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nhmv人氣都市言情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367、【桃花尚未盛開的地方】熱推-fmma9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方长拱手道谢,然后从这家路边小店离开。
最寒冷时候还未到来,气温依然在一天比一天低,虽然在这北方冰天雪地的时候,南方不会上冻,但是路边的草尖儿上,也有着尚未蒸发的露水,白茫茫的。
路上行人不算多,但是商旅数量还算可以。
可能因为周近刚刚重入太平,还正在缓缓恢复之中罢。
復仇千金:老公禽有獨鐘
路旁大颗的榕树和皂荚树自由地生长着,形态千奇百怪,不过大体上,还是分布在这条官道两侧。又有从前方山上发源的小河流过,和这官道轻轻碰触了一段,又转向东北流去,不知道是汇入哪条大江大河,还是一直入海。
再走了一段路,果然就像之前店主所说的那样,官道开始转向西面。
再往南看去,依然田连阡陌。
得分之王 華曉鷗
远近有不少小村庄错落分布着,田里水波荡漾,但是在尽头处,隔着雾气已经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山脚,那里十分荒凉,似乎没有人类居住的痕迹。
方长转身便下了官道,他准备从这里走野地,穿过前面拔云山向南。他也不去找小路,只是顺着田埂走,田埂经过农人们不算的修整,很是坚实。
在官道上行人们眼中,这个走在田间的人,是那如画风景里的一点白。
………………
没有再进村庄停留。
剑神之地
对于方长的脚力来说,仅用半个时辰,他就走过了这片遍布田地的地方,来到边缘处。
这里乱石遍地,杂草丛生,苔痕处处,和旁边的水田泾渭分明。
也不知道费了多少力气,人们才从远处进展到这里——从乱石滩中掏出田来,可是个需要下死力气的漫长活计,远累过平原上开荒。也就是在人多地少的这里,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乱石滩边缘扔着许多似乎是从田里掏出来的石头,刚刚方长路过的村落,里面的墙壁也是这种材质。再往里,则再少有什么人迹,连小路都没有。倒是遇到几个小童在里面放羊,乱石滩里面的草还不错。
地势渐渐隆起,也开始出现较大起伏,越来越不平坦。
山中一幅荒蛮景象,各色植物凭靠着自己的能力生长,划分着地盘,圈占水和阳光。于是往往会长成一片,将其他种类的草木,大体上排挤出去。现在是冬季,虽然山坡依然泛绿,但也有些黯淡。
“唔,好大一片桃树。”
方长爬过一座遍布低矮灌木、锋利乱石的崎岖小山头,向前望去,只见前面是一片略为宽阔山谷,有河水从中间流出来。而河流两边的岸上,则布满了桃树。
这个季节,桃树枝桠上面桃叶稀疏,但想来只要等到温度合适,那上面定然会挂满粉红色的桃花。而那个时候,桃树下面略微有些干枯的草地,也会变得翠绿,会将桃花衬得更加鲜艳,流经桃林的河水,估计也会变得香甜。
“好地方。”
他称赞了一句,轻轻从山顶上跃下,几个起落就到了平地。
河岸很坚实,水面明净透彻,能看见水底的软苔,还有里面来回穿梭的鱼虾。此时水面并没有桃花瓣儿飘过,只有些许枯枝断叶碎草枝,在微风下随着水波缓缓荡漾,慢慢又安静地朝远方飘去。
然后方长就看到一个活物。
有一只皮毛火红色的小狐狸,正躺在一片柔软的草甸子上,将肚皮冲着太阳,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兀自享受阳光的照射。它的四足是黑色,肚皮上的毛皮雪白,尾巴尖儿上也有一撮白毛。
不过在方长眼中,这只小狐狸身周的妖气,已经暴露了它的身份。方长走过去,那小狐狸看到有个白衣人接近,也咕噜一下从草甸子上滚了起来,警惕地看着来人。
方长笑道:
他改变了罗马 一毛家二毛
“竟然有妖怪。”
巔峰高手在都市 血徒
“啊!”
令方长没想到的是,面前的火红色小狐狸听到他如此说,顿时失色出声。它惊恐地叫了一声,从地面上跳了起来,便要寻路逃跑,同时口中念叨着:
“妖怪?!有妖怪!哪里有妖怪!好可怕啊,我得赶紧逃!”
方长顿时惊奇起来:
“你不就是妖怪么?怎么还会害怕妖怪?”
“我是妖怪?”小狐狸稍稍平静下来,满脸不信:“客人莫要说笑,我只不过是一只普通的小狐狸,怎么可能是妖怪?睡觉前阿婶讲的故事里面,那些妖怪们个个獠牙利齿,吃狐狸吃人不眨眼的。”
“哦。”方长打量着狐狸。
小狐狸见周围安全,重新卧在草甸子上,将整个下巴平贴于地,说道:“刚刚你吓死我了,不过若真是有妖怪,咱们两个肯定打不过。你背后背的那是剑吧?如果它足够锋利,倒是可以试上一试——故事里面一柄好兵刃经常能够力挽狂澜。”
再见不负相思意
这狐狸年龄不大,倒是让方长想起了云中山的胡云。
情陷神秘冷首領 雪花舞
也不知道那个小家伙如今读书读得怎么样了,希望他平安一些,别和自己的女同学,整出什么“可歌可泣的悲剧爱情故事”就好。
他转向前面的小狐狸,笑道:
“力挽狂澜,唔这个词儿很文雅,看不出来,你还很有文化哩。”
“那当然!”
小狐狸瞬间将头从草甸上抬起,说道:
“村里的黄爷爷总是说,我是这波孩子们里面最聪明的一个,学得最好,回回考试我都是第一名。对了,客人看起来是个人类,你从哪里来?”
方长点点头道:
“爱学习可是好事情,我是从中原来的人,正准备往南面去,恰好路过这里。你刚刚说你来自一个村子?就在附近么?”
打拼:六兄弟的血色往事4 浪翻云
“嗯,就在附近。”小狐狸将下巴颏儿重新贴在草甸上,说道:“你要是想进去,就等我一会儿,然后跟我来吧,外人找不到进去的路线,也找不到出去的路线,甚至把记下来也没有用。”
少爷的禁奴 豆蔻年
“好。”
方长也在旁边坐下来,然后从包裹里面掏出只烧鸡,与小狐狸一起分享。
狐狸吃的满口流油,惊叹道:
“原来外面的东西这么好吃,村里养的鸡从来都只会炖着吃,放些盐巴和野菜一起,真不知道这鸡还有这种做法,里面不知放了些什么?等我以后修行有成,定要出山去,好好吃几顿这种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