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21k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我就是賣豬肉的-729 承包權被搶了!閲讀-p5rv8

我就是賣豬肉的
小說推薦我就是賣豬肉的
行业毒瘤?跪地求饶?
看到最新出现在行业群内的文案,不少人都变了脸色。特别是分包商们,根本不用他们主动对号入座,最后这句跪地求饶明显是在说他们。
“大包之下有分包,这本就是行业内存在的生态链?怎么到咱们这里就成了跪地求饶?我就日他奶奶个腿儿了。”
“你跟他们置什么气呢,明摆着这是要带九鼎商贸的节奏,咱们只是遭受了无妄之灾。让他们随便说去呗,反正又不耽误咱们赚钱。”
“话是这样说的,但还是忍不住生气,这肯定是鹏举商贸的龌龊手段。正面打不过九鼎商贸就特么会使阴招,王总应该加把劲儿一次性干死他们。”
“干死有点夸张了,人家背后站着唐人集团呢,这是狗仗人势啊!”
“魑魅魍魉,不足为惧!”
“我觉得吧,咱们当初确实有点软了……”
最后这句话一出,小微信群立刻陷入安静。
……
“你到底咋安排的?能不能加快一点速度,我一秒钟都不想多等了,就想赶紧弄死这帮人。”王泉气哼哼的看着宋鹏飞,他就不明白了,我们这边都出招了,你们接不上招也就算了,整天弄这些阴阳怪气的文案出来干啥?能让我掉块肉还是让我损失一笔钱?
宋鹏飞脸色同样不好看,之前那些文案想要拉大公司下水,可大公司有几个傻子?别说人家跟九鼎商贸无冤无仇,就算是之前有过不愉快,也不可能被你三言两语煽动,继而对九鼎商贸发难?
有实力的公司拉拢不上,就爆九鼎商贸的黑料,现在又开始针对下面的分包商发文案,几乎把行内能牵扯进去的人全部算计在内了,他们真就不怕引起反噬,招来同行的厌恶抵触?
之前的文案可以置若罔闻,但刚刚出现的这个文案绝对不能不管不顾。
鹏举商贸到底有没有私底下接触分包商还没有搞清楚,现在又来这么一手,如果不能及时化解,万一有不够聪明的分包商上钩怎么办?
这是明目张胆的在九鼎商贸内部埋炸弹,引线就是人性的复杂多变。
如果是一两个分包商倒还好说,很容易就能安抚得住,可上百号分包商,谁知道哪个人心里有想法?谁敢肯定有想法的人不会做出不利于九鼎商贸的事情?
“你倒是说句话啊!”
看宋鹏飞久久无语,王泉忍不住催促一声。
宋鹏飞被王泉打断思绪,无奈摇头说道:“加快不了,清除鹏举商贸外地销售渠道的事情本就是咱们负责的工作,他们的销售渠道那么分散,只能循循渐进一步步来。只有把他们外面的销售渠道吃下,才能逼迫他们在南湖市场决战。”
“从他们不正面迎战就能看出来,他们打心眼里就没打算跟咱们在销售渠道上比拼,肯定是在其他方面有所图。现在只能各干各的,看谁先把对方逼入绝境。”
王泉皱着眉头问道:“那你觉得还得多久才能逼他们在南湖市场决战?”
“最少也得两三天的时间!”
宋鹏飞仔细想了想,给出一个不确定的答案。看到王泉表情更加难看,稍稍迟疑一下又是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他们去商山抢承包权了么,再看刚出现的文案,我觉得这个文案就是针对分包商发出来的。”
“咱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守住承包权,一旦让对方得逞,哪怕只有一个屠宰场丢失了承包权,对分包商来讲都是巨大的打击。”
说到承包权,王泉暗暗松了一口气,“屠宰场的人不傻,他们不会干因小失大的事情。要知道,按照现在的行情价格计算,违约金的金额足以抵得上他们几个月的利润了。今年还剩下几个月?他们敢冒这么大的风险?”
