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ptpq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笔趣-第八百七十八章 外掛操作分享-vqurb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小說推薦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第九层炼狱。
赫斯提亚震动矛锋,被战矛洞穿的老者整个身躯龟裂,胸腔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洞,瞬间毙命。
不过虚空中立即浮现出一副古老图腾,以环状运转,仿佛在模拟轮回。老者被战矛洞穿破碎的血肉,在图腾之光的笼罩下,快速合拢,恢复了身躯的完整。
那图腾逆转,又有一股黑气也在其中聚集,像是在恢复老者的神魂。
他旋即‘苏醒’过来,由死而生。
“这老者也是个挂逼吧,开的还是无限复活的顶级挂,比滴血重生什么的牛逼多了。”曹延在远处观战,差点惊掉了下巴。
“七层以上炼狱的这些囚徒,是光明神系征伐诸多位面才发现的一些特殊神祇,各有所长,因此才有资格被囚禁在高层炼狱之中。”假系统幽幽的道。
这时,赫斯提亚手中的法典翻动,无数经文闪烁。
他铺开的金色神国中,一股力量与炼狱中的时空规则相合。
整个第九层炼狱也在发生变化。
上方的空间壁开阖,降下一道道神罚闪电,密集如雨。
地面也在龟裂,沟壑交错,其中岩浆流淌,一条条锁链从岩浆中蔓延而出,缠绕束缚向老者和牛头梗四人。
这才是光明炼狱的真面目,环境恶劣之极。之前看到的不过是光明炼狱的表象,实际上整个囚狱都是建造在岩浆横流的熔岩断层之中,以其力量来维持推动炼狱的禁制运转,束缚诸多囚徒。
赫斯提亚轻吟道:“神说:他行在天上,如在地上,凡是那忤逆他的,将永坠炼狱,不得解脱!”
“大神言术!”
这门神术,曹延从教皇的大光明典中看过,甚至模仿学习过,是一门无敌的嘴上功夫,用好了能让对手欲仙欲死。
此刻由赫斯提亚亲口吟诵,顿时衍生出一股强大的规则之力,与之对战的四人皆受到影响,被炼狱岩浆中蔓延的锁链所逼近缠绕。
虽然他们立即震动力量,击碎了锁链,但锁链很快就重新衍生,再次逼近,对他们形成了束缚的干扰。
“照这么下去,这四个家伙联手恐怕也要扑街,赫斯提亚太特么能打了。”
曹老板积极思索着自救的方法。
眼前这种情况,该怎么破局?
如果开挂逃走,有多大把握?
要是和赫斯提亚交锋,要怎么应对?
曹延念头急转,不自觉的发出了灵魂三问。
他观战的同时,还安排了其他后手。
要知道这一层囚狱,并不仅仅关押着兽神和深蓝之主。
曹延的后手就是继续解救其他囚徒,让他们出来搞事情。
为了避免引起赫斯提亚的注意,他自己并未亲自奔走,丛林女神和月之女神也被他暂时收到了一颗捕兽球里藏身,只有奥赫和咒跟在身边,三人藏匿气息,缩在炼狱的某个角落。
蚁群则承担了跑腿任务,正在给囚狱中的其他囚徒运送矩阵结构,帮他们脱困。
曹延关注主神战斗的同时,蚁群已经将一个个矩阵结构送到了不同的囚室,但情况并不乐观。
当那些囚徒利用矩阵,准备破开锁链的时候,赫斯提亚竟然能在激战中生出感应。
他的法典内跃出一枚枚经文,化作神力投矛,穿透虚空,出现在一个个即将脱身的囚徒眼前,瞬间洞穿了他们的身躯,将他们盯在半空。
投矛旋即演化成一条条神罚锁链,将这些囚徒层层束缚。
事实证明,即便与四人对战,赫斯提亚仍有余力,近乎全知全能,扼杀一切变数。
十二主神要是都有这么强大,那就怪不得光明神系能统治诸天……曹延暗忖。
他将意识送入黑暗神国:“至暗之神,光明神系十二主神之一的赫斯提亚,你能对付他吗?”
