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slr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魔臨 起點-第五百三十四章 北王落幕推薦-0yudv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镇北王的病危消息,让皇帝很无奈。
但这封国书,则让皇帝很愤怒。
承袭父皇威望继位的新君,现在其实很敏感,他渴望能够突破自己父皇的阴影,从而超越自己的父皇。
是的,他做梦时没梦到自己父皇,但父皇,却真的无处不在。
然而,这封国书,却让他品尝到了一种屈辱。
虽然,郑侯爷作为一个旁观者,看了一眼这封国书,实则感觉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能说,
大燕的皇帝,骨子里,实在是太过于骄傲了吧。
或者说,
是因为姬老六某些方面,确实和先皇太过相似。
郑凡笑了笑,
将国书又放回到御案前,
然后默默地坐回到下面的椅子上。
姬成玦看向郑凡,道:
“说话啊。”
上神陰陽錄
“没什么好说的啊。”郑侯爷耸了耸肩。
“没什么好说的?”皇帝觉得匪夷所思。
“他要,就让他拿去呗,王庭是覆灭了,但蛮族可并没有被灭,哪怕现在变成一盘散沙,但那一个个大蛮族部落,也足够任何一方喝一壶的。
他们数十年内大概是没有什么能力一起东进对我大燕进行什么威胁了,但谁想要真的派遣大军进驻荒漠,也得崩掉一排大牙。
那个使团的人,无非就是逞个嘴皮上的便宜而已。”
“郑凡,他们这是在对朕的权威进行冒犯!”
“然后呢?”郑凡反问道。
“你……”
“哎哟,我说,陛下啊?成玦啊?六啊?”
郑凡伸手,对着皇帝挥舞了几下,
“灭了王庭而已,打断了它脊梁而已,又不是真的占了它的地编户造册了其民,怎么着,你都已经将荒漠当自家大燕的国土了?
我知,我知,荒漠,日后必然是我大燕的,我懂,我也能理解,你很生气,我也明白。
要嘚,要嘚;
但怎么说呢,平常心,平常心,前阵子还是你和我说的,咱们稳稳的,一步一步来,先将家里头给拾掇好了,再把乾楚,把这诸夏,都一统了。
若是再之后呢,闲着没事儿干,我这平西侯,就真的率军去征个西方又有何妨?
你自己也说了,算算时间,这个使团应该本打算是去王庭参加大会的,现在王庭覆灭了,人家个正使,上这个国书,可能也就是为了给自己博点名,也就是官声嘛,好回去吹吹牛,升升官,发发财。
他说这治权有他一半,就直接给他一半了?
等什么时候,他的军队真的开到荒漠深处时,您再打起注意不迟。”
只能说,
位置不一样,对信息的感知和反应也不一样。
其实,郑侯爷说法才是对的,皇帝自己心里也清楚;
但奈何当皇帝,容易情绪上头;
姬成玦将茶杯拿起,倒了一些水在手掌,然后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为长远计,镇北王府,还得继续扶持。”
郑凡听到这话,笑了,
道;
“合着您原本是打算彻底拆解掉的?”
皇帝也没藏着掖着,
直接道:
“推郡县,收治权,余下那几位总兵,分镇守,解羁绊人情;
大开通商,拉拢分化没有王庭之后的荒漠蛮族;
镇北王府,留个尊荣,存个招牌。”
这是要将百年镇北侯府,变成一个成亲王府。
只能说,烤鸭店里,姬老六说的削藩,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我说,您就这般直言不讳地对我说这些,合适么?”
你当着一只鸭的面,跟我说如何烤一只鸡好吃?
我也是藩镇呐。
“心里话而已。”皇帝满不在乎,“拆解了西边,朝廷才更有余力抽出手来,去支持你。”
“我好感动。”
“你怕什么,且不说咱们这辈子能不能一统诸夏,就算是统了,乾楚之地,名义上都是诸夏之国,但实则人心难以短时间归附。
还需要靠你甚至靠你的后代继续帮朕,帮朕的后代镇守。
杀鸡取卵,还早,留后代去磨不好么?”
