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紅樓大貴族 線上看-第680章 防備閲讀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皇城,熙园之内。
太上皇坐在濯尘殿的飞檐之下,通过高大的白石台阶那开阔的视野,放眼望着远处的无限江山。
他身着彩色龙袍,身上罩着一件巨大的白熊皮制成的绒毯,便连底下的龙椅上,也铺垫、包裹着不知名的厚厚的动物的毛皮。
没有人知道这位统御天下超过五纪的至尊此时心里在想什么,阶下的侍卫不知道,阶上的内监也不知道。
大公公冯祥弯着腰走上前来,也并没有第一时间惊扰太上皇的思绪,而是耐心的立在一旁,宛若一尊雕塑。
“何事?”
太上皇身形和面目不动,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声。
冯祥仿佛也是一瞬间活了过来,将腰弯的更低一些,然后才道:“回老皇爷的话,甄家入京了。”
半晌无话,就在冯祥都以为太上皇是否听清的时候,才听太上皇问道:“来了哪些人?”
“甄应嘉亲自带着妻女一同上京,已经抵京两日了,名为为老皇爷贺寿。
不过老奴却得到消息,今儿晌午之后,甄家太太便领着女儿去了贾家……”
太上皇似乎长呼了一口气,但是还是没动。
冯祥见状,起身挥退后面的侍从,然后方又低头回来,道:“依老奴看来,甄家必是为靖王而来,只是不知道他们只是为了上京瞧瞧这位外甥,还是对靖王的身份存有疑虑,毕竟,他们并不知道靖王殿下与贾家二公子换了身份的事。
所以老奴觉得,老皇爷不能任由他们行事,以免多惹出事端来,破坏了老皇爷好不容易为靖王爷铺平的道路……”
倒不是冯祥多话,而是太上皇如今身体不如以往,不喜说话,他作为下人,便要代替他将多余的话说尽,让太上皇只需要下个决定便可。
至于他对甄家的担心,也并不奇怪。
他可谓是除了太上皇之外,最了解贾宝玉身世问题的人了,也知道,太上皇之所以不将事件的原委告白与天下,也是为了大局着想。
从古至今,皇室血脉流落民间,最后回归登基称帝的例子也并不罕见。
但是像靖王那般离奇和玄幻的经历,却是古往今来闻所未闻。
所以,太上皇抛弃了中间的繁杂,下的圣旨里明确写到,靖王是因为当年的变乱,流落到贾家,由贾政抚养长大。
虽然首尾没变,但是隐去了甄家偷梁换柱以及甄贾两家公子互换的内情,就让事情变得简单起来。
事涉天家血脉,只有简单,才能令人信服。
而甄家的出现,就有可能破坏太上皇的谋划。因为当初包冉明确说过,甄家老太太是知道甄啸(甄老太爷)偷梁换柱、瞒天过海之事的,而甄应嘉夫妇只是知道儿子非亲生,却并不知道其真实身份。
“你觉得甄应嘉知道多少?他们上京来,又具体想要做什么?”
太上皇似乎是认真的问了一句。
冯祥想了想,道:“老奴愚见,那甄家老太太七十来岁的老妇,未必有多少城府。惊闻京中之变,必然坐不住,或许就会将十多年前的事尽数告知甄应嘉。
若是如此,甄应嘉夫妇此来,当是为核查靖王身份而来。”
太上皇笑了笑,问道:“那你认为朕当如何做?”
冯祥顿时小心起来,斟酌着道:“事关重大,甄家应当也不敢不小心行事,所以就算是甄家,应当也只有少数人知道而已。
所以,老皇爷可以密令甄应嘉,令其不得妄动,如此或可消除节外生枝的可能。”
若是太上皇身体尚且健朗,或许这都不能算什么事,但是冯祥却知道,太上皇的身子真的已经垮了。
他真的没有余力第二次、第三次为贾宝玉铺平道路了,所以,太上皇绝对不会允许在贾宝玉登上皇位之前,再出现任何动乱。
“就按你说的办的吧,你亲自去见一见甄应嘉,也无需告诉他真相。他要是个糊涂的,你只告诉他我的话,若要甄家不灭,便安安分分的在京中走走亲,访访友,待寿宴之后立刻回南京去。”
“是”冯祥点头,为太上皇的仍旧明断心服。
甄家既然已经来了,立马撵回去旁人倒疑惑,就让他待到寿宴结束罢。
又向太上皇回禀了两件锦衣军那边传来的消息,冯祥便下去办事去了。
太上皇仍旧坐在龙台上观望江山,这座自己为之征战、守护了一辈子的万里江山!
