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3lww火熱玄幻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笔趣-第五百五十一章 皇宮分享-njrjc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对于派出去的军队又一次扑空,帝国当然不可能就此沉默。军图室的年轻贵族军官们丢失了面子,军方真正掌握实权的老派人物才浮出台面来。帝国台面下的暗流,现在才真正地涌动起来。
原本他们是抱持着锻炼年轻人的想法,对于那个不足一提的敌人,就任由年轻人们去发挥。但两次失误,以及对方所表现出来的价值,总算够资格进入他们的眼界中。这才有人提起正眼,看一看有关魔王这行人的情报。
没看不打紧,看了之后就发现很多问题,以及诸多矛盾之处。
以迷地传统的情报力量来说,通常可以收集到有关‘某一个人’的情报,不会有太多的冲突或矛盾点。更多的是要从真真假假的消息中,判断真伪。像是三岁能屠龙,五岁能灭国,七岁做诗歌,九岁可以感化恶魔这种,那明显就是不实的讯息。
但是军务部呈上来的情报中,就如同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能看到的重点,这些老将军们一样对诸多关于‘魔王’前后矛盾感到困惑。
最后,他们一致地将来自军务部年轻人们所做的情报资料,扔进壁炉里头燃烧。春天帝国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这些真正掌握有话语权的老头子们,还是习惯暖活一点的环境。
很快,他们齐聚到皇帝的书阁。帝国两大情报系统,一者为军务部统辖,主要对外、魔兽,和针对一些不是普通战士能对付的对象;另一者直属于皇帝,对内也对外。但是要看这些后者所收集的情报,得要那一位的点头才行。
皇宫中的书阁同样相当温暖。在里头,不用穿上厚重的衣物,身子也会微微发热。用过晚餐的老皇帝正用着昏花的双眼,吃力地看着自己亲信所带来的消息。几位老将军先后抵达,他们看到这样的阵仗,也没大声囔囔着,而是很有默契地找了个位置,安静地坐下。
距离皇帝最近的,就是从军务部直接过来的军务大臣。他满脸无奈,却又带有一丝决断。其他老将军猜测,大概他又再一次辞退大臣职务,但皇帝还是不准吧。
虽然大家对于权力都很热衷,但是众所皆知的一件事,距离这位皇帝越近的位置越不好做。谁叫坐在御座上的那一位,文治武功都强悍到非一般人的程度。
想要找到一件他不懂的事情,然后从中动点手脚、谋点利益,那是难如登天。就算有人真的去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那也是皇帝默许的。而且在未来的某一天,肯定会吐出更大的代价来。所以不管这些老将军在部属面前有多凶悍,在皇帝面前,他们全都是服服贴贴的。
“梭苦特。”皇帝喊了军务大臣的名字一声,同时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一旁的侍从官。这位年轻的骑士熟知皇帝的习惯,也知道诸位将军的来意,便把资料交给将军们传阅。而老皇帝却是不去看别人,而是直盯着从年少以来,便与他一同奋战的老朋友,说:“我很失望呀。”
“所以下官才会说,应该把工作交给其他更适合的人。在场的几个,有谁不比我优秀的。他们都是很合适的大臣人选。”
军务大臣话一说,所有将军们都感觉不好。今天是不是来错了?有人还没能看到那份传下来的资料,但已经眼珠子骨溜转,想着跑掉的理由了。
不过老皇帝却是龇着牙,不满地说:“你是在讽刺我没能退休,皇帝就只能做到死吗。”
“陛下终究与我等臣属不同。皇帝之位是天命,也是大任。我等终究只是陛下手中的工具,不合用了,老迈了,换上更趁手的不是很正常嘛。”军务大臣口舌便利地回复道。
“问题是你培养不出象样的后继者呀。你走了,谁收拾接下来的烂摊子。当初你可是把敌我动向都掌握在手心,没有人可以逃出你的策略。用最少的损伤,最轻松的方式,打倒每一个敌人。这份智慧,就没有好好地传授给后继者。你看看他们都扑空两次了。”
“下官慌恐。”军务大臣打着官腔回道。
“你知道刚刚军图室的那群年轻人做了什么吗。居然跑来问我要借出铁卫。皇帝直属的军团,他们没头没尾的就说要借。阿明努拉,你还看着外头,就是说你家的小兔崽子!军图室的年轻人都这副德性,梭苦特呀,你还敢跑,你还能跑吗?”