皇帝忽然想到了什么,
竟然笑了起来。
郑侯爷脸上的笑容敛去了。
御书房里,
沉默了。
良久,
皇帝问道:
“你就不问问朕刚刚在笑什么?”
“你这是要君逼臣反是么?”
等老子这次回去后,
也不修炼了,
也不想着晋级了,
这两年,
先琢磨怎么把这孩子给生下来!
自己这辈子,没爹没妈的,怎么比人家几代同堂的催娃还要急?
“好了好了,你要是真没那啥,以后收个义子就是了,提前和朕沟通好,没什么不好办的。”
“你有种。”
皇帝比出三个手指,
道:
“仨。”
随后,
皇帝又道:
“思思身子好,说,还想生。”
“……”郑凡。
“唉,你家公主就身子较弱,比得上朕的皇后么?”
“……”郑凡。
郑凡清楚,这个问题,其实不是公主和屠户女身体较弱坚强区别的问题,根本问题,在他自己身上,也在四娘身上。
但看着皇帝这般炫耀的模样,真的是好欠揍。
“六啊,咱们,给这御书房,留点体面吧。”
“好。”
皇帝点点头,
又叹了口气,
道;
“现在,为日后计,只能继续扶持镇北王府不倒。”
这是站在皇帝角度应该考虑的事,蛮族现在是被完成了阉割,但由此也可能引发出连锁反应,比如失去了蛮族的缓冲带和隔离后,西方的国家是否可能会尝试东征。
目前来看,难度很大;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皇帝必须要考虑好这个情况。
总不能自己因为蛮族被阉割了,就顺势将镇北王府也一并阉割掉,等到若干年后西方大军出现时,过了荒漠,到了北封郡,直接一马平川推进来?
“就当留个体面了。”郑凡说道,“也算收买人心。”
“嗯,行了,让你受累了,如果不是朕现在出宫麻烦,朕原本是想着去你府邸里见你的。”
“没事儿,我后天就走了,也想多看看你。”
“开春后我就将传业送你那儿去。”
“嗯。”郑凡同意了,这本就是说好的事。
“唉,家里孩子太多,也烦得很。”
“滚。”
……
北封郡,
镇北王府。
李梁亭自荒漠回来后,整个人,就垮了。
银针刺穴的副作用已经显露,而他的身躯,根本就无法承担且消受这种副作用。
当然,这本就是早早料到的事。
所以,
这阵子镇北王府里的人,都已经做好了镇北王即将离去的准备。
家里人,会每天陪着他晒晒太阳,看看夕阳,吹吹风;
我家領導太愛裝
军中的将领,也会分批次过来拜见自家王爷。
一切的一切,
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百年镇北侯府的底蕴,在此时,倒是真的彻底显露了出来。
底蕴这个词儿,往往不是用在烈火烹油的时候,而是用在低谷时;
低谷时,才用得着底蕴。
权力的交接;
军头的抚慰;
政治的许诺;
一条条,一桩桩,大家都能安然受之,这,就是底蕴。
李飞这些日子几乎寸步不离地陪着自己的父王,见各种人,做各种安排。
北封郡的星空,一向很清澈,今日,更是月圆之夜。
王府的一座楼台上,
李梁亭躺在那里,身上盖着被子;
李飞坐在旁边,削着冻梨。
下一层里,
王妃带着郡主以及一众家生子出生的嬷嬷正在扯着白布,做着丧事时需要用的衣裳。
很自然,
非常進化
没避讳;
被人抬着上楼时,
李梁亭也瞧见了,道了一声:
“辛苦媳妇儿了,果然,要想俏一身孝。”
我的大小魔女 鵝考
王妃骂了声:
“老不正经的东西,赶紧死!”
他快死了,
家里人在忙着后事,
这不是诅咒,
这是一种踏实;
人在年轻时,看到这些,会觉得晦气,但在此时看到这些,只会觉得安稳。
“我儿。”
“父亲。”
“罗马的使团,处置好了么?”
