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ptx熱門都市言情 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 txt-第二百八十七章 攝政王的日常分享-b9nql

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
小說推薦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
皎洁的上弦月在夜色中散发出清冷的光。
抬头望过去,那弯曲的月弧如同一只微微眯起的眼睛,平静而久远的凝视着大地上的一切。
亚历山大在这个时候就正抬头仰望着夜空,他不知道远方的妻子与情人们是否也正在这个时候看着这月光,这让他稍稍感到有些惆怅。
或许是与自己的女人们分离的太久了,所以在与箬莎重逢的短暂相聚之后,再次分别则让这种离别之情也更加强烈。
在巴里亚里多德的日子并不如之前想象的那么有趣,各种各样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聚会,商议,召见与公开或是不公开的见面成了这段时间他在巴里亚里多德的日常生活。
亚历山大不是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要面临这种枯燥乏味的事务之中,不过他知道显然现在还不是那个时候。
斐迪南在回到阿拉贡之后立刻开始频繁的活动起来。
对外他积极展开各种外交斡旋,据说他已经向葡萄牙和法国以及他的亲家马克西米尔再次派出了使者试图说服他们,同时他积极的向梵蒂冈表示出了多年来所未有的善意。
对内他则开始备战,斐迪南丝毫没有掩饰他要重新打回卡斯蒂利亚的心思,相反他向所有人公开的表示了绝对不会放弃卡斯蒂利亚王位的念头。
另外他还做了一件在亚历山大来说或许是理所当然,但是对于其他人却颇为震撼的事情,那就是他公开宣布胡安娜的儿子,他的外孙为阿拉贡王国继承人。
这无疑意味着他把整个阿拉贡都牢牢的绑在了自己的身边,而阿拉贡人在能够看到两国统一的希望之下,自然对积极挑战卡斯蒂利亚变得热心起来。
斐迪南的这个决定让卡斯蒂利亚的宫廷曾经一度震动,他们意识到这应该是两国之间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信号,这对于还正在为未来国王做着种种筹备的卡斯蒂利亚来说,无疑是个坏消息。
在这种情况下,有的现在不认为困在办公桌前是解决当下麻烦的好办法。
所以他在之前就已经写信给巴伦娣,要她把奥孚莱依派来。
他需要迅速建立一支能够完全贯彻他的战术以至战略思想的军队,这支军队必须忠诚可靠,同时又必须能够拥有与这个时代任何一只强大国家军队抗衡的实力。
贡萨洛竟然是这样一支军队最理想的统帅,不过奥孚莱依则是它最合适的管理者。
指挥军队作战和平时管理军队是两件截然不同的事,至少现在的将领们还没有人意识到这其中的区别,以致很多在战场上堪称完美的司令官,在平时却未必是一个合格的“军需官”。
这样训练出来的军队,结果往往就是在作战中或许十分勇敢,但是在很多细节方面却做得并不够,而这些细节偏偏又在很多地方决定着这支军队是否能向着真正的近代化演变的关键。
在亚历山大的印象中,就是在几个世纪后的维多利亚时代,即使是欧洲也依旧有着使用的当时最先进的强大武器,可不论是后勤补给还是日常的军队管理,都依旧延续着一些古老落后方式的军队。
这样的军队往往在战斗中即便取得胜利,也要付出比原本可以避免的多的多的伤亡和各种各样的代价,而导致这种损失的原因,只是因为没有人懂得该如何照顾好他们的军队。
全新的后勤,健全的军营管理,对士兵们十分重要,却在这个时代显然会被认为是在浪费时间和金钱的培养,想要把这些想法付诸实施,是很麻烦的。
这不只是因为缺少足够多的骨干军官或是金钱的问题,而是几乎没有哪个将领认为有必要做这种事情。
即便是贡萨洛,对于亚里士多德提出的一些观点和建议也很是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士兵虽然的确需要训练,但是更多的是用在战场上的消耗品,他可以花费时间教他的军队学习如何更快的排列队形,但是却很难理解为什么还要教他们进餐礼仪。
