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qbt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 起點-第一千六十一章 聖痕荊棘相伴-x9abq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
韩东已按照莎莉的要求将教堂布置完毕,现在就等两位妹子将那位好色的司铎给引过来。
“相信玛丽配合上那位心思慎密的黑山羊,引诱计划应该不会出问题……不过,这过程是真的慢。”
韩东靠坐在荆棘较少的墙角,仰望着正在天空间滑翔的坎伯。
虽说,坎伯就像黑山羊妹子的一位随从侍卫,但本身实力还是相当不错的。
“似乎还要等上几十分钟,既然没事做,不如试着检测一下荆棘……我脑袋里的扫描仪应该能得到一些信息。”
韩东借着空闲时间,立即回到脑袋里的生物实验室。
将刚刚截取的一段荆棘直接丢进扫描仪,很快便得到一份扫描文件。
「圣痕荆棘」
概述:非本世界物质,在荆棘内部检测到大量来自于异世界的圣痕纹路。
这种荆棘对异魔生命具有较强侵占性、更变性以及成瘾性。
长期食用该物质的异魔,肉身本质将发生转变,成为荆棘类生命,请务必清除该荆棘,避免其在本世界里生长与传播。
类型:圣阶产物
使用方式:非异魔类生命可通过适当食用、鞭笞等方式获得「圣痕荆棘」蕴藏的相关能力。
可能得到的能力:
①.「荆棘反甲」-对攻击者造成反弹伤害(伤害量为30%的承受伤害值+100%的个体护甲值),无论是物理攻击还是魔法攻击都将触发反伤效果。
②.「荆棘之痛」-攻击时将附加「荆棘特效」,有一定概率无视护甲对目标造成直接伤害,而且由荆棘伤害带来的疼痛无法避免,会将100%痛感反馈给目标。
③.「荆棘心(罕见)」-个体会成为圣痕荆棘的载体。
起源:这类圣阶植物源于高等世界,传闻一位苦难者为寻求真理,徒步跨越荆棘之海,以疼痛为粮食、以藤蔓为道路、以尖刺为床枕。在其穿越抵达海洋对岸时,整片荆棘之海都融入到了体内,助他踏上圣阶,留下圣者之名。
……
“圣者?某高等世界对应的神阶吗?
果然……不只是「漩涡」这么一种针对异魔的物质。
这位【四位】前往伦敦的参与者,都携带着一种针对异魔的特别属性,甚至能完全更改异魔的本质,将其转变成另一物种。
果然是有目的性,投送而来的参与者,说不定是黑塔高层的安排。
不过,从描述来看,这种荆棘对于其他物种可是好东西。
等到托古回来,试着用在他的身上……说不定能借着「受苦」的共性,获得荆棘能力或是意想不到的成长。
而且,能够不限制生长圣痕荆棘的参与者尸体,也必然是一个好东西。
既然大家都将目光集中于「漩涡神性」,我倒可以试着去触及另外三位并未降下【神迹】的参与者尸体。”
盯着「圣痕荆棘」的报告单,韩东的脸上洋溢出一种疯癫的笑容。
就在韩东重新回到教堂时,盘旋于天空的坎伯猛然降下。
“准备好,目标已经引过来了……一定要成功执行计划,杀了那家伙。”
“哦,好的……”
韩东清晰感受到由坎伯散发而出的致命的杀意,似乎他心中的女神遭别人占了便宜。
交流结束。
坎伯微微屈膝,恐怖双翼完全展开,左右均达到十米的宽度。
全力展翅。
随着一阵气浪在教堂内荡开,翅膀载着他的身体直冲天际,隐于云层间。
韩东也隐于教堂深处,借由小魔眼透视墙体,观察着教堂外部的情况……这一看,也难怪坎伯会生气。
嘀嗒嘀嗒……
萨瑞恩司铎因太过兴奋,每走一步都会有大量的油脂滴落。
因最后这段路程几乎是空无一人,肥腻的手臂已经搭在莎莉身上,甚至还趁机揩油。
莎莉为计划的顺利执行也没有反抗,反而适当迎合。
玛丽缇丝则装作一位清纯而胆小的初来者,稍微避开一段距离。
靠近废弃教堂时,萨瑞恩本沉浸于爱欲里的精神忽然一颤,仿佛清醒了一丝。
“你说的秘密地点就在这里吗?这里可是禁区,擅自闯入可是会受罚的。”
莎莉则装出一副爱意满溢的模样,一边伸手滑动着司铎的胸膛,一边略带妩媚地说着:
“就因为这里是禁区,才没人知道我们的事情嘛……而且,人家喜欢在教堂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被莎莉这么一刺激,司铎立即陷入爱欲泥潭,无法自拔。
也管不了这么多,直接搂着怀里的小美人迈入教堂,同时也不忘看向身后的玛丽缇丝……
迈入教堂时。
莎莉刻意挣脱怀抱,一阵小跑来到祭祀台前。
脱去半数衣物而露出「香肩玉背」。
这样的举动让寄生于司铎脑袋间的魅惑种子最大程度上激活,意识防线几乎削减为零
不顾一切阻碍,迈着沉重的步伐向莎莉扑去。
眼看肥腻的手指就将触碰到莎莉的背部时……
哈哈~
一阵犹如从疯狂深渊传出的笑声回荡于教堂间。
一股强烈而不可拒绝的‘自杀念头’随着笑声,强行植入司铎的小脑层,如同病毒般的意识冲动疯狂蔓延,数秒便覆盖掉脑袋里的爱欲冲动。
司铎转而看向教堂里的圣痕荆棘。
挑选了韧性最好的一段,挂在教堂残剩一块顶梁上,准备以‘上吊’的方式来结束掉自己的罪恶一生。
这样的上吊方式,会让荆棘尖刺贯穿喉咙。
废弃教堂里的荆棘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食,感受到新鲜食物时必然会瞬间将其吸干。
而且,这样的自杀方式,能让萨瑞恩司铎看上去,因无法释怀曾经在这座教堂犯下过错,选择以荆棘结束掉生命……完全合乎情理。
这时,趴在祭祀台前的莎莉也将半数脱去的衣物重新穿好。
看向隐于暗中的韩东,给予高度评价:“不愧是你……效果真不错。”
“对方的意识全都被爱欲占据,完全没有难度……莎莉小姐相当于将白肉送到我的嘴前,如果这样都无法下咽,我就太没用了。”
两人很配合地来了一段商业互吹。
同时,司铎也将脖颈挂了上去。
接下来只需等待荆棘将其彻底吸干,众人将现场仔细清查一次,事件就算是完美执行。
但是……那微乎其微的意外依旧发生了。
废弃教堂里的这些‘饥饿荆棘’竟然没有吸收这位司铎,反而发生了一种‘同源感应’,疯狂涌入司铎的体内。
这样现象就算是荆棘苦修会也未曾发生过。
原本已深度荆棘化的萨瑞恩司铎,在这样的巧合下跨出了最后一步。
「准备好的转变肉身」、「完全释然的自杀意念」以及「大量的圣痕荆棘」,加在一起让他彻底摆脱掉异魔的属性,朝向某异世界里的圣阶怪物发生着本质层面的转变。
以纤细的荆棘藤条重新编制着每一寸皮肤,眼球里也满是密密麻麻的尖刺……
一只无法定性的恐怖怪物正在慢慢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