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ssk8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明天下-第一五二章堂堂老百姓鑒賞-yul4h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五二章堂堂老百姓
应天府的事情对史可法来说是灾难性的。
他成了愚蠢,昏悖的代名词。
张峰,谭伯明这两个人的所作所为,把史可法送进了十八层地狱,且永世不得翻身。
不过,史可法还是坚持着活下来了。
只是不再见外人,包括同病相怜的陈子龙。
祥符县其实就在开封城里,史可法在开封城里是有寓所的,只是他一般喜欢居住在乡下。
今天,在老仆的陪同下,他不知不觉得就走进了开封城。
李弘基攻打开封的时候,把正面的城墙破坏了好大一片,现在,因为防洪的需要,蓝田来的官员在开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修建了城墙。
说实话,有城墙的城池,与没有城墙的城池带给人的安全感完全是两重天。
即便城墙这东西对于城市的发展很不利,人们还是喜欢居住在城墙里面,好像有了这道墙,大家都能过得更加安全一些。
不在乎城墙的只有关中人。
尤其是蓝田县人。
说真的,在蓝田县,乡下似乎比县里更加的平安一些,阡陌交通,鸡犬之声相闻的乡下,只要有事,一瞬间就能站出好多全副武装的团练。
这是一群只恨自己没有施展本事的机会,绝对不害怕任何强盗,盗贼,飞贼,各种贼人。
很明显,开封城还做不到这一点。
不过,开封城依旧显得非常整洁。
高大的城门上不再悬挂人的首级,城门边上也没有张贴害捕文书,只有一些商业广告张贴在城门边上的木栅栏上,由于广告纸张上的**描绘的非常传神,引来很多人观看。
史可法也驻足片刻,然后笑着摇头离开了。
开封人身上到底还留存了一些前宋的繁华与奢靡。
这本就不是一座以武力见长的城市,这里的人更善于创造一些让人觉得舒服的东西,比如,眼前穿着一条七间破裙子的少女。
少女走路走的如同风中的杨柳稍,七间破裙在行动间往往会露出一丝丝春光,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在她的前边,走着一个穿着两色鞋子的中人,两人一前一后,引来无数观瞧的目光。
身为开封人,史可法对这一幕并不感到陌生,穷人家的闺女生的好模样,全家老小供养祖宗一般的把娇滴滴的小娘子养的十指不沾阳春水。
又下了大工夫教会了自家闺女一手好茶饭,一手好绣活,就期望这闺女能进入富贵人家,伺候贵人,给全家带来一个很好的生活。
看这闺女略有些羞涩的模样,这该是一个刚刚出来见世面的闺女。
来到大街上,把自己的风韵,自己的美貌展现给别人看。
一般情况下,这种闺女应该是很抢手的。
果然,一个面无二两肉的婆子出现了,先是上下打量一下这个闺女,然后就与中人带着闺女走进了路边上的一家小铺子。
等他们出来的时候,中人肩上就搭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褡裢,而那个小女子却珠泪涟涟的随着那个瘦峭的婆子走了。
史可法抬头朝二楼看过去,果然,那里坐着一个摇着折扇的老叟正色眯眯的看着那个娇俏的小女子,还不时的对边上的同伴哈哈大笑两声,极为得意。
“根据蓝田律所言,家中女婢即为雇工,不得淫辱,如果违反,若女子告官,你将发配台湾种甘蔗十年!”
史可法等那个中人走远了,这才笑眯眯的对楼上那个老色鬼呵呵笑道。
楼上的老叟见史可法身材高大,双目中炯炯有神,不敢轻易得罪,就拱手道:“这位兄台,听你口音也是本地人,既然是本地人就该知晓这是一桩你情我愿的买卖。
如何能算得上淫辱呢?”
史可法笑道:“蓝田律最是死板,且没有通融的余地,每一个律条在典章上都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违反了那一条,就会按律治罪。
说让你去台湾种十年甘蔗,就绝对不会只让你种九年回家。
这位兄台看起来有六十了吧?
也不知道你在烟瘴之地能否活过十年。
色是刮骨钢刀,那是少年人才能玩转的东西,我兄年过花甲,慎之,慎之!”
