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vs0p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玩家超正義-第一百三十五章 結果還是被迫抱了大腿看書-drakj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虽然一时找不到证据。
但弗雷德里克已然有了些许线索……
——这个“贾斯特斯”,不像是贾斯特斯本人。
他很了解贾斯特斯,恐怕比他的父母还要了解他。
贾斯特斯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人。他是一个自我中心的人,并且有着强烈的贪欲——并非是基于物质的,而是基于感情的。换言之,他异常珍惜并且重视自己的每一段感情。
无论是与自己的友谊,亦或是对英格丽德的暗恋,还有对灰教授的尊重。他为了维护自己的感情,甚至可以不惜一切。
是的。
贾斯特斯就是那种,能够为了朋友或是恋人而杀人的那种人。
这其中当然包括对他的朋友或是恋人有敌意、有恶行的人……若是有人想要伤害他们,他会第一个冲上去;但如果他遭遇背叛,却也可能反过来杀死他的朋友或是恋人。
这种隐藏于行为逻辑中的危险感,会让那些刚开始与他深交的朋友们察觉到不安。
随即他们就会本能的远离贾斯特斯……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这反而会被贾斯特斯认为是背叛行径。
也正是因此,贾斯特斯才只有弗雷德里克这么一个知心的朋友。
作为梅尔文家族的人,弗雷德里克当然不会是纯善之人。在经受过神稚子的仪式并幸存后,他的“人性”便在事实上消亡殆尽了。
弗雷德里克对物欲已然失去了凡人般的热爱……无论是口腹之欲,亦或是男女之情。
他不再恐惧失败,不再因为成功而喜悦;他不会畏惧受伤,同样也不会畏惧死亡。从这个角度来说,他或许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他交朋友、甚至还交异性朋友,更多只是因为“普通人需要交朋友”,为了模仿凡人、更是为了反抗自己“梅尔文”的姓氏而产生的叛逆感而已。
普通人当然不会和贾斯特斯成为朋友。
——但恰好弗雷德里克并不是普通人。
他不会因欲望而行动、也不会因畏惧而退缩。所以弗雷德里克根本就不会背叛。他根本没有动机。
所以弗雷德里克即使作为一个朋友再危险,也与弗雷德里克无关。
不如说,这样一个“有用”、“孤僻”且“忠诚”的朋友,正是他扮演常人所需要的。他能够用心与他交朋友,而不用担心对方可能带来的诸多麻烦。
比如说毫无意义的社交、宴饮,或是帮他开拓交际圈之类的行为,对弗雷德里克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他说需要的,只是“拥有朋友”而不是“朋友很多”。
比起贾斯特斯来说,英格丽德就有些麻烦了。
她是个好孩子。天真纯洁又善良,唯一不太应该的,就是爱上了自己这个怪物……
弗雷德里克并不懂什么是爱。他只能尽力模仿从书中看到的“爱的行为”,作出恰当的回应。
目送接到通讯的英格丽德离开烤肉店,弗雷德里克平静的望向了贾斯特斯。
——而眼前这个人。
比起贾斯特斯,更像是英格丽德。
天真、耿直、无忧无虑。宛如永久的少年……
弗雷德里克注视了好一会“贾斯特斯”。从他的身上,竟是看到了一丝神性。
这丝神性的有无,便是能否学习偶像学派法术的关键。
贾斯特斯不可能平白无故便拥有神性。
所以只可能有一个答案。
——这个露出傻狗一般灿烂笑容的笨蛋,并不是贾斯特斯。
自己此刻正身处某种的噩梦之中。考虑到这个“贾斯特斯”想要拯救自己……所以多半就是自己的噩梦。
我莫非是已经死了吗?
弗雷德里克饶有兴趣的看着“贾斯特斯”的行为。
在英格丽德离开烤肉店的时候,他明显松了口气。所以他的任务是让英格丽德离开自己身边?
为什么?
英格丽德不可能刺杀自己。
她没有那个能力。
那么是她身上带有危险的东西?