总归是快要守不住了……
好在,自己挑到了一个令自己非常放心的继承者。或许,他能够代替自己继续守护这满眼的山河,甚至,比自己做的还好。
……
荣国府外,邹氏母女作别了王熙凤,蹬车而去。
上了马车,甄茯便忍不住问道:“娘,不是说咱们两家是从太祖父时期就有交情,是世交么,怎么我看她们家好像并不欢迎我们的样子呢?”
邹氏正在思考什么,被女儿打断,不由道:“怎么说?她们不是对我们挺客气的么,老太太还夸你来着,怎么你会觉得她们不欢迎我们?”
我们可以可以吗 舛蜃
甄茯皱着小鼻子:“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啦。不过也无所谓了,只是有点可惜没有见到靖王表哥呢。
娘你说世界上真有这么奇妙的事吗,靖王表哥真的和二哥哥生的一个样子吗?”
小孩子无心的话,倒是令邹氏上了心。
刚才她用晚辈之礼拜访贾母,一番寒暄之后,对贾家收养贾宝玉表示了感谢,然后自然想要打听一番贾家当年是如何收养贾宝玉的。这本来也是她们上京来的目的。
但是贾母虽然很客气的接待了她们,却对此中问题避而不答,或者是推诿不知,她也不好寻根问底。
“娘也不知道,我也已经近十年没有到京城了,也没有见过你靖王表哥呢。
不过你也不用急,咱们既然已经到了京城,总会见到的……”
邹氏摸了摸女儿的头,神色复杂之极。
说实话,若非迫于甄老太太的命令,她们是不愿意上京来趟这浑水的。
养了十多年的儿子变傻了她虽然很伤心,但是与他们这次上京要做的事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来京两日,他们更加知道京城的局势,知道靖王如今已经主政朝堂。
这个时候他们却来质疑靖王的身份,岂非一个不慎,便会给家族带来灾祸?
因此,他们谨守秘密,连女儿都没告诉,故而甄茯还以为他们上京真的只是来看望表哥的。
回到家中,也就是甄家以前在京城的旧宅。
却发现家中氛围有异。
“怎么了?”
来到主屋,看见甄应嘉,邹氏问了一句。
甄应嘉抬头看见她,原本忧愁的神色松缓一些,看了甄茯一眼。
邹氏立马知其意,便吩咐道:“你先回屋去……”
甄茯狐疑的瞧了两眼,倒也乖乖下去了。
“去贾家一趟如何了?”甄应嘉先问了一句。
邹氏摇摇头,回道:“贾家只有老太太在家,只说靖王确是贾家收养,但是其中详情,老太太不愿意多说,想来另有内情。”
甄应嘉闻言并不无意外之色,道:“不论其中有没有内情,这件事咱们也不要再多过问了,不然……”
邹氏疑惑,忙问情由。
甄应嘉一番唏嘘,最后才叹道:“方才太上皇身边的冯老公公亲自过来,让我等安心在京待上个多月,不要节外生枝。
听其言语,似是知道我等为何而来,故而亲自来告诫我等。
现在想来,我的背心还在冒冷汗呢!”
邹氏也是乍然色变,“就是那个服侍了太上皇一甲子有余的冯祥冯大公公?怎么会如此,我们才刚到京城,竟把他给招来了?”
甄家老祖是太祖的长随,甄啸也曾是太上皇的爱将,所以甄家当年与皇家是极其亲厚的,与冯祥也有过往来。邹氏知道冯祥便是代表太上皇,故而如此吃惊。
甄应嘉继续叹道:“是啊,原本我等还以为太上皇可能是受人蒙蔽,认错了皇孙,如今看来,其中的内情,只怕比我们想的还要深得多。
不过不管如此说,这些事也不是我们能够掌控的了的。原来我还想待清查一二,便进熙园将实情告知太上皇,如今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为今之计,我们只能听从太上皇的吩咐,安安心心在京走亲访友,余事切莫再提,否则我甄门恐有覆灭之危。”
邹氏连忙点头赞同,然后道:“只是老太太那边该如何交代?”