“我现在不能和赫斯提亚动手。”
至暗之神的声音冷若寒冰:“你必须立即撤走,越快越好,一旦他压制了那四个囚徒,开始对付你,你将不会有任何机会。”
“我特么往哪走,不就是因为被关在第九层囚狱才需要想办法吗?”曹延没好气道。
看来只剩一种方法可行了。
他可以兑换一份高等级的药剂,给牛头梗四人中的任何一个使用,帮他们在短时间内恢复被囚禁后衰退的力量,推动他们的力量飙升,便有了和赫斯提亚争锋的实力。
问题是该选谁,成为这个药剂的服用者。
曹延沉吟片刻,使用高阶药剂,对使用者会有莫大的好处,与其便宜了牛头梗四人中的任何一个,不如给自己人用。
“奥赫,恶魔之祖现在的力量,有没有可能参与这一层次的战斗?”曹延问。
“没有,恶魔之祖虽然强大,但本质上还是需要依附我的力量存在。”
奥赫沉声道:“我现在的等级,即便放出恶魔之祖,但对上赫斯提亚这一级别的主神,我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支撑恶魔之祖去与其战斗。”
简单说就是奥赫是恶魔之祖的输出核心,动力之源,恶魔之祖一肚子的超强手段,但是用不出来。
如果他的力量是一百,奥赫作为核心能提供的输出却只有十,根本支持不住。
奥赫做出回应后,曹延反而松了口气。
他准备兑换的药剂,就是给恶魔之祖开挂,让他在奥赫之外,获得一个后备的动力源,支撑他去参与主神级的大战。
曹延随即消耗积分,兑换了一份具有‘狂化’属性的蓝色液体药剂。
恶魔之祖从奥赫体内分化出来,站在一层古老的气机当中,上身微微前探,气息凶厉阴寒,桀骜无比。
他伸出一只指勾尖利的灰黑色大手,接过了药剂,没有眼白的黑暗瞳孔,有些迟钝的看了看药剂,遂将药剂吞入腹中。
轰~隆!
一股魔气宛若长河挂空,嗑药后的恶魔之祖驾驭黑暗,跨越空间,刹时杀到了赫斯提亚身畔,一爪挥出,恶魔之力衍生出五条大蛇。
赫斯提亚身前出现一层光明壁垒,五条恶魔之蛇同时撞在壁垒上,口中吞吐恶力之源。
那光明壁垒转眼便破裂消失。
五条恶力之蛇则被赫斯提亚催动法典,分化的经文所压制,身躯崩溃,露出了本来面貌,却是恶魔之祖的五根手指。
此时他的手指顺势抓握,和赫斯提亚正面交锋。
同一刻,牛头梗四人也一起发力,对赫斯提亚进行攻击。
牛头梗口中吐出一股猩红色的元素能量柱。那老者身上图腾流转,双拳齐出,化出两头真凰般的图腾生物,展翅欲飞,口吐凤凰真火。
高壮如山的兽神眉心处,三头恶龙头颅交错,身躯游曳,探出了更多的部分。
从侧翼的角度看,三颗龙头竟然完全取代了兽神原本的脑袋,人兽合成了一体。
三颗龙头分别执掌着三种神力规则,同时扑出,撕咬赫斯提亚。
那深蓝之主亦是全力爆发,神力领域铺开。
他们与恶魔之祖相合,五股力量同时与赫斯提亚碰撞。
交战核心处,神力波动激荡扩散,囚狱中一切都在泯灭。
包括赫斯提亚对第九层炼狱的空间封锁,同样因为双方的碰撞所冲击破碎。
“机会来了。”
曹延等的就是这一刻。
下一层囚狱的入口,他早已经找到,苦于空间被封禁无法离开。
此时他蓄势以待,双手祭出一枚枚符号结构,与虚空相融,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打开了通往下一层的入口,纵身进入其中。
交战的位置,正遭遇围攻的赫斯提亚,忽然扭头看向十层炼狱的入口。
他的视线穿透空间壁,见到了曹延的背影,伸手一指,便有一条神力衍生的锁链,破空往十层炼狱的入口卷去。
曹延蓦然涌起了强烈的危机感,身畔捕兽球环绕如飞,并且催动纪元神庙的力量,护持自身。
而他的肩头,蛋蛋蹲伏在那里,眉心处浮现出一枚符号,溜溜旋动,如有灵性。
这是蛋蛋当年随同曹延进入纪元神庙的隐藏空间,从时空之龙身上牵引得到的那枚符号。
当符号再现,未知时空以外的纪元神庙光芒大作。
隐约间,时空之龙的虚影,化作一缕烙印与蛋蛋相合。
曹延身下多出一条模模糊糊的金色龙影,驮伏着他超脱了时空的束缚和赫斯提亚的攻击,倏然窜入了第十层炼狱。
此时的十层炼狱被纪元神庙的力量,赫斯提亚等人的交锋波动所冲击,亦是出现了空间崩溃坍塌的迹象。
而在十层炼狱深处,站着一个手足和眉心皆被锁链束缚的女子。
其身后有一副璀璨星图影像,缭绕着她流转闪烁。
“第十层炼狱关押的,是星空之主!”
曹延眼疾手快的扔出一个矩阵结构,落向那背后浮现星图的女子,帮助其解开身上的神罚锁链。
曹延自己骑在龙背上,利用其显化的神异,直接跨越第十层囚狱,在尽头处撞开了下一层的入口,头也不回的冲了进入。
进入十一层以后,曹延发现这一层竟是空的,没有任何囚徒存在。
他在时空之龙的虚影彻底消散前,借助其散发的时空之力,迅速找到并且破开了最后一层的囚狱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