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hhfi火熱連載小說 大唐補習班笔趣-第五一六章 死的倭人才是好倭人閲讀-i5gv3

大唐補習班
小說推薦大唐補習班
‘嘎吱’,大宅的正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换好官服的犬上三田耜带着七、八个随从自里面走了出来,三角眼自门前众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秦怀玉的身上。
“这位小将军,我是倭国遣唐使犬上三田耜,不知诸位寅夜前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恶人先告状,倭人的惯用伎俩。
秦怀玉此时已经把赶来的老货们都送回去了,毕竟只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倭人,由老家伙们出面也太抬举他们了。
此时见倭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出来质问自己,冷笑一声道:“犬上三田耜,我是左武候卫校尉秦怀玉,巡夜至此,发现两个贼人自你们院中出来,并拿到了一些贼赃,你且看看,是不是你们丢失的东西。”
‘哗啦……’,随着秦怀玉一声令下,早有准备站在一边的军士提着褡裢上前,将里面七八个木盒倒了出来。
犬上三田耜的瞳孔微微一缩,秦怀玉的名字他当让听说过,翼国公秦琼的爱子,前段时间刚刚自南海归来,深的大唐皇帝陛下信任。
只是不知道他刚刚说的是真是假,盒子到底是大唐官府派人从自己宅子里偷出去的,还是真有贼人本事高强,夜入宅邸将盒子带出?
若是官府派人来偷,那就什么都别说了,万事皆休,再怎么狡辩都是徒劳;若是有贼人来偷,这其中便有缓和的余地。但无论如何,眼下却绝对不能承认这些盒子是出自自己的府邸。
想着,犬上三田耜摇摇头道:“秦小将军,这些并不是我们的东西,您看要不要再仔细审问一下刚刚抓到的贼人,看看是不是由他们从别处带来的?”
“这样啊……”秦怀玉顿了顿,对着一边被绑成粽子一样的蓝三勾了勾手指:“蓝三,你来说说,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偷出来的。”
蓝三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这次偷到了了不得的东西,见秦怀玉问他,连忙说道:“秦将军,小人真是从这宅子里拿的啊,您要是不信,小人可以指给您看是哪间屋子,也可以告诉您东西之前藏在什么地方。”
秦怀玉点点头,又看了犬上三田耜一眼:“这就难办了啊,明明抓到了贼,可贼赃却没人认领,这可如何是好。”
犬上三田耜没有接茬,也不敢接茬,他很清楚那些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也知道这些东西若是被大唐朝庭看到,非炸了不可。
可正因如此,他才不能承认,就算有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能承认。
反正只要自己不承认,那么这件事就是一桩无头公案,就算大唐朝庭明知道自己是贼,也不可能真把自己怎么样,最多也就是驱逐出境。
反正自己早已经把字条上的内容记下来了,就算被驱逐也不吃亏。
可万一承认结果就不一样了,那时候所有遣唐使都将成为被怀疑的对像,到那个时候,能不能活着走出长安都是个问题。
秦怀玉就那么盯着犬上三田耜,双方就这么僵持不下,一个想看对方到底能倔强到什么时候,一方想拖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天渐渐亮了,但整个长安城却依旧城门紧闭,一点没有开启的意思,百多个坊市间,到处都是缉拿倭人的武候,抓到了便会押送到倭人宅邸门前。
一个,两个……很快犬上三田耜的面前便跪了不下十余人,一个个精神萎靡,鼻青脸肿,一看就是在来时的路上被修理过。
犬上三田耜等到现在,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干咳一声,指着那些被压在秦怀玉身后的手下手说道:“秦小将军,不知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秦怀玉脸上尽是迷茫,回头看了一眼,恍然道:“哦,你说他们啊,这些都是昨天晚上抓到的贼人,等下会由专人带去审问,暂时先押在这里罢了,你不用担心。”
审问?犬上三田耜当时就急了,不顾一切道:“可是……,他们明明都是我的手下,是遣唐使,秦小将军怎么可以如此冤枉好人。”
“好人?”秦怀玉四下里瞅了瞅,莫名其妙道:“哪里有好人?犬上三田耜,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么?”
