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愛下-第437章 青竹閲讀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梁青竹一出场,场面上的情景便多了几分热闹。
梁家三兄弟作为主人,尽管竭尽全力陪张汉卿耍球,却总少了那么几分味道。一是双方本来就不熟,二是年龄和阅历都有巨大差距,有些强作欢颜的感觉。等到九小姐一出来,双方的距离才在瞬间被拉近了。
都说无女不成娱,果然是有道理的。她对张汉卿原先只是闻名,从未相见,却并不影响她对张汉卿的熟悉。从于一凡口中,她听到了很多关于张汉卿的故事,从女孩子的视角里感知到的形象要远远比报纸和电台中出现的正面和高大,也更奇特。
说是奇特,是因为于一凡对他的“丰功伟绩”,向来都是一笔带过。在军队中种种、平服呼伦贝尔和蒙古、收复中东路和摩阔崴,都只是男人世界里的话题,她更感兴趣的是张汉卿的文采。
《虞美人-枕上》、《清平乐-六盘山》、《面朝大海,花落花开》、《我爱这土地》、《凤凰涅槃》,都是她的最爱。这些诗歌或极尽缠绵,忽而豪情万丈,有时小资情调绽放,又有淳朴至极的普爱,还有“虽九死而未悔”的气概。这是什么样的男人,才会有这样的侠骨柔情?
现在,这个名满天下的少帅就在面前,面带微笑,和蔼可亲,直如邻家大哥般可爱。他的眼神炽热而俊朗,不知怎地,她的心怦怦直跳。
“少帅的球技真好,看不出是第一次打的样子,只能用能者恒能来解释了。青竹虽然也学了几年网球,却自知不是少帅的对手—-等下少帅可要承让一二啊?”
这马屁拍的。张汉卿美女在前,心情大好:“九小姐说得是反话吧?先谦虚一番,然后一阵痛杀把我打回原形,这叫做高高捧起,重重摔下,我可不会轻易上当。”
他说得风趣,梁青竹不禁莞尔:“少帅这是埋下伏笔,非把我杀得片甲不留了。”
张汉卿忍不住看了看她整齐洁净的短裙,和那光洁白皙的粉腿,心里一阵荡漾:“不是片甲不留,是片裳不留!”她和于一凡相同年纪,都是情窦初开的时候,身体也渐渐绽放。于他这种有丰富经验的男人来说,一目即了然。相比之下,于一凡更有料子,但是碍于辈分,他可不敢有非分之想。但于梁青竹,想想也无妨。
不过这想法只能深藏心底,嘴里却说:“希望九小姐不要让我输得太难看了。”两人一番热聊时,却早已走进球场,张汉卿绅士地让梁九小姐发球。梁青竹身材纤弱,反应到网球上也是如此。一声娇喝,那球沿着一股弧线,轻轻地飘过来。
男女体力有别,从发球的力道即可知。若是梁家兄弟,张汉卿早侧身抽回去了,这球的方向刚好。可是当他做好姿态欲迎时,忽然想起对面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这狠劲就使不出来。不但如此,他还要努力把球打到梁九小姐身旁,以避免她大跑动浪费体力。
这打球,除了锻炼身体,还有一个交际的功能,另外和美女耍耍也是一种享受。若是大煞风景地几下拍死,他张汉卿就不是风流少帅,而是瓜娃子。
尽管如此,他的力道还是有些沉的,总不能像女人一样绵绵无力吧?旁边还有几兄弟瞅着呢,有些事不能做得太过分。
嫡女归来
梁青竹轻巧接过,又轻巧地打回来。两人你递我往,大战了数十个回合,场面却如同交谊舞,不温不火,相得益彰。只见漫场都是两人的欢声笑语,张汉卿极尽全力,要保证球球不落空,既要接得稳,又要回得正,这难度也挺大。
不过他心里奇怪,从梁文奎的口气中,他对九小姐的到来是抱有相当的信心的,看来网球水平一定不错,至少不会输于他们之中的任一个。可是和自己打起来,分明感觉不到这种有力的挑战啊,梁家三兄弟任何一人都比她强得多!
