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江湖梟雄 起點-第一四三九章 無賴村痞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姜汉义作为六间房村的书记,早些年在矿业发达的时候,也赚过一些钱,不过赚钱的方式普遍都是有人来这边开矿,给他拿一部分干股,或者他帮忙买地拿的好处费,跟那些发横财的矿主并不一样,拿到的钱都是固定的,而且也不懂得以钱生钱的投资,这几年给孩子在市里买房买车,再娶个儿媳妇,基本上也就不剩啥了。
因为以前赚钱容易,所以姜汉义花钱也痛快,平时不仅喜欢喝酒赌钱,而且没事还总跟村里的几个小寡妇扯扯犊子,直到铁矿行情低迷之后,他断了经济来源,但却落下了花钱大手大脚的毛病,日子一直捉襟见肘,此刻二河愿意找他谈投资,那姜汉义自然是乐得接受的。
姜汉义跟谭吉胜赶到村民九组之后,坐在了老吕略显脏乱的家里,端着茶缸子对他摆手道:“你现在就给组里的各家各户打电话,让他们派个代表,过来唠唠征地和拆迁的事!”
“我们这个组在山沟子里面,大多数村民都是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没几个会用电话的!而且好多地方都没信号,想开会,我得去挨家挨户的找!”老吕中午在得到二河的保证之后,也对这件事挺有热情,披上军大衣准备出门。
“吱嘎!”
与此同时,冯旺也开着酷路泽扎在了老吕家门口,随后带着三个小青年,溜达着走进了屋里,对姜汉义笑着点头:“你也在啊!姜书记!”
市委大秘 勃勃
“啊!这不是鸿慈公司的小冯吗?你咋来了呢?快坐!”姜汉义中午跟冯旺喝过几杯酒,以为他也是三合集团的人,连忙起身热情地招呼着。
“不用!您忙吧!我来这边,也是公司那边怕你们忙不开,让我过来帮帮忙啥的!”冯旺看了一眼穿衣服的老吕,咧嘴一笑:“要出去啊,爷们?”
“对!通知村民过来开会!”老吕点头。
“正好,走吧!我开着拉着你去!小锐,你们几个去车里,把咱们买的烟和矿泉水、饮料啥的,给搬到屋里来,一会让姜书记他们开会的时候喝!”冯旺对着带来的几个人吩咐了起来。
“哎呀!我们都是庄稼人,你们愿意来我们这开发,就算帮了我们大忙了,咋还破费了呢!”姜汉义客气了一句。
“应该的!到时候你在公司领导面前,多替我美言几句,那就啥都有了!”冯旺挺会聊天的打了个招呼,等吩咐人把烟酒糖茶那些东西送到屋里之后,就开车带着老吕去村子里,挨家挨户通知了起来。
……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九组的村民们就全都赶到了老吕家里开会,而冯旺帮忙开车接了几趟腿脚不方便的老人之后,就在这些人开会的时候,去了隔壁的屋子里,虽然姜汉义把他当成了三合集团的人,但冯旺对于自己的身份还是拎得清的,知道这种事自己不能参与,更不能胡乱发表意见。
“哎!旺仔,你今天叫我们过来,不是说有好事吗?整了半天,就是伺候一帮老农民呗?”一个手里攥着苹果手机的青年,十分无语的向冯旺问道。
“这里面的事,你不懂!这次要在这边征地的公司,是沈Y来的一个大集团!我跟他们接触,是戴洋帮我联系的,我已经跟对方谈完了,最近他们要在这边投资一些工程,准备分给我点活!到时候你们哥几个要是没事干,那就都来帮帮我,咱们一起赚点过年的零花钱!”冯旺笑着对几人解释了一句。
“啊!我说的呢,你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拽着我们往这破山沟子里跑!别说,戴洋对你确实够意思哈!”攥着苹果手机的青年听见这话,羡慕的看了冯旺一眼,他们这些人,都是普通家庭出身,在社会上瞎混,也混不出什么名堂,至于戴洋那种全市出名的公子哥,他们更是没有接触的渠道和机会,所以对于戴洋给冯旺的关照,还是挺羡慕的。
“那是啊!当初戴洋我们俩是初中同学,他爹是当官的,平常总给他零花钱!那时候校外的混混都快把他当成提款机了,因为他受欺负的事,我那时候没少帮他打架!所以我们俩的关系才这么好!”冯旺一边聊着闲篇,一边给几人发烟。
“唉……还是年轻的时候交朋友容易啊,你那时候帮戴洋打打架,他现在就能给你甩工程!如果换成现在,别人想巴结他这个招商局的大公子,别说打架了,估计帮他杀人都白费!”另外一个青年略带嫉妒的开口。
“话也不能这么说,我当年帮他,并没想过让他今天报答我!感情嘛,都是一点点处出来的!”冯旺端起炕上用鞋盒子装的瓜子,跟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准备等姜汉义他们开完会之后,继续帮忙把那些腿脚不好的老头老太太送回去,然后趁着这件事再去跟二河接触一下,晚上借机请对方吃个饭啥的。
“吱嘎!”
