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千秋不死人討論-第六百五十五章 造反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千秋不死人
“哦?孤王很难相信,一个皇朝的王后,竟然想着率领前朝的亡国君主去杀入王宫,屠灭今朝的宗室。如此奇闻,天下未见。你若想与我合作,当真想要屠灭大商王室,还需缴纳投名状,叫我相信了你的话。”夏桀的眼神里露出一道火焰。
他本来就是好色之徒,能作为亡国君主的,全都是一身的毛病。此时看着大商王后,还有其内的凤凰之气,不由得眼神里流露出一抹火光。
“不知大王想要什么投名状?”黄氏闻言一愣。
夏桀摆摆手,示意身边侍从退下,然后一双眼睛看着身前靓丽可人的王后,一步迈出上前将那美人抱在了怀中:“哈哈哈,陪孤王一夜,孤王就相信了你的诚意。”
话语落下,不待王后开口,只听得衣裳碎裂声音响起,然后便是女人的惊呼。
神兽玄奇 甜粥添加剂
翼洲侯府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此时翼洲侯静静的端坐在主位,一双眼睛看向面色平静的殷郊,眼神里有莫名之光流转,不晓得在思量什么。
“翼洲侯,本王子所言之事,你考虑的如何了?”殷郊一双眼睛盯着翼洲侯。
“大商人王神通盖世,说句不客气的话,就算你背后的道门十二真人一道出手,也绝不是大商人王的对手。大军,有的时候不过是一个附属,摇旗呐喊维持秩序罢了。无法战胜大商人王,就算杀入上京城又有什么用?到时候人王一掌之下,纵使亿万大军,又能承受几掌?”翼洲侯摇了摇头。
“小王既然决定起兵清君侧,又岂会没有万全准备?我身为大王的儿子,当然是比你更加了解大王。我也会寻来足够的高手去克制大王!而侯爷,只需要跟在后面摇旗呐喊助威,维持皇城秩序罢了。”殷郊目光灼灼的看着翼洲侯。
“我能得到什么好处?”翼洲侯又问了句。
听闻此言,殷郊笑了:“哈哈哈!哈哈哈!我等起兵清君侧,侯爷可以保下自己的女儿,这算不算是好处?”
“你以清君侧的名义起兵,我更不能出手,哪有父亲讨伐女儿的。”翼洲侯摇了摇头。
“侯爷若肯出兵,我可以许诺,若是他年我登临王位,赦封侯爷为异姓王。许你诸侯国内称王建制。”殷郊拿出了此行的底牌,一字一句道:“此后,听调不听宣。世代坐镇翼洲大地,节制翼洲大地大小九十六诸侯。”
帝欲封魔 谢浮生
“当真如此?”翼洲侯怦然心动。
天下有人族九州,翼洲就是九州之一。翼洲侯虽然封号里带有翼洲二字,但翼洲亿万里大地内,至少有九十多个诸侯王并起,而翼洲侯乃是九十多个诸侯王最强大的。
现在殷郊竟然要将翼洲完全赦封给他,由他节制,这相当于整个大商的九分之一,他又岂能不激动?
“只要侯爷出兵,我今日便可立下契约。”殷郊自袖子里掏出一卷白色绢布制成的卷轴:“法旨在此,立字据为证。”
超级败家子
看着殷郊手中的字据,翼洲侯走上前来,将那字帖拿住,然后审视许久,一双眼睛扫过那字据,目光里露出一抹沉思之色:“好,就如殿下所言,老夫今日便点齐兵马,杀入上京城,将我家女儿迎娶回来。他虽然是当朝大王,但无故劫掠我家女儿,实在是端的不当人子。我等身为臣子,也不能容忍,必须要给他长个教训。”
“周鲲、周鹏!”翼洲侯对着门外道了句。
“父侯”
兄弟二人齐齐跨门而入,如今伴随着时间流逝,兄弟二人皆已经人到中年,成家立业。
一身武道修为,也是纷纷步入见神之境。
“点齐五十万大军,今夜我等便起兵横扫朝歌,与那昏君讨个说法。”翼洲侯声音里满是怒吼:“将你家小妹迎回来。”
“是!”周鲲周鹏兄弟二人俱都是齐齐恭敬一礼,然后纷纷转身走出门外。
为了这一日,翼洲准备的太久了。
是夜,翼洲起五十万大军,以大商天子强抢民女讨公道为借口,向大商的王权发起了挑战。
这是继北地袁福通之后,天下又有第二位大诸侯,光明正大的向着大商王朝古老的政权发起了挑战。
翼洲侯起兵,霎时间九州内外震动,天下一片哗然。
北海
蚊道人与血魔神在北海中晃悠,一双眼睛扫过整个北海,目光里露出一抹沉思:
