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樓乙 起點-第三千一百八十五章 直接點破讀書

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楼乙
楼乙看着眼前众人义愤填膺的样子,转头用眼神制止了有些冲动的火云烈,然后目光朝向对方一脉的人,开口说道,“这里你们谁能做主?”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楼乙的话令他们全都愣住了,他问这里谁能做主,目的为何自然不言而喻,若是让老祖宗亲自出来,那么事情便会直接摆在牌面上,可是现在时机不到,如果在这个时候摊牌的话,那么值钱的所有准备都将付诸东流。
若是他们之中随便一个人出来顶包,在场的除了少宫主火云烈之外,还有火云宫的大长老火临渊坐镇,这两个无论是谁他们都应承不了。
于是他们在互相交换了眼神值周,梗着脖子叫嚷道,“我们都可以做主!”
“没错,我们都可以!”周围还有应承的火云宫修士。
事情闹成这样,其实已经足以惊动火云宫上层了,火临渊也亲自来到了此地,不待他开口讲话,一道身影也飘然而至,正是之前对楼乙露出过敌意的那位老者。
他抢先开口问道,“大长老打算做什么?难道是要持强凌弱我的后辈子孙不成?”
火临渊看着对方,见他话中有话,而且看其神色竟然隐隐带着敌视的目光,于是疑惑道,“翎侄你这是什么话?我也是看到有骚乱,才下来看看的……”
对面的老者冷哼一声不予置评,反而将目光看向楼乙,指着他说道,“这位少宫主的朋友,说要为我火云宫修阵,可是大家伙眼明心亮,他这是在修阵?分明是在侮辱我火云宫的历代宫主!”
“火鸿翎曾伯祖,您这话可说的太重了,我朋友辛苦这么久,一切都是为了火云宫,这一点我可以作证!”火云烈不服气的开口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火云烈的父亲火烽焯也带着人马赶到了,气氛在瞬间变得紧张起来,就在三方剑拔弩张的对峙,一直没有开口解释的楼乙,突然抬手打了一个响指。
只听嗡得一声,一道光柱冲空而起,随后便是一声接着一声,一道接着一道的光柱冲天而起,整个大殿的广场就像是突然陷入到了能量的海洋之中那样,四周充斥着天地元气,无数符文之光穿梭其中。
鬼嫁传说
当初被钉进了雕像四周的胚柱顶端,一道道奇异的符文浮现而出,并形成一个个半圆形的弧罩,弧罩之上有着一个如同葫芦嘴一样的口,不断将符文之力向着它们拱卫的雕像注入进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所有雕像仿若活过来了一般,它们个个如同火焰巨人,用身躯撑起了一道金红色的奇特光罩,光罩形成的瞬间,便开始不断向外扩散,同时也接替了那些用自身之力抗衡无天阴陀的火云宫修士。
巨大的光罩不断向着四周扩散,覆盖住了整个大殿的广场,众人惊骇不已,纷纷看向楼乙,就连火鸿翎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就在这个时候,楼乙却开口对其说道,“前辈我想同您谈谈!”
楼乙一开口众人皆是一愣,火鸿翎脸色变了数变,开口问道,“我与你有何好谈的!”
Boss太嚣张:老公,结婚吧
楼乙指着对方身后的雕塑,对其说道,“就算为了它吧!”
此言一出火鸿翎浑身一震,楼乙这算是一语双关,指的是雕塑,实际上却是指的他们这一脉的人,因为此刻十余座雕像皆闪耀着金红之光,宛若天神下凡一般,独独其身后这座雕像,在十三根胚柱的映衬之下,却显得那么的晦暗。
火鸿翎又如何看不出楼乙这么做的深意,默默的叹了口气,对楼乙说道,“好吧,就让老夫听听你要谈些什么吧!”
学园默示录同人 涉狼
火云烈想要开口,被楼乙用眼神制止,火烽焯跟火临渊则是大眼瞪小眼一脸的茫然,楼乙转头对他们说道,“两位前辈,每根胚柱之上盘膝坐一人,至于应该怎么去做,我想就不用晚辈提醒了吧!”
火烽焯跟火临渊立刻安排下去,当他们安排的人坐与胚柱的顶端之时,那弧罩上的嘴便立刻亮了起来,修士一边感受到源源不绝的天地元气涌入身体,一边赶紧将自身的力量融入进这充斥四周的符文之中。
一瞬间大阵的范围再度被放大,开始笼罩向了之前被无天阴陀摧毁的区域,正在交战的双方,看着阵法逐渐扩散,那些黑衣人不敢大意,连忙开始选择后撤。
很快左慈正便叫人前来测试,结果无天阴陀的力量根本轰不破这金红色的光罩,同时派人测试强度的黑衣人,竟没有一人能活着从里面走出来。
更为奇特的是,这火罩正在逐渐发生改变,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巨大荷花,而花蕊便是如今的大殿广场。
此时火鸿翎带着楼乙来到了一处相对安静的地方,他开门见山的问道,“你都知道了吧?难道就没想过我会杀人灭口吗?”
说着身上的杀意瞬间释放出来,一股惊人的火之力,向着楼乙聚拢而来,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红之光一闪,无忌出现在了楼乙的左肩头,太阳精火之力释放出来,警告意味十足。
火鸿翎一双眼瞳顿时瞪得滚圆,他精通火之道,自然明白眼前这个生灵存在的价值,他难以置信的望着楼乙,楼乙却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您是我朋友的家人,我不希望你们走上一条不归路!”
“家人?!!哼!说的真是好听!”火鸿翎的言语之中充斥着怨毒之气,这一刻的他恐怕才是他真正的样子。
楼乙看着对方继续说道,“前辈真的认为那群黑衣人能够给你想要的一切?”
火鸿翎听到此话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至少有希望……”
楼乙却摇了摇头反驳道,“在我看来您的这个决定,恰恰是堵上了您这一脉的未来,也更不可能会有希望的!”
饒雪漫
茴 笙
此言一出火鸿翎周身的气息登时暴涨,四周火气弥漫仿佛就要爆炸开来,很明显火鸿翎很不喜欢楼乙质疑自己,就像是楼乙的话触动了他的逆鳞一样,然而楼乙却仍一脸平静的看着他,开口说道,“就让晚辈来好好为您分析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