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劍宗旁門-第五百七十三章 不能暴露的事情推薦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冰城从中破开,余震之下到处都是崩塌的迹象。
只是让苏礼很在意的是,他依然无法探知冰城之中究竟是何情况,在他的感知中这仿佛是被切掉一块的地方。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这应当是玄冥那家伙留下的‘冰塑神都’,本质上乃是一门以阵法形式存在的大型神术。”海棠稍稍琢磨了一下之后就了然。
她说道:“郎君可放心进军,有妾身在此,当可护得大家无事。”
苏礼听了立刻点头,然后就下令早就等不及的众人突入这‘冰塑神都’中。
森冷的寒意,让苏礼想起了北海上的冰原,似乎真的是很类似……他想起这也是冬神玄冥留下的暗手,心中就不觉得意外了。
这种环境下剑崖门人很难得到外界天地元气的补充,但是被他们剑崖神剑直接打乱的天地元气对于这些乾荒教众来说也是大差不差……接下来,就是比拼真正实力底蕴的时候了。
众人杀入冰城之中,原本是要打算大杀特杀一番,只是令他们疑惑的是,这冰城之中竟然仿佛全无乾荒教众活动的迹象……
神念扫描又是没有收获,而海棠也没有给出警示的样子,所以苏礼带着众人一路往城中走去……
他还是有些谨慎,毕竟这无论如何也是乾荒大教的总部,作为一个同样背靠上界大神的教派,苏礼不相信对方会没有任何埋伏。
敌人不见踪迹,而这冰城内的天地元气也要开始渐渐恢复了的样子……
苏礼本能地感觉不妥,随后干脆发动山河法衣上的功能,直接对这片地区的天地元气进行操控……
他并非要平复这天地元气的躁动,而是干脆将这里的天地元气全部都给排除向了四面八方!
他觉得这里既然是乾荒大教特意布置的战场,那么在这里天地元气重新平复躁动之后必然会有变化……既然如此,他就将这些天地元气都给排空了!就看这些人还变不变了?
天地元气离去的时候就好像是平地有一阵旋风扩散向四面八方,使得剑崖门徒都有种缺氧窒息的感觉。
不过他们很快就适应了过来……没有天地元气补充怕什么?他们的本命法宝中有额外法力储存,他们还有驻元符护身……更重要的是,剑修只要手中有剑,自然不惧任何敌人。
果然,苏礼的这个举动打破了当前脆弱的平衡,这冰城之中霎时就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整个冰城瞬时天崩地裂,周围的冰质建筑一下子崩塌,碎裂的冰雾弥漫开来,天倾一般地向剑崖众人砸落。
这是没有天地元气,就要准备用这种强行的物理伤害了?
对此剑崖门徒根本不怵,他们直接就拔剑对着那些掉落的巨大碎冰连续出剑,直将之全部击碎。
一时间空中冰雾弥漫有些遮挡视线,这让苏礼有些难受……因为在这冰城之中他的元神无法动用,如果肉身感官再受阻那么就真的是两眼一抹黑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猛然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去……却见天空原本大荒泽上空永久不会散去的阴云忽然间如同瀑布一般地以此地为中心坠落下来。
云气落地,周围立刻也是一片烟雾弥漫再也看不见身边。
而唯有头顶一轮金日高照……云气如瀑坠落,也露出了这金日周围的天空。而此时的天空,却是显得特别高远,也是特别的肃杀。
海棠见状猛然间紧紧地拽住苏礼的发丝,将自己全部都给包裹了进去,然后语气凝重地说:“郎君小心了,这是白露大神的‘秋日角斗场’……没想到白露大神最喜爱的这件神器都落入了玄冥之手。”
海棠犹豫了一下,最后才有些担心地说道:“看起来白露大神的失踪的确与冥渊有关,玄冥那家伙应该是知道一些什么的……可惜她现在自身难保。”
苏礼听她说得严重,于是问:“这件神器究竟什么效果?”
海棠凝重地说道:“白露大神喜好征战,不但是秋神,更是西方白帝座下的首席战神!”
“战事不会常常有,就算西方天庭依然在一直扩张征伐之中,但却也不会一直战斗。”
“于是喜好战争的白露大神就给自己打造了一件解闷用的神器,也就是这‘秋日角斗场’。”
“它可以给角斗的勇士提供绝对公平的决斗场所进行一对一决斗,而白露大神则是可以旁观取乐。”
苏礼微微一愣,随后无语地看着周围天空的云瀑落尽,最后露出了一圈仿佛角斗场看台一般的圆形高墙。
随后他发现周围的环境已经彻底改变,气温也是来到了仿佛秋日一般……干爽但却燥热,让人很是容易冲动。
“自成一界?”苏礼疑问了一句,但是却发现竟然没有得到回应。
转头看去,却发现他的海棠已经变成了一根缠在了他发丝上的海棠花藤,不再拥有人形……
“真的真么厉害……”苏礼对这‘秋日角斗场’的表现惊讶极了,竟然连海棠的存在也能够暂时抹去吗?这果然是绝对公平?
