇怪,似是而非,却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有问题。
“不好!”
下一刻,王腾面色一变,立刻以精神念力将这块兽皮送了出去,投放到天空。
顿时一团耀眼的赤红色光芒在庄园的上空爆发开来。
轰!
一声轰鸣响彻天空,惊动了附近的许多武者。
“怎么回事?”伊葬心诺,守葬彩云等人都在庄园之内,听到这般动静,以为又发生了什么事,纷纷冲出庄园,面色凝重的望向天空。
“咳咳!”王腾从庄园内飞去,干咳一声,有些心虚的说道:“不要紧张,是我在做一些实验,不小心造成的小爆炸而已。”
“小爆炸?”
伊葬心诺等人不禁有些无语。
神特么小爆炸!
刚刚那一下爆炸,已经相当于宇宙级巅峰武者的一击了!
“意外!意外!都是意外!”王腾见众人的样子,更加心虚,连忙说道。
伊葬心诺等人摇了摇头,见只是虚惊一场,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她们差点以为又有人入侵五葬星了。
“都散了吧!”守葬彩云看了看四周围观之人,摆了摆手道。
王腾心中总算松了口气,毕竟这事是他惹出来的,他也有些不好意思。
其他人面色狐疑的看着王腾,不知道他到底干了什么,竟然引起那等威力的爆炸,但最终也没说什么,相继散去。
“那我就……先回去了!”王腾看着伊葬心诺几人,有点尴尬的说道。
“王腾大哥,你……呃,你自己小心点吧。”伊葬心诺本来还想再说什么,但最终也只是叮嘱了一句。
“好的!好的!”王腾连忙保证,突然又记起什么,说道:“那个什么,等会儿如果还有爆炸,你们也不用太担心,估计是我这边又出现小意外了。”
“……”伊葬心诺等人目光愕然的看着他。
还要来?
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那个……没问题吧,实在不行,我换个偏僻的地方?”王腾迟疑道。
“不用,就在这儿吧,一些小爆炸而已,这是我五葬家族的地盘,别人也不敢说什么。”伊葬心诺淡淡道。
“霸气!”王腾竖起一个大拇指,恬不知耻的送上一个马屁。
随后他没再多言,回到房间内便打算继续铭刻兽皮上的纹路,他还就不相信了,堂堂一名符文宗师,会搞不定一块兽皮?
“没想到居然会引起爆炸。”圆滚滚浮现而出,望着眼前的兽皮,无语道。
王腾面色凝重的盯着兽皮,说道:“这块兽皮上的纹路很特殊,存在一定的联系,看来不能一道一道的铭刻了,需要找出这种联系才行,不然照样会爆炸。”
说着,他再度切割下来一块兽皮,那头域主级星兽体型巨大,兽皮自然也非常大,足够王腾用很久了,而且他这次学乖了,没有切割下那么大块的兽皮,仅仅只是切割了一块一米长宽的兽皮而已,足够用了。
王腾又仔细观察了片刻那块未知兽皮,然后才继续开始铭刻。
半个小时后。
轰!
庄园上空,再度响起了一阵剧烈的轰鸣之声,回荡八方,惊动了大量武者。
伊葬心诺等人虽然早有准备,可是当她们听到这爆炸时,还是忍不住走到天台上望向天空。
“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这次的爆炸好像比上次威力更强了。”守葬彩云道。
“是啊,相当于域主级三层武者的一击了。”伊葬心诺面色凝重的点头道。
“他从宝库出来就急匆匆的回房间了,然后就开始做这所谓的实验了,你说会不会……”守葬彩云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狐疑道。
“你是说?”伊葬心诺心中一动。
“我就是随便猜猜。”守葬彩云笑道。
伊葬心诺目光闪烁,淡淡一笑,也并未多说什么,但心中的惊异却是半点不少,她相信守葬彩云也和她想的一样。
这个王腾大哥还真是眼力不凡啊。
轰!
没多久,又是一阵轰鸣响起,而且那爆炸的威力再次提升,已是相当于域主级六层武者的一击。
很多人已经习惯了这爆炸,但心中也越发惊讶起来。
那个王腾议员到底在干什么,这爆炸的威力越来越强了!
