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t7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笔趣-第131章:佛子大人,請留步(09)分享-ecq78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你呢,在屋里发现什么了吗?”
唐果想明白邪修的事情后便不再往深处思考,邪修上不了台面,自古圈内飞升的有道修、剑修、医修、鬼修,还有魔修等等,虽然后两种修士飞升的数量少,但总归还是有的,不像邪修,数千年都没一个能飞升。
情深難壽
邪修这个流派也就修为提升快,但手段残忍,没有底线,为天道不容,即使离飞升只有一步之遥,也会被天道拼尽全力给轰到灰飞烟灭。
她如今已成鬼神之身,根本不惧邪修,遇上了就打,重新教他们做人。
没什么可担心的。
……
她的问题显然让玄尘心情变得很差,因为对方的表情肉眼可见的冷下来。
“屋内有什么很厉害的东西吗?”唐果好奇地问道。
常清也流露出诧异的神色,他还从没见过小师叔这么生气的模样。
玄尘的气息很沉,眼中有毫不掩饰地杀意:“化煞阵法,里面还养了一只小鬼。”
唐果嘴角的笑意淡去,原本前倾的身体彻底坐直,冷声道:“养小鬼的容器是什么?”
“一个酒坛,被徐家供奉在正屋的供台上,徐茂生和那童子的牌位放在两侧。”玄尘握住了手中的佛珠,声音如同结了冰,“徐茂生的魂体一直在归元河,死后待在水里,停灵的时候也没能回来,所以反而没被那小鬼吸收,至于徐毛毛……”
唐果回头看向之前那缕从正屋飘出来的阴气,已经和毛毛的身体相连。
无上神国
玄尘徐徐道:“徐毛毛的魂体一直都在元齐村,徘徊在这附近,那小鬼没有直接吞噬他,但两只鬼摆在一起早已经产生联系,徐家供奉的小鬼下意识地在蚕食徐毛毛的魂体。”
常清诧异道:“徐家怎么会供奉小鬼?那小鬼哪儿来的?”
唐果偏头看向周大娘子,神色捉摸不定,最后低声道:“这事得问清楚,我怀疑毛毛的死,可能也和那小鬼又关系。”
玄尘双手合十,低声念了句“阿弥陀佛”:“但愿无关。”
否则,那被供奉的小鬼便无意造下了杀孽,即使送到地府也会受刑。
唐果又问道:“屋里那两个人呢?什么情况?”
“皆是受化煞阵法影响,这家人的生气全部供给化煞阵,所以身体每况愈下。”
唐果指尖点着膝盖,沉吟道:“是有人想把那小鬼养成地煞?”
“应该是。”玄尘颔首。
唐果:“看徐家这情况,估计要不了一个月,全家都要死绝了。”
玄尘望向厨房门所在之处,但是厨房已经被鬼蜮包括,根本辨不清外物。
钻石王老五的爱情
“徐家绝户之际,地煞将成。”他悲悯地说道。
唐果忧心的不是一只地煞:“也不知道这村子是只有这一家如此,还是家家户户如此……”
如果是后者,这里的情况已经不是不容乐观可以形容的了。
一旦村子里所有的地煞养成,操纵这支地煞力量的修士绝对会给方圆千里造成毁灭性伤害。
……
见周大娘子他们母子三人叙得差不多,唐果起身朝着他们走去,玄尘犹豫了两秒紧跟其后。
常清看着玄尘的背影,小脸忽然皱起,他觉得自家小师叔有点……奇怪。
以前小师叔不管遇到谁都是从容镇定的,似乎这世上并无外物能让他动容,可是如今的小师叔在鬼王大人面前,总感觉……别别扭扭,明明想靠过去,但是又偏偏犹豫,克制地拉开距离,但眼神还时不时地往人家身上瞟。
……
玄尘不知道常清在瞎想些什么,跟着唐果走到徐家母子身边,听着唐果对徐家母子的问话。
唐果先是看了徐茂生一眼,他的神魂动荡,应该是受到了极大地冲击,此刻隐隐有化作厉鬼的征兆。见状,她指尖弹了蛟铃一下,蛟铃无声的晃动,但是徐茂生却突然抱住脑袋倒栽在地上,然后打起了滚儿。
周大娘子慌张地想去扶徐茂生,但被常清按住肩膀,小声地解释道:“周大娘不必担心,唐姐姐只是见徐公子神魂不稳,有化作厉鬼的征兆,所以才出手遏制的。若是徐公子化作厉鬼,便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其他人,到时候徐公子身上沾染孽力再逃脱,遇上修道之人,他们会直接打散徐公子的魂魄……”
周大娘子吓得不敢再动,借着常清的力道慢慢站起身体,虚虚摸了摸毛毛的脑袋,只感觉掌心一片沁凉。
毛毛什么都不懂,乖巧地拽着周大娘子的衣摆,斜倚在她腿边有些害怕地看着面目扭曲的哥哥。
“娘亲,哥哥疼……”
周大娘子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蹲下身道:“毛毛不怕,哥哥一会儿就好了,一会儿毛毛给哥哥呼呼好不好?”
