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rly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劉備的日常 txt-132 人心難琢閲讀-azn6m

劉備的日常
小說推薦劉備的日常
千日不断更留念。
————–
蓟王巡视东境,只行远观,未曾上岸。唯恐扰乱工期。恭迎王驾,仪制甚盛。即便酌情减免,亦需诸事中断,临岸遥拜。
三足踆乌,王旗不张。如同蓟王离都,王城落旗。以示不见。
或有人言,既然“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蓟王后宫,群芳争艳,姹紫嫣红,又做何解。
须知,匏(hù)一剖成二瓢。
匏,既葫芦。又称“瓠(hù)”、“匏(páo)”、“壶”、“蒲卢”等。《诗经·豳风·七月》:“七月食瓜,八月断壶。”便是此物。《本草纲目》亦载有“悬瓠、蒲卢、茶酒瓠、药壶卢、约腹壶、长瓠、苦壶卢”七种称谓。
若将人比作“沧海之一粟”,“江河之涓滴”。一瓢之量,甚是可观。何况,瓢还有大小,深浅之别。
『后宫是利益的集群』。名为争宠夺爱,实则争权夺利。如前所言,婚姻是最高等级的担保。利益优先,便是后宫。情欲上头,便是种马。诸君需谨记。
王治国,后治宫。君王不治国,专治宫。整日裹挟宫斗争宠,没完没了,儿女情长,家长里短。古往今来,前所未见。
蓟王之所以,家和万事兴。正因早有先言。三百子嗣,皆为县主。夜御七妃,风雨无阻,任劳任怨。利益均分,雨露均沾。更加蓟王,长情之主,公孙长姐,如有神助。不然,阴沟翻船,乃是必然。
何为长情?“人不如故”。若蓟王喜新厌旧,公孙长姐,断难善终。
正因牵扯各方利益。唯恐“牵一发而动全身”。故蓟王对和亲,日益慎重。对甯姐姐之事,犹豫不决。亦有此因。
先利而后益。无非是多寡而已。诸妃初入蓟王家,利益多,情义寡。日久生情,利益更多,情义亦多。占比几何,人心难琢。然,唯三墩少时相交,利少情多。
甯姐姐,尤其珍贵。
终归“金玉有价,情义无价”。
于是才有“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后事如何,后人评说。于时人而言,此便是道义所向。
然,刘备不无担心。以甯姐姐,嫉恶如仇,太平圣女。以王后礼,嫁入家门。于后宫而言,究竟是何利弊,犹未可知也。
诚然,爱屋及乌。既是三墩妻妾,又诞王嗣。料想,嫔妃美人,皆可得甯姐姐善待。只需清白赤诚,无有心机。当可一世无忧,善始善终。
怎么说呢。甯姐姐出嫁,好比满级降临新手村。无有一合之敌。
“呼——”心念至此,蓟王不禁长出一口浊气。
身旁安贵人窥见,这便笑言:“夫君英雄了得,亦为情所累乎?”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蓟王亦笑。
这便收拾心情,继续北上。船泊桃花岛,桃花浦水军行营。蓟王换乘雏鸦号,渡海登岸。
环视周遭,人迹罕至,不毛之地。冯美人遂问:“敢问夫君,此地有何不同?”
刘备笑答:“将作寺来报,此处有温泉。炎热特甚(70°)。”
“原来如此。”冯美人百媚横生。
循路而进。将作寺良匠已初辟小径,绵延入山。
温泉北近“三首山”,南傍平原。
三首山,因三峰矗立,状若人首而得名。高约百五十丈,奇松怪石,地势险要。扼辽西走廊。东南坂上有瀑,名“三道悬流”。将作寺已于中峰顶,筑烽堠,立灯塔。
此泉,始载于唐初。宋人亦有书:“自隰(xí)州八十里至海云寺(望云寺)”,“去海半里,寺后有温泉二池”。即此泉。
温泉汤馆,已先行修建。正是后世望云寺之所在。
蓟王心有灵犀,取名:“观云馆”。
温汤可治百病。只需有温汤之处,必引蓟人,趋之若鹜。此地当大兴。
蓟王携诸妃入馆,先传将作寺匠师觐见。
“拜见主公。”来者,正是曾主持二崤城修筑之将作寺大匠师,毕谌。今又被委以重任。主持东境修造事宜。
“毕师免礼。”蓟王笑道:“赐座。”
“谢主公。”毕谌再拜落座。
“此地当置一县。”蓟王开门见山。
“主公明见。”毕谌答曰:“此地距碣石宫,约三百里。距文成县,约百三十里。百里一县,正当适宜。”
“选址何处?”蓟王又问。
“西距此馆五里。”毕谌又答:“背倚丘陵,南临渤海,雄踞辽西走廊,中通咽喉之地。兵家必争也。”
“甚好。”刘备欣然言道。蓟国营城,毋需多言。
“请主公赐名。”择日不如撞日。
“既在三首山之南,当可名‘首阳县(兴城)’。”蓟王言道。
“回禀主公,陇西郡已有此县。于渭水之北。”毕谌答曰。永光二年(前42年),征陇西羌,冯奉世为中军,“屯首阳西极上”,即此。
“命凉州牧,改为渭阳县。”蓟王金口玉言。
“或可称渭源县。”毕谌进言:“渭水之源。”
“可。”蓟王从谏如流。
安昌郡,下辖三县。文成、首阳,俱得其名。剩下一县,大匠师毕谌,亦觅得良址。待蓟王亲临,即可命名。如前所言,选址乃筑城之本。而后营城造楼,筑路通渠。只需圈定城址,分割街衢。余下自有将作寺能工巧匠,携青壮客庸,按图索骥,全力督造。无需大匠师毕谌,亲力亲为。
待毕谌拜退,安贵人进言:“国中既有南广阳。称‘东首阳’,亦无不可。”
蓟王笑道:“天下三分,凌弱恃强。自改与他改。贵人以为如何?”
安素这便醒悟:“夫君示强也。”
“然也。”蓟王剑眉朗目,英气逼人:“共入后院温汤。”
安素烟视媚行,果然人间绝色。
步入后院。两侧汤舍,诸美已恭候多时。
临水回廊,环抱两眼热泉。雕栏玉砌,鎏金漆铜。穿暗渠,引悬流,调节水温。以配四季。将作寺为王兴造,自有万全之备。
海风徐徐,云舒云卷。清香水沫,白雾氤氲。直令人心旷神怡。
无外人在场。自无需顾忌。除内外彩衣,伴夫共浴。“凝脂新赐浴,半面更啼红”。
温香软玉,雪肌凝脂,莫过于此:
“凝脂肤理腻,削玉腰围瘦。闲舞袖。回身昵语凭肩久。眉压横波皱。歌断青青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