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548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大周仙吏笔趣-第26章 有朕在,別怕看書-9sytz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妖皇洞府。
李慕盘膝坐在道钟内,不住的摇头叹息。
“三千年,才好不容易诞生了自己的意识,却要为别人而活,不能做真实的自己,可悲啊,可叹……”
“身为一个人……一条尸,连自己的想法都没有,就算是诞生了意识,又有什么用?”
寵妻如命:傅少,隱婚請低調
“这要是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有些尸啊,还不如再躺三千年,以别人的身份活几百年,你说你图什么,躺着多舒服啊……”
……
李慕看似在自言自语,声音却穿透了道钟,响彻在整个妖皇洞府。
妖皇宫门口,盘膝坐着的白帝妖尸,虽然闭着双目,眼角却在不住的抽动,身上的气息也发生了波动。
李慕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丝变化,趁热打铁,看着幻姬,问道:“狐狸,你说,这和夺舍有什么区别?”
幻姬瞪了他一眼,咬牙道:“不要叫我狐狸!”
李慕道:“下次注意……”
幻姬深吸口气,目光望向白帝妖尸,回应李慕道:“当然有区别了,被夺舍的人,还知道抗拒,自己心甘情愿的被人夺舍,我从未见过这么蠢的人……”
“他本来就不是人,是尸。”
“尸也没有这么蠢的尸……”
……
道钟内,众人看着李慕和幻姬一唱一和,都在心中暗叹一声。
他们被白帝妖尸困在钟里,也只能过过嘴瘾,来寻找自我安慰了。
而妖皇宫门口,妖尸听着李慕和幻姬的对话,只觉得心中越来越乱,忍无可忍,直接封闭了听觉。
虽然听不到那对狗男女的声音了,但他的心里,还有两个声音,争执不休。
一个声音道:“你是白帝,你的身体是他的身体,记忆是他的记忆,你就是妖皇白帝!”
另一个声音反驳道:“白帝已经死了,三千年前就已经死了,你不是他,是他把这新记忆强加给你的!”
“你是白帝!”
“你不是白帝!”
……
他的识海中,似乎形成了两个意识,两个意识对于他是谁的问题,争执不休,谁也无法说服谁。
妖尸终于忍不住,怒道:“闭嘴!”
道钟内,李慕扬了扬下巴,问幻姬道:“他在和谁说话?”
幻姬摇了摇头:“不知道。”
随后她看向李慕,问道:“是时候了吗?”
李慕看着开始变得神神叨叨的妖尸,低声道:“再等等……”
幻姬想了想,手中出现了一个玉扳指,她将玉扳指递给李慕,李慕问道:“这是什么?”
幻姬道:“它可以储存法力和灵气,让这里的所有人把法力输送进去,戴上它,可以随时调用其中的法力,我们的机会更大一些。”
李慕没有第一时间伸手去接,狐疑道:“这不会又是你什么阴谋吧?”
攜子追妻王妃請回家
幻姬冷哼一声:“爱戴不戴!”
在她收起此物的前一刻,李慕将之夺过来,说道:“还是戴上吧,戴上保险一些。”
史上最強氪命 月毀星沈
作为一只狐狸,幻姬是狡猾的,李慕虽然叫她蠢狐狸,但她并不蠢。
这个时候,如果她还给李慕设下圈套,就不是一个蠢字可以形容的了。
李慕将扳指传给一名供奉,让他们轮流将体内的法力输送进去,众人对此没有任何异议,他们也知道,这里的所有人能否脱困活命,那一线生机,全在李慕身上。
等待的时候,李慕继续问幻姬道:“还有什么好东西,都一起拿出来吧,现在不拿,可能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幻姬想了想,又拿出一个玉瓶。
李慕问道:“这是什么?”
幻姬道:“瓶中封存了一些天地之力,是在关键时刻,施展道术的。”
李慕身后拿过玉瓶,不满道:“有这东西,你怎么不早说……”
万幻天君还是比他考虑的周到,李慕就没想过,妖皇洞府会没有天地之力,早知道,他也让女皇给他封几瓶带进来,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狼狈。
幻姬冷哼一声,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我和你很熟吗?”
李慕继续问道:“还有什么?”
異世之無愛魔神 魔殿無愛
幻姬显然也有一个壶天空间,她不想和李慕多说话,一股脑的倒出来一堆东西。
李慕眼前一亮,知道机会来了,这居然又是一个小富婆……
他最喜欢这样的富婆了。
李慕看着这些宝物,不停开口。
“还有这么多灵玉,你刚才怎么不拿出来?”
“这串佛珠,是个好宝贝啊,一会儿可能会用上……”
“这丹药,药香浓郁,用来恢复法力肯定很不错,我先拿着……”
……
幻姬果然是一个妖二代,一堆宝物,看得李慕眼花缭乱。
李慕最终看向一根白色的,毛茸茸的东西,问道:“这又是什么?”
