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54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生活系遊戲討論-第八百零五章 暗示(一)讀書-debvj

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吃饱喝足回到家后,江枫坐在沙发上挑了许久,最终在道具栏剩下的三个记忆里挑选了【赵兰花的一段记忆】。
点击是,江枫顿时被迷雾笼罩。
雾来得快,散得也快,江枫感觉就是迎面来了一阵风然后雾就散了,散得有点迫不及待。
“兰花呀,上次你妈已经跟我说过了,你这年纪也不小了你妈她们都挺着急。我觉得你和小江处得也挺好的,从婶子领你去国营饭店的第一天婶子就发现小江对你不一般了,小江平日里可没有对女同志那么有耐心过。”
“我知道你面皮薄,但小江这孩子家里没个长辈,很多事情都考虑不到,平时也没人催着可能没意识到。这该定的事儿得定,你得暗示他,这种事总不能你先开口。你看今天正好是你生日,过了今天你就18了,婶子在你这年纪儿子都会走了,该抓紧的还是要抓紧。”
还是熟悉的声音,还是熟悉的配方,雾一散江枫就看见了上次在江奶奶集中撮合江奶奶和老爷子相亲的大婶。
大婶还是那个微胖的大婶,但赵兰花已经不是之前那个骨瘦如柴的赵兰花了。
脸上有肉了!
江枫把正低着头一脸,不好意思的赵兰花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确实是胖了准确的说是养好了不少。瘦还是瘦的,但至少是正常人的手,脸颊上开始和正常人一样有肉,手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瘦得跟鸡爪一样只有一层皮包着。脸色也好了不少,除了枯黄的头发依旧显示着这是一个营养不良的姑娘之外,大体看上去跟健康的苗条的姑娘没有什么区别。
“婶,这样不好吧,我和卫国也才处了半年。”赵兰花小声道。
“有什么不好的?当然好,都半年多了,半年多还不久吗?我还从来没见过小江能和哪个姑娘能处半年呢,别说半年了,半天他都处不到。你相信婶,到时候啦,你和小江第一次相亲回来我家老黄就跟我说你俩有戏,你黄叔的眼光你还不信吗?他说有戏就准没问题。”微胖的大婶顿时激动起来,“也是小江家没个长辈主持这种事情,小江这孩子肯定也是不懂,哪有处了半年一点表示都有没有的。”
“兰花呀,这是你的事情你得上心呐,今天一定要找个机会跟小江提一下。”
听了这么老半天江枫才算是听出来,赵兰花同志她们这边是要催婚呐。
“对了,你们今天有约好在哪见面吗?婶送你过去。”
“约了下午三点在国营饭店见面,卫国说他要给我过生日。”赵兰花小声道。
她是一大早动身从村子里出发的,中午才到的市里。
“下午三点呐,这时间都快到了咱们走吧。小江也真是的,每次都约在国营饭店见面也不晓得换个地方。”微胖的大婶起身,没有先出门,而是先走进厨房抓了个鸡蛋递给赵兰花,“还没吃吧,先吃个鸡蛋垫垫。”
“谢谢婶。”赵兰花接过鸡蛋抓在手里,还不忘小声替江卫国辩解一句,“我觉得国营饭店见面也挺好的。”
微胖的大婶没听见赵兰花后面的那句,带着她出门了。
依旧是和上次记忆中一样的路线,两人穿过筒子楼,走了一小段路便来到国营饭店门口。和上次记忆里不同的是,这一次守在饭店里面的不是正在看报纸的微胖的服务员,而是穿着明显干净了很多,可能还拿熨斗熨过的工作服的江卫国。
“小江啊,兰花我顺路给你送过来了,我还要去给我家老黄买药我就先走了哈。”
“谢谢荷花婶了。”江卫国冲荷花婶微微点头。
“不打扰你们了,你们两个小年轻好好处着。”荷花婶乐呵呵的道,给了赵兰花一个眼神,可能是想提醒她提一提催婚的事情,然后就走了。
就在赵兰花握着鸡蛋纠结该不该提,和如果要提现在该不该提的时候,江卫国先开口了。
他注意到了赵兰花手中的鸡蛋。
“还没吃饭?”
