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6zax好看的玄幻小說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第四百三十三章 大雨季(2)閲讀-08f2d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小說推薦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毕竟现在这样的环境格外的闭塞,而且处处都充满着危险,没有食物我们可以去海里找那些被拍上岸来的海鱼,无论怎样都是饿不死的。
再加上我们这一次找到的那只大鸟,还有那只螃蟹也足够吃上一阵子总比我们最开始流落到荒岛上什么都没有要好上许多。
可是一旦没有光亮,那么这件事情就会显得很麻烦。
毕竟漆黑的夜里,总是让人没有底气。
我顿时也是有些没底起来,毕竟我也没有想到过这件事情会发展成现如今这种模样。
原本我们还打算这两天就去搜集一些铁矿,然后回来重新锻造一些兵器,还有一些常用的生活用品 可是现在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了。
先是小何他们莫名的出现,打乱了我们之前的打算。
而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大雨更是让我们一时之间陷入了惶恐。
白伟站在门口边儿看了好半天,紧接着唉声叹气地走过来。
“四海,这可怎么办?我看不如趁着这会儿雨没有下大,我带着人出去再弄些木头回来吧,如果真的要是赶上大雨来,那么也总能多屯上一些心里有底啊!”
其实白伟这个人没有什么坏心思,他之前在公司里只不过是位高权重,把他的一些本性给无限放大了。
娇妾
可是在荒岛上,这几年的生活下来,我发现白伟其实也算得上是个有担当的人。
而且他跟爱孩子,这个本性就让我格外的尊重。
天赐和奇迹就很喜欢白伟,有时候白伟还会特意去看看两个孩子……
此时看到白伟的满脸担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
“没事儿,外面现在天黑雨急,你们出去我也不放心,咱们先且等上一晚上,如果明天这雨还没有停,那么我再想其他的办法。”
外国佬听了我这话,连忙凑过来:“赵,这还能有什么办法,我觉得不如就出去弄些柴回来吧!”
其实我当然知道他们的担心和害怕,可是我却觉得如果现在出去确实没什么用。
毕竟天色都已经这么黑了,而且雨这么急,就算是他们出去了,也看不见什么,而且现在没有办法弄火把,一片漆黑,毫无安全性可言。
万一有什么野兽被这大雨惊吓,冲出来伤了他们,岂不是更加麻烦?
王平也连忙去劝说,白伟几个人顿时垂头丧气的站在木门边儿上。
我坐在一旁也是心里乱糟糟的。
杨瑞站在我旁侧,他目光深邃的看向外面噼里啪啦落下来的雨珠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
说实话,我觉得杨瑞这个人真是越来越奇怪。
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他每次都很是为我们着想的模样,跟着我们生活了那么久,我却一直都没有摸透他是什么性格。
而现在分开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再回来给我的感觉更是疏离,好像他之前所营造的那些和蔼可亲的面目,只不过是伪装出来的。
而现在这个冷静且冰凉的性格才是他的本性。
我们所有的人都不出声,一直听着外面噼里啪啦的下雨。
隱婚溺寵:顧少的心尖妻 jingYu85.
好久了之后白伟才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反正也没法出去了,不如早点儿睡吧,休息好了才是正途。”
说完白伟顶着雨就转身回了他们的房子,紧接着所有的人都陆续走开,就只剩下小何他们这一伙。
深海 下
小何受了伤,现在还昏迷着,不过萧蔷之前已经给他吃了草药应该也没什么大碍,受伤的伤口也已经用清水清洗过了,接下来那就只能是养着。
我们现在的这个营地其实并不属于洼地,可是因为周围到处都是高耸的山,雨水若是下的太急,那么很有可能就会造成积水,这倒是也是个头疼的事儿。
说实话我之所以拦着白伟他们不让我们去砍伐木头囤积柴火,其实我内心是想去看一看那个可以变化出来的枪火库。
我记得之前那个枪火库里面有很多壁灯。
虽然我并不知道那些壁灯一直亮着的原理是什么,但是我们既然可以将这些枪支弹药带出来,那么带出几个壁灯应该也不麻烦。
只要有了光亮,那么这些木柴我们省着用,应该也熬的过去。
诡案追踪 grace小贝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小何和杨瑞他们在这儿,此时的局面比最开始还要复杂很多。
我并不想将我现在所能够弄到枪支的事情,包括所能够知道的事情更多地展现到他们面前。
因为我总觉得之前林旭波所说他们背后有一个人在操控着他们,寻找那种可以长生不老的玩意儿,让我的心里格外的胆战心惊。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想跟着小何他们离开这儿,但是现在显然不能了。
因为他们最开始十几个人,现在已经剩下四五个人了,就说明他们这段时间的遭遇一定也很血腥凄惨,可纵使这样,也没有动摇他们离开这里的决心,那就说明这件事情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一旦小何和杨瑞他们得知我有这样的能力,那么就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麻烦。
替天行盗 石章鱼
所以想要去寻找壁灯的事儿,怕是也要先搁置一段时间了。
好在我们现在的这些干柴,若是省着用,应该还能用的上一个星期左右。
那么先等上一晚,看看明天的情况再做打算吧。
我心中料定了这样的想法,起身正准备离开,也回去睡觉,杨瑞却忽然叫住了我。
我扭头看向他,杨瑞表情冷淡声音更是平静的连语调都没有。
“赵四海,你不想知道我们为什么来到这个地方?”
这是杨瑞和我们重新碰到一起之后,他第一次如此意有所指地和我谈话。
我皱了皱眉头,心中快速的思索。
以杨瑞的性子怕是不会直接告诉我他们的目的,那么他之所以这样叫住我,怕是只是想勾起我的好奇心。
说实话,我也确实是很好奇,但是也不一定是非知道不可,随后我看像杨瑞冷静地摇了摇头。
“我不管你们为什么来到这儿,我也并不想知道你们为什么来到这儿,因为我并不感兴趣。”
“我只想说的是如果你们不想走,非要留在这儿,我自然会给你们一口吃的,毕竟咱们都是人,我没有那么狠心看着你们饿死或者病死,但是如果你会起什么其他的心思,那我劝你趁早收了那份心,我赵四海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我这边的朋友一分一毫,所以你的这些秘密留着就好了,不用告诉我!”
说完,我扭头就直接走出了雨里。
伪装的佯装 重演氵悲伤
等我走到房子用余光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杨瑞依旧就那样一直站着,静静地盯着我的方向,目光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