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nx88人氣言情小說 紅樓春-第四百七十七章 婉拒鑒賞-ydh1g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户部可重用之人?
就算尹褚是吏部文选清吏司的郎中,承办大学士以下京堂开列请简各衙门题补各缺,但郎中多只是奉命行事的理事官,郎中上面不说尚书、侍郎,还有左右丞和左右参议。
眼下户部官缺的确不少,但每一个职位,都要经过严格推敲、举荐,有的位置甚至还要入军机处去商议,最后由天子定夺。
尹褚一个五品郎中,知道甚么是可重用之人?
就贸然行事,递条子。
这折子上的人,都是走了尹褚的门路?
贾蔷似不解问道:“大伯父,这是……”
尹褚见贾蔷没有直接接手过去,眉头微微皱了皱,不过念及他身份不同,顿了顿,淡淡道:“户部空额不少,吏部举荐列名之人,背后多有背景。这个折子上的人,是老夫在吏部多年,留心到一些没甚么背景,身家清白,因此待选多年也没选上好官之人。林大人若能简拔他们,这些人势必感激归心。林大人在户部,也能多一些可用之人。”
贾蔷闻言,心中一动,从尹褚手中接过折子后,也没打开,拱手道:“多谢大伯父,今晚我就送去给先生。”
尹家的利益,和隆安帝必是高度一致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所以这些人手,应该的确是没甚么景初旧臣,也就是旧党背景。
但,这些人若果真在户部上位,到底是会感激归心于林如海,还是感激归心于尹褚,就不好说了……
见贾蔷接手后,尹褚点了点头后,又道:“告诉林大人,吏部拟将举推张之明为户部右侍郎。张之明此人,林大人必不会陌生。林大人与张之明,还有吏部天官张骥张部堂,皆是同年。不过,当年林大人为探花,张部堂更只是二甲第六十九名,而张之明,却是那一科的状元。只是,过往此人性情桀骜,不讨人喜,所以这些年来,官运算不上多好。如今倒是开了窍,入了荆朝云门下,开始生发起来。你将此事告知林大人,让他心里有数,早做准备。”
贾蔷闻言面色凝重,再次行礼道:“多谢大伯父!”
尹褚微微笑了笑,道:“一家人,不要见外。”说罢,顿了顿,却还是叮嘱道:“昨日之事,到底有些弄险了。这个时候,不该掀起这样大的风波。当隐忍时,要做到唾面自干的地步。”
贾蔷还未开口,上头尹家太夫人便笑道:“他小小年纪,若都跟你们大人一样,有那等城府,我倒不敢把孙女儿许给他了,岂不成了妖精?”
李暄闻言,也不知触动了哪个笑点,喷笑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在众人莫名注视下,笑了好一阵后方平息下来,道:“外祖母说的极是,贾蔷就是个妖精!瞧瞧他长的,可不就是个小妖精嘛!”
“胡说八道!”
众人笑声中,尹家太夫人安抚贾蔷道:“甭理他!我就不信了,生的好看还能让人笑了去?”
贾蔷点点头,道:“太夫人说的是,人丑怪话多,我不和王爷一般见识。”
“嘎?!”
李暄笑容戛然而止,指着自己的脸问贾蔷道:“我丑?你迷了眼了还是迷了心了,我不知道有多俊!瞧瞧瞧瞧,我比你俊多了!”
见李暄用手“啪啪啪”的拍着他自己的脸,自卖自夸,尹家妇人们纷纷大笑。
贾蔷懒得理他,就想要提出告辞,又担心走的太急,引起误会。
尹家太夫人笑问道:“怎想起奉你家太夫人出城了?”
贾蔷有些不好意思道:“和五哥开了个顽笑,还没同家里老太太说,老太太也多半不去。主要是奉几个姊妹和姑姑们一起出去,我在城外汤山那边买了不少荒山,种了许多桃树,眼下正值春日,桃花正艳,家里姊妹和几个姑姑几年也难出一次门,我就想着带她们去庄子上逛逛。”
尹家太夫人闻言,看着贾蔷愈发觉得满意,对秦氏、孙氏笑道:“看看蔷哥儿,多知道心疼姊妹姑娘,再看看咱们家的哥儿,一个个木头人似的,别说带咱们出去踏青,连子瑜也没这个福分。”
这话……
见秦氏、孙氏看过来,贾蔷忙笑道:“老太太和两位太太若是得闲,不如一起去?我那庄子上还有几处好温汤,砌了屋子围了起来,老太太你们去了,可以泡泡温汤解解乏,对身子骨也有好处的。”
尹家太夫人笑道:“你有这个心就好,今儿既然是你们年轻人出去逛逛,我们几个老厌物就不跟着了。等以后有机会,再去看看也不迟。”
尹家太夫人话音刚落,大太太秦氏却道:“我们不去了,你带着子瑜一道去罢。正好,和你们家姊妹们相处相处,也是好事。”
贾蔷闻言心中一滞,见众人都笑吟吟的看着他,想了想,道:“只要郡主愿意去,自然是求之不得。”
二太太孙氏笑道:“昨儿你能为了子瑜大打出手,闹出那样的动静来,子瑜听了,也是很有些感动呢。”
说着,打发人去叫尹子瑜。
盏茶功夫后,就见着一身桃花云雾烟罗衫的尹子瑜不疾不徐的入了萱慈堂内,与一众长辈见礼后,又看向贾蔷,浅浅一笑。
尹家太夫人笑道:“蔷哥儿今儿要带他家姊妹和小姑姑们去汤山庄子里顽,他在那种了几千株桃树,如今桃花开了,又有温汤。这会儿他来请你一道去顽,你可想去不想去?”
