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劍卒過河-第962章 消息【爲盟主書友20200829070324447加更】分享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毛真人在外面等着他,欣慰中带着一丝感伤,
“看来,有些东西不用我再提醒你了,这很好!”
娄小乙苦笑,“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前辈,我看您……”
毛真人淡然,“在摇影,我已经陪了你们近百年,宇宙是什么样子,都有些忘记了!
现在的摇影已经不缺元婴,所以老头子来和你告个假,要去宇宙走一趟,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摇影交給你们我很放心,比我们做的好!”
娄小乙很敏锐,“前辈,是不是易真君他们……”
毛真人不以为意,“这是老一辈的事,于你们无干!我们有我们的历史,你们有你们的责任,不要纠缠在一起,对谁都不好!
修真中事,没有对错,一入漩涡,身不由己!
这不是假清高!我们的问题,你帮不了我们!摇影的未来,我们也帮不了你!
各人去做各人该做的事,这就是修行!”
娄小乙深深一揖,这些事,他真的帮不了!
……毛真人走了,甚至没说要去哪里?娄小乙来到摇影的剑运堂,运灯点点中,曾经最亮的几盏已经熄灭,那是易真君和摇影其他几位元婴真人的!
他很感慨,易真君于他不过数面之缘,把摇影托付于他之后就再也没见,这份决绝让人叹息,不提实力,单只这份心境,就是真剑修!
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有任何的心理波动,有些东西,记住就好,这里是修真界,不是能玩冲冠一怒的地方,最起码,他现在还玩不起!
不仅他不能玩,就连手底下这群剑修也不能玩!你往前一跳,下面早有坑在等着你呢!
摇影,仍然在积蓄力量中!
元婴中有几个他很看好的角色,邹反,丛戎等几个在百年磨砺后已经开始踏出了独属于自己的那一步,既不是摇影的,也不是他娄小乙的,而是在结合自身条件下的独辟蹊径,这也正是娄小乙对他们的希望!
建立一个足够全面的体系,单靠一个人不行,哪怕是他!
在摇影盘桓了年许,毫无藏私的和剑修们探讨剑术的真谛,在教授他人的同时,也提高自己!
这就是娄小乙的方式,也是每一个建立自己体系的创始者都必须经历的过程。独木不成林,一个人的思想毕竟有限,众人拾柴火焰高,让他欣慰的是,摇影现在的修行氛围!
这里没有师徒,只有兄弟,每个人都能畅怀无忌的表达自己的思想,在娄小乙的核心理念下,互相补充,各种天马行空,一个体系慢慢成型,现在还是棵小树苗,但未来就一定会长成参天大树!
只有在一个道统的初期,才会出现这样的剑术氛围,几个,一些知交好友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真的等摇影完全成-熟了,内部规矩开始向严格的门派体系转变,这样的氛围会慢慢消失!
这个过程无法避免,创造力被稳定替代!上下尊卑,年纪辈份,等等,就像宇宙初成,各种改天换地后就是永恒的不变,你不能说哪个好哪个不好,就像你永远不能拿年少时的轻狂和年长后的稳重来相比,这是一个过程,每个阶段都必须经历,他很高兴,自己有幸领导着这么一个过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乙祖?娄小乙呵呵傻笑着!
……一年后,他出现在了太玄中黄的土地上,他是来找青玄的,经历了很多,他们当初那一张脸的几个人的关系已经传扬在外,有巧合也有谋算,拉着鼻涕虫和兔裂唇,这个小圈子就显得很自然,谁也不会知道他们两个在其中才有真正唇齿相依的关系。
知事道人恭敬的把他引进太玄山门,在这些金丹道人的眼中,他们已经是声名传于外的传奇人物,在庞大的修真体修中也勉强可以算作是小祖宗的地位,不敢轻慢。
“全素师叔有恙在身,不能亲迎,还望单师叔海涵!”知事道人告罪道。
娄小乙一摆手,“你无需为他遮掩,他这样的境界还能微恙了?是被人揍了吧?真正丢人!不过没关系,有老子在,定会替他找回场子!”
攻受天下 离尘乱
道人就尴尬的笑,这话放在其他任何一个人说,他都会心生不满,唯独当初那四个人,有交情有实力,这些恶心话他就只能当作朋友之间的互相关心!
青玄的洞府在一座独立的山峰,环境优雅,景致迷人,娄小乙就撇撇嘴,三清道人都这德行,其它什么都可以将就,唯独洞府环境不会敷衍!
“全素,死了没有?老子給你带了口棺材,保证你喜欢!”
知事道人静静的离开,苦笑不已,但心中是羡慕的,修到元婴还能有这样的朋友,是很难得的,虽然有些粗鄙!
误惹无良鬼丈夫 白离
洞府内只传来‘哼’的一声,却没有拒绝欢迎,这符合青玄一贯的处事态度,实话实说,他现在这个样子的状态,最不希望见到的就是某个幸灾乐祸的家伙。
娄小乙一头闯进洞府,如他所想,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布置精巧,雅趣自然,炉鼎梵香,飘渺如烟,必须承认,这才是修士待的地方,相比之下,娄小乙的洞府就是猪圈!
青玄挺直身体,在正中的道榻上盘坐养神,脸色正常,气息平静,双目神光湛然,只静静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娄小乙就皱了皱眉,“别装了!大家几百年的交情,谁还不知道谁?再装象,信不信我一剑把你宰了,也算了却和你三清的恩怨?”
青玄怒气一冲,又压了回去,在这家伙面前,有些东西实在是瞒不住的,
娄小乙自来熟的在房间内一转,从隐蔽处摸出一壶酒,給自己倒上,他很好奇,
“我说牛鼻子,不应该啊!你这身本事就算是在宇宙中和人争胜,也不至于落到这步田地?你们三清我还不清楚?打不过就跑,跑不过就怂,怂不过再下阴手……”
中美大决战 浪飞天
奸臣有道
星空下你我不曾相识
青玄实在是受不了他的聒噪,“冰糖葫芦!你少在那里阴阳怪气的!我辈修真,胜败乃修家常事,有什么不好说的?
前几年偶遇鼻涕虫,他还说起过你在星海核心被和尚揍的和死狗一样,我就不会跑去说风凉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