他们都认识王腾,也知道他的事迹,如今见他只是随便弄出了一些动静,就堪比域主级武者的攻击,心中更加的惊讶。
而五葬家族几位家主那边也得到了消息,同样产生了一些猜测,马上汇报给了几位不朽级老祖。
“没想到我们居然打眼了。”横葬博苦笑的摇头道。
“也不好说,万一不是那兽皮呢。”伊葬昭道。
话虽如此,但他们猜测多半就是那块兽皮,否则不会如此的巧合。
“他既然如此毫不避讳的在我们五葬星做实验,肯定就不怕我们反悔,拿去就拿去了吧,放在我们手里,估计也是明珠蒙尘。”归葬靈倒是极为豁达,那块兽皮是他所得,一直没有弄清楚是什么,如今落到王腾手里,才展现出了一些威能,也算是为他解了一个难题。
“随他去吧!”横葬博等人点了点头,传出话语。
横葬川等几位家主立刻明白了老祖的意思,只是让伊葬心诺等人密切关注,但不必深究。
他们如今正在和王腾建立信任,很多事情都要小心,保持一定的距离,不然会适得其反。
接下来的三天里,庄园上空依然在不断的响起那爆炸之声,威力也越来越强,逐渐接近了界主级武者的攻击威力。
如此一来,连横葬川等人都忍不住关注起来,心中暗暗震惊,如果只是相当于域主级武者攻击的威力,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可如今接近界主级,若是再突破那个极限,可就不能等闲视之了。
幸好这爆炸的威力似乎就卡在了域主级和界主级的界限之间,并未再突破。
这让横葬川等人不禁有些失望,但又随之释然。
能够达到这般威力,已是相当不易,如果真的突破了界主级,那就真的有些惊人了。
房间内,王腾盯着眼前的未知兽皮,面色凝重无比。
“太神奇了!王腾,这太神奇了!”圆滚滚震惊的说道。
“是啊,太神奇了!”王腾感慨道。
他每次只是在域主级兽皮上临摹了一小半的未知兽皮纹路而已,没想到就产生了如此威力。
这块未知兽皮到底出自什么星兽?竟然如此的神异。
之前的几天,他已经将整块兽皮上的纹路都临摹了一遍,只不过每一次都只临摹一小半,所以才将威力限制在了域主级顶峰,没有突破界主级。
即便如此,也十分的令人震惊,完全无法想象如果同时将所有的纹路都铭刻出来,会产生怎样的威力?
其实,他每次临摹的一小半纹路,除去中心区域的纹路外,几乎就是整块兽皮的九分之一。
也就是说,他是将兽皮除中心区域外的纹路等分为了九份,一份一份的进行临摹。
整块兽皮的纹路分布其实就像是一个圆环,外圆可分为九份,内圆则分为两份。
而后他发现了一件惊人的事情。
这兽皮上的纹路,竟然对应了所有的原力属性。
中心区域的纹路代表了光明和黑暗两种原力属性,外圆的九种纹路则代表了另外九种原力属性。
这非常神奇!
也非常的不可思议!
一块兽皮上居然拥有如此齐全的原力属性,这是从未有过之事,也是难以想象之事。
难怪就连五葬家族那几位老祖都没发现这块兽皮的秘密。
如果没有王腾这般拥有全部的原力属性,真的很难发现其中的关键所在。
而在搞清楚了兽皮上的纹路分布之后,王腾终于是发现了其中的一丝联系。
“王腾,不能再做实验了。”圆滚滚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而后面色凝重的说道。
“嗯。”王腾点了点头:“不过经过这么多次实验,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发现,这块兽皮上的纹路我已经找到一丝联系了。”
“联系?你发现什么联系了?”圆滚滚愕然。
难道除了全系的原力属性之外,还有其他的隐秘吗?
从始至终,它一直都在旁边观看王腾铭刻这些纹路,王腾要是发现了什么,它怎么会不知道?
