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第688章 令人反胃的會議推薦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小說推薦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神豪从吹牛纳税开始
第二天,李天宇醒得相当晚。
除了被窝里太舒服的关系,
可能也是因为喝了不少酒,虽说没有喝醉,但酒精对大脑多少也会有些影响的。
李天宇起来看了看时间,已经早上十点钟了。
李天宇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也不知道这里的早餐是怎么吃的。
艾保权这么大的款,总不至于没订早餐吧?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李天宇开门一看,一个服务员站在门外,手里还端着一叠木头盒子。
親愛 的 阿 基 米 德
明白了,那是日和式的早餐餐盒。
嫡宠四小姐 叶淼淼【完结】
服务员将餐盒放在了落地桌上,还很细心地将每个餐盒打开,然后给李天宇介绍了一番。
李天宇哪有心思听这个,反正看起来挺精致的,能让他叫出名字来的也就是一个鸡蛋卷,还有一些海鲜类的东西。
服务员:“李先生,需要我提供用餐服务吗?”
李天宇怔了怔。
用餐服务?这是干什么的?
难不成还会嚼碎了喂给他?
那也太周到了,受不鸟。
李天宇:“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
服务员便朝李天宇鞠了一躬,便退了出去。
还等什么呢?
李天宇坐下来,便开始大快朵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别说,这早餐吃得还挺舒服的。
吃饱喝足后,李天宇便打开对面的拉门,外面别有洞天,是一个日和式的小庭院,布置得颇有禅意。
李天宇就坐在那里,开始琢磨起事情来了。
艾保权现在麻烦大了,李天宇很想帮他,所以就不得不求助于吹牛纳税系统了。
可是问题来了,李天宇才想起来,自己吹牛都没办法吹。
因为不知道艾保权,不对,是爱华地产集团在新马国搞的是哪一个地块。
没办法,李天宇只好又起身离开了房间,去找艾保权了。
李天宇去了之前跟艾保权喝酒的那个温泉泡池的房间,但没有艾保权的踪影。
想必这老小子不知道又去哪里嗨皮了。
苦中作乐嘛,越是这时候,心情越重要。
李天宇便用手机拨了杨安的手机号码。
手机响了好一阵子,杨安才接了电话。
李天宇:“杨总管,艾总去哪儿了?”
杨安:“现在在酒店的会客室,正在跟人谈事情。”
李天宇“哦”了一声:“那我一会儿再找他。”
杨安犹豫了一下,说道:“李总,你等一下,我问问艾总。”
李天宇没说什么,杨安的意思想必是问问艾总需不需要让李天宇在这里等着。
片刻之后,杨安又打了回来。
杨安:“李总,你等我一下,我去接你过来。”
李天宇答应了一声。
杨安很快就出现了。
从他的表情中,似乎看不出什么来。
但李天宇仍然能感觉出杨安的心绪有些阴沉,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杨安:“艾总说让你也过去。”
李天宇点了点头:“走吧。”
李天宇也没有多问,反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一会儿问艾保权就知道了。
杨安的身份毕竟是保镖,关于艾保权的事情并不方便说出来。
这家温泉酒店针对高端客户,推出了各种VIP服务,其中就包括了会议室。
艾保权这个级别的人,在酒店里就有专用的会议室套房。
李天宇跟着杨安左转右转,终于来到了会议室套房的门口。
杨安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说话声:“让李老弟进来吧。”
李天宇朝杨安点了点头,便走了进去。
除了艾保权以外,里面还坐着三个人,全是男人。
看到李天宇进来,这几个人只是朝他看了一眼,也没有多做表示。