他哪里想到,在这场“比赛”之前,梁青竹就已经定下调子,要尽显温柔敦厚。刚才观战,张汉卿看似凶猛,但论及技巧,他还差着一等。只是面对着他,却很难把他看成敌手,特别是当他屡屡“喂”招给自己,让人一点杀机都没法提起。
两边都是互敬互让,所以尽管双方跑动积极,但却是欢而不乱。时不时的攻防转换中,也不忘相视一笑,场面和谐得很。
最得趣的是张汉卿,正面看着梁青竹,他才看出,表面上这位九小姐身材清瘦,实则健康的很,至少跑动起来身轻如燕,一看就知道是经常进行体育锻炼的。明明有些地方比于一凡还小,但是在一晃一动之间,却似有无穷潜力,着实吸引着他的眼球。
而且梁青竹短裙在飘动之间偶尔露出的一点妙处,让他心痒痒的,那种欲遮还休的美好,连张汉卿这位花丛老手都吃不消。“此间事一了,马上便回沈阳找大小两位夫人,不然久在这里肯定会出事。”他心里这样想。
梁青竹感觉到了他眼神里的炽热,当然不忍下手,不过待她瞥到他的眼神所到之处,更是羞喜交加。女为悦己者容,只是这少帅太有些坦率了吧?两边心里都想着事,自然手上的劲都是不重的,也殊少妙招。
免費 看 小說
梁家三兄弟纳闷了,这少帅网球技术并不高超,全凭体力和一股狠劲。九妹的水平都是知道的,以前吊打几位哥哥可是没商量,发球之犀利甚至比三兄弟还甚上几分,怎么现在却像个绵羊一样,难道她的路数被克住了?
而且少帅也是,既没用上全力,也很少有刁钻的招数,刚才跟我们打的狠劲哪去了?
看了一会,梁赉奎终于看出门道,这哪里是打球,是在打情骂俏好不?父母对这个九妹打小就十分宠爱,有些念头,连想都不好。他悄悄转过头来看两位弟弟,却看见文奎和联奎两对不可捉摸的眼光扫过来。大家对视一眼,又心照不宣地各自凝神观战去了。
在网球比赛中,很少有一局能打到上百个回合的,历史上就拉菲尔纳达尔和托尼纳达尔这一对创纪录地打了680多合,约进行了29分钟。可是张汉卿和梁青竹这一局足足打了二十分钟仍然不见分晓,看来是有破纪录的打算。不过考虑到这个纪录还要过大好几十年后,实际上,他们两人已经创造了纪录。
时光一点一点过去,场中人愈发和谐,观战的人却已经累了。梁赉奎轻咳一声,深有意味地说:“少帅和九妹真是对手啊,这一次交手,要是打个三局五局的,可要打到天黑了。”其他两兄弟也心有戚戚焉,都笑着打趣,文奎更说:“九妹和少帅都加把劲,快分个输赢,咱们好吃午饭。”
梁九小姐听在耳里,脸红到了耳根。好在她运动之际气喘吁吁,脸上有红晕也不奇怪。她看了张汉卿一眼,后者正洋然自得地享受在这种与美为伴的快乐之中,心里免不了有些羞恼。“让你得意”,她想,手底自然加重了几分。
张汉卿心里正不知想些什么,忽然感觉对面的球像上了劲的弦一般直射过来,又刁又狠。他是军伍出身,本能地信手一挡,在它还未落地便直接弹了回去。
球一发出梁青竹便知不好,这种温吞功夫里的一记猛扣便和突袭没什么两样。在平时,这也是她的拿手绝活,几位兄长常常败阵,屡试不爽。张汉卿心思不在打球上,又事发突然,自然是很难接下的。在一愣神功夫,忽然见那球直冲心窝而来,比刚刚更快了一倍有余,下意识地向下一躲。
若她是向旁边闪开,极有可能擦身而过,可是她选择的是向下。于是,网球不偏不倚,重重地击中她的左胸,那叫一个酸爽。
张汉卿在网球未触地便击回,在规则里已经输了。不过胜利者梁九小姐并没有发出欢呼声,反而手捂胸紧蹲在地上,那声音倒似痛苦的呻|吟。扔掉拍子,张汉卿大踏步走到对面场中,蹲下扶着梁九小姐的肩,急声问:“伤到哪里了?”他语气里的关切,是发自内心的,毕竟,青竹还只是一个小姑娘。
超级兑换系统 月华炎
梁九小姐已经从乍起的疼痛中恢复常态,可是面对张汉卿的关心,她只能咬咬牙摇摇头。这地方,不但不能说,都不能让他知道!
可张汉卿火眼金睛,早从她颈上蓦然升起的红晕中瞧出几分端倪。还用猜吗?那地方她紧紧捂着呢。咳,有心帮她揉揉,想来她肯定是不愿意的,也就只能有爱心没结果了。
当着梁家兄弟的面,张汉卿又是道歉又是告饶的,把梁九小姐弄得无话可说,只能忍住隐隐作痛的身体强颜欢笑。张汉卿是无心之失,她是知道的,当然不会怪罪他。几位粗心的哥哥也不以为意,运动吗,难免会有磕磕碰碰的。
有了这个小插曲,两人的关系却又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