“吃了,因为今天是我生日早上我妈给我蒸一碗蛋,我还吃了一个饼,路上又吃了一个饼,这个蛋是刚刚婶给我的。”赵兰花解释道,思路完全被打断。
江卫国点头,领着赵兰花进了厨房。厨房还同先前一样,基本没什么变化,多了一个新搭的炉子,厨艺台上还有不少新鲜蔬菜显然是为了晚间营业准备的。
一进厨房赵兰花就自在多了,荷花婶的叮嘱完全抛诸脑后,一脸兴奋的问道:“卫国,咱们今天吃什么呀?”
江枫:?
您二位当年约会的内容都这么朴实无华且单调吗?
很显然,赵兰花和江卫国的约会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单调。
江卫国扫了一眼厨艺台:“烤鸭。”
“烤…烤鸭?”赵兰花吓得都结巴了,一连咽了好几口口水,“是…是你之前跟我讲的那种烤鸭吗?”
江枫也有点震惊,他不知道老爷子居然还会做烤鸭,他一直以为老爷子不会做。
江卫国点头,把放在厨艺台上的一个倒扣的大盆掀开,里面是一只已经处理好的鸭子。
非常肥美的鸭子,肥且大只,白白净净地摊在厨艺台上显得分外诱人。
但很快鸭子就不白净了,因为江卫国开始给他它刷酱,把鸭子刷成酱色,再用钩子把它钩起来放进炉子里烤制。
全程赵兰花都在边上看着,一直到江卫国把鸭子放进炉子里开始烤,才忍不住好奇问道:“卫国,你们这个炉子是专门为了烤鸭子搭的吗?”
“不是。”江卫国道,“我们店不卖烤鸭,这个是用来烤羊肉的。”
“为什么不卖烤鸭呀?我觉得烤鸭听起来挺好吃的。”赵兰花表示不解。
“麻烦。”江卫国言简意赅,“店里只有我一个人会做,如果要卖的话我得一直在店里守着。”
就像现在这般,鸭子挂进了烤炉里江卫国就得在边上看着,不能离开太太久。赵兰花显然已经习惯了,不光把先前荷花婶给她的鸡蛋敲了吃了,还非常自觉的倒了两杯水,她一杯江卫国一杯,又从外面搬了两把椅子进来,这样他们就可以在厨房里坐着等烤鸭烤好。
水和椅子都齐了,约会也就开始了。
赵兰花一脸期待的看着江卫国:“卫国,你能不能先讲你之前没讲完的你在魔都学螃蟹的事情。之前你没讲完就去FJ了,一去就是一个月,然后你就再也没有提过,我想听那个。”
江卫国先喝两口水润润嗓子:“螃蟹,什么螃蟹?”
很显然,故事讲多了连他自己都不太记得了。
“就是把螃蟹抓了,活的就放缸子里再加酒还是什么东西封起来,你之前没讲完,后面我们不是去看电影吗?就没讲。”
江卫国点点头,他有点印象了。
“我应该跟你讲的是醉蟹吧,那时候我刚到魔都找不着活干,身上又没什么银钱,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管饭的活,是在一家小馆子里,那家馆子主卖河鲜,其中醉蟹特别有名。我那时候干的是打杂的活,什么都干,洗碗,清理桌台,处理河鲜,刷螃蟹,每次离开的时候,衣服上都是一股腥味,可我偏偏就两身衣服。那时候我身上脚上哪怕怕是头发上都是一股鱼腥味,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打鱼的渔夫,走在路上人们都要躲着我。”江卫国开始讲故事。
江枫和赵兰花在他边上专心听故事。
炉子里的炉火不紧不慢地烤着烤鸭,烤鸭的香味开始逐渐充斥整间厨房,就如同江卫国低沉平缓的声音一般,平淡且舒适。
还带着淡淡的甜蜜和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