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xi64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第一村 愛下-第九三О章:二合一看書-svocv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韦天真见席君买将手收走,不知怎地,心里竟然有点小失落。
抬眼偷偷瞄了一眼席君买,却见这傻大个黝黑的脸颊烧得比自己还红。
“噗嗤……”韦天真掩嘴笑了起来,有些泪光的眼眸弯成了一汪新月。
“傻大个,你竟然敢这么对我,就不怕被你家郎君发现了,把你手也打断?!”
韦天真嗔笑着说着,忽然神色一怔,朝席君买的双腿看去。
“你……你的腿好了?”
席君买闻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腿,脸色剧变,整个人忽然心虚了起来。
眼神躲闪的不敢去看韦天真,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支支吾吾:“好,好了,一些吧!”
“好了一些?”
韦天真狐疑的朝他看来,大大的桃花眼里满是质问之色:“你骗我的对不对?”
席君买以为自己的身份被识破,急忙摆手否认:“没有,我,我,我没有……”
这样的回应软弱无力,聪明如韦天真立刻就把脸沉了下来。
然后她叉着腰,恶狠狠的看着席君买:“好啊,你的腿根本就没断对不对?!”
虽然她嘴上说得凶,但声音里听起来,莫名的有一丝庆幸。
说着,原本止住的眼泪再次掉了下来:“我一直心里好自责,你,没成想你竟然是骗我的,你,你混蛋!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呜呜!”
韦天真掩面而泣,她是属于哭起来特别惹人怜爱的那种类型,特别是此时没有外人,情绪爆发开来,一边失声哭着,一边还伸手往席君买胸口擂去。
小拳拳捶得不轻,但雷声大雨点小,对席君买来说,跟挠痒痒也似。
席君买只是傻乎乎的看着这一切,脑子里早就空空白白,这辈子他鲜少遇到这样的姑娘。
李云裳是个直肠子,两人能在一起,多少是志同道合,在加上席云飞从中作梗,甚至卢剑婷也是一样,有共同的爱好,属于几乎没有什么感情经历的那种成全。
可韦天真在他却不是,对于韦天真,他是有点一见钟情的那种感觉,当初在落岭涧发电站第一次相遇,他就觉得韦天长得真好看,而且还有趣。毕竟,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懵懂的爱恋是很奇怪的,越是喜欢一个人,越想去欺负她,逗弄她,或许那个时候,席君买就已经对她动心了,否则也不会透过监视器,看着韦天真的背影独自发笑。
此时见韦天真哭成泪人,又说起自己骗她的话语,席君买内心中满是自责和愧疚。
可是,让他解释清楚,无论如何,他是做不到的。
要是他的口条能好,也不至于被席云飞说憨。
兴许是打累了,或许是手打疼了,韦天真可怜兮兮的攥着拳头,看着一点反应没有的席君买,‘哇’的一声,直接双手抱着腿,蹲在地上,把头埋在膝盖上,心里委屈得不行。
这个傻大个,都不知道哄哄我吗?
韦天真越想越气,抬头朝席君买看来,刚好迎上席君买伸手要拉她起来。
席君买也是呆得可以,安慰的话想了十几句,到嘴的没有半个字。
此时刚要说话,见到韦天真抬头看来,双手顿了顿,竟是成了雕塑。
韦天真看着他,他也看着韦天真,两人四目相对,一个抬头仰望,一个居高临下。
“你这个大憨批!”韦天真是真的气炸了,伸出手就朝席君买的腿捶去。
“哎呦!”一个没注意,把自己打疼了。
席君买尴尬的看着她,刚要把手收回来,忽然手心一热,却是韦天真主动伸出了手握住他。
抬手一提,少女顺势站起。
许是席君买估计错了韦天真的体重,这一提竟是多用了几分力气。
韦天真惊呼一声,整个人直接扑在席君买怀里。
少女的额头重重撞在席君买的胸口,最萌身高差瞬间有了感觉。
韦天真这次没有躲开,她听到了席君买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噗通、噗通……越来越快。
“咦,刚刚明明看到有人往这里过来啊……”
院子外,忽然传来人声。
韦天真急忙拉住席君买,往一边的假山后躲去。
不多时,院门口走进来两个丫鬟,站在门口扫视一圈,摇了摇头道:“没有呢,也不知道小娘子去了哪里,夫人都要发脾气了。”
假山后面,韦天真整个人埋在席君买的怀里,听到丫鬟的声音,不自觉抬头朝席君买看去。
席君买不知所措的看着院门口的那两个丫鬟,或许是心虚,鬼使神差的,又将韦天真往自己身边搂紧了几分。
“嘤!”韦天真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怎么了?”
