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3qcx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絕代名師-第1250章 大監獄的祕密鑒賞-5i1lm

絕代名師
小說推薦絕代名師
孙默跟着胡兴江穿过了一道防守严密的大门,进入了监狱的最底层,也就是孔玉信所说的那个实验室。
“老师!”
孙默面色依旧沉稳,但是心中却慌成老狗,这是干嘛?
要让自己选边站了吗?
这种贼船,他真的不想上!
“孙师,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胡兴江把孙默领进一间房间后,就离开了。
……
实验室中,一片狼藉。
胡兴江进来的时候,看到黄天正在发飙,便安抚了一句:“老黄,消消气!”
“恭喜!”
黄天拱手,压住了实验失败的火气,强行挤出了一个笑容,只是说完,扫过胡兴江的身体后,就愣住了:“嗯?成为圣人的那位名师,不是你吗?”
黄天是实验室的最高负责人,本身境界和实力极其强悍,他知道刚才那阵巨大的动静,是有圣人冲境成功了。
他没上去观摩,一是因为他本身是圣人,对这种事不稀罕,二呢,是因为实验正在紧要关头,无法分身。
再者说,好友成了圣人,肯定会下来和自己分享这份喜悦,所以等着就好了。
可是谁知道,他没有成圣?
不应该呀,目前待在大监狱的三位亚圣,就胡兴江距离圣人之境最近。
“是杨士占!”
胡兴江解释。
“谁?”
黄天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杨士占!”
胡兴江重复。
“不可能!”
黄天否定:“他经历了多少种禁术实验了?其中有一半都是我做的,所以他的身体损伤有多么严重,我比你清楚,他没死已经不错了,还晋升圣人?想屁吃呢?”
“我没骗你!”
胡兴江无奈,说实话,要不是亲眼见到,他也不信。
“……”
黄天的眉头,皱成了川字,好友应该不会欺骗自己,但是杨士占此人,身上的伤暂且不说,意志早崩溃了,说句行尸走肉都不为过,这种人,怎么可能成圣?
“是孙默的缘故!”
胡兴江把他知道的情况,告诉了黄天。
黄天听得目瞪口呆。
这家伙啥人呀,圣级功法随便送人,真的没问题吗?还有面对亚圣,你也敢大放阙词进行指点?
这得多自信?
“你确定没开玩笑?”
黄天抓了抓好久没洗的头发:“我怎么听得那么假呢?”
“假不假,我把孙默带来了,你自己看吧!”
胡兴江呵呵一笑。
“兴江!”
黄天却是脸色一沉,语气严肃:“你知道这项实验多么重要,为什么要告诉一个外人?”
“因为他可以成为一股很强的助力!”
胡兴江神色兴奋:“我告诉你,他可是灵纹大宗师,比肩龙纹章的那种,他而且刚来大监狱的那天,还破解了第一道谜团,继承了白东圣人的遗产,他的炼器学术,估计也是宗师级了!”
“……”
黄天目瞪口呆。
“快走,别怠慢了孙默。”
胡兴江扯了黄天一把。
很快,两个人见到了孙默。
“这么年轻?”
黄天看了孙默一眼,要不是有好友作保,他会转身就走。
尼玛,这小子也就二十五岁左右,哪怕只拿到一个大宗师头衔,都已经很厉害了,你现在告诉我他是双宗师?
骗鬼呢?
“孙师,我来为你介绍,这位是黄天黄名师!”
胡兴江没说黄天是圣人,但是圣人的身体,带有天然的馨香,可以凝神静心,所以孙默一闻,便知道了。
“圣人午安!”
孙默打招呼,脑海里却是快速搜索了一圈九州目前在世的圣人,里边好像没叫黄天的!
“既然老胡替你作保,我就信任你!”
黄天打量着孙默:“大家时间都很紧,我也不和你客气了,老规矩,做两份试卷,只要过了平均分,我就收下你。”
黄天说话的同时,心灵传音弟子。
很快,一个带着京剧脸谱面具的男人,就送来一叠卷子。
“时限两个小时!”
黄天说完,便不再关注孙默,而是和胡兴江出了房间,在甬道中交谈。
孙默抖了抖卷子,扫了一眼,嘴角撇了撇,便坐了下来,拿起毛笔开始答题。
“实验进入瓶颈了,灵魂分离这一步,总是失败,又找不到原因!”