“为我甄门计,也只能忤逆老太太之意了。
待回去之后,便说查无所得,许是老太爷当年弄错了罢了……”
“也只能如此了。”
邹氏应道。
休说家里老太太说的未必就是真相,便是真的又如何?
木已成舟,甄家又早已离开朝堂十多年,难道还能扭转朝廷和太上皇的意志?
况且,不论是谁做这个靖王,都是他们甄家的外甥,难道还会亏待甄家不成?
就现在这样,或许也挺好。
……
冬日凛凛,侵人肌骨。
远在京城数百里之外的皇陵,却是人声鼎沸,人从密集。
房舍之间,道路之上,无数的白帆白布拔地而起,四向而开,延绵十数里。
这是帝王之殇,万千臣民恸哭。
此时帝王陵寝的一座附属建筑中,杜明义携军报来奏贾宝玉。
“回禀殿下,据驿兵来报,陈将军率领的三千精骑已经到了西海前线了,目前正在整饬军马,以待大战……”
贾宝玉闻言点点头,将手中刚刚写好的信笺塞进信封,封好。
虽然在皇陵之中,但他还是关注着战事的进度。
陈乔也不愧是行伍出身,远征大军一出京城,他便将军中骑兵抽出,轻装简从飞跃前线。
至于剩下的步卒以及辎重,则令牛继宗和陈大良等人统领协调,随后而来。
其实这场大战不应该打起来的,毕竟已经是冬天,行军艰难。
那西海四国估计也只是想要劫掠货物,未曾想要真正攻进大玄。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大玄反应如此激烈,朝廷大军一月间便已抵达边境,整饬兵马,做出攻灭四国的姿态……
大战一触即发。
“将这封密信送交给王子腾,让他一定不可松懈,防备好北边罗刹国趁机偷袭。”
西海多是小国,真正对大玄有威胁的,乃是一直有志东侵的俄罗斯国,也就是民间所言罗刹国。
那才是能够与大玄一较长短的西方大国。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近几十年,被大玄赶到北边的蒙古各大部落,已经被他们覆灭了不少,导致大多数蒙古部落南迁,纷纷归附大玄,以寻求大玄的庇护……
所以,北部游牧民族对大玄的威胁已经很轻了,西北边军设立重军主要是为了防备俄罗斯国。
贾宝玉这道命令,是应对之前王子腾主动来信,想要支援西海,却被他所拒。
兵力足够,又何必劳师动众再从北边调遣?
“另,你快马回京,让兵部再发急文,督促陕甘总督、四川总督、云贵总督积极协调调配大军棉被、军饷等一应军需。若是此次西征大军有一人因粮草、物资调运不及时而至于冻死饿死,让他们提乌纱回京觐见!”
“是!”
杜明义连续领了数道命令,方拜辞而去。
贾宝玉看着他离开,心里微叹。
有太上皇一辈子积攒的巨大的声威与人力供他所用,他办起事来,也着实感觉得心应手,事半功倍。
但是,这些力量终究不完全属于他……
刚想到这里,贾宝玉便摇头一笑。
想什么呢,太上皇都八十了,自己才十六,历代的上下代争权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
而且说实话,他巴不得太上皇多活几年,不是因为想要他多为自己护航,而只是单纯的感佩于那位老人的伟岸和恩德。
到了现在,他有足够的自信就算没有太上皇,他也能稳坐钓鱼台,顺利接掌这片天下。
他从心里,想要让那位老人真正的,过上几年不用劳心劳神,不用筹谋算计的清闲日子。
只是恐怕很难了。
打开手中那封京中来信,贾宝玉不由攥紧了拳头。
太上皇,微染小疾……
虽然信中再三言说只是染了风寒,但是八十岁的老人,一旦病了,只怕就会是一病不起的局面。
贾宝玉站了起来,思索着该不该立刻回京。
此时距离景泰帝入葬皇陵只不到十日的时间。
“来人……”
陆诗雨走进来,一丝不苟的看着他。
“派人将卫立琁、谢鲸叫进来!”
他奉太上皇之命主持皇帝丧事,不可半途而废。
但是,一些必要的防备却是得做的。
四皇子、忠顺王以及什么果郡王、梁郡王都在皇陵,只要把他们看住了,京城就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注:红楼原著是有俄罗斯国的,非有意指今天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