王泉语气中的笃定并没有感染到宋鹏飞,宋鹏飞习惯性的伸手去捏太阳穴边的肉瘤,轻微的疼痛让他思路更加清晰,过了一小会儿,突然说道:“如果鹏举商贸替他们出违约金呢?咱们为了招人都敢替别人出大额违约金,更不要说他们了。”
鹏举商贸替屠宰场出违约金?!
听到这句话,王泉瞬间觉得后背发凉,脑子里自行脑补出鹏举商贸为了打开分包商信心缺口不惜重金……
“不……不能够吧?”
……
李宏大步流星的走进屠宰场负责人的办公室,此时的他根本顾不上礼貌,还没赶到屠宰场就接到王泉的电话,得知网络上的最新情况后,李宏差点气炸了肺。
冷眼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三个人,随后又是看向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屠宰场负责人,压住内心的不满,冲着屠宰场负责人挤出一丝微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屠宰场负责人脸上明出现一抹不自然,却是强笑着说道:“没有,李总过来有事儿?”
贺辉三人从李宏推门进来就齐齐打量着李宏,听到屠宰场负责人对他的称呼,立刻明白眼前这人的身份。
贺辉眼里冒着精光,毫不避讳的跟李宏对视,没等李宏回答屠宰场负责人的问题,就主动插话说道:“这位就是九鼎商贸的李总吧?来的正好,咱们可以当面锣对面鼓的讨论一下关于承包权的问题。”
陶冰暗暗拉扯贺辉的衣角,就算是对手的身份,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万一激起对方的怒意,不惜一切代价破坏承包,那就得不偿失了!
程浩很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同样在打量李宏,只不过他眼底闪过一丝失望,他原本以为王泉会亲自赶过来呢。
李宏是老好人,但也分人,对九鼎商贸内部的人可以没有脾气,但对敌人,李宏不介意表现出鲁省汉子骨子里的傲气。
皮笑肉不笑的瞟了一眼贺辉,目光从陶冰和程浩脸上掠过,再次冷眼看着贺辉,自顾自的走到小沙发坐下,点燃一支烟缓解心里的愤怒,同时挑起二郎腿轻飘飘的问道:“你是?”
“鹏举商贸,贺辉。”
“贺辉?没听说过,我倒是听说过贺鹏举,只可惜南湖市场交给远洋商贸做了,一直没有机会拜会贺总。”
贺辉嘴角一抽,姓李的绝对是故意落鹏举商贸面子,对自己的轻视让贺辉心情瞬间变得不爽,但还是克制道:“没听说过不要紧,今天咱们不就认识了嘛。不瞒李总说,我们鹏举商贸看上这里的承包权了,你们九鼎商贸手里拿捏着那么多场子,应该不差这一个吧?”
这货还真光棍儿!
李宏暗骂一声,却不接贺辉的话,反倒玩味的看着贺辉身边的两个人问道:“贺总不介绍一下身边这两位?他们没有名字还是没有身份呢?”
屠宰场负责人看着双方你来我往,虽然他已经有倾向于鹏举商贸的想法,但现在依旧不好直接表现出来,只能老老实实的在一旁保持沉默。
贺辉眼中冷光更盛,明知道李宏这是挑拨离间,却不得不顺着李宏的意思介绍陶冰和程浩的身份。介绍道程浩时,贺辉故意笑着说道:“这位是金川商贸华北区域负责人程浩程经理,金川商贸现在是鹏举商贸的亲密合作伙伴。”
听到金川商贸几个字,李宏下意识的多看了程浩一眼。
程浩笑呵呵的对李宏点头却不说话,贺辉已经把他自己当成主角了,自己没必要跳出来吸引仇恨。
介绍完陶冰和程浩的身份,贺辉急不可耐的问道:“李总,能否割爱把这里的承包权让出来?”
说话的时候,贺辉故意扭头看向屠宰场负责人,一副得意模样。
李宏冷哼一声,也是转头看了一眼屠宰场负责人,再看向贺辉时语气变得低沉:“承包权能不能给你我说了不算,那得看场子这边的态度。但我有必要提醒你们一下,违约金的事情可不能含糊。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更何况咱们交情并不深,你说是吧!”