说实话,如果不是需要等待宫里的命令,秦怀玉这会儿早就指挥人冲进倭人的宅子大肆搜捕了,怎么可能有耐心在这里跟犬上三田耜虚与委蛇。
这么一耽搁,只怕宅子里的倭人早已经将对他们不利的罪证消除的干干净净,便是再进去搜,只怕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却不知,此时太极宫中,李二已经快要被气疯了。
一份份秘而不宣的配方摆在面前,让他的脸火辣辣的疼。
之前李昊就来信给他说过,倭人不可信,倭人皆可杀,可是李二不信,在他看来倭人一个个低眉顺眼的,比周边那个属国强了不知多少倍。
甚至于长孙无忌等人也是同样的态度,倭人嘛,来求学的,大唐随便施舍他们一点东西便可以让他们受用无穷。
在这样的观点下,整个长安城对倭人几乎不设任何障碍,国子监,国子学,甚至弘文馆都有他们的学生,将作监、司农寺也任由这些倭人自由出处。
可是谁也没想到,倭人竟然利用大唐对他们的信任,大肆收买工匠,觊觎众多大唐秘而不宣的秘密武器和资料。
李二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资料如果泄露出去,若干年后大唐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敌人,尤其是这个敌人还在孤悬海外的小岛上。
有了火药,有了钢铁,大唐水师在海上将再无任何优势可言,而倭国将凭借这一切,成为海上的霸主,威胁周边各国。
“狼子野心,狼子野心啊!”李二重重一拳砸在桌上,鹰目扫过房中众臣:“都说说吧,这件事情该如何处理。”
在如何处置倭人的问题上,众人各持己见,房玄龄、魏征等人的意思是驱逐出境,以后禁止倭人来唐。
长孙无忌的意思则是严加审问,不放过一个坏人,毕竟他家的炼铁工艺也在这次倭人间谍活动中被窃取了一部分资料,为了保证家族的利益,他必须知道倭人都接触了什么人。
至于武将一方则比较简单,统统杀了完事,李昊之前又不是没干过,索性一事不烦二主,还把任务交给他。
三方各持一词,争论不休,吵的李二差点偏头疼都犯了。
最后还是李承乾提出一个新的观点,无论如何处置倭人,最后都必须给世人一个交待,如果实话实说,那么万一引起其它人争相效仿怎么办,毕竟打火药主意的人并不仅有倭人,其它人未必不想知道火药和钢铁的秘密。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李承乾说的没错,处置倭人容易,左右不过一百多人,可之后带来的影响却十分恶劣。
另外,这次配方失窃也给众人提了个醒,让他们意识到了安保工作中的不足,以往只守着工坊的方式还有着许多漏洞。
讨论一直持续了近一个上午,直到接近午时,一道李二的手谕才被送出了皇宫,交到了秦怀玉手中。
手谕上的内容很简单,倭人遣唐使擅自入境,未在远洋水师办理入境手续,并携带有违禁武器,故遣返回国。
是的,就是遣返,整个手书中没有提到任何机密失窃的问题,只说是倭人不守规矩故而按照三原县候所请,将倭人遣返回国。
消息一出,在场的倭人忍不住小小的兴奋了一下,但很快犬上三田耜就意识到事情并非如此简单,毕竟他们回去的时候还要经过那个杀星的地盘,万里海疆,强大的大唐水师有足够的能力让他们死的悄无声息。
犬上三田耜突然有些后悔自己过于冲动,早知会有这样的结果,说什么也不该留下那些‘罪证’,反正自己已经把资料都记到脑子里了,留下那些纸张没有任何用处。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数百左武候卫的士兵如狼似虎,根本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就算想把自己知道的东西留给‘有缘人’都做不到。
整座大宅的倭人在极短的时间里便被驱赶到了城外的码头边,狼狈不堪的登上了自己的战船,在大唐水师的押送下离开长安,顺着黄河一路向东。
两天之后,一份八百里加急的信件被送到了李昊的手上,里面简单的陈述了倭人在长安的所作所为,最后命令只有一个,不能让倭人有一块木板入海。
李昊幽幽叹了口气,拿着薄薄的信件苦笑摇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早就说过,倭人不可信,偏偏没人听,现在好了,好东西被偷了才反应过来……,唉。”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得到八百里加急抵达太原这一消息的长孙冲急急忙忙赶回来,正好听到李昊的感慨,不禁出声问道。
“你看看吧!”李昊随手将信件递了过去。
反正这种事情早晚长孙冲都知道,瞒着他没有任何意义。
长孙冲自然不会跟李昊客气,随手接过拿在手中只看了两眼,顿时气的面无人色,跺足骂道:“此狼子野心之辈,实当千刀万剐,亏我前些日子还想为那些倭人求情,真是,真是不当人子。”
李昊看着长孙冲的样子有些好笑,撇撇嘴道:“那么生气干什么,陛下手书都到了,难道你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你说呢?”李昊反问了一句,见长孙冲还是一脸的疑惑,索性直接说道:“我听说大海之上海盗不少,倭人想要回国,怕是困难重重啊。”
长孙冲先是一愣,接着立刻明白了李昊的意思,把手一拍道:“对对对,此言有理,倭人回国之路的确是困难重重,哎,我看不如这样,就由我这个水师都尉去护送他们一程如何?”
“不如何,如果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你最好老老实实待在太原,倭人的事情自会有人处理。”
转眼时间过了半月,倭人的战船在数艘水师战船的押送下抵达黄河的入海口,再次清点人数之后,负责押送的秦怀玉冷笑着对犬上三田耜说道:“去吧,不要再有什么非份之想,能捡回一条命不容易,好自为知。”
犬上三田耜这半个月来几乎就没怎么休息过,整个人已经瘦的像是变了个人,听到秦怀玉的话,苦笑说道:“秦小将军,你说我还能回去么?”
秦怀玉哼了一声:“为什么回不去,若是想要杀你,路上我早就下手了,还用等到现在?”
犬上三田耜未尝没考虑过秦怀玉会在船上动手的可能,听他如此说,强笑了一下说道:“多谢小将军仁义,只是……,临行前不知小将军可否给我们几件趁手的兵器,至少让我们回去的路上也能有点保障。”
“不可能,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秦怀玉淡淡说道:“我怕给了你武器,下一刻就是你们的末日。”
“这,好吧。”犬上三田耜原本也是报着试试的念头,秦怀玉不给,他也没觉得怎么失望,对着他抱了抱拳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秦小将军,犬上三田耜就此别过。”
“嗯!”秦怀玉有些不耐烦的点点头,安排人将犬上三田耜送下在船,再用小船将其送回到倭人的战船之上。
至此,所有倭人一个不少全部回了战船,顺着海风一路出了海口,向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驶去。
唐军的战船上,有人重重往地上啐了一口,骂道:“这帮该死的家伙,运气真是太好了,要是依着老子,敢偷东西,至少每人打断一只手。”
“行了,少说两句吧,你要是真有这脾气,刚刚在倭人船上怎么不下手。”
“哈哈……”四周传来一阵哄笑之声。
而就在此时,距离出海口不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闷雷之声,接着马上就要消失于视线之内的倭人战船就像是一颗被放到火上的豆荚,呯然炸成无数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