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4ye優秀都市小说 諸天苟仙 滄海成塵-第十九章你不過是神,而我們可是人看書-a54xe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
资深者韩冰如此惊讶,没见过世面的轮回新人王大海和韩丽丽,直接惊为天人,叹为观止,如同见了神仙一般。
“不亏是洛道长,道法通天。”
王大海赞叹道
作为女生的韩丽丽,心思细腻一些,微微一拜,行了一个古礼:“道长道长。”
“嘶!”
王大海忽然转身看向韩丽丽,一时间四目相对。
看过不少网络小说,古典小说的两人心中不约而同冒出一个念头。
此人与我有大道之争啊!
“洛道长,您门派的功法,可以外传吗?!”
韩冰忍不住问道,紧接着感觉不妥,补充一句
“可以的话,我这里有几件道具可以与您交换,如果不够,我还有一些轮回点。”
“好说,一本一百轮回点,便宜皮实。”
“另外,我有一个要求。”
洛风慢条斯理道
“能外传?!”
韩冰神色兴奋,他只是贪心一问,修仙秘籍这种东西属于门派绝密,原本就没有抱希望。
没想到有意外惊喜。
“道长,您有什么条件。”
韩冰问道
“我这一门没有多少人,贫道就是掌教祖师,万一日后死在轮回任务上,功法就失传了。”
“我希望你将这本书流传开来,不管是卖,还是送,都要给予你见过的每一位轮回者。”
韩冰一愣,这是什么奇葩要求啊。
“就这?!”
“就这。”
洛风笑眯眯掏出一本吐纳术,扔给韩冰。
紧接着,洛风望向王大海韩丽丽两人,笑问道:“你们想学吗?”
两人一愣,紧接着有些不安道
“我们可以吗?我们有修仙的资质吗?”
“道长,我们是新人,没有轮回点啊。”
洛风淡然一笑:“不碍事的,日后还上就行,九出十三归,”
“贫道的修行功法极其简单,能修得何种境界全靠自己。”
说完,从怀中掏出两本吐纳术,原汁原味,绝对正版。
这可是,天尊修行法,单是名头,放在洪荒不知道有多少金仙道君抢着要,一不小心就会掀起诸天级数的腥风血雨。
三人接过来吐纳书,仔细一看,全部傻了眼,书籍上不是他们想象的龙文赤书,上面也没有各种道教术语,门派隐讳,简简单单的口诀心法,还带配图指导。
简单得跟中小学广播体操有的一拼。
“道长,这功法真的能修仙?”
“您真的是靠这套功法修仙的?”
韩冰看了看书,有些狐疑。
这怎么看都像天桥底下摆摊卖书,一本三元,三本十元。
洛风笑眯眯:“这是自然,贫道就是靠着这么功法,一路上先天。”
“若有虚言,让星神砸我,水神溺我。”
“韩队,不是有一句话叫做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吗?”
王大海插嘴道:“道长传我们可能就是真法。”
经过王大海一忽悠,韩冰和韩丽丽不禁信了几分,好像也是这么回事啊。
接下来,洛风让三位轮回者修炼了一会儿。
吐纳术极其简单,再加上有洛风这个大成者在,三个人很快就找到了气感。
一瞬间,王大海和韩丽丽对洛风感恩戴德,就是韩冰也尊敬了几分。
洛风挥挥手道:“不用虚礼,我要你们三个立个誓言,把这套功法传播全主神空间。”
三名轮回者对视一眼,纷纷立下誓言:“我……传播全主神空间……”
“走吧,支线任务再不做,就要溜了。”
洛风道了一句,其余三人响应。
不知不觉间,团队的核心,已经从韩冰过渡到洛风身上,并且没有一个人觉得这是不合理的。
虚空一点,先天法术圆光术浮现。
牛车摔坏,黑痣道士和疤脸杂役道士,只能进入一间破庙度夜。
两个铁笼子贴满符咒,装着两只萝莉狐妖,涂山红红与涂山容容。
在这个时代行走的道士,总是有两把刷子。
黑痣道士在打骂疤脸杂役的同时,将符箓法宝布置起了,防止普通妖怪进入。
韩冰忌惮看了看破庙内悬挂的法宝符箓,询问道:“道长,要进去吗?”
能对付妖怪的法宝符箓,自然可以对付人类。
洛风指了指下方的两个道士:“你们觉得他们是善,是恶。”
王大海思考了一会儿:“应该是善,毕竟这个世界人妖相争,他们是在捉妖怪。”
“捉两只女妖卖去天仙楼,这是善人?”韩丽丽反驳道
“善恶不重要,重要这是我们任务对象。”
“释放狐妖,需要解决他们,灭杀狐妖,也需要解决他们。”
韩冰冷静道
王大海理性,韩丽丽感性,至于韩冰已经是合格的轮回者。
然而,合格的轮回者只是主神的附庸,主神工厂的一个零件,化为主神的一部分。无法迸溅出属于自己的火花,智慧,道与理。
一台机器能制造最锋利的刀剑,却无法制造一支简陋的手枪。
再诚恳的圣徒,也无法超越自己信仰的神。
洛风不是主神,不需要机器。
“轮回者为了任务无所不为,但却忽略了一点,任务对象也是人,他们也有自己的思考。”
洛风指了指下方疤脸丑道士:“不信,你们看他。”
一个任人欺负的废物,一个受尽歧视的丑八怪,在师兄睡过去后,独自一人前往封印狐妖萝莉的牢笼。
轮回者认为他不怀好意,身为女性的韩丽丽已经皱起眉头,两只狐妖也是极力反抗。
疤脸丑道士接触牢笼的一瞬间,一只狐妖愤怒与恐惧到极致,冲破一道符箓封印,妖力透出,直掏心脏。
疤脸丑道士却没有错愕,反而带着一丝微笑,撕开外面一张又一张符箓。
用沙哑的声音,缓缓述说道:“我从小因为奇丑,没人愿意理我,只有一只小狐妖愿意陪我玩……后来她被杀死了……”
最后一张符箓撕掉,疤脸丑道士轰然倒下,吐出最后一句话:“快跑。”
涂山狐妖落泪,轮回者死寂。
这是一个关于身处黑暗,心向光明的悲剧故事。
人与妖见证故事,洛风却窥见心灵。
在心相,一丝光明升起,似乎一只小狐妖走来,疤脸丑道士嘴唇微微颤动。
闭目而安,用心声道:“若他年有雨,是我来作伴。”
死亡并不恐怖,或者是一种解脱。
涂山红红是主角,占据极大的命运,涂山容容是重要配角,也有巨大命运比例。
但是疤脸丑道士心中的狐妖,都不是她们。
这是独属于一个小人物的故事。
凝望虚空,仿佛看到那颗大光球,洛风笑眯眯道:“你不过是神,而我们可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