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線上看-第一百九十二章 不當敵人,何須手段?熱推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小說推薦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我成了战神反派他爹
“卧槽,你说谁不行呢?”孟浪爆粗口。
男人最无法接受的,便是别人说自己不行。
“难道不是你吗?”陈生反问。
你…孟浪气的暴跳如雷,可是事实摆在面前,他多么不想承认都不行。
“你也同样不行,等着丢人显眼吧。”孟浪恶狠狠的说道。
陈生呵了一声,盘坐下来。
当手指按在古琴上那一刻,整个琴都好似要跳动起来一样,传来一阵亲切之感。
“果然,万物有灵,琴也能够感应到我的琴技,愿意和我亲近。”陈生默默的感应着,和古琴互相交流。
带着女徒去西游
就在刚才,他用所有的好感值,换了神级音乐术法,瞬间精通各种乐器,无论中西古今,只要是和音乐有关系的乐器,全部精通。
有系统,行天下啊。陈生忍不住感叹。
“现在,比试正式开始。”金钰有气无力的说道。
他对接下来的比试不抱有任何希望。不仅仅是他,在场所有人都一样,慕容桑已经展露出强大的实力,即便是行家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是一个无名之辈呢?
这场比赛,就是用来丢人现眼的。
金瑶已经不关注比赛了,开始为接下来自己出手做准备,挑选琴谱。
“朋友,不知道你是否听说到十面埋伏呢?”
慕容桑笑着说道,手指同一时间舞动起来。
他要用自己的底牌,好好教训这个来捣乱的。
他的十面埋伏能够将听者带入到危险的情境之中,若是心里承受能力小的,根本承受不住这种压力,很可能会惊吓而亡。
平行线注定不会相交
“没听过,不过我接下来要弹奏的这一曲,你和在场所有人都没有听过。”
陈生闭上眼睛,开始自己的弹奏。
“好强大的杀气。天啊,我竟然感觉到了危险。”
“我也一样,好像是暗中有人在盯着我,向我靠近。”
弹奏刚刚开始,众人便阵阵惊呼,感叹十面埋伏的意境。
耳边好似能够听到万马奔腾的声音,还有战场上的厮杀声。
相比之下,陈生的弹奏,只能用莫名其妙来称呼,不仅仅没有任何意境,反而很奇怪,所有人都没有听到过,更像是随意乱弹琴。
金瑶崩溃了,若是慕容桑用十面埋伏和她比试,她可以直接缴械投降了。
重生 嫡 女 歸來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家族是一定会将我嫁给这个无赖,不会为了我而破坏规矩。天啊,谁来救救我,我应该怎么办?
可怜,无助的情绪蔓延,金瑶欲哭无泪。她怕了,也后悔了,为什么要邀请这么多人来,自己一个人在家中举办及冠礼不香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浩然正气扑面而来,冲淡了金瑶的无助情绪。
这…
金瑶茫然的看去,只见这股浩然正气是从陈生的身上飘出来的。
在他的身体四周,笼罩着一团浩然正气。明明看不到,所有人却都能够感觉到,是真实存在的。
“是琴音所产生的浩然正气,他也是一个古琴大家,足以和慕容桑相抗衡。只是这首曲子,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到过呢?”金瑶绝处逢生,内心无比激动。
绝世全才
她很可能不用嫁给无赖,只要陈生能够一直这么保持下去。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一段陌生的曲子,浩然正气伴随着弹奏,也在金戈铁马声中,无限壮大,朝着十面埋伏碾压。
十面埋伏竟然有了退败的迹象。
同样是金戈铁马,同样是战场杀伐,可十面埋伏杀意十足,戾气十足,而陈生的曲子,更加悲壮,更加浩瀚。
一方,宛若是一往无前的进攻者,藐视敌人。另一方更像是以身守孤城的最后将军,做好了以身循城的打算。
一滴眼泪从金瑶的眼中滑落,她眼下的局面不就是如此吗?陈生在用琴,做最后的守护。琴声如同人心,他是在用命守护我不被这个无赖摧残。
这一刻,金瑶的高贵之心从高空中跌落下来,落在温暖之海中。
“战!我们和你一同守护,干掉侵略者。”
众人的情绪被调动,一个大少嘶吼。
他们完全陷入到意境之中,抱着必死的决心,走上城墙,和将军城池共存亡。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到底弹奏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能够克制我的十面埋伏?”
慕容桑慌乱的嘶吼着,他的杀伐气正在被浩然正气吞没,他的心境也受到了影响。
绝望之链
弹琴,弹的是心,这样下去,他必败无疑。
“你若真心求教,我倒是可以为你解惑。只是你连这个曲子都感知不出来,配得上音乐鬼才这几个字吗?”陈生回应。
“你是在故意诱导我?”慕容桑充满了警惕。
“我从未将你当成是对手,何须诱导?”陈生淡淡回应。
他立于不败之地,根本无需用任何手段。
这话,狠狠的刺入到慕容桑的内心之中,这是在他最擅长的领域,他不能够失败。
“我就不信,你能够破了我的十面埋伏,今日我便让你明白,什么叫绝望。”
慕容桑狰狞的大吼一声,再次加重了力道。
他要胜利,不能够失败,他不允许!
他是音乐鬼才,是要称霸一个时代的存在。他还要崛起,在抢夺回家产之后,去大洋彼岸,让全世界都听到他的魔鬼之音。
他怎么能够败在一个不知名的穷小子手中?
然而,一次次的进攻,都毫无成效,陈生的乐曲就像是铜墙铁壁一样,任凭他想尽了办法,也无可奈何。
不,一定不是他的实力比我更强,没有人会在音乐上的造诣超过我。
一定是这首曲子的原因,是这首曲子能够克制我的十面埋伏,一定是这样的。
这首曲子是什么?我不可能没有听过的,古曲只有那么多,我全部都听遍了,哪怕是一个不知名的曲子。
突然,慕容桑双眼一亮,他已经知道那是什么曲子了。
“广陵散!你弹奏的是广陵散!失传以久的广陵散!”
慕容桑惊呼,他已经知道了答案。
这首曲子,是古曲中最神秘,也是最难领悟的,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大师,都不敢轻易尝试的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