黄天叹气。
“慢慢来吧!”
胡兴江安慰。
“时间不等人呀!”
黄天叹气:“还有圣门把考核地定在这里,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放心吧,这里是我的地盘!”
胡兴江冷哼:“没有我的允许,谁也别想登岛。”
两个人说了一会话,黄天掏出怀表瞅了瞅。
“我先回去了,孙默的卷子,你来阅!”
黄天吩咐了弟子一声,便要离开,他的时间很珍贵,不可能浪费在这里,只是没走几步,便看到孙默开门,走了出来。
这让他眉头蹙起。
“怎么了?”
胡兴江也是一愣:“我们打扰到你了?”
“没有!”
孙默笑了笑。
“既然没有,那就继续!”
黄天不悦,他的团队,要的是认真有实力的人,想靠关系进来,不可能。
“我答完了!”
孙默耸了耸肩膀。
“啥?”
胡兴江本来想劝孙默,黄天是圣人,跟着他做实验,对你的人生很有帮助,这种机会,别人求都求不来的。
结果孙默的回答,直接把他噎住了。
“不可能!”
黄天下意识的摇头:“这才过了半小时,你怎么可能答完?”
“自己去看咯!”
孙默笑了:“还有麻烦下次出题,尽量难一些!”
黄天没有回答,大踏步进了房间,拿起了卷子,一目十行,看了下来。
越看,他的表情越惊讶。
这尼玛,居然都对?
全答对,和半个小时便全答对,那可不是同一个概念,后者说明孙默对这些问题聊熟于胸,信手拈来,根本不需要思考。
“你真的是灵纹和炼器双宗师?”
虽然有成绩为证,但黄天还是难以置信,毕竟孙默实在太年轻了。
“灵纹学是,炼器没考证!”
孙默很自信。
“不错,有资格做我的助手。”
黄天很满意。
孙默却是摇了摇头:“告辞!”
这种贼船,孙默担心上了下不去。
“孙师,别闹!”
胡兴江拉住了孙默:“我们进行的实验,是九州最顶尖的,而且关系到人类的未来。”
“小子,你不用担心,你在这里学到的一切,都是你的,等出了监狱,大家谁也不认识谁!”
黄天安慰,把一块京剧脸谱面具,递给了孙默。
孙默没接:“你的诚意,就是给我一块附加了蛊术的面具?”
“嗯?”
黄天震惊了:“你还懂蛊术?”
“我还懂草药学和通灵术呢!”
孙默翻了一个白眼。
“哈哈,不要误会,这个面具是为了伪装,你既然能看出它的底细,自然也知道它没有危害吧?”
黄天没信孙默这句话,毕竟两个宗师头衔,就已经很吓人了,再懂别人的那还是人吗?
孙默接过面具,戴在了脸上。
噼啪!噼啪!
孙默的身体开始出现变化,比之前长高了一些,而且变得消瘦,声音也嘶哑了。
这块面具其实是用一种蛊虫制作的,戴上后,它会刺激人体,在外形上产生变异。
“你主修灵纹和炼器,那就负责实验器械的维护!”
黄天交代了任务,让弟子把这部分的数据,交给孙默。
一刻钟后,孙默被领到了一个大书房中,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这里面摆满了书架,上面全是资料,密密麻麻。
“你自己去看吧!”
弟子叮嘱:“千万不要弄坏了。”
“这么多?”
孙默头大。
“多?这才是五十分之一!”
弟子呵呵。
……
虽然加入了实验,可是孙默还没资格参与,以他的恐怖学习力,不眠不休,也足足花费了三个月,来熟悉他负责的部分。
他终于弄懂了,黄天在进行灵魂转移实验。
简单来说,就是将人的灵魂从身体抽出来,灌注进一个新的容器中,如果这个新容器是人,那么就是一种灵魂上的永生。
这个实验还有变种,比如把抽出的灵魂等上一段时间,再将它灌注进原主或者其他人的身体中。
这实验,既神秘,又高端。
因为涉及到灵魂,所以使用的设备器械,都非常珍贵和精密,而孙默精通炼器和灵纹学,所以负责维护保养它们。
至于参与实验?