亚历山大当然也不是为了培养一群喜欢夸夸其谈或者是用来炫耀的公孔雀,他也没打算让他所有士兵都变成真正的职业军人,但是他需要一批真正的近代军队的种子。
所以亚历山大向贡萨洛要来了那个叫乌奥莫托的模范军火枪兵。
在寻找胡安娜等人的下落时,这个在塞维利亚战役中侥幸活下来的火枪兵发挥了重大作用。
不过这让他得到了一笔丰厚奖赏。
真正让亚历山大看中他的,是这个士兵身上少有的上进精神。
乌奥莫托是模范军中很优秀的射手,这得益于他一直很严厉的要求自己。
据说在模范距离的时候,他甚至自己掏腰包请手艺精湛的工匠帮他维护他的火枪,而不是指望那些粗枝大叶随便看看就算交差的军械兵们,而且他自己经常琢磨该怎么把他的武器使用的更有效率。
当听说这些之后,亚历山大就把这个士兵要到了自己身边,他觉得这个人有成为一个合格士官的潜力,而一大批合格的基层士官,往往要比几个没有什么经验的军官有用的多。
关键是这可以帮助他培养出一批真正的精英骨干,这些人才是未来的卡斯蒂利亚或者说是西班牙帝国军队的希望。
这么想着,压力山大回到桌边拿起笔开始给箬莎写信。
他已经知道箬莎的军队正在向北方推进,不过鉴于因为外国军队的特殊原因,西西里军队向北推进的速度并不快。
箬莎这么做更多的意图自然是是向卡斯蒂亚人展示他们对新国王的支持。
不过现在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已经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斐迪南已经返回了萨拉戈萨,同时他也已经宣布不承认你的西西里女王身份,这当然是很无耻的举动,因为就在不久前他还试图与你结婚,”写到这里的时候亚历山大用手里的鹅毛笔揉揉脑门,他觉得斐迪南真是太可恶了“所以我们需要考虑如何应对他的这个挑衅……”
“我认为你至少现在完全没有必要理会他的这种无病呻吟,而是应该尽快加快进军速度,不要再顾虑这是否可能会造成卡斯蒂利亚人的种种想法,因为我希望你能在我的加冕典礼举行之前到达巴利亚里多德。”
亚历山大停下来想了想,他觉得有必要向箬莎解释一下当下的局势。
“我们现在正面临的是已经与之前不同的局面,我进入巴里亚里多德,这就让我的身份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现在考虑的是如何稳固我如今已经拥有的地位,这除了需要强大实力作为后盾之外,也需要让人们更多的意识到,他们选择的是个有着悠久家族历史的王子,而不是个冒险家和暴发户。”
“所以这里我就需要从你那里得到更多的支持,来自统一的西西里女王的认可无疑是很重要的佐证,这足以让卡斯蒂利亚的贵族们认清他们是在和谁打交道。”
“……至于斐迪南,我们之前已经有过很详尽的计划,也考虑过如今可能发生的局面,所以我认为你尽快在巴里亚里多德出现,正是对他给予的最有效的反击,萨拉戈萨人是必须要考虑一位西西里女王的态度的,因为按照谱系,你同样拥有对阿拉贡宣称的权力。”
写完这封信,亚历山大又仔细看了一遍,直到觉得该谈的公事都已经说的差不多了,才拿起笔开始写另外那并不属于公事的另一部分。
“至于说我希望你尽快来巴里亚里多德更重要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我发现很多卡斯蒂利亚人似乎正绞尽脑汁的试图把女人塞到我的身边,而很凑巧的是,我现在睡的这张床睡我一个人似乎有些太大了……”
亚历山大在向妹妹一诉衷肠的时候,马德里市长也正在给马德里写信。
如今这位市长还有一个听上去比较别致的新身份,摄政王的膳食官。
这当然不是说这位市长大人要跑到厨房里去指手画脚,而是由他负责来确定与摄政王共同进餐的人选。
这是个看上去实在没有什么地位的职务,但实际上他却肩负着亚历山大左右手的重任。
两巨头,三贵族如今已经成了巴里亚里多德真正的新贵,即便是之前那些位高权重家族历史悠久的大贵族们,也不得不在很多时候去迎奉他们的喜好。