尹子瑜显然也知道了此事,只是她歉意的看了看贾蔷,从袖兜中拿出一张纸笺来,尹家太夫人看罢,笑道:“要看医书?那些医书还是蔷哥儿送来的?”
贾蔷呵呵笑道:“正巧得了些西洋医书,想着郡主好杏林之术,所以就送来了。”
此时西洋医学,其他的还不怎么样,但是解剖学却是已经有了现代医学的模样。
再加上南省有传教士将西洋番文译成大燕文字,对于一个深研医理的人来说,如同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窗子……
秦氏问贾蔷道:“子瑜说要看书,你怎么说?”
贾蔷还能说甚么,他笑了笑道:“去桃花庄子上看书,也使得。”
不过尹子瑜还是歉意的摇了摇头,倒不是畏生,只是这几日正沉浸在人体构造的震撼中,着实没有心情去赏桃花泡温泉。
若非感念昨日之事,她都不愿出来见人。
李暄来时,叫嚷着要见子瑜表妹,她就没见。
见她如此表态,贾蔷笑道:“既然这次不愿去,那也罢了,日后有的是机会。你先将那些书看完,过几日,我送你一份礼,保证让你愈发废寝忘食的喜欢。”
“哎哟哎哟!”
一旁李暄阴阳怪气的叫道:“甚么礼啊,也送我一份呗!”
李暄则罢了,尹朝居然也颇有些好奇的问道:“蔷哥儿又得了甚么好东西?上回那香炉就没叫我,可惜了!”
尹家太夫人赶人道:“去去去!过几日是子瑜的生儿,人家蔷哥儿准备的生儿礼,你们跟着起甚么哄!”
在众人哄笑声中,又对贾蔷道:“时候也不早了,你先去罢。不好让家里等急了,原是约定好的事。”
贾蔷点点头,谢过行礼罢,又与尹子瑜微微颔首后,由尹浩相送转身阔步离去。
等贾蔷走后,孙氏有些不解的看向尹子瑜道:“姑娘怎不跟着去逛逛?正好都是你们年轻人,日后也要常相处的,提前来往来往,岂不有好处?”
尹子瑜微笑着摇了摇头,尹家太夫人护道:“罢了,子瑜并非胆小怕见人,她原就不是爱热闹的,也不必委屈了自己,去讨好那群大姑子小姑子们……”
孙氏有些急道:“老太太,总是要做贾家媳妇的,哪有事事顺着她性子的道理?”
尹家太夫人摆手笑道:“旁人不行,子瑜可以。本就是兼祧之户,有一个常出面的就是,没必要两个都露面。子瑜若是喜欢,那也还罢了,可她既然不喜欢,何必做那两边都不落好的事?再者,你们瞧瞧蔷哥儿,也是惯会心疼女孩子,懂女孩子心思的。他家里的女孩子,带去逛桃园。他若是想让子瑜去,也不会到了这让咱们家开口提出来,他才相邀。他必是明白子瑜不愿去的,所以干脆就没请。人家小儿女间有这个默契,能相处的自在舒服就好,咱们这些大人,就不必插手了。过日子的事,外人越插手,越帮倒忙。”
孙氏闻言,明白过来。
李暄在下面却大声的唉声叹息起来,秦氏笑道:“五儿又做甚么怪?”
李暄恼火道:“我嫉妒啊!凭甚么,凭甚么什么好事都是贾蔷的!能娶子瑜表妹也就罢了,外祖母还这样通情达理为他说话,这世上哪还有这样的好事?我虽是个王爷,可到了邱家,她家也有很多蠢婆娘,我真想……”
“诶!”
尹家太夫人笑着打断他的话,道:“背后莫说人,淑仪多好的丫头,你们好好过日子才是正经的。邱家果真有人不像,不搭理就是。你堂堂皇子郡王之尊,还拿那些人没法子?”
李暄嘟囔道:“倒不是拿那些人没法子,就是嫉妒贾蔷,怎甚么好事都是他的?外祖母,要不你老得空教教邱氏她祖母,让她别老悖晦了,整天就想给她小儿子捞好处。也不看看她那熊儿子甚么德性!”
“孩子话!”
……
PS:扁桃体发炎,有点恼火,去买药去,争取晚上还有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