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fau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討論-365 重回民國相伴-h94ie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
雨,
瓢泼大雨。
晚清风云之北洋利剑
“轰隆!”
一声惊雷震爆长空。
狂风骤雨,电闪雷鸣,但见汪洋之上,已是惊涛骇浪迭起,像是一只巨兽的大口,无情的吞噬着海面上的一切,飓风席卷于天地之间,大雨滂沱,人间苍茫,昏天黑地。
厚重的云层如连绵不断的黑山,高悬苍穹,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风涛险恶,远望看去,长天汪洋如浓墨渲染,仿似勾连在了一起,难分彼此,化成一片。
“快转舵!”
一个声嘶力竭的呼喊响起。
海面上,就见有一艘渔船此刻正在风雨飘摇中岌岌可危,船上渔民俱是神情惨然,看着那骇人的巨浪,全都发狂了一样,疯狂调转着方向,口中发着怪叫,被骇的没了血色。
“咔嚓!”
霹雳一声,苍白的闪电划破暮色,斩破黑云,照亮了众人惨白的脸色
“抓紧了,浪来了!”
眼看躲不及,船老大放声沙哑的呼喊着,只是喊声刚一出口,就被风雨冲散,雷鸣遮掩,其他人全都心惊肉跳的死死抓着东西。
“哗啦”巨响,巨浪便已拍了过来,惊人的冲击力将众人冲的头昏脑涨,摔倒一片,混乱中更是不知道吞咽了多少口海水,呛的连连咳嗽。
大浪过去了,渔船像是水中浮叶,摇摇晃晃,在不堪重负的呻吟中,竟然熬过去了,但所有人却没劫后余生的喜悦,只因为劫还未过,远处又有一个巨大的浪头冲了过来,比先前那个还有猛,还要高,势更沉,轰隆隆的如千军万马冲了过来,遮天蔽日。
船老大眼露绝望,其他人也都如此,看着那巨大的浪头,有人扑通一跪,干脆连躲都不躲了,像是认命了一样,静候死亡。
“早知道今天就不贪了,这下倒好,还要赔上命!”
天空中,一条条虬龙般粗壮的闪电,在无情的宣泄着,咆哮着,明灭不定的雷光电闪中,突然,那已到中年的船老大猛的瞪圆了双眼,张口结舌,他松开了紧抓的船梆,眼神怔楞的望着天上,伸手指着,嘴里“啊啊”怪叫着,像是活见鬼了一样,接着更是双腿一软,也跟着“扑通”跪了下来。
然后发疯一样,拼命的在船板上磕着头。
其他人见他这般古怪反应,也都一时不解,但很快,这些人,也全都和见鬼了一样,接连跪下,疯了一样磕头,嘴里念念有词,满是恐惧。
“龙王爷饶命啊!”
船老大额头都磕出血了,他死死的看着不远处的乌云下,昏暗的天光中,伴随着一道电光划过,天地登时一亮,他浑身颤抖,口干舌燥。一双发颤且惊恐的眼泊里,竟隐约映出一个身影。
終極雇傭兵 曹司空
天地间,更是暴起了声声苍凉的狂笑,还有嘶吼。
所有人颤栗不停,浑身发抖,谁能想到,这惊涛骇浪之上,竟然有人,且这人更在天上,便在那如山黑云之下,高悬天际,显得格外模糊。
这还是人么?
雨太大了。
但这身影,却十分清晰。
而后,这人自长空坠落,落到了海上,落到了汪洋之上。
再看去。
那人已站在海上。
沈醉何歡涼 納蘭靜語
家裏有門通洪荒 旅行衛星
雨幕中,雷云间,更有七道灿烂光华如流星坠下,却是落在了那人的背后,悬于两尺之外,明灭生辉,不坠不沉。
船老大已看的遍体生寒,想他在这海上活了大半辈子,何时见过如此骇人一幕。
也在这个时候,浪来了。
就在船老大心如死灰的同时,他忽然看见,那道静立风雨之中的身影,突地闪身不见,但下一刻,原本岌岌可危,在海上随波浮沉的渔船竟然稳住了,这变化来的突兀,就好像极动与极静的瞬间转变,又好似渔船死死的长在了海上,不动了。
“抓紧了!”
無限之惡魔重生 禦宸先生
一声轻轻的话语落下,穿破了风啸雷鸣,落在众人耳畔。
船老大身体剧震,忙仰首去看,只见桅杆上,正有一人点足翩然而立。
随后,他便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桅杆上的那人,右手轻轻一震,食指中指并起,对着那大浪便遥遥指了出去,看似寻常的抬手,可就在手指点出的一瞬,落下的一刻。
“哗!”
指尖所指的方向,汪洋之上,竟晃似被一股无形锋芒斩开,分浪开海直去数十丈,本是拍来的巨浪,赫然在这一指之下,被划开一道巨大的豁口,就好像被截去一断,正好漏过了渔船。
大浪来的极快,却也去的极快,呼啸而来,呼啸而去。
只是,又有浪来。
桅杆上的身影直直飘下,却是落在了船头,落足一刻,本来风雨飘摇的渔船陡然一沉,像是多了万钧之力,而后在众人目瞪口呆中,船尾霎时高高翘起,可马上,那万钧之力又没了。
但这一下,整个渔船竟然借着群波翻涛之力,借着那人的一脚之力,整个飞了起来,跳到了空中,高高弹起。
枕邊甜寵:總裁的獨家嬌妻
巨大的海浪,擦着船底呼啸远去。
包邮吧前妻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浑似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双腿一软,一个个都瘫软在了地上,浑身颤栗,面无人色。
到了这个时候,船老大才敢壮着胆子,去看那神秘人,可怕的神秘人。
那人仍在船头,背后七柄长剑虚悬不坠,望的人心头发颤,忐忑莫名。
感受着溅落在身上的雨水,那人环顾忙忙大海。
“这是何处?”
船老大哪敢怠慢,连滚带爬的忙又跪下。
“回大仙的话,这里离佛山不远,我们都是那得渔民!”
“佛山?”
听到这两个字,神秘人先是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语气幽幽,似是轻叹般喃喃道:“佛山啊!”
双眼一合,他眼角水痕溅落,不知是沁凉的雨,还是痛苦的泪,人生数百载,不想兜兜转转,竟又回到此处。
但,却不知是否故地重游?
他没问,不知是不想问,还是不敢问。
“起来吧,我可不是什么大仙!”
话语落下,雷光电闪中,映出了一张有些苍白的脸,还有一头披散的白发,不是苏青,又是何人。
风雨渐散,惊涛亦缓。
没去理会身后的渔民,苏青已走下了渔船,身后七剑紧随,只在众人目瞪口呆,惊颤震撼中,眼中瘦削孤绝的背影,已是踱步踩浪,负剑东去,消失在茫茫的风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