幻姬拿起那物,手腕一抖,原本松软的尾巴,立刻变得坚硬笔直,像是一把锋利的剑,其上的灵力流动,甚至不逊于李慕的青玄剑。
这显然是一件顶级法宝。
这时,幻姬才淡淡道:“玄狐之尾,是我族的宝物,对你没什么用。”
李慕从她手中将这玄狐之尾夺过来,说道“先拿着吧,万一我的兵器有损,也有个代替的……”
眼下她们有共同的敌人,幻姬也并未多想,只是道:“我的已经全部拿出来了,你的呢?”
李慕看了她一眼,说道:“小姐,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有一个第七境的好爹吗,我的东西,早在消灭那些妖尸的时候,就已经用完了,要不然我怎么会找你要,我可不是那种不要脸的人……”
储存法力的扳指,在众人手中转了一圈之后,再次回到了李慕手里。
在场众人,无论是六宗长老,还是魔道弟子,都心甘情愿的将剩余的大部分法力输送进去。
李慕还在等待时机,继续和幻姬一唱一和。
“可悲啊,可叹……”
“这样的尸生,还有什么意义……”
“还不如继续当一具没有感情的尸体……”
接下来,李慕看到了白帝妖尸身上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
他不再回应李慕和幻姬,盘坐在妖皇宫门口,开始频繁的自言自语,像是精神分裂一般,身上的尸气,也时稳时乱,气息忽高忽低……
某一刻,在此尸的气息再次萎靡时,李慕看向幻姬,说道:“是时候了……”
幻姬轻咬下唇,深吸口气后,目光逐渐坚定,一道虚影,从她身体里面飘出,进入了李慕的身体。
李慕悄无声息的站起身,走出道钟。
道钟内,所有人的视线,都在他的身上。
白帝妖尸依然在妖皇宫门口打坐。
青玄剑在剑诀操控下,青光大盛,刺向妖尸头颅。
妖尸眼睛猛然睁开,目中血光一闪而逝,他双手向前伸出,用手掌夹着剑身,青玄剑便不能再前进一寸。
瞬息后,他的身体,从原地消失。
与此同时,李慕身后,一道黑影凭空浮现。
他十指如电,黑色的指甲,刺破空气,插向李慕的脖子。
便在这时,李慕的身上,忽然爆发出一阵刺目的金光。
嗤……
宛如冷水浇上滚烫的石头,在被金光照射到之后,妖尸比法宝还坚硬的身体,立刻出现了灼伤,妖尸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想要瞬移离开,却发现,这里的空间,似乎也被金光影响,让他根本不能瞬移。
他的身体疾速后退,试图逃离这金光。
眼见以幻姬法力催动心经有效,李慕又怎么能让他如愿。
妖尸疯狂后退,李慕如影随形,使其始终暴露在金光之下。
妖尸距离李慕极近,身体之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灼伤溃烂,他伸出双手,双手指甲脱离飞出,刺向李慕,李慕使用青玄格挡,身形一滞,这短暂的功夫,妖尸已经远离。
这佛光虽然厉害,但衰减也很快,离开李慕数十丈,金光便已经不能对妖尸产生任何影响了。
但它想要近前攻击李慕,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妖尸躲在殿前雕像的阴影中,被金光照不到的地方,嘶吼一声,忽而从妖皇宫,飞出一物。
李慕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那似乎是一套铠甲。
那套铠甲飞出之后,便自行拆解开来,分成头甲,胸甲,臂甲,腿甲等,自动的贴合在了此尸的身上,并且开始蠕动,铠甲各部分的缝隙处,立刻便融合在一起。
如此一来,白帝妖尸的身体,便被彻底的覆盖在了铠甲之下。
不仅如此,他的手上,还多了一把巨剑兵器。
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向李慕冲来,而是手握巨剑,对着前方,猛地斩下。
在他斩下这一剑的瞬间,他的背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虚影。
这虚影身高数十丈,同样身披铠甲,手握百丈巨剑,向李慕斩下。
下一瞬,李慕就察觉到,他被一道强大的气息锁定,似乎不管他怎么躲避,这一剑,都会落在他的头上。
这显然是妖尸根据白帝记忆,施展出来的神通。
他可以躲在道钟里,避开这一剑,但他之所以离开道钟,就是为了战胜此尸,为此,已经将钟内之人和幻姬一起榨干,现在回去,所有人就只有静静的坐在钟内等死了。
他一只手捏碎储存天地之力的玉瓶,另一只手捏了个法决,嘴唇颤动,两条黑白双鱼浮现在头顶,形成一张巨大的太极图。
太极图形成的后一刻,巨剑落下。
剑尖落在太极图上,便被直接吞噬,随后是剑身,剑柄。
巨剑被太极图吞噬,身穿铠甲的虚影也随之消失。