孙默加入的时间还短,资格不够。
不过即便如此,孙默收获也极大,因为那些仪器本身,就充满了想象力和高端的技术造诣,让孙默大开眼界。
这一波,不亏。
孙默通过这些仪器的锻造思路,也开始发散思维,产生了新的想法,他准备将灵纹和炼器结合起来,做一个划时代的产品。
时间宛若山涧的溪流,不知不觉就溜走了。
这半年,是孙默过的最充实最快乐的日子,学习,研究灵纹和炼器知识,参与实验,维护设备,还有冥想和修炼,让孙默感觉每一天都在成长。
……
余林被关在监牢中,百无聊赖,等看到姬寒路过,赶紧喊人:“姬老大,孙老师呢?”
“走了!”
姬寒敷衍了一句。
不止余林,其他囚犯,还有庞统吴悠这些考生,也在惦记着孙默,因为他的神之手实在太舒服了。
“孙老师不会出事了吧?”
余林担心:“求求老天爷,一定要让孙老师平安一生呀!”
如果再次见到孙老师,我愿意洗心革面,跟在他身边,聆听教诲,在中州学府做一个普通的老师。
……
砰!
巨大的爆炸声传来,惊醒了正在摆弄一堆器械的孙默。
“整备组快来,设备爆了!”
有人大喊。
孙默赶紧起身,往实验室冲去。
此时的实验室,一片狼藉,还有几个研究员也伤到了,人事不省的躺在地上,正接受治疗。
“快把仪器换掉!”
黄天催促。
整备组的其他人员已经习惯了听黄天的命令,正要进场,却是被孙默一把拉住了:“实验必须终止了!”
“滚!”
黄天大骂:“你知道现在中止实验,损失会有多大吗?”
先不说那些损坏的珍贵仪器,这一次的实验进度,比以往都要多,说不定抢修一下,撑一撑,就能完成这个实验了。
“那些设备都不稳定了,再做下去,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孙默争辩。
“死人算什么?实验才是第一位的!”
黄天甩开了孙默的手,朝着整备组爆喝:“愣着干什么?干活呀!”
脚步声急促。
“你惜命,就滚出去!”
黄天吼完,准备继续实验,可是又一声爆炸骤发。
轰!
又有设备爆了。
灼热的灵气辐射,烫伤了不少人。
孙默看到黄天不停劝告,便大骂一声,冲向了损坏的设备:“你们都出去,我来做。”
当然,这句话是没用的。
为了禁锢灵魂,输送能量,这些仪器的表面,都有镌刻有灵纹,形成了一个稳定力场。
现在爆炸冲击,破坏了那些灵纹,自然会导致实验失败。
在以前,大家的做法就是更换设备,不过这一次有了孙默,他直接修复那些灵纹。
“啊?这样也可以吗?”
组员看着孙默拿着灵纹刻刀,修补那些裂痕,直接傻掉了,以前遇到这种情况,都是直接换设备。
“你们去检查灵纹,破损七十以上的仪器换掉,五十以上的优先汇报,我来修补!”
孙默吩咐。
组员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向了组长。
“听他的!”
这位带着花旦脸谱的组长也是识货的,看到孙默的技法,当即就把指挥权给了他。
三个半小时后,维修工作完成。
孙默瘫在了走廊中。
这么长时间的修复高端灵纹,让他的精神和灵气损耗严重。
“喏,喝口水吧!”
组长递过来一个水壶。
“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维修工作还能这么干!”
“要不是你,今天的实验又会失败了!”
“你这灵纹学技艺,绝对是宗师级了吧?”
组员们打量着孙默,很好奇他的身份。
“忘了实验室的规定了?不要胡乱打探别人的身份!”
组长呵斥。
“组长,就凭他露的这一手,整个九州能办到的灵纹师不出十个,我用膝盖猜也能对号入座了!”
有组员呵呵。
实验室中不少助手,都是黑暗黎明帮忙找来的,其中有来自九州的名师,他们之所以选择加入,就是为了提升技艺。
在这种顶级实验室工作三年,比自己琢磨带来的提升大太多了。
“十个?”
组长冷笑:“最多三个,你没看到黄老师都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