就在姜汉义那边正在屋里跟村民们聊征地这件事的同时,一台12款的哈弗H5踩着刹车扎在了老吕家的院子门外,随着车门推开,一个四十多岁,骨瘦如柴的中年男子,穿着一件满是油渍的军大衣,带着两个二十出头,同样穿的不怎么干净的小青年,大步流星的就走进了院子里。
这个光头中年,绰号叫做“病秧子”,在附近的十里八村,属于一等一的村痞恶霸,年轻的时候因为醉酒调戏村里的妇女,被对方的老爷们一刀捅在了肚子上,在负伤的情况下又将其反杀,最终获刑十年,因为那次手上,他的胃被切除了一半,身体一直挺瘦弱的,看起来像是恶疾缠身一样,所以才落得了这么一个外号。
冷帝魅宠:驯养神医俏萌妃
病秧子此人,虽然身体瘦弱,但有着一股蛮力,寻常打架,两三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此人就是一块狗皮膏药,谁一旦惹了他,他半夜砸人家玻璃,往人家水井里灌大粪,基本上什么缺德事都干得出来,不仅本地老百姓怕他,就连当地派出所都拿他没啥办法,因为他即便惹了事被送进去蹲拘留,但出来之后还会变本加厉的折腾,附近这些村子的老百姓看见他,不管男女老少,全都哆嗦。
“咣当!”
病秧子带着另外两个村癞子推开房门,直奔姜汉义他们正在开会的东厢房,随着他掀开门帘,屋里的男女老少们也是集体一愣,许多人脸上都露出了厌恶的表情,靠近门口的几个人,还特意挪动身体躲开了他。
“秧子,你咋还上这来了呢?找老吕有事啊?”姜汉义看见病秧子之后,心里咯噔一下。
“操!我找他这个老JB登干啥!我是来找你的!”病秧子伸手推开了旁边的一个老太太,一屁股坐在了炕头上,拿起了一盒玉溪:“我艹,你们这生活挺他妈好啊!都抽上这个了?”
“这烟是别人给拿的!秧子,你找我啥事啊?”姜汉义温声细语的问道。
“你可别JB跟我装傻了!你在这干啥呢,你心里没数啊?”病秧子斜眼看着姜汉义,露出了一个鄙夷的笑容:“我问你,村子里是不是要征地了?”
顾盼悦姿
“对,是有这么个事!但你在村子里没房没地的,这事跟你没多大关系,所以我就没通知你!”姜汉义点了点头。
“你放你妈屁!我在村子里没地,还没有产业吗?我问你!我厂子那块地,怎么算啊?”病秧子梗着脖子沉声问道。
“秧子!咱们做人做事,总得讲道理吧!你厂子的那块地,它压根也不是你的啊!”姜汉义听说病秧子是奔着这块地来的,语气顿时硬了起来。
“艹你妈!听你这话茬,意思这事还跟我没关系了呗?”病秧子嗷的一嗓子,声音比姜汉义还大的喊道。
“病秧子!咱们都是一个村子里住着的,以前你有难处,我这个当长辈的,能帮你一把也就帮你一把了!但是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啊!”姜汉义看见病秧子要急眼,多少还是有点打怵的。
其实他们两个人争吵的原因,就是中午在饭桌上的时候,姜汉义对二河提起过,他拥有的那二百亩山地,十多年前矿业好的时候,有一伙外地人提前在山上挖坑埋好了铁矿石,骗姜汉义说那里有矿线,要叫他合伙一起干,而姜汉义利欲熏心之下,就投了十五万进去,而且还把那片地包了下来,结果对方收到钱,直接就跑了,而姜汉义却包了一片连庄稼都不能种的砂石地,纯纯的就算是赔了。
再后来,病秧子从监狱里放了出来,一来二去的就认识了市里的几个混子,然后强行霸占了姜汉义的那片荒地,在卧龙岗这边投资了一个简易冷库,水电费用都是对方出,病秧子则每年收取租金,同时又在另外一边挖了一个坑,替别人做废品收购场的处理,主要用来堆一些废料,或者焚烧一些带有胶皮的电缆线啥的,赚的就是地租的钱。
因为病秧子这个人牲口霸道的,名声相当臭,附近的村民们也不敢招惹他,就连身为村书记的姜汉义,面对这么一个混不吝也没啥办法,只能当做看不见一样,任由他在自己的地上盖冷库和废品站,也不敢找他要租金。
对于那片荒地,姜汉义原本是没抱什么希望的,没想到如今却忽然值钱了,肯定想要把它卖了弥补一下自己的损失,却没想到,病秧子居然把目光盯在了自己的卖地款上。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