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家祖墳被刨了分享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小說推薦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我成了战神反派他爹
“这当然是真的,我对你的情,天地可鉴。”孟浪眉目含星,凝望着金瑶。
这是他的杀手锏,无论多么冰冷的女人,都无法抵挡的住,他的深情凝望。
我这该死的魅力,总是让女人沦陷的太快。
不远处,孟浪的几个跟班已经走了过来,要将陈生强行带走。
金钰等人没有阻拦,他们现在也分不清谁的话是真的,谁的话是虚假的。不过,他更加愿意相信孟浪的话。
孟家可是圣人的后代,家风一直很正。
其他人也都是一样的想法。
“小子,自己滚蛋吧。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我们不对你动手。”几个跟班呵斥,帮孟浪圆谎。
“你们动手试试?”陈生冷哼一声,强大的气息散发出来。
大宗师?几个跟班脸色大变,纷纷后退一步。
强大的气息,压制的几个人想要跪地臣服,丝毫升不起反抗之心。
陈生不理会几个跟班,走到孟浪的面前,一脚将他踹翻。
孟浪的反应非常快,第一时间出手反抗,可他的还击起不到任何作用。
“大宗师?”孟浪惊呼。
他即将踏入宗师境界,又学习的是孟家秘法,普通宗师压制不住他。
能够轻易碾压他的,只有大宗师。那强大的气势,让他喘不过气来。
“现在你还觉得我有必要附庸你孟家吗?你又算是什么东西?也值得我做你的跟班?你孟家的老祖在我面前,也不敢如此嚣张。”陈生淡漠开口。
豆大的汗珠从孟浪的额头低落,他被大宗师的气势完全碾压。在这种力量面前,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蚂蚁。
“前辈,孟浪错了,孟浪再也不敢冒犯您。”孟浪战战兢兢的回应。
大宗师,那可是开山立派的存在,很多古武家族都培养不出来一个。孟家当代的家主也不过是大宗师境界,这样的人,从来没有哪个势力妄想招揽,因为没有哪个势力配。
宗师会选择附庸强大势力,寻求秘法突破,可大宗师完全不需要,他们就是天地间的最强者,何必附庸他人,寄人篱下呢?
从陈生亮出来实力的同时,孟浪的谎言便不攻自破。
“既然知错,今日我便放了你,回去闭关一年,不允许踏出家门半步。”陈生淡漠开口。
“是,晚辈知道了。”孟浪赶忙应了下来。
陈生这才收回了气息,放了孟浪。
孟浪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带着几个跟班灰溜溜的离开。
接下来的一年,他只能呆在家里了。不去照做或者是回家告状,他都不敢。家族不会为了他去得罪一个大宗师,并且今日本就是他的错。
至于金瑶,他不去想了,只能选择放弃。和一位大宗师竞争?他没有信心。或许未来有朝一日也会踏入大宗师,可那是十几二十年之后的事情了。
输给一位大宗师,他心服口服。
“前辈,金钰有眼无珠,不认识前辈,还望前辈见谅。”
锦衣风流
金钰也用前辈称呼陈生。
两个人看起来年纪相仿,可是金钰却觉得只有用这个称呼才合适,实力决定着辈分。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能够和前辈切磋,是金瑶的荣幸。”金瑶也走过来和陈生行礼。
“你还是叫我大叔吧,一个可怜的大叔。”陈生笑着回应。
面纱下俏脸一红,羞涩的抱着古琴走到一旁。
陈生也在刚才的位置上坐下。
“不如我们合奏吧,切磋只会破坏了意境。”陈生提议。
金瑶应了下来,内心的感动又多了一分。合奏不切磋,便是没有胜负,没有胜负便不是定终身。
虽然她对陈生也很满意,可是这种带有赌博性质的婚嫁,她是发自内心抗拒的。
只有金钰连连叹息,这可是一个年轻的大宗师啊,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若是能够联姻,家族的实力会提升不少。
二人相对而坐,弹奏的是陈生选择的一首百鸟朝凰。
当优美的旋律响起之后,所有人都不自觉的被带入了进去。
耳边好似有百鸟鸣叫,头顶好似有一团高贵的气息。
陈生也完全投入到这首美妙的乐曲中,和古琴融为一体。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首曲子才结束,可是所有人都深陷在曲子中无法自拔,慢慢回味。
“太好了,此生能够听到这样的乐曲,无憾了。”
“我曾经以为,当代的流行乐才是最优美的,古音已经被时代所淘汰,旋律也被淘汰。现在我明白,是我井底之蛙了,原来古曲才是最优美的。”
“西方的钢琴曲也无法和我龙国的古曲相提并论。”
众人连连惊呼赞叹,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言辞。
金瑶一颗心完全融化,刚才的几分钟,她感觉和这个男人融为一体,这个人就是她毕生想要寻找陪伴的人。
她从未想过,自己的及冠礼会如此的一波三折,也从未想过会这样的完美。
及冠礼到此,便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今日,将会成为她一生中最值得怀念的日子,没有之一。
金钰早已经准备好了宴席,众人纷纷入座,举杯庆贺。
陈生坐在上首的位置上,被人连连敬酒。
“金瑶公主,听说你的美貌即便是仙子见了都要自惭形秽,不知道我们是否有福分,能够一赌您的容颜呢?”
酒过三巡之后,终于有人站出来说道。
其他人也满脸的期待。
只有金瑶面色凝固,不知所措。
若是大庭广众之下露出脸面,她将会变成笑话,面纱是断断不会摘下来的。
可是这么多人逼迫,她想要拒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求请的看向金钰,可是金钰完全读不懂他的意思。
这位堂哥,浑然不知道自己的堂妹吹嘘过。
“呵呵,竟然没有事先想好退路,真是单纯啊。”
陈生暗叹一声,开口道:“金瑶金钰,我这一次前来,并不是为了及冠礼,而是有一件事情要告知两位。之所以一直没有提,是因为这件事情会扰了及冠礼。”
话语一出,众人的注意力便被吸引了,这到底是什么事情,会扰了及冠礼?并且还是一位大宗师亲自来告知?
金瑶暗自松了一口气,询问道:“大叔,究竟是什么事情呢?”
“你家祖坟被刨了!”陈生一本正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