“陛下,那些年轻人的要求没有错呀。假如是我,后续要进行的话,我也是会向您开这个口。至于比我更优秀,更擅长培养后进的人,这里的不都是吗。”
其他人真心坐不住了,现在就想找由头,起身走人。不过老皇帝却是狠狠地批了众老将一顿,说:“他们不行。要是他们可以的话,怎么不是他们做军务大臣,而是让你来做呢。而且他们生儿子的本事也不行,生出来的一个个眼睛长在头底,手却长在脚底。”
“陛下,我的儿子可早早就因病过世了呀,这哪算什么本事。您这是在嘲讽下官吧。我明白,我有自觉,明天就请辞。不,不用明天,现在就请辞。”
“我是指你那个孙女很不错。比那些小兔崽子都还行。有没有打算让你孙女成为皇妃呀。”
“陛下降伏的了那匹烈马,我没有意见。”军务大臣想起本该受他宠溺的孙女……开什么玩笑,太温柔,容易受人欺负不好;太强悍,嫁不出去也不好。老头子又开始烦恼了。
想起那位英姿飒爽的独眼女魔法骑士,老皇帝也就随口说说,真要认真,他也是头痛。择婿的唯一条件是打倒她,问题是人家可是被战士导师与魔法师导师,双双评价为有望冲击超凡境界的人才。打得赢那个女娃娃的,还真没普通人。
忘掉随口的打趣,老皇帝问道:“你刚刚说,后续要进行,也是得借朕的铁卫。为什么,说说。”
直属皇帝三卫,亲卫是负责皇帝、皇室与皇宫安全的,被称作‘盾’。禁卫是监督军队、宫廷,还有诸多人类以外氏族的,被称作‘眼’。铁卫则是直属于皇帝手中,唯一的一支集团打击力量,被称作‘拳’。至于第四支军团不存在于明面上,从不会在公开场合谈论。
军务大臣梭苦特解释起自己的想法,说道:“现在首都的军团,第二、第三军团跟亲卫都属于防守要地的军团,不能轻易移动。而第一军团在缺少第一、第十大队的情况下,其他大队都是属于特化兵种,没有单独作战的能力,更不可能挑战那样的组合。也许第二大队可以,但是那支大队要是因为小事而产生损伤,反而会延伸很麻烦的政治问题。毕竟里头除了各族的强者外,也还有各族重要的质子。而禁卫没办法打硬仗,最后剩下可以动用的,也就只有陛下的铁卫了。”
“有赢的机会吗?”老皇帝问得很直白。这是因为直属于皇帝的军团,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军饷跟一切吃穿用度得要皇帝负责,跟军务部麾下的十个军团不同。要是有什么损伤了,当皇帝的当然会肉痛,对贵族的威慑力也会下降。所以不由得他不问清楚点。
对皇帝的问题,军务大臣很慎重地答道:“对于目标的真实战力到什么样的高度,其实我们到现在都只有推论,无法确定。面对这样的敌人,要么不打,要么只能出尽全力。考虑到对手的人数,一支军团已经算是与其对抗的最大数量战力了。要再继续提升,只能从质的方面思考,而不能单纯增加数量。所以从一开始,我同意派出第一魔导大队,接着是第十实验大队。两支大队扑空之后,只剩陛下的铁卫军适合出战。假如这三支军队都不行,就只能重新思考我们的态度与立场了。”
如此评价,老皇帝与在场的将军们都惊呆了。他们错愕地看着一脸认真的梭苦特,问:“你认真的?帝国会输?”
“假如情报中的那个女魔法师就是巫妖,而且还是千年以前的那位魔王提卡尔,我们根本无从判断起对方的强度。已知的史料中,描述最多的只有针对魔王麾下的黑暗军团。对于魔王本身的战力,没有一丝着墨。就算是最终魔王被四名勇者讨伐成功,但过程究竟是如何,同样没有可信度足够高的史料记载。这还只是其中一名。另外一名男魔法师现阶段已经曝光的能力与战术,可有人去思考过如何破解?假如他不顾一切,存心想逃,各位可曾想过和这样一个魔法师为敌的后果。”
“嗯,难道你是指在第十军团的军营中,请大魔法师施展次元锚的魔法之后,依然无法阻止对方传送的那件事情嘛。这不是贾维德普尔那混小子,为了脱罪所说的推托之词嘛。难不成你相信有这种事情,怎么想都不可能吧。这不合魔法的常理,有谁听过这种事情。”其中一位老将军,开口说道。
“以一座魔法塔关上深渊之门,你认为可不可能?有一个魔法可以让你坐在家中,即刻得知迷地任何一处的消息,你认为可不可能?飞空艇在一天之内,可以跨越数百旬(公里)的距离,你认为可不可能?常识无法用来评断这一伙人。军图室的那些年轻人在这几天,可是吃足了这方面的苦头,你们一样只想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部分吗。”
“你的建议?”皇帝简洁地问道。
“陛下,假如还是打算打,就请陛下使用铁卫,等候在传送魔法阵旁。确认目标所在地后,再进行传送。而不再是盲目地猜测对手可能的出现位置,期待着以逸待劳后的战果。一旦出击,全力以赴。对手可不是会轻易地屈服在皇帝威光底下的人。”
至于‘没打算打’的状况,军务大臣就不说了。那个不是他的职责范围,皇帝得自己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