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4y9k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 愛下-第一五八四章 老父親一般的提攜熱推-srw00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燕北,上午十点左右,一直等待的秦禹终于等到了接见电话,带着察猛立即赶往了军部总政大楼。
一路无话。
中午11点半左右,秦禹通过安全检查,来到了政务大楼顶层。
“这边请,秦师长。”顾泰安的警卫军官领着秦禹,在走廊内转了几个弯后,来到了一间会客室门口,敲门走了进去。
“司令,秦师长到了。”
会客室内只有俩人,一位自然是顾泰安,另外一位是一名四十六七岁的中年,秃顶,穿着西装,戴着眼镜,看着很有派头。
“呵呵,小秦来了,来来,过来坐!”顾泰安笑吟吟的坐在餐桌首位招呼了一声。
“司令好!”秦禹立即走了过去,而警卫军官则是悄无声息的离开,关上了门。
四神封灵王
“好,挺好。”顾泰安看着秦禹点了点头,随即冲着那名中年说道:“老庞,你还没见过他吧?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新川府王,哈哈,第一独立师师长秦禹!”
“如雷贯耳啊,呵呵!”叫老彭的中年笑着站起了身。
“小禹,这是燕北大学校长,燕北研究院院长,庞青云!”顾泰安轻声介绍道。
“您好啊,庞校长!”秦禹立马走过去,伸出了两只手掌。
庞青云伸手跟秦禹握了握,扭头看着顾泰安说道:“司令,他可比我想的年轻多了啊!”
狂少猎宠:嚣张迷糊妻
“时代决定成就,这一代的年轻人是大浪淘沙,最终能出来的,全是精英,前途不可限量啊。”顾泰安声音爽朗,笑吟吟的看着二人说道:“坐吧!”
二人闻声落座,秦禹很自觉的坐在了伺候局的位置上,替顾泰安和庞青云补酒。
兽性狰狞 千倌
“滕胖子今天早上给我打了个电话,无意中提到了,说你在川府闹的动静不小啊。”顾泰安吃着很清淡的菜,闲聊式的说道:“怎么样?各项事情推进的还顺利吗?”
妖物謠
“有一些阻力,内部外部的都有,但这些都尚能克服。”秦禹像是汇报工作一样回道:“只不过基础问题,却是很难解决。”
“川府基础是差了一些。”顾泰安点头。
“是,部队这边问题不大,但政务民生的管理上却是寸步难行。”秦禹知道这个时候不张嘴,那就是傻子:“首先人的问题,我们就没办法自己解决,组建政务部门,司法部门,都需要专业人才,但川府本土没有院校和培养机构,基层人员可用的太少了,所以我这回来燕北,还请司令指点指点……!”
“哈哈!”顾泰安一笑,看着庞青云说道:“这小子,你给他个话头,他就能跟你张的开嘴。”
庞青云也是莞尔一笑,看着秦禹缓缓问道:“秦师长是准备参照三大区的管理方式,来管理川府吗?”
秦禹一听这话,知道对方是考自己,所以立马回道:“呵呵,实话实说,我没有打算这么做,因为三大区和川府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就拿八区来说,新纪元过去快三十年了,各种政令和管理方式,已经在无数次的小碰撞中,找到了正确的那条路,它已经很完善了,民众也乐意接受。但这种模式在川府不见得可行,那里的民众野管了,对之前的各种规则和体系都非常习惯,如果我们的变动太大,凡事儿都一刀切,全面否定,那民众一时间是适应不了的,并且这个适应是个较劲儿的过程,太重了,我们就收收,太松了,就紧一紧,有个时间过渡,一点点完善,才有可能搞出点成绩。”
庞青云插着手,轻笑着继续说道:“想不到,秦师长年纪不大,但却把川府的问题看得很透彻啊。”
“呵呵,我不瞒您说。”秦禹实在的回道:“我本人就是从待规划区出来的,后来才去九区干警务工作,用老话讲,这农民最了解农民,我在区外种了二十多年的地,这地里缺什么,能长出什么,我还算了解。”
庞青云闻声点了点头。
“老庞啊,现在是各家都在瓜分地盘,养兵自重,在年轻人里,像小秦禹这样能有发展一个地区民政,民生魄力的人,真的是不太多了。”顾泰安轻声说道:“干这点事儿,不太容易啊,你多提携提携。”
庞青云扭头看向秦禹:“后天,我会去燕北大学做一些交接工作,秦师长如果没有事情,就和我一块过去看看吧,呵呵,你也是年轻人中的代表,跟我们院校的莘莘学子们交流交流,组织个晚会,也算上一堂别样的课了。”
“这可太荣幸了……!”秦禹客气的回道。
顾泰安喝了口粥,轻声说道:“小禹啊,你得好好谢谢你庞叔啊,他下个月就是燕北市长了,管理政务的一把,这时候能带你回学校,也算不避嫌了啊,哈哈!”
秦禹闻声立即提杯,声音激动的说道:“庞叔,我代表川府民众向你致敬,感谢!”
庞青云拿起酒杯,淡淡的回道:“好好干,前途无量!”
兇棺 零度
……
午饭就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
庞青云离去后,忙碌的顾泰安一边往楼下走,一边陪着秦禹多聊了两句。
“管大局的点头,管小局的办事儿。”顾泰安背手说道:“几个学院下层的关系,你要自己处好,至于人才输送的事儿,你也要拿出合理的,较好的福利待遇。”
“这我明白!”秦禹点头。
“我听说,七区和你们搞出了一些摩擦?”顾泰安轻声问道。
秦禹停顿一下:“有一些摩擦!”
“七区的政治势力,军事势力,一直比较均衡。”顾泰安话语简洁的提醒道:“但这一次陈系明确表态的站在了我这一头,可能会打破这种平衡!你要多注意,不要先搞起摩擦,不然七区内部的事儿,很容易把你牵扯进去,川府目前和八区的情况一样,需要时间,需要稳定。”
秦禹仔细琢磨了一下这话,脸色非常严肃的点头:“我明白了,司令!”
“这几天我会参加一些会议。”顾泰安扭头看向秦禹:“你给我当记录员吧,全程陪同!”
秦禹一听这话,嘴都快裂到耳根子了:“是,司令!”
九璃盏之再续前缘
二人说话间,顾泰安已经来到了另外一处会客室,秦禹留步,他则是精神抖擞的走了进去。
……
七区,某军工厂。
“天成的货,暂时不要放了。”一名领导背手说道:“上层有话,敲打敲打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