“我,我憋不过气了……”
席君买低头朝她看来,少女绝美的容颜下,两坨软肉紧紧贴着自己的胸腹处,刚刚那一搂,更是让……人,血脉喷张!
席君买赶紧松开手,抬头将视线移开。
韦天真见状,先是一怔,接着低头朝自己胸口看去,有些变形的衣领下,是一条深深的沟壑。
“啊!”
韦天真惊叫一声,红着脸急忙躲开。
这一躲,两人的身影直接暴露了出来。
正好离去的丫鬟循声望来,先是看到惊慌失措的韦天真,还不等她们惊喜,又看到假山后面露出半个头来的席君买。
两个丫鬟先是呆了呆,接着不知道是不是经过专业训练,同时惊呼道:“救命啊,快来人啊,登徒子,府里进了歹人呐!”
声线形成一道音波,从两个丫鬟的嘴里喷射蔓延开来,越过院墙,传入前厅大殿。
正在与宾客们推杯换盏的席云飞、李世民、韦儒奕、韦志高等人,几乎同时扭头望去。
韦志高眉心一蹙,与众宾客拱手一礼,急忙跑了出来。
席云飞与李世民相视一眼,然后视线在大殿里遍寻着大哥的身影,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不会吧,那所谓的登徒子该不会……”
一念及此,席云飞也不管是不是,紧随韦志高之后,也跑出了大殿。
主要宾客一下子走了俩,其他人面面相觑之后,也跟了上去。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进了贼,这倒是一件新鲜事儿,劲爆程度不亚于房玄龄又被夫人罚跪搓衣板……
后院里。
韦天真听到丫鬟的呼救声后,顿感慌乱,羞愤的朝那两个丫鬟喝道:“你们别喊了!”
然后回头与席君买交待道:“傻大个,你快跑,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千万不要被人发现。”
说完,急忙朝那两个丫鬟跑去。
“要死啊,你们再喊一句试试,小心让管家拔了你们的舌头!”
那两个丫鬟先是一怔,待见韦天真神情不对,心道一声不好,自己二人该不会撞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吧。
此时韦天真已经跑到她们近前,先是恶狠狠的瞪了她们一眼,而后探头朝廊道看去,见没有人影,暗自松了口一气。
而后伸手抓住两个丫鬟的手腕,绣眉紧蹙的问道:“你们俩是哪个院子的丫头?”
两个丫鬟此时基本肯定了心里的猜测,即将出嫁的韦天真竟然在私会情郎,好死不死的,竟然还被自己二人撞破了,怎么办,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好紧张!
这两个丫鬟几乎吓傻了,心理承受能力差一点的那个,直接的惶恐不安的哭了起来。
韦天真见状,恶狠狠的朝另一个嘱咐道:“你们刚刚什么都没看到,若是有人来问,你们就说是你们看错了,实际什么都没有发生,知道吗?”
还不等韦天真得到回应,廊道尽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韦天真和两个丫鬟寻声望去,都是神色大变。
只见韦志高神色不善的疾步走来,看到韦天真时,先是愣了愣,接着脚步又加快了一些。
“你怎么在这里?”
韦志高简直是要疯了,瞪了一眼韦天真后,看向那两个丫鬟,又质问道:“刚刚是你们在呼救?”
韦天真心跳漏了半拍,心虚的朝院子里的假山看去,席君买的身影若隐若现,看来是逃不掉了。
两个丫鬟也是不约而同的回头朝假山看去,见那个‘情郎’竟然还在,她们都快崩溃了。
韦志高虽然心急如焚,但她们的小动作还是尽收眼底的,顺着女儿惶恐不安的视线望去,韦志高脸色剧变,先是一阵青,再是一阵白。
那假山后的身影分明是个男子……难道?