一时间,圆滚滚满脑袋都是问号。
“别急,我先试试。”王腾道。
“等等,等等,你真的要试,万一出意外怎么办?”圆滚滚急忙道。
“我们去星空中试试。”王腾沉吟了一下,说道:“我留下一道分身在这里,应该不会被发现。”
“这……也行!”圆滚滚想到王腾那分身的神异,心中微微放心,便不再劝说,点了点头。
王腾直接留下一个分身,然后通过【空闪】和【空间藏匿】悄然离开了五葬星。
刚刚来到星空中,他就愣了一下。
之前那场大战形成的废墟,如今竟然都恢复了,一颗颗星球漂浮在五葬星之外,平静而祥和,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应该是不朽级存在的手段吧!”圆滚滚惊讶道。
“以不朽级存在的手段,摘星拿月,应当也不算什么了。”王腾如今已是宇宙级武者,本身就拥有摧毁星球之力,甚至若动用【重岩之心】,给他一点时间,也能够凝聚出一颗星球来,所以比他更加强大的不朽级存在,自然能够做到这种恢复星空的壮举。
他没再关注,直接飞到星空中一颗无人的星球上,望了望四周,确定不会有人来此,便将自己的身形隐藏了起来,然后取出那块兽皮。
看着手中的兽皮,王腾深吸了口气,精神力裹挟着各系原力从体内渐渐弥漫而出,进入兽皮之内,顺着某种特殊的规律将那些纹路勾连起来。
精神力化作十一份,原力也化作十一份。
金木水火土,风雷毒冰,这九种原力分别负责一片区域,然后从九个方向开始向着中心处蔓延。
与此同时,光明星辰原力和黑暗星辰原力汇入中心区域,相互制约,小心翼翼的形成了一种平衡。
这个过程没有什么难度,难度就在于其中的联系,找到了那种联系,就不难。
很快,兽皮表面就亮起了纹路的光芒。
这些纹路本来并不外显,但此刻在王腾的原力和精神力激发之下,出现在了兽皮的表面。
圆滚滚面色凝重,双眼却又充满了惊奇,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
嗡!
某一刻,一阵嗡鸣声骤然响起,那兽皮上的纹路都联系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种完美的循环之态。
兽皮无风而动,从王腾手中飞起,漂浮在了半空中,绽放出奇异的多彩流光。
一股无法形容的波动从兽皮之上隐隐的散发而出,拥有莫测之力,宛如能够摧毁一切。
王腾面露惊骇之色,他无法形容自己感觉到的波动,只觉得极为可怕,脑海中的精神体被震慑,几乎要陷入晕眩。
“九宝浮屠塔!”
他面色大变,想也不想,立刻召唤出了九宝浮屠塔。
刚刚重练完毕的九宝浮屠塔从小宇宙的中心“黑洞”之中浮现而出,散发出金光,抵御那奇特的波动。
咚!
一股无形的波动撞击在这座九层宝塔之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就像有人在锤击宝塔的塔壁一般。
“不好!”
王腾面色再变,内心感觉不可思议,那种晕眩之感越发强烈,几乎无法控制。
他可以肯定,如果自己真的陷入晕眩,恐怕精神体会直接崩溃,被这波动抹除。
就在此时,九宝浮屠塔竟然绽放出一股古老威严的波动,抵挡住了那股奇特恐怖的波动。
晕眩之感瞬间消失,危机解决,王腾顿时松了口气,心有余悸,目光骇然的望着面前的兽皮。
他不敢多想,立刻撤去上面的精神力和原力,将其收了起来,然后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不多时,这颗星球上空间微微波动,几道身影踏出,面色凝重,赫然正是五葬家族的几位老祖。
“刚刚那股波动……消失了!”横葬博沉声道。
“到底是什么?连我们都感觉惊悸。”归葬靈道。
金庸 小說
“难道有真神存在出现在这里吗?”伊葬昭想到了一种可能,猜测道。
几位五葬家族的老祖顿时面色微变,他们对视了一眼,暗自交流了几句,因为没有发现其他端倪,最终只能无奈的离开了这颗星球。
王腾恐怕还不知道,他搞出的动静,让这几位五葬家族的老祖好几天都没有放松下来,心情紧绷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