也不可能,那样的话自己应该能第一时间察觉到。
所以,“贾斯特斯”的任务只能是【谋杀英格丽德】。
这或许说明,英格丽德之后会成为影响自己的某种阻碍,或许还会伤害自己……
弗雷德里克没有凡人的感情。所以这不可能是在感情上伤害自己……而自己已经是白银阶了,短期内没有进阶黄金的可能性。
——那么,自己可能会因什么而死呢?
能让英格丽德比自己更加强大……难道是堕落之路?
倒也有可能。
英格丽德天性纯洁、欲求明确而执着,一旦走上堕落之路,就有机会能成为强大的恶魔。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可能。
“教授他……最近是不是在研究圣骸骨?”
弗雷德里克突然开口,向贾斯特斯问道。
幸好英格丽德离开了。否则她第一时间就会察觉到不对。
——真正的贾斯特斯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件事的答案。
且不说,“贾斯特斯”现在还不是灰教授的学生。
就算他是。
“贾斯特斯”刚才才得知,自己具有【诚实之颅】的适应性……这也可以反过来说明,贾斯特斯之前是不了解这方面的事的。
但是贾斯特斯不了解无所谓。
只要“贾斯特斯”知道就好了。
他既然是从未来进入的噩梦,那么多半对自己有所调查。
“好像是的哦。”
不出意外的,“贾斯特斯”没有任何提防心的回答道:“我记得好像是‘无畏之骨’。但不太清楚具体是什么时候。”
——无畏之骨。
果然如此。
弗雷德里克眯起眼睛。
他知晓灰教授一直在搜集无畏之骨。
而且不久之前,他集齐了全部的【无畏之骨】碎片。似乎试图修复它。
那么是否有可能……如果英格丽德没有死,那么她就会被用来“孵化【无畏之骨】”?
很有可能。
“你听好,贾斯特斯。”
突然,弗雷德里克开口道:“不要回应我,也不要向我追问什么,你听着就好。
“我目前是十六岁,自我认知密钥是‘稚狼酒、第二、雪绒花’。重复一次,你听好是三个词:‘稚狼酒、第二、雪绒花’。
“如果英格丽德只是接受了灰教授的圣骸骨改造,那么一切都好;但如果她成为了恶魔,那么她将会是倾向于‘爱’或是‘独占’的恶魔。那么她的本质是‘囚笼’或是‘监禁’之类的概念。
“‘灰教授’这个身份是个假名。他的真实身份应该是狼人……我推测他可能会改名为‘狼教授’。
“一个神秘知识是,【‘谷中狼’与‘悲剧作家’其实是同一位神明】。
“教国和联合王国的农民们会诓骗自己想要去麦田中玩耍的孩子,说是风吹过麦田时麦穗会倒下,是因为里面有狼。这最初是为了不让他们踩踏麦苗,但后来人们反而真的相信了。
“他们认为,这‘狼’便是丰收之神,是谷物之魂,也即是所谓的‘谷中狼’。通常以尾巴向下的黑狼为表现……而与之对应的是尾巴向上的白狗,象征小麦的白化病。当农民在田里受伤了,就会被人说是‘被白狗咬了’。联合王国的一些老农,会让村里的木匠刻下尾巴沉甸甸的黑狼偶像,将其摆在麦田的正中央。这也是一种祈求丰收的仪式。
“但是,这‘谷中狼’并非是真实存在的神明——而是悲剧作家在升神之前,为了进阶黄金阶而制造的神话传说。那些谷中狼显灵、谷中狼的仪式有效的记载,只是因为这仪式实际指向了悲剧作家而已。
“是的,悲剧作家是狼人升华的神明。因为狼与酒都是谷物之精,‘醉酒的狂徒’原本便可理解为是‘披着狼皮的人’……”
弗雷德里克才说到这里,突然身下传来了地震。
他顿时有所明悟。
侧目望向英格丽德,看着她被建筑物所淹没。
于是他立刻又匆匆说道:“还有!不要试图向悲剧作家以仪式寻求力量……祂本身就是绝世的仪式师,仪式的付出与所得必然会被他扭曲!
“再见到我的时候,直接说出密钥!我会告诉你剩余的真相——”
弗雷德里克的话还没说完。
哈士奇便与十三香同时完成了【冲出第二层梦境】的主线任务。
他眼前的世界,瞬间便被改变了——
哈士奇一脸茫然。
……刚刚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