“回父亲的话,已经处置好了,阿姐帮忙收的尾。”
“好。”
李梁亭点点头。
父子二人,一段时间都不说话了。
只有李飞将冻梨主动送李梁亭唇边让他吸梨汁。
这个时候,再吃这些凉的,其实不好,但,换句话来说,这会儿了,自然是想吃啥吃啥。
前些日子,刚出征回来的父亲听说宰辅死了,还痛饮了一大碗酒。
是日夏茗
罗马的使团,是真的。
他们也确实是延期没能到得了王庭;
但延期的原因不是在于他们,而是王庭的金帐会盟大会,本身就只有一个模糊的日期;
原因很简单,荒漠太大,一些大部族的首领贵人,他们聚集王庭的日期,也不固定,万一遇到个沙尘暴什么的,延期也是很自然的事。
所以,这个大会,本就是等大家差不多到齐后再开始的。
从这一点上来看,罗马帝国的使团,还真不算来晚了。
只是因为燕皇驾崩的消息传到了王庭后,
王庭上下实在是太兴奋了。
虽然燕皇在位时,并未以朝廷的名义对朝廷用过一次兵,但谁家邻居出了这么一个猛人皇帝,都免不了胆颤心惊。
也因此,
因这“大喜讯”,所以,金帐会盟大会就顺势提前召开了。
结果,已经明晰了。
大燕的皇帝,至死都没忘记自己的这个老邻居,怕自己走了后太寂寞,临死前派出两位王爷,带着王庭下去一起上路了。
从这一点上来看,王庭在得知燕皇驾崩消息时的喜悦,真不能算错,只能是,庆祝的方式错了。
而这个有数百人的罗马帝国使团,就来晚了。
他们是自西边来的,
而蛮族小王子逃出王庭后,也是一路向西;
然后,
罗马使团惊喜了,
蛮族的王庭覆灭了,但他们接收到了王庭的嫡系传承者。
使团长甚至已经幻想着如何利用好小王子稚都的这个身份自西方重新培育一个新王庭了;
然后,
让罗马使团更惊喜的消息来了,
那就是一名头发全白的燕国将领领着八百骑因追击蛮族小王子,而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罗马使团没有见识到王庭的喧嚣,
却见到了终结王庭喧嚣的大燕靖南王;
结果,
不言而喻;
罗马使团死伤过半,
小王子稚都见状,再度奔逃,靖南王率部继续追击。
残存的罗马使团是在几日后,灭了王庭的燕军向外扩散打扫战场时搜寻到的,捆缚后带了回去。
“我儿,你觉得为父让那个使团的人上国书给陛下,是为了个什么意思?”
“父亲想保全李家的兵权,想继续维持李家不倒。”
“唉。”
李梁亭叹了口气。
“父亲,儿子说错了么?”
“我听说,你有个老师,是个老儒生。”
“是。”
“学问,可能是有,但格局,不可能高。”
“是,老儒生自己,也这般说过。”
“为父没有苟活,包括先前将你提前送入王庭,你母亲,为何一遍遍地骂为父老畜生,就是因为为父是在故意地挖我侯府的根。
晓得不?”
李飞摇摇头。
“为了大燕好。”
“儿子懂了。”
其实,道理很好懂;
但,外人很难相信,这个位置,这个层次,这个权柄的人,竟然,还能有这般纯粹的情绪。
“为父要走了,你,还是嫩了点,当然,有你阿姐在,你也能慢慢地成熟起来,终究,会变成一个合格的李家男人,这一点,为父从不怀疑。
但这会很累,百年侯府下来,我李家男儿,一代代的,其实都过得挺累的。
做个富家翁,世袭罔替的,不好么?”