毛毛点了点头,攥紧了袖子说道:“好。”
……
玄尘只是扫了徐茂生一眼,便不再理会对方的狼狈,他停在周大娘子身边,微微躬身道:“周施主,贫僧可否询问你一些事情?”
周大娘子连忙点头:“大师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吧,我知道的一定回答。”
“敢问施主家中供奉的小鬼是从何处请来的?”玄尘直奔主题。
周大娘子大概是早就想到他会问这个,镇定地答道:“那是我们家请鲁道长帮忙请来的。”
重生之逆转人生
玄尘不知道鲁道长是哪个,只看着唐果的目光望了过来,听见他们对话后稍稍颔首,便意会了对方的意思,继续问了下去。
玄尘:“你们可知道这请来的是小鬼?”
周大娘点头:“这个鲁道长之前告诉过我们,他还帮我们家重新排布了一下风水,说是能转运。”
血色塔羅 夢幻星夢
玄尘:“……”
漢魏文魁
唐果与玄尘对视了一眼,最终无奈地摇了摇头。
无知害人啊!
转运阵法其实一直有,但多是利用地势地形,像是靠在龙穴附近,倒是可以利用转运阵借一些气运,但是在这种贫瘠的地方转运,多半是要付出相应代价的,有些邪门歪道可能会以户主的寿元,或是家族的子嗣绵息为代价……但这些户主却是不知道的,自以为弄个阵法就能转运。
……
周大娘子看着玄尘和唐果一言难尽的神色,立刻意识到不对,她虽然是个妇道人家,但是家中长子读书,她娘家也是镇上开粮铺的,所以还算有些见识,不是真的愚昧。
“敢问大师,可是这请来的小鬼有什么不妥?”
玄尘抿唇静默了两秒,还是如实说道:“贫僧并不认识那位道长,但是刚刚贫僧去屋内看过一圈,贵宅并没有什么转运阵,反而是排布了一个化煞阵。”
百诡夜行 失落主机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 慕韶七
“化煞阵?”周大娘子脸色惨白,往后退了两步,瞳孔紧缩,处于震惊状态,“那是什么东西?”
唐果见玄尘依旧文绉绉地,便插话直言道:“化煞阵就是养地煞的阵法,抽取你们家每个人的生气,供养给你们请回来的小鬼,将他养成地煞,变得更加厉害。但是你的家人,包括你身体会变得越来越差,在地煞成型之时,也是你们一家人死光之际。”
周大娘子跌坐在地上,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常清目瞪口呆地看着唐果,忍不住谴责道:“唐姐姐,你怎么能说得那么直白?她只是个寻常人怎么受得了?”
唐果翻了个白眼,但她眼上还绑着缎带,谁也看不到。
于是,她小声嘀咕道:“为何就受不得?他们自己将小鬼请回来的,自然是知道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膳。”
快穿之炮灰成神錄
常清哑口无言,但是寻常人多蒙昧,就算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代价,也多是怀有侥幸心理。
就连修士亦是如此,又何况是寻常人呢。
……
玄尘并未谴责唐果过于直白的解释,反正她说得也没错,而且敢养小鬼,怎么就不敢承担结果了。
周大娘子立刻跪下,祈求道:“二位大师,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我们家吧。”
唐果侧身让了一步,周大娘子刚好跪在了玄尘面前。
玄尘不为所动,继续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将小鬼请回来的?”
“一个多月前。”
玄尘:“为什么要请小鬼?就为了转运?”
周大娘子摇头:“不是,我们也是没办法啊,李家那鬼神那段时间闹得特别厉害,李家还横死了好几个人,村里也有几人死状诡异,所以家家户户都害怕,连门都不敢出。李家人将鲁道长请来后,村里不少人家都想请鲁道长镇宅,都想睡个安稳觉,不然谁知道什么时候睡下,第二天人就是在李家门口了……”
無限腹黑
唐果撤下眼前的缎带,叹了口气道:“所以,根源还是在李家了。”
“嗯,他们应该知道那个姓鲁的道长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玄尘肯定地点了点头。
周大娘子听着二人话,心底恨恨地骂李家一群丧心病狂的狗贼,但是又害怕屋里最后两个命根子也没了,当即叩首道:“大师,求求你们了,救救我们家吧,我家毛毛爹因为茂生淹死后便病倒了,茂生刚送走没多久,毛毛又从树上摔下来直接去了,他更是因此一病不起,现在进气多出气少,眼看着命不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