而且李天宇也感觉出来了,室内的气氛颇为沉重,就如同世界末日将要发生了似的。
艾保权把李天宇拉到旁边的座位,说道:“这是李天宇,是我的小老弟。”
李天宇心想,“小老弟”这个称呼,他可不怎么待见。
其他几个人似乎并没有太给艾保权面子,并没有对李天宇提起足够的重视,反而纷纷露出不太高兴的神色。
其中一个人说道:“艾总,咱们都火烧眉毛了,不管是小老弟,还是大老弟,他也帮不上忙啊。”
说话的这个人名叫王向贵。
而另外两个人,一个叫常凡,另一个叫袁洪济。
三个人的身份也都不一般,在国内属于一等一的大富豪,只不过没有艾保权的名气那么响亮,属于隐形富豪。
这三个人属于艾保权的合伙人,除了投资了爱华地产集团,加入了董事会以外,还入股了爱华地产新马项目。
也就是说,在座的四位,都是新马项目的核心人物。
相比之下,李天宇这样的“小老弟”确实不够看。
李天宇并不是什么著名的大富豪,也跟爱华地产新马项目,毫无关系,他们三个当然都对艾保权把李天宇拉进会议室,有些意见了。
不过艾保权却不以为意。
虽然他们三个都很牛批,但艾保权更牛批,至少到现在为止,艾保权还是爱华地产集团的总裁董事长。
换句话来说,他艾保权说话还是算数的。
威尼斯商人
这时,常凡打圆场说:“多一个人想想办法,没准能提供不同的回路呢。”
常凡的话确实有些牵强,王向贵和袁洪济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袁洪济叹了口气:“现在不管是多几个人,估计也没什么办法好想了。”
常凡:“袁总,你别这么悲观啊,大不了咱们再找几家风投和大老板想想办法。”
王向贵摇了摇头:“现在能找谁啊?现在的投资人都比猴儿还精,风险调查做得越来越详细,越来越细致,还有那些大老板?马军和雷云吗?他们就更不可能帮咱们了,咱们这是烂摊子,别人躲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再主动靠过来?”
其他几人全都沉默不语。
王向贵虽然说话比较难听,比较消极,但也确实是事实。
虽然没人跟李天宇解释,但李天宇也知道艾保权他们这四个人说的是什么事情。
多半是爱华地产的新马项目遭遇了重大打击,几个人正在发愁呢。
其实艾保权确实没必要把李天宇叫进来。
这种事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毕竟传出去,那可能会引发房地产界,乃至是国内整个商界的大地震。
不说别的,爱华地产集团可是上市企业,这样的消息足以让其股价跌出三千里之外去。
艾保权一直沉默不语,茶杯里的茶水都许久没动过了,显然也是急火攻心,没有做其它事情的心思。
昨天艾保权还在苦中作乐,现在别说作乐了,一点儿爱做的事情都没有了。
王向贵又忍不住说:“艾总,这件事咱们到底有没有办法解决,不说完全解决,至少也有得一个思路吧?”
艾保权:“你们也知道了,我能想的办法都想了,我现在可是比你们还着急,只要有一点儿办法,我也不至于这么发愁了。”
这话不假,艾保权属于乐观型的人格,这也是成功人士的标配人格。
只要出现一点希望,艾保权肯定就会兴冲冲地去办了,不至于在这里表现得如此苦大仇深。
袁洪济忍不住说:“艾总,您可别这么说,如果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那咱们不就完蛋了嘛。”
常凡脸色苍白,显然是想到了更加严重的后果。
常凡:“完了完了,这下连命都要没了。”
飞升诛仙
艾保权冷哼一声:“你们怕什么?无非就是脱层皮,我这才真叫没命了呢!”
王向贵:“艾总,您这么说就不对了,咱们可是一起签的对赌协议,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你死,我们不也得死嘛。”
常凡赶紧点了点头:“对啊对啊,艾总,我们的家底可真没有你那么厚,哪是脱层皮的问题?”
袁洪济看不过去了,摆着手说:“你们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再怎么逼艾总,他也想不出办法来了啊。”
王向贵眉毛一挑:“老袁,那你说要怎么办吧?咱们总不能在这里大眼瞪小眼吧?”