“挺好的,父亲。”李飞说道。
“为父也这般觉得,新君,酷似先皇,而先皇,其实性子,极为薄凉。
当然,为父和无镜是个例外,因为无镜太过厉害,因为为父,手里有着巅峰时的镇北侯府。
所以,
我们仨,
才能并立。
而你,
没这个资格。
可能,那个平西侯,倒是能够像为父和无镜当年与先皇那般,和新君,处好着关系。
你,不行。
所以,为父想着,与其等新君稳定住局面后,他来动手,倒不如,咱自己乖乖地送上去,为父这点面子,还能有点香火情烧一烧,是不是这个理?”
“是。”
“但你听听,你听听那个使团的人说什么,他们为什么来王庭,是为了和王庭结盟,结盟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东征。
可能,现在还不靠谱,荒漠很大,部族很多,短时间内,他们是做不到东征的。
但万一呢?
为父让他们上国书,不是为了保全这李家,而是为父要提醒新君,不要以为灭了王庭,西边,就万事大吉了。
说不得,西边那头狼,已经觉得自己身强力壮,可以尝试过来了呢?
所以,
之前,是出于公心,我李家下去,对大燕,是好的;
现在,也是出于公心,我李家先不下去,对大燕,是好的。
你,
懂了么?”
“懂了。”
“我李家有不少商队,会来往西方,陛下早年,其实也有商队在走,你多听听他们的汇报,也给陛下多上上折子说一说,大家,都要做到心里有数。”
“是,父亲,儿子明白。”
“有不懂的事儿,问你阿姐,你阿姐小时候,性子不好,现在……”
“父亲,儿子和阿姐,毕竟是姐弟,父亲不用担心的。”
“嗯,辛苦我儿了,一直没养在身边,到头来,却又要承起这份担子。”
“父亲说笑了,儿子这也算是一飞冲天了,被人做梦都不敢梦的福气。”
“我儿。”
“父亲,您说。”
“八百多年前,燕侯奉大夏天子令开边,为诸夏御蛮;
后,
燕侯称帝,
我李家,也封侯。
其实,
我李家就是奉燕皇令,御西一切之敌。
接下来,
为父若是所料不差的话,新君会蛰伏个两三年,而后,我大燕将开启一统诸夏的征程。
你,要耐得住寂寞。
就守好这里,
守好这荒漠边缘,
守好了,这就是功绩。”
“儿子晓得。”
“把家里,操持好,爹希望,你能看到,我大燕,一统诸夏的日子。
爹也希望,你能等到,我大燕铁骑真正西出的日子。
爹最希望,
你和你阿姐,能平平安安地过完这一辈子。”
说到这里,
李梁亭忽然掀开身上的被子,
坐起来,
这一举动吓了李飞一跳。
李梁亭眼眶泛红,
用力拍打着床边,
喊道:
“豪儿哥和无镜,为了大燕受了那么多的苦,到头来,只有我一个人,还能死在这病榻上,身边,儿女双全老妻也在旁伺候着。
我福气,为什么这么好?
这么好的福气,
我还有什么脸,下去见豪儿哥?
儿啊,
爹没脸呐,
没脸呐!
凭什么,
爹比他们差在哪里,
凭什么就爹能死在这床上,
凭什么!”
李梁亭又重重地栽倒回床上,
眼睛半眯。
“爹,欠他们的,真的,年轻时,说好的一起不惜一切,到头来,他们做到了,爹,没做到。
儿啊……”
李飞哭了,
他预感到了,
定国 佛婆
下一层的女人们,听到了楼上的叫喊声,也都停下了手头的活计,显然,都预感到了。
“儿啊,记着爹的话,甭管是不是蛮族自西边来了,但凡是从西边来,他来,可以,但他想过这北封郡;
我李家,我李家……李家………”
李梁亭攥紧着李飞的手,想说话,却忽然说不出来,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儿子。
李飞深吸一口气,道:
“得踩着我李家儿郎的尸体过去。”
镇北王笑了,
手,
也松了。
整个人,
彻底平息在了床上。
百年侯府继承人,
大燕镇北王爷,
走了。
——————
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