鄉村土地爺
天地之力有限,李慕没有浪费时间,手上法决再变,青玄剑一化二,二化四,瞬间化成万千剑影,向白帝妖尸齐发而去。
一道道剑影撞在铠甲之上,白帝妖尸不断后退,那铠甲也逐渐出现裂纹,又承受了不知多少道剑光后,直接崩溃,无数道剑光,斩在了他的本体上。
妖尸身体上,出现了细密的伤口,有的深可见骨,但却没有血液流出,一道道灰气从他的伤口中涌出,覆盖全身,在灰气的滋养下,慢慢的蠕动愈合。
斩妖护身咒的最后一式,威力虽然极大,以李慕现在的境界施展,就算不能直接斩杀第六境元神,也能对其产生致命的伤害,可惜的是,白帝妖尸,是尸体成精,意识藏于肉身,没有元神……
李慕再次掐诀,默声道:“乾坤无极,风雷受命;龙战于野,十方俱灭,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
白帝妖尸头顶,雷云积聚,身体周围,也刮起了青色的罡风,罡风吹过,他肉体上刚刚愈合的伤口,再次皮开肉绽,与此同时,他头顶的雷云中,也有无数道密密麻麻的雷霆劈下。
最后,这雷云更是直接降下,将妖尸彻底包裹,雷云中,紫色的雷霆游移不停,轰隆隆的声音,听的人头皮发麻。
玉瓶中储存的天地之力,只能让李慕施展这三式道法。
余下的那些天地之力,倘若被逼到绝境,拼着再次重伤的风险,李慕也不得不用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雷云,那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不知过了多久,雷云终于散去。
笨羊降狼記 梨花煙雨
妖尸站在原地,如同被凌迟一般,身上密密麻麻都是伤口,到处都是雷劈之后的焦黑痕迹,身上的尸气,也已经近乎不存在了。
可他身上的伤口,还是在不停的蠕动,愈合,气息也在一点点的攀升。
妖尸发出一声长啸,猛地吸了口气,啸声之后,从妖皇宫四周,那些墓碑之下,涌出无数的尸气,尽数涌进他的身体。
只是瞬息,他身上的所有伤口,便彻底愈合,气息也再次达到了一个巅峰。
道钟之内,众人面露绝望之色。
第九境的强者,难道真的如此强大,仅仅是他死后的尸体,他们也无法战胜……
恢复到巅峰的妖尸,用血红的眼睛盯着李慕,森然道:“我感觉到了,本皇的那一页天书,在你身上,贪婪的人类,本皇会第一个杀你……”
他盯着李慕,正要踏出一步,身体忽然顿住。
这一刻,他忽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末日即将来临。
这是一种预感。
对于他这种境界的强者来说,预感,很大程度上,代表着预知。
大神主系統
这种感觉的来源,来自于那名人类。
很显然,如果他继续对那人类出手,便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
妖尸掐指一算,心中的预感更加强烈。
这种大难临头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后退一步。
这时,他的身体中,一个声音大叫道:“你难道怕了吗,赶快杀了他,吞了他的魂魄血肉,这是他盗取天书,侵犯妖皇威严的代价!”
守護甜心之幻千蹀雪 冰血液
这时,又有另一个声音沉声道:“你就是你,不是白帝,也不是任何人,遵从你的本心,不要成为别人的傀儡……”
“杀了他!”
“做自己!”
“杀了他!”
“做自己!”
……
两道声音,同时在他的脑海中回荡,白帝妖尸捂着脑袋,大叫道:“住嘴,都住嘴……”
看着白帝妖尸抱着头,又开始了自言自语,身上的气息忽高忽低,李慕悄悄撤了手势。
这本来是他准备的底牌,现在看来,不一定能用上了。
李慕平静的看着正在挣扎的妖尸,很显然,此刻它的体内,至少有两个意识,在争夺身体的主权,通常情况下,这是遇到心魔的正常表现。
有一部分的心魔,会在脑海中,产生第二个,或者更多个意识,也就是人格分裂。
本体的性格,取决于哪一个意识控制身体。
倘若被邪恶的意识控制,修行者大多会沦为杀戮机器,被其他的心魔控制,性格也会大变。
对于这妖尸来说,如果坚持他是白帝的意识胜利了,那么从此以后,他就是白帝。
如果是另一个意识胜利了,以后,他就是一只普通的妖尸,虽然没有了白帝的记忆和能力,但它会有自己的尸生,这个世界的一切,对它来说,都将是新奇的。
李慕看着痛苦的妖尸,大声道:“你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难道你不想用自己的眼睛,去探索这个世界的一切?”
“白帝只是一个三千年前的老古董,这个世界,已经不是他所知道的世界了!”
“做自己,还是做别人,你到底选择哪一个?”