亚历山大不讨厌这种变化,毕竟人家当初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跟随你投的也不过是这时候的这份荣耀,亚历山大不是那种给手下们只谈理想不提实惠的人,而且他觉得历史上那种人往往最后众叛亲离,也怨不得别人。
外面隐约船来了很粗暴的呵斥,唐·班德拉兹向窗外瞥了眼,看到那个叫乌奥莫托的火枪兵正拿着根棍子不住敲打几个士兵,同时嘴里还在不停的咒骂着他们是一群笨蛋。
马德里市长知道这个人因为寻找胡安娜立功受到了赏识,才会被亚历山大调到身边。
这倒让他不由想起了贡萨洛。
亚历山大把贡萨洛留在马德里,这显然是为了应付可能会出现的变故。
如果巴利亚里多德民心不稳,亚历山大不得不被迫从这座城市撤出,那么由贡萨洛坐镇的马德里就可以成为他在北方的据点。
同时正在向北推进的西西里与南方的卡斯蒂利亚军队就会立刻向北进军,而以马德里的防御,即便斐迪南也趁机出兵,相信也足以能坚持到援军到来。
而且以如今巴里亚里多德人来说,即便他们与亚历山大发生了冲突,也未必愿意看到斐迪南再回来。
所以说他们实际上唯一的出路只有拥戴亚历山大。
这样看起来似乎把贡萨洛落在马德里显得有些多此一举。
甚至有人暗暗猜测,或许是亚历山大不想看到贡萨洛功劳太大,以免将来自己也要受到他的胁迫才把贡萨洛早早排除在卡斯蒂利亚的权力圈子之外,但唐·班德拉兹却并不这么认为。
唐·班德拉兹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眼前写了一半的信上。
他稍稍整理了下思路,继续这么写:“告诉我那个德·卡彭迪在干什么,我不相信那个人现在会老老实实的待在他的监狱里,他已经等了太久,摄政王的出现对他无疑是个难得的机会,所以我猜想他现在一定十分活跃。”
“我在这里一切都很好,作为摄政王的膳食官我不断管理着他的餐桌,还为摄政王该与什么人一起进餐把关,相信在巴里亚里多德已经没有多少人的权利能够与我相比,不过我有种预感,这似乎并不是我最终可以达到的地位。”
“摄政王是个很奇特的人,他有时候做事看起来有些鲁莽,完全不像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贵族,他对平民的和蔼态度想来应该与他过往的经历有关,这让我很怀疑他是否能够真正理解我们要为他准备的那些女人的优秀,或者只要有一副奶牛般身材的女人更能满足他。”
“关于摄政王的妻子,我已经有了一些可靠的消息,据说她现在依旧没有生养,这是个坏消息可有时候也未必如此,毕竟未来的卡斯蒂利亚王后身份崇高责任重大,而且尽早确立继承人才是避免将来再次出现王位争夺战争的关键。”
“不过我建议在这件事情上务必谨慎,因为摄政王的妻子是枢机主教朱利安诺·德拉·罗维雷的女儿,而主教很有可能会成为新的教皇,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必须谨慎小心,否则很可能会无意中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
唐·班德拉兹很小心的收好信,看着手中的信件,他轻轻叹口气。
进入巴里亚里多德带来的变化并不只是影响了亚历山大,同样他身边的那些人也都多多少少受到了影响。
这其中,唐·班德拉兹深有感触。
虽然依旧挂着马德里市长的头衔,但是唐·班德拉兹明锐的察觉到自己在这个位置上或许已经待不了多久。
正如亚历山大对他说过的那样,马德里必将成为比巴里亚里多德更加重要的城市,但也正因为如此,唐·班德拉兹清楚的知道亚历山大应该是会在一切稳定之后就任命他的人接任,而不会让他继续在这个位子上长期待下去的。
那么接下来自己会担任什么职务呢?
膳食官当然是个显赫的职位,可却并不适合他,时间久了这演变成对他的一种侮辱,相信亚历山大也很清楚这一点。
那么接下来他会被安排什么职务?
正在这么想着的唐·班德拉兹被谢尔派来的侍从打断了思绪,当他跟着侍从来到亚历山大起居室时,却迎来了亚历山大一句听似随意,却让唐·班德拉兹不由一愣的询问:“尊敬的唐·班德拉兹,你认为让你担任安达卢西亚总督,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