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hyfi好看的都市言情 帶着倉庫去大秦-260 圍堵咸陽獄讀書-gy9zh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
“赵高!”
“奴臣在。”
“你说寡人是不是真的没理解师傅的意思?师傅应该不会害寡人的吧?”
午夜,蕲年宫内灯火通明,嬴政没有休息,坐在偏殿内,脸色浓重。
天下为聘:邪王盛宠草包妻
邪恶之手 爱上跑车
“启禀王上,奴臣不知事情经过,无法判断。但奴臣相信王上心中自有决断,若是王上让奴臣去做什么,直接吩咐奴臣便可。”
赵高可不会傻傻的真去回答嬴政的问题,他只能当做全然不知道内情,然后听凭嬴政安排。
“你代寡人去看看师傅。”
“诺!”
……
“赵高见过武安君,见过公子,见过诸位大人。”
谁能想到,午夜时分,赵高居然会到了咸阳狱中!
他是嬴政的眼睛,他看到就意味着嬴政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一切,而一旦嬴政知道,这可不光意味着李凌的事情会越描越黑,就连他们这些人的前途也都充满了变数。
赵高的出现,让原本一片和谐的咸阳狱之中气氛瞬间变得诡异而又尴尬起来。
“是王上让你来的?”
“回禀武安君,王上他还是担心武安君的,所以便让奴臣来看看武安君,若是武安君有什么想法或者需求,还请武安君务必告知小人,小人回去之后一定转告王上。”
“替我转告王上,言尽于此,到底哪个才是他需要的,让他自己做好抉择。”
“诺,那小人就不打扰诸位了。”
没有多说一句话,赵高来的快去的也快。
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
穿越之姐妹花之旅
首席哥哥不好惹 龍三公主
“行了,没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几位也先回去吧,这大半夜的都跑到大牢里呆着也不是个事,你们没意见,我怕你们老婆孩子到时候来找我算账。”
赵高前脚走,后脚李凌便开始送客。
然而,还没等这些人走出去,外面却突然乱了起来,吵闹声喊杀声不断!
还没等李凌闹明白怎么回事,赵高就一脸狼狈逃回了牢狱之中。
孤玄芳自賞
“发生什么事情了!”
“兵变!是兵变!”
赵高早已经吓得魂不附体,进了牢房直接躲到角落里不敢动弹。
原来,就在赵高才刚出去,咸阳狱外就发生了兵变,有咸阳守军也有各色人等,全都聚集在了道路上,堵住了咸阳狱唯一的出路。
这些人手中挥舞着火把,一步步逼近咸阳狱,所有试图阻拦的,全部都被一一斩杀,没留下任何活口。
“你们都在这呆着,不要乱动,我出去看看。”
一听到是兵变,李凌赶紧让众人都呆在牢房内不要乱动,李凌猜到了此事定然是因自己而起,这种事情还是必须得靠他自己来解决。
“天下乱世,七国争雄。有夫子李凌者,携炎黄之论,横空出世,佐秦王政而平乱世,以图悠悠华夏再无战乱。然秦王政昏庸无道,事将大成却残害忠良,将夫子李凌投于秦中央狱,实乃寒天下人心。今吾等感慨,乱世得一圣人,却因一无道之君,无法拯救天下苍生。为黎民,为苍生,为天下,吾等愿以身赴死,换夫子得以脱离险境,再举义旗,还百姓万民太平盛世!”
“尔等若是明事理,就速速放下武器,放出夫子!如若不然,便是要与这天下之人为敌,刀剑无眼,吾等便要替天行道!”
等到李凌出来,至少已经有上千人将咸阳狱门前围了一个水泄不通,为首之人更是慷慨激昂一番陈词,让自己身后的这群人成了为民族大义而奋斗的仁人义士。
“武安君,武安君你总算出来了。”
看到李凌出现,典狱长赶紧上前迎接,眼前这事情闹得实在是太大了,他一个小小的典狱长是绝对平不了的。
“好一个与天下人为敌,我李凌何德何能可以成为你口中天下人之榜样?何德何能让你们这些人为我赴死?”
领头的人李凌并不认识,但却是有一定印象的,自己先前在咸阳学宫的时候曾经见过,是个儒生,而且好像还是个赵国的儒生。
事情绝对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恐怕眼前这群人当中有不少都有些特殊的目的在里面,李凌知道自己一旦处理不好,恐怕反而会中了某些人的计。
我笑嫣然
“学生拜见夫子!”
一看李凌出来,那为首之人直接叩拜,其余人等也是纷纷叩拜。
“你既自称是我的学生,就应该知道,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无端的流血牺牲,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事情的真相并不是你们所想的那般,而我也只是呆在这里,并没有定罪。”
“秦国牢狱众多,且赭衣塞路囹圄成市不假,但谁都知道这咸阳狱乃是专门关押重犯之地。我等皆知夫子大仁大义,心中只有善念,但那秦王政竟然将夫子关押在此处,让我等如何放心?还请夫子速速随我等离开,免得受苦!”
人群中突然有一个人冒了出来,而此人李凌绝对认识,这人就是今天在咸阳学宫内给自己挖坑的楚国儒生!
事情果然有些蹊跷,但正当李凌想着对策的时候,他却从人群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了一个老熟人,那便是才刚见过没几个时辰的缠玄。
不光有他在,仔细一看还有他手下不少墨者混在人群当中,但每个人所在的位置都非常有玄机,就像那楚国儒生一样,就在他的身边,就站着一个墨者,而那墨者的脸上还有一道刀疤,一看就不是个善茬。
“我为天下,而如今这天下,能够有这个实力完成一统的,只有秦国,所以,我只能选择呆在秦国。诸位,我知道你们当中 有相当一部分人只知道我被关了起来,却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更不知道这是我自己关的自己,根本就不是秦王所为!”
“什么!”“这……”“不会吧?”
李凌此言一出,这些人立刻就乱了起来。
“你们当中有秦人,也有楚人,赵人,什么国家的都有,但请你们给我听好了,从始至终,我为的是整个天下,倘若你们真的听明白了,那便自行退去,但倘若你们当中有些人只是为了别国利益,想要扰乱秦国并陷我于不义之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因为你们乱的不止是秦国,而是乱了整个天下!这种人,更没有资格说什么为了天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