韦志高难以置信的朝韦天真看去,见到女儿脸上的泪痕后,整个脑子‘轰’的一声炸开。
“这,这……”
韦志高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右手颤抖着指着韦天真,没想到这丫头竟然在这里私会。
若是让席家兄弟知道??!
韦志高心念电转,不愧是做到京兆尹的存在,几十个念头一闪而过,最后急忙抓着韦天真的手,朝那两个丫鬟喝道:“走,快,你们两个快带她离开,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韦天真见父亲也发现了,便直接破罐子破摔了,反握住韦志高的手,乞求道:“爹,你,你一定要救他,只要你放了他,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韦志高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韦天真还在为那个‘情郎’求情,恨铁不成钢的怒视着韦天真,看着女儿哭红了的眼睛,最后无奈的重重叹了一口气:“爹尽力便是,你快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
得到父亲的保证,韦天真眼里闪过一丝喜色,回头又朝假山看了一眼,便在两个丫鬟的连拉带扯下,逃离了现场。
就在韦天真消失在廊道拐角的瞬间,韦志高身后响起一连串脚步声。
回头看去,席云飞带着一帮子人走了过来。
席云飞见只有韦志高一人,疑惑问道:“韦叔,怎么就你在这里?那登徒子呢?”
韦志高尴尬的笑了一声,拱手说道:“呵呵呵,让郎君见笑了,不过是两个丫鬟在追闹玩笑,我来的时候,训斥了她们一番,已经让她们回去反省了。”
席云飞狐疑的点了点头,视线却朝院子瞥去。
韦志高见状,急忙站到席云飞跟前,挡住了他的视线,笑着说道:“郎君,今日乃是大喜的日子,走走走,叔叔还没与你喝过,今日不醉不归!”
席云飞眼里浮上一丝异色,视线快速在院子里扫了一圈,最后落在院子角落的一座假山上。
韦志高这时又侧了侧身子,刚好挡住了席云飞的视线,哈哈道:“手下人不懂事儿,扰了郎君的兴致,回头定要好好惩戒一番。”说着,拉着席云飞就要离去。
就在这时,席云飞忽然朝他身后看去,开口道:“哥,你怎么在这里?”
韦志高先是神色剧变,此时他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席君买了,要是让席君买发现自己女儿竟然在私会‘情郎’,那……
“咳咳!”
席君买心虚的轻咳了两声。
韦志高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精彩,因为席君买的声音,竟然是从他身后的院子里传来的。
猛的回头看去,韦志高张大了嘴巴。
席君买整理了一番衣衫,红着脸拱手一礼:“韦叔,我,我……”
其实,席君买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而且方才韦志高的一番操作,他都听到也看到了,怎么说呢?
怪怪的,感觉自己被自己戴了一顶绿帽子,然后自己的女人和老泰山还实力助攻了。
当然,尴尬的不止是席君买,韦志高此时满脸涨红。
那假山后的身影不见了,席君买又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就算他再傻,此时也醒悟了过来。
“大郎与我家天真,早就认识了?”韦志高试探一问。
席君买难堪的点点头,看了一眼席云飞,发射出求救的信号。
席云飞已经大概猜到了一些,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来,伸手拍了一下韦志高的肩膀,道:“韦叔,既然是误会,那我们晚点再说吧,宾客们都在看着呢。”
韦志高回身看了一眼席云飞,又朝一群吃瓜群众看去,最后无奈的点了点头,心里满是问号。
而与此同时。
韦天真与两个丫鬟气喘吁吁的站在一处凉亭里。
韦天真忧心忡忡,不时回头朝前院望去。
其中一个丫鬟扶着柱子顺了一口气,然后绣眉微微蹙起,嘀咕道:“方才那人怎么感觉好熟悉……”
“你说什么?”韦天真此时对这两个丫鬟气得牙痒痒,要不是她们,情况也不至于这么糟。
那丫鬟惶恐的低下头来,想了想,又道:“娘子,我记得,未来姑爷好像也穿着一件一模一样的衣裳。”
“什么衣裳?”韦天真听她提起‘未来姑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来。
丫鬟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她,嗫喏道:“就是跟……假山后那人一样的衣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