……
在法力的加持下,他的声音,不停的在洞府中回荡,妖尸抱着头,口中低吼道:“我是白帝,我不是白帝,我是白帝,不,我不是白帝,船,船已经不是那艘船了,我不是白帝,该死的,从我的身体滚出去,滚出去!”
他仰天大吼一声,身上的尸气猛然爆发,一个光团,被他生生的从体内逼了出去。
光团离体之后,妖尸忽然安静下来。
擋我者死
他的眼中浮现出迷茫,喃喃道:“我,我是谁……”
很快的,那一丝迷茫便逐渐退去,他不再有白帝的记忆,看着李慕,脑海中只是浮现出那万道剑影,以及让他痛苦不堪的风雷。
此刻,这人类身上所散发出的金光,也让他不安和厌恶。
妖尸抬头望向天空,忽然飞身而起,撕开空间,露出了另一片湛蓝的天空。
他跃出空间缝隙,那缝隙很快便愈合,妖皇洞府内,一片安静。
壶天洞府,出去容易,想要进来凭他自己,便无法做到了。
“跑了?”
“那妖尸离开了?”
“我们安全了!”
……
道钟之内,众人欢呼雀跃时,李慕不露痕迹的将那道光团收起,随后收了道钟,将幻姬元神逼出身体。
幻姬元神回体,目光盯着李慕,咬牙道:“是你拿了天书?”
李慕挥了挥手,说道:“别听那家伙瞎说,我是第一个走的,怎么可能是我拿的?”
幻姬咬牙看着他,沉声道:“把我那些宝物还给我?”
李慕看着她,疑惑道:“宝物,什么宝物?”
幻姬愣了一下,目光望向李慕手上的扳指。
白光一闪,李慕手上的扳指消失。
幻姬抬头看着李慕,认真说道:“虽然我不是人,但你也不是。”
李慕脸不红心不跳,他始终没有忘记,幻姬是他的敌人。
和自己的敌人,没有什么客气的。
更何况,如果不是他,幻姬已经死了至少两次了,她还上了他的身体,占了他的便宜,从她身上收点好处,也是应该的。
看着幻姬鄙视的眼神,李慕道:“我救了你,两次,你们天狐一族,就是这么对待恩人的吗?”
“好。”幻姬像是想通了什么,说道:“那些东西我不要了,就当是你救我的报酬,从此以后,我不欠你任何恩情。”
李慕看着她,摇头道:“堂堂天君之女,你的性命,难道就值那点东西,说什么两不相欠,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幻姬愤怒道:“我……”
李慕道:“你什么你,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反正我也不求着你报恩,说什么天狐一族有恩必报,也不过如此嘛……”
幻姬面色涨红,胸口起伏不止,片刻后,她伸出双手,两柄短剑出现在手中,咬牙道:“我先杀了你,然后自杀,我们一死泯恩仇……”
李慕大步走到众人面前,说道:“现在妖皇洞府已经无主,大家一起施法,离开这里。”
妖国,某处山峰之上。
空间一阵波动,数十道身影,凭空出现。
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感受到周围草木动物的生机,众人脸上露出劫后余生的表情,他们从未觉得,拥有花草树木的世界,是这么的美好。
那个死寂的空间,给他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那妖尸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远处的天边,忽然划过一道流光。
一位中年男子,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男子身上,没有任何法力波动,看上去像是一个凡人。
但凡人是不可能瞬息跨越这么远的距离,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修为,超出在场众人太多太多。
幻姬看到那中年男子,飞扑到他的怀里,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李慕面色一变,这男子身上的气息,他很熟悉。
崔明被万幻天君分身附身的时候,身上就是这种气息。
毫无疑问,眼前之人,就是幻姬的父亲,魔道幻宗和魅宗的掌控者,前幻宗大长老,万幻天君。
如果知道此人在附近,他刚才就对幻姬好一些了,可惜,一切都为时已晚。
中年男子心疼的看着幻姬,问道:“乖女儿,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幻姬抹了抹眼泪,伸手指向李慕。
这一刻,李慕察觉到,他被一道无比强大的气息锁定。
一股凉意,从尾椎直冲后脑,他的身体和思维,在这一刻,似乎被冻住了一般,不仅身体无法行动,就连思维都停止了运转。
这是李慕第一次真正体会到第七境的强大,虽然他和女皇天天都在一起,但他却从未见过女皇展露全部的实力。
这是李慕遇到的,最凶险的瞬间。
这一刻,他的生死,完全被别人操控。
不过,这种任人宰割的感觉,只维持了一瞬。
下一瞬,李慕就恢复了对身体和意识的控制。
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幻世換世
看着面前那道深入灵魂的身影,闻到熟悉的香气,李慕感动的有些想哭,脱口道:“陛下……”
周妩目光柔和的看着他,轻声道:“有朕在,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