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最強區小隊 ptt-第五百二十八章 新的反共高潮看書

最強區小隊
小說推薦最強區小隊最强区小队
也许是感觉到了胜利在望,外敌已不足为惧;也或者是觉得自己加入到了世界反***同盟,还成了四巨头之一,所以国民党就膨胀了。1943年3月,常凯申同学以自己的名义出版了一本书,名为《中国之命运》,开始对中国五千年来的历史指点江山,颇为自得自大。当然,这篇文章草本乃是他的侍从秘书、国民党权威理论家陶希圣执笔,蒋某人只是进行了修改而已,但也说明了常凯申是满意这篇文章的思想的。
这本书伪造和涂改中国历史,歌颂封建主义,鼓吹***主义,强调延续千年的“正统论”的糟粕思想,攻击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污蔑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为“新式军阀”、“变相割据”,暗示两年内要消灭共产党,实现党.国的一党专.制。它的出版,是蒋介石集团发动反共内战的舆论准备。
上有所好,下必有报。针对老蒋的这点反共小心思,下面国民政府里捧臭脚的立即行动起来,发动了“第三次反共高潮”。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淌过心田
5月,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决定“共产国际”已完成自己的历史任务,宣布解散,由各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本国革命。在蒋介石的授意下,国民党顽固派乘机要求中国共产党“解散”,“取消边区割据”。
6月18日,国民党第八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召开反共军事会议,决定调动四五十万军队,兵分九路“闪击延安”。于7月7日炮击陕甘宁边区,掀起了第三次反共高潮。
而作为处于日伪顽集中的抗战一线,中王山根据地则救更早接到了国府的上峰军令。
蛇吻拽妃
………………………
“队长,电报。”通讯处长邵君亲自送来一份电报,她亲自掌握了一台电台,专门用于挂名的中王山独立第一师和第一战区司令部、赵雪球的豫北守备师、张思云的独立第五师联络所用。
“是第一战区组织开会?嘛事这么紧急呀?”收到的是一份会议通知,名义上是以一战区和豫北绥靖公所共同签发的。要求豫北各所属部队由一把手带队参加,不得请假、代劳。还特地强调了会议的级别为绝密级,要求很高。
“管他的,过去看看呗。正好把欠发的军饷补给给要回来。”陈龙抽着烟,笑着对曲缙云几个道,“光给咱个挂名的番号,顶个屁用啊?俺们要的是实际的。他国民政府不是寻摸到了老美的支援了吗,正好给咱也兑现兑现啊!”
“哟,那可不老少的东西,恐怕得有个几十万大洋的吧?”谭思虎几个全都笑了,中王山独立第一师,那可是一万来人编制的吃喝用度,在加上武器弹药等等,一年二十万大洋是少不了的。这成军以来,一战区就从来也没有说下发过一次军饷什么的,正好就着这个机会把积欠的钱全要回来。
“哼,老蒋的钱恐怕是没有那么好拿的噢,指不定这次又憋着什么坏呢。你啊,还是期望值低点吧。”曲缙云可不太相信GMD的作为,大家笑完了,他兜头给陈龙泼了一盆冷水。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他军政部如数下拨军费,俺们下次还帮着豫北专区打鬼子。要是光说不练,跟咱玩虚的,那就对不住咯,爱谁谁,别想着白差遣俺们做事。”陈龙毫不在意地说道,“反正这事俺们早就上报过备了案的,糊弄蒋光头的钱不算有错,起码给俺们,还真能用在抗日上,没白瞎!再说,咱八路军、新四军不也在领着军政部的军饷嘛,少时少了点,可大家全在为国抗日,没啥好说的呀!”
绯闻影后:总裁非诚勿扰
…………………………..
三月小阳春,尽管大旱了一年多,但春天到来,万物复苏放眼还是一片绿色的初春景象:远山近树,地上渐渐出现了嫩绿的草色,各式的树木也在抽枝发条,嫩芽亮眼。
尸姐葬经 没钱买药
走在贯通山间的古驿道上,可以看到两边山间新开辟的土地上已经开始了春耕播种。农夫们努力的挥动着锛锄,翻土地,挖沟渠;从水库里一趟趟地挑着水桶往地里浇水人们连成了线,不时有悠扬的号子声响起。承蒙八路军的照顾,让他们这些朝不保夕的逃荒人来到了根据地,给吃喝,给住处,还安排娃娃读书认字,再不好好的努力干活,自己还是个人嘛!
所以从东面的陈家岗子到野猪林这一段,陈龙所看到的尽是一片生机勃勃的繁忙春耕景象。中国的农人,是世界上最勤劳的劳动者,只要能让他吃饱穿暖,能安定的生活,那就能让他付出全部的辛劳,而简单满足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状态,别无所求。春天,是播种希望的季节,所以陇上、田间满满登登的尽是忙碌耕种的人们。
及至过了野猪林哨所,出山下到了山外,满目荒凉的凄凉景象,让大家真切感受到大灾带来的影响:一处处村落,静悄悄的空无一人,坍塌倒落的房屋随处可见。几条野狗四处乱转着,见到了陌生人也不再吠叫示警,倒是斜着血红的眼珠凶悍地盯着,甚至敢悄悄的蹩脚靠近。“千里无鸡鸣,白骨露於野”天灾人.祸之下,再也难见昔日繁华中原的胜景。
“站住,你们干什么的?夹枪带炮的——,哟,原来是个大官啊。立正——”陈龙这次只带了一个警卫营,到了摇旗岭就被岗哨拦住了去路。神气活现的一个排长,一下子看到了马匹上陈龙的中将军服,这才吓得不敢再啰嗦。
浪迹花都 我本疯狂
看来经过去年的一场围剿,赵雪球他们已经吸取了教训,起码这防卫的严密性已经大大提高了。沿着摇旗岭两侧和东西两道山梁一口气建设了三道关隘,正面仅留摇旗岭上一条通道进出,不仅便于控制管理,也增加了攻打的难度——毕竟要仰攻摇旗岭,起码那些一排溜的明暗碉堡就够让人喝一壶的。进了摇旗岭,倒是连绵不断的建设了许多房屋、店铺,利用人口优势,看来这困龙峪还真发展起来了。
一直到了困龙峪的老地址,这边已经彻底成为了军政禁地了。当然到了这里,陈龙就不好再随意打探人家的虚实了。而且,那一个营的警卫兵也不能带进去,就在外面有军营让他们落脚休息。
“哈哈哈,陈师长到了。有失远迎啊,失礼,失礼!”远远的,赵雪球就迎了出来了,拱着手笑道。他嘴上说着失礼,可行动上却没有多少表示,起码这会儿就站在廊檐下做了个样子,倒是在七八阶台阶的衬托下,显得高人一等似的。
这个赵雪球,还是死性不改,非要冒充个大头鹅,何必呢!陈龙苦笑了一下,一曲身跳下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