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e06n熱門連載小說 渾沌記 起點-949 一草一木皆戒備,滿山風雨盡殺機展示-46i7w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49 一草一木皆戒备,满山风雨尽杀机)
按理说他和宋兰都身在翠玉宫修炼,他又只要一个照面的机会就能悄无声息地把宋兰控制了,这件事应该很容易才对。但实际并非如此。
自从知道他用老祖的魂珠修炼之后,宋兰便不再居住在丹阳阁,而是独自一人到玉云峰闭关修炼去了。不但不见他,甚至任何人也不见。
他有几次也找了一些理由去求见宋兰,但都被回绝了。
避关清修只是借口。任何人和一个随时可能控制了自己的人都是不可能相处自如的。防范和回避才是真的理由。
所以无论他找什么理由或者用什么手段,只要对方悉心防范,他就绝对不会见到宋兰的。
平时他当然不可能强闯玉云峰。那会引起连菱出手的。
但在朝廷联手一大帮人来攻打翠玉峰的时候,他的机会就来了。那时候丹阳阁自顾不暇,有哪有时间去管玉云峰上会发生什么?
所以从龙骸骨到翠玉峰顶这段看似很短的路,他是绝对不会带路的。就让龙王们去硬闯吧。他们闯出的动静越大越好。
他只去玉云峰。
等他吞噬了宋兰,做完这平生他唯一不得不做的恶事,他就再也不做任何恶事了。将来日行一善,救赎自己的恶行。
他还要回去云天城,去把黄璐脖子上的玄铁锁解了,然后和他一起回来救援翠玉宫。
黄璐这么一个容貌秀美又资质卓绝的师妹每天在自己面前各种各样的讨好,他真的没看见?从来没有动过心?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他自己实力太弱了,始终比别人弱了一节,所以他抬不起头来。就算是人家愿意屈尊做自己的道侣,他自己也接受不了自己这个样子。
成就不了仙体,就永远是坐着等死的凡胎肉身,那就算有天仙下凡做自己的道侣又有何用?
经过了这件事回去,黄璐轻易肯定饶不了他。但这没有关系,他成就金丹三花之后,想要掌控住她让他成为自己的道侣轻而易举。
就算她暂时接受不了现况,将来他们一起飞升的时候她也会释然的。
他小心地避开禁制,一路疾行。大雨竟然小一些了,空气中只剩下一些针尖大小的雨点。
浓密的草木之后,泥泞道路的尽头,夹在许多高大山峰中的小小的玉云峰已经近在眼前了。
就在天字号警戒令发出的同时,连菱便起身,往丹阳阁去了。
她只有在丹阳阁,才能更自如地掌控整个翠玉峰上所有的禁制。同时,丹阳阁的防御也是整个翠玉峰上最强的。
但云王并不愿把中军搬到翠玉峰。这是因为杜莉还在回春院呢,同时沐葭也不愿意。
杜莉随时要生,这时候搬来搬去显然是不合适的。
而且沐葭倒是认为,丹阳阁算什么,她的回春谷被她经营多少年,这才是整个翠玉宫中最坚不可摧的地方!
好在连菱虽然去了丹阳阁,但沟通并不成问题。她留下一个气魄分身依然在云王的中军中。
警报在每个人身上的玉简中响起,翠玉宫的每个弟子,小到杂役高到真传弟子,都一律按预定的位置归位。
随着防御各处防御阵法的开启,山中密布的林木都在悄然生长,挪移,在静寂中改变了排布的方式。
原本通畅的山路和台阶很快便被浓密的枝叶遮掩不见了,就好像那里从来没有过路一样。
不少外院的年轻弟子待在树干上宽大的树屋中屏息以待。
他们看着洞外本来已经停息的雨忽然变得急骤,无数的枝叶在大雨中蓬勃生发,几乎是瞬间便如墨染一般遮蔽了天空。
内院、藏宝洞、传功塔、苦刑宫,无不如此。敌人出现在内部和外地直接攻打山门是不同的。
最强的山门防御大阵已经无法使用,就要靠各个堂院的防御之力了。
当然这些堂院也不是各自独立的。他们内部都有小型传送阵可以相互交通支援的。
这阵势从外面看不出太多的变化,但空气中任何一点雨,都充满了严阵以待的肃杀的味道。
这一点敖冕是不可能看不出来的。大雨中的翠玉峰就像一把柄厚重的利剑似地挺向天空,将深沉的夜色分割成了两半。
他抬首仰望,抚着已经僵硬成木须的龙须问道:
“傲牧,你看这情形,如何动手?”
因为宋如海擅自离去,眼下的状况和他们原本的计划已经有些不同了。
“陛下,无论内应是否带路,我们都可以按原来的计划走。
“由傲勒带着诸位去翠玉宫外院、内院等地烧杀,尽量屠戮此宗弟子,以令其高阶修士顾盼无暇。
“而金丹长老则攀登翠玉峰,找翠玉连菱论道即可。”
作为翠玉宫中心的翠玉峰、丹阳阁肯定是秦尊阳留下的手段最强的地方。
他们上上下下数千人,一起攻山是没有必要的,反而可能伤亡惨重。
相对而言,翠玉宫的外院、内院等这些堂院就不可能都有翠玉峰丹阳阁这样强大的防御力了。
他们如果能攻入这些地方,尽量屠杀翠玉宫的低阶弟子,翠玉宫上层不可能视而不见。
那时无论对方有多少高阶战力,都不得不分一些出来保护这些低阶弟子。如果能引得连菱等人出手就更好了。
剩下的五名金丹妖修则专心地攻打翠玉峰。只要能进入丹阳阁拿下连菱,便大功告成!
“勒长老说得是,”幻海龙王敖勒连忙一拱手,“此事便交给晚辈吧!”
敖勒的幻海龙宫离翠玉峰最近,他在年轻一代中声望也最高。所以这回敖冕攻打翠玉峰,强行把他拉来充当先锋大将了。
但他只有紫府圆满的修为,最怕的反而是被敖冕拉去攻打翠玉峰。
就算能他们攻陷翠玉峰,这尊仙树也不是他的,而是敖冕的。所以他并没有什么兴趣,反而担心自己会道殒在这里。
虽说他不敢和翠玉宫的金丹修士交手,但总不济带着数十个紫府、上百虚丹,数千海族妖修,他竟然连个外院也不敢打吧?
而且等他打完外院,这一批金丹老人要是和翠玉峰上的连菱等人两败俱伤了,说不定他还能回来收拾残局捡个便宜。那时他的地位就不同了。
“去吧。等翠玉宫外院方向火烧起来,我们这边就会动手。”
敖冕一点头,便扭过去不再看他们了,而是和剩下四名龙族金丹长老盘坐在地,静心调息,开始做最后的准备了。
而傲勒与一众年轻的龙修水族,则如同夜色中晃过的模糊不堪的暗影,穿过磅礴大雨与泥泞,往翠玉宫外院林直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