不,也不能算是绝对公平吧……至少苏礼感觉到,这个决斗场空间中天地元气的波动十分微弱,分明就是被他清扫过之后的表现。
也即是说,这个角斗场内的天地元气还是与外界天地元气状态有关的。
他此时心中是非常庆幸……如果不是他驱散了冰城范围内的所有天地元气,那么剑崖众人落在这里就要遭受一边倒式的碾压了。
但是现在么……估计乾荒教徒只能与剑崖门人在没有天地元气的情况下比拼消耗了……可能他们觉得自己人多拼得过,但是剑崖门徒身上都有驻元符……
苏礼笑了起来……既然如此,那么他就要看看自己面前的对手会是谁了……既然说是绝对公平,那么应该也会给他安排一个修为接近的对手吧?
只是为何在这等待了这么长时间,那对手还没出现?
贼人 冯君
他有些疑惑,但是随着他想起了海棠先前的说法,立刻就想到恐怕他的对手已经在这角斗场中了!
他心中猛地一动,立刻施展渡厄遁法从原地消失……
在这刹那间,原本他所在的位置就仿佛猛地波动了一下……
苏礼目光敏锐,立刻从这波动中察觉到了对方的踪迹……那是一柄仿佛从半空中突然刺出的透明尖刀!
这是一个刺杀者,而且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一个元婴级别的刺杀者!
苏礼心中不免冷汗,就觉得这真是危险。
他因为自身的强大已经剑崖教一直以来的重重保护,已经失去了对于危险的敏锐性……还好他够机灵,否则这次还真要被人偷袭成功了。
但是看着对方又一次变得毫无踪迹,他就觉得难办了起来……这种刺客类型的对手真是难办,他该如何应对?
首先,当然是要将人给逼出来……
至于怎么逼?
苏礼想了一想,以他为中心就透出了一种沉重之极的庞大意念。
元婴之后修为重心灵,苏礼此时元神成就,却是已经可以将自己的重钧意仿若实质般地施展出来了。
重钧意盖压全场,立刻就在空气中压出了一个不是那么协调的扭曲影像来……
苏礼伸手在自己头发上摘下了那根海棠花藤,然后将自己的长发束起来以这花藤绑在脑后,随后目光冰冷地注视着那个虚影道:“你暴露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暴露。
重钧意覆盖之下,若是对方以法力支撑那么必然会产生法力波动,若是以心灵力量对抗,那么也会给苏礼的心灵指明方向。
甚至用肉身硬抗……地面上承重的差别也会留下痕迹来。
对方也是明白再也无法隐藏,于是直接撤去了伪装,全身爆发出惊人法力,扛着重钧意的压迫就持刀刺向苏礼……
作为一名刺客类修士,他理所当然地最擅长近身搏杀。
只是他千不该万不该的,不该拿刀对着苏礼……
在这一刻,苏礼眼中的光芒精彩极了。
他好像是遇到了心爱的玩具一般,猛地从怀里掏出了一件什么,就见冰冷的刃光一闪,他就又收了回去。
……那刺客不可思议地看着苏礼,随后就发现自己四肢的经脉已经全部被轻巧地挑断,他只能手脚一软摔倒在地上。
但是这人倒就倒了吧,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苏礼的怀里,不停地失神念叨:“刀……刀……那是刀……”
苏礼觉得这人太烦了,他难得想要过个瘾都不行吗?
他也是看到对方是个用刀的,实在是忍不住手痒了啊。
刚才他忍不住拿出了早年韩嫣送给他的那柄精铁刀施展了一下……没想到这些年来‘专注剑法’,忽然捏了把刀在手里,竟然直接达到了‘技近乎道’的程度。
出刀之时那种刀锋擦着空气划过带起一片气流的触感,那种得心应手甚至刚想到要怎么出刀却发现刀锋已经在那的感觉……着实是令他迷醉不已。
他是个天生用刀,只是被逼无奈要去学剑而已。
这个刺客的刀很强,但在苏礼眼中却只是对力量运用的强。法力聚敛于刀锋之上是很强很厉害,只是砍不中人就没办法了。
苏礼的刀很简单,唯一的要旨就是要精确地命中目标。
所以双方的刀并没有进行任何比拼,只是苏礼的刀已经切入了对方的身体,所以这个持刀的刺客就败了。
而在胜了之后,他没有直接下死手,而是有个突发奇想……
所以他的元婴眉心处猛地亮起一枚狱崖神符的符印,随后这符印就这么印照到了他肉身的眉心处。
富贵锦绣
一道狱锁猛地从他背后探出,立刻将这个刺客给捆得严严实实……
不但是力量被封,更是成为了苏礼的‘电池’。
这刺客的一身法力,正通过狱锁被源源不绝地抽取到他的体内……他准备要打一场持久战了。
光芒一闪,他的下一个对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