史可法的一番话,让楼上众人面如土色,别的他们不知道,但是,蓝田律法的严苛他们这些天可是见识过的……
老叟真想找史可法这个明白人再询问两句,却发现这个白发老叟背着手已经走远了。
城市里的人被李弘基祸害了很多,这三年,开封城又接纳了很多的流民,导致这座城重新恢复了熙熙攘攘的旧模样。
只是,街市上的人贩夫走卒为多,衣衫褴褛者为多,前宋冠盖云集,锦衣风流的模样终究看不到踪影。
婆婆丁的香药饮子也应为材料不全,喝起来不如旧日顺滑。
妙香楼下的曹婆婆肉饼也是只见饼子不见肉馅。
只有热气腾腾的白面大馒头堆积的跟山一般高……
史可法掏出六个铜子,买了两个大馒头,一边在街道上漫步,一边啃着馒头,馒头很软,也很香,他很是满足。
“老爷,您是堂堂的……”
不等老仆把话说完,史可法就笑呵呵的道:“你家老爷我现在是一个堂堂的老百姓!”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就连史可法自己也愣住了,抬头看看青天,然后掀掉自己的帽子道:“对啊,老夫现在就是一个堂堂的老百姓!”
重复了这句话之后,史可法站在大街上哈哈大笑起来,有些佝偻的腰身,在这一刻也挺得笔直。
将手里吃了一半的馒头拍在老仆的手中,背着手高歌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一路走,一路高歌,高歌到气昂处,甚至解散了发髻,挥舞着宽大的袍袖,载歌载舞,乐不可支!
老仆不明白自家老爷在发什么疯,好几次拦腰保住史可法,不断地哀求自家老爷清醒过来,史可法却依旧大笑不已,拍着老仆的脑袋道:“我从未如此清醒过……”
开封知府不是别人,正是史可法的老熟人——张峰!
对于史可法这种需要重点监控的对象,他的一举一动自然处在张峰的监视之下,今日,史可法突然进了城,自然有人一路跟随,并且将他的一举一动记录在案。
傍晚的时候,张峰在忙碌了一天之后,正准备休憩的时候,开封府监察部的头目赵志匆匆的走了进来,将一份文书放在张峰的桌案上,然后就站在一边等张峰看完。
张峰一目十行的看完文书就轻轻合上,皱着眉头道:“有什么不妥么?”
赵志道:“吟唱《正气歌》招摇过市,这是在为朱明招魂!”
张峰目不转睛的瞅着赵志道:“吟唱《正气歌》怎么就为朱明招魂了?”
赵志傲然道:“府尊只需下批文,是不是为朱明招魂,问过史可法之后,自然清楚。”
张峰缓缓站起来,来到赵志面前道:“我没记错的话,你该是玉山第九期的吧?”
赵志拱手道:“下官确实是第九期的,不如学长第三期的名头来的显赫。”
张峰点点头道:“玉山书院第九期怎么就教出来了你这种玩意?”
赵志赫然变色道:“学长慎言。”
张峰冷笑道:“这句话莫说在你面前可以说,即便是徐山长面前,张峰也照说不误,不仅如此,我还要问问徐山长到底有没有教过你‘文字狱’一旦盛行到底会造成什么后果!”
赵志见张峰面色铁青,却也不惧,冷声道:“监察部监察天下!”
张峰重新回到座位上做好,将赵志的文书丢给了赵志笑道:“我不下批文,你就继续好好地监察天下好了。”
赵志握着文书瞅着张峰道:“你这是在纵容逆贼。”
张峰嘿嘿笑道:“纵容又如何?
反正没有我的批文,你就只能看着。
另外,我还准备给你们钱部长去公文,打算问问他怎么就给我派来了你这个一个玩意。”
赵志摇头道:“欢迎府尊上书质疑,不过,我赵志能做到目前这个位置上,也不是依靠拍马溜须上来的。”
张峰皱眉道:“这一点我信,我只是不明白,你真的不知晓‘文字狱’会给我蓝田带来什么后果吗?”
赵志道:“若是普通百姓,赵志必定付之一笑,问题是吟唱《正气歌》的人是史可法,从他的看似癫狂的歌声中,我能听到浓浓的不甘……
此人名头太大,不可不防,必要的时候,下官可以防患于未然。”
张峰摇头道:“没有必要,此事就此作罢,同时你也必须调离开封,你这样的人应该去监察国境之外的人,不适合监察国内。”
赵志怒道:“为什么?”
张峰掀掀鼻子道:“我从你身上嗅到了酷吏的味道,陛下如今正在对我大明施行仁政,断然不能允许你这样的人留在国内。”
赵志哼了一声,握着文书径直走了。
张峰微微叹口气道:“怎么一个个还如此紧张呢?天下已经安定了,不能再杀戮了,真的是一个都不能杀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