王泉电话里已经提到了鹏举商贸有可能要替屠宰场赔付违约金,李宏说完之后就盯着贺辉,仔细观察他的反应。看到贺辉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心里顿时一咯噔。
贺辉来中原将近两个月了,期间拜访过不少屠宰场,深知违约金对屠宰场的威慑力。关于违约金的事情,他跟何鹏举有过深入的讨论,此时听到李宏的威胁,满不在乎的笑着说道:“这是当然,生意嘛,认真一点没错。”
说着,又转头看向屠宰场负责人笑道:“那咱们就别浪费时间了,换合同吧!”
贺辉的肆无忌惮让李宏很是焦急,转头看向屠宰场负责人,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低声问道:“他们给你出了什么条件?”
屠宰场负责人露出一丝为难,还没等他开口,贺辉又是强行插话,“违约金我们鹏举商贸承担,另外每头猪的承包价上涨五块钱。”
看着李宏生气的表情,贺辉憋在心里的不舒服一扫而光,不但如此,又故意刺激李宏道:“当然,如果九鼎商贸愿意加价的话,我们不介意再往上增加一点。”
李宏无视贺辉的话,紧盯着屠宰场负责人问道:“你们想好了?”
夹在中间的屠宰场负责人一点都不比李宏轻松,之前还能保持沉默,现在说到关键话题了,再沉默下去就说不过去了。
眼看着屠宰量越来越少,屠宰场的利润也在逐步降低,鹏举商贸开出的条件虽然不算特别优秀,终归能给屠宰场多创造一点利润。
屠宰场负责人脸上的迟疑慢慢消失,换上坚定果决之后,这才点头说道:“嗯。”
嗯!
李宏失望的看着屠宰场负责人,说实话,他很想痛骂眼前这个目光短浅的人。承包商抛弃你们的时候,你们一个个都如同丧家之犬,哭着喊着让九鼎商贸签长期合同。现在日子好过一些了,就忘了之前的伤疤?
李宏对着屠宰场负责人摇头,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鄙夷,随后冷眼看向贺辉他们,起身走出办公室。
加价跟鹏举商贸竞争?
不可能的!
鹏举商贸明显是有备而来,加价少了肯定保不住承包权,加价多了没有利润。就算是真的加价成功保住承包权,谁敢保证鹏举商贸就此罢手?
万一他们接下来更加疯狂的接触九鼎商贸承包的屠宰场,不为承包权,只为恶意抬高承包价怎么办?九鼎商贸总不能疲于应付鹏举商贸的恶意加价,置自身于不顾吧?
从办公楼出来,李宏赶紧钻进车里,把这里的情况跟王泉说了一遍。
王泉接到李宏的电话,有了一瞬间的失神,就像是心里有一层东西破碎了一般。
失望,愤恨,还有不甘。
这么长时间坚持下来的壁垒最终还是败给了利益,王泉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只能顺从本能的说道:“你跟那个场子的分包商沟通一下,看他们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如果还愿意跟着咱们,那就在商山给他们安排场子,如果不愿意……”
王泉的话没有说完,李宏却知道没说的话是什么,应了一声之后挂断了电话。
李宏找到几个分包商,面对分包商殷切的目光,李宏脸上的笑容保持不下去了,给几个分包商发了烟,“这个场子不行了,你们接下来有何打算?”
场子不行了?
几个坚信九鼎商贸不会失败的分包商瞬间就震惊了,一个个哑口无言的看着李宏。田怀春和另外一个分包商听到李宏这句话,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窃喜,但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陪着其他几个分包商装出一副失落的模样。
“李总,怎么就不行了呢?咱们跟屠宰场可是有合同的啊!他们要是敢违约,告他们啊!”
一个分包商从失神中清醒过来,下意识的脱口说道。
“就是啊李总,九鼎商贸难道还怕一个小小的屠宰场?告他们!”
“……”
李宏看着义愤填膺的分包商,心里多少有些暖意,不管他们是担心利润受到影响,还是真切替九鼎商贸着想,最起码这个时候没有表现出白眼狼的姿态。
轻叹一声,李宏又是低声说道:“有人替他们赔付违约金,还恶意增加了承包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