袁洪济:“还能怎么办?咱们现在就好好商量一下,怎么把损失降到最低吧。”
说到这里,袁洪济叹了口气:“至少……也要把爱华地产保住。”
艾保权看了袁洪济一眼,露出感激的神色。
有句老话说得好,患难见真情,这个时候袁洪济还能为艾保权说好话,想尽可能地保全爱华地产集团,确实是相当有心了。
然而,另外两个人明显不是这么想的。
常凡苦着脸说道:“现在怎么可能保得住爱华地产?如果这件事暴了雷,就算是把集团全部抵进去,也不够还账的啊。”
王向贵阴沉着脸,默默地点了点头,显然也是深以为然。
艾保权抬头看了几人一眼:“那你们说怎么办?你们找上门来,总不是跟我一块儿发愁,抱团取暖的吧?”
王向贵和常凡对望了一;眼,后者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王向贵咬了咬牙,说道:“艾总,这件事情要说咱们都有责任,谁都赖不着谁,但总得有一个主犯和从犯出来,这责任就不一样了。”
常凡像小鸡子一样点着头:“对对,主犯和从犯咱们先要分清楚。”
艾保权:“什么意思?”
王向贵:“当初新马项目是不是你牵头搞的?”
艾保权的脸色也阴了下来:“是我。”
袁洪济嚷嚷了起来:“王向贵,你什么意思?先提出新马战略的不是你吗?怎么就全都推给了艾总?”
王向贵冷冷一笑:“先提出来的确实是我,可是后来就是艾总牵头去考察,去谈判,去实际操作了啊。”
袁洪济一时语塞。
王向贵这小子真是够缺德的,当初王向贵为了推动这件事,先后发动了好几次董事会,就数他最积极。
艾保权是主推人不假,那也是因为他是爱华地产集团的董事长啊。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袁洪济看了一眼常凡:“老常,你也是这么想的?”
常凡心虚地低下了头,虽然没有说话,但也算是默认了。
艾保权摆了摆手:“你们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说吧,你们想怎么办?”
王向贵朝常凡使了个眼色。
这两个人显然早就通好气儿了。
常凡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了几份文件。
常凡将文件递给了王向贵:“王总,你来说吧。”
王向贵冷哼一声:“都这时候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王向贵把文件接在手里,稍微翻了翻,拿起最上面的一份,说道:“这是我的,下面的是老常的,最后……还有老袁的。”
袁洪济怔了怔:“什么东西?跟我有什么关系?”
王向贵将最下面的那份儿扔给了袁洪济:“老袁,你看看吧。”
袁洪济将那份文件摆下,随便翻看了一眼,脸色就变得相当难看了:“你、你们这是要逼死艾总!”
王向贵面色一凝:“老常,这次你来说吧,主意可是你出的,这黑脸别总是让我来当,你也要发挥作用啊。”
常凡看了看袁洪济,又看了看艾保权,尴尬的神色一闪而过:“艾、艾总,您别怪我啊,我这也是没办法了,你知道我的情况跟你们不一样,如果……”
写给我们的青春
艾保权烦躁地摆了摆手:“别废话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常凡清了清嗓子,终于恢复了淡定:“是这样的,现在的情况就是雷早晚得暴,艾总您现在是不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
艾保权:“是。”
常凡:“这样的情况,咱们这几个人确实是在一条船上,最终的结果就是一起沉下去,是不是?”
艾保权面无表情地再次应道:“是。”
常凡:“我、我的意思是,艾总您毕竟是董事长,是船长,与其咱们这些人一起沉,不如……”
听到这里,就连李天宇这样的“局外人”都听明白了。
常凡和王向贵是想着强行下船,在爱华地产集团这艘大船沉没之前,就乘救生艇逃走。
反正船肯定要沉,留他们这几个人在船上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就让船长自己跟大船共存亡就行了呗。
不得不说,常凡和王向贵这两个厮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李天宇感觉一阵一阵的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