“你说,当年鲲鹏被封印在北海,怎么全无踪迹?咱们已经找了半年了,连个鲲鹏的影子都没有。若是能夺了鲲鹏的造化,咱们必然可以趁机一飞冲霄,直接回复到巅峰状态。”
“那可是天帝封印,再加上鲲鹏以北海为法域,想要找寻到它的踪迹怎么会那么容易?毕竟在太古之时,鲲鹏在妖族中,可是地位仅次于女娲、妖帝的妖师。”血魔神嘀咕了一句。
“咦,有趣。我的一具分身传来消息,人族要内乱了,翼洲侯起兵五十万,前去征讨大商朝歌,欲要与人王子辛一较高下。”忽然蚊道人抬起头,一双眼睛看向了中土神州的方向。
“确实如此,我的一具分身也已经接收到了信息。”血魔神看向蚊道人:“那可是大商几千年的累积,中土神州五千年的造化,要不要趁机浑水摸鱼干一票大的?不论是吞了闻仲还是子辛,对你我来说都是大有裨益。若是在能将血神子给打入朝堂,那更是在妙不过了。”
“浑水摸鱼,怎么会少的了咱们?走,一起去干一票大的。要是那大商人王不支,咱们便群起而攻之,趁机群狼噬虎。”蚊道人话语落下,已经化作漫天蚊虫消散在天地间。
看着蚊道人远去的背影,血魔神摇了摇头,抬起头看向远方:“一场大战在所难免,只是不知能取到多少利益。”
大荒
不论是长生天,还是药无双,听闻人族的消息之后,俱都是纷纷起身,离开了自家的领地,一路径直向中土神州而来。
若能有机会趁乱斩了大商人王,不管是对于那一族来说,都是大有利益之事。
趁乱取利,火中取栗,莫过于此。
终南山上
虞七正在闭关修炼,伴随着体内最后一道星辰本源被吸收,其体内不知多少神胎开始苏醒,不断有神灵之力复苏。
“先生,不好了!翼洲侯起兵造反了!”珠儿脚步匆忙的自门外冲出来。
她是随着周姒自翼洲侯府走出来的,对于翼洲侯府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
“什么?”虞七愣住了神:“怎么会?他莫非疯了不成?”
虞七愣住了,此时彻底的懵逼了:“凭他的的实力,岂敢造反?就是一个闻仲,便可将其镇压。”
“但山下探子传来信报绝非假的,翼洲侯真的造反了。以妲己为名,欲要向当朝人王讨一个说法。”珠儿急的额头见汗:“公子,虽然不知为何侯爷忽然发昏,竟然想要起兵造反,但是您决不可见死不救啊。”
虞七站起身,眼神里无数神光流转,一双眼睛似乎看破时空,刹那间扫过九州大地,然后面色愕然:“还真是造反了?他凭的什么?”
封神问道行
“静观其变,翼洲侯不是傻子,他既然敢贸然起兵,就绝非毫无准备。”虞七略作沉吟,还是决定静观其变,先看看情况再说。
偏方 方
听闻虞七的话,珠儿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公子,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小姐生前与老爷感情最好,若是老爷身死,小姐会心疼的。”
“王朝更迭之事,牵扯到万民因果,我自然有算盘。你在一边静观其变,注视着动静就行。”话语落下虞七已经化做青光遁走。
翼洲侯造反,整个朝歌为之震惊。
摘星楼上
子辛看着费仲递上来的信报,眼神里露出一抹愕然,随即嗤笑一声,漫不经心的将那信报扔在案几上:“区区翼洲侯,也敢起兵造反,简直不知死活。不过为了以雷霆之势镇压动乱,威慑八百诸侯,还需干净利落的将其镇压了才是。”
“大王的意思是?”费仲迟疑道。
“请闻太师与雷震子出马,务必将其以雷霆之势镇压了事。”子辛漫不经心的道。
“是!”
费仲面色恭敬的退了下去。
且说翼洲侯日夜行军数千里,正行至一处守关之时,却听信报传来:“侯爷,前往有使者前来,说闻太师与雷震子在前方的杞县关等候侯爷驾临,欲要与侯爷一述。”
“闻太师与雷震子?想不到大商竟然派出了两尊人神,倒是看得起我。”翼洲侯看向大帐内的殷郊:“大王子,人神强者,老夫无能为力,还要看你的手段了。”
“侯爷放心,这两位强者,自然会有人应付。”殷郊笃定的道。
“妲己!妲己!”
杞县关三百里外,姬发带着一道面具,背负双手看向杞县关内的两道冲霄而起的神道气息:“正要趁机试试这蚩尤的本事。”
“我且将闻仲与雷震子挡下,叫你们去朝歌城内趟趟浑水!”姬发嗤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