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j6b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火影之潛影之蛇討論-第803章 ,巔峯對決!推薦-k3rmo

火影之潛影之蛇
小說推薦火影之潛影之蛇
“好快的速度,还有他的剑术,这就是所谓的半神吗?看来是我小看这家伙了。”
长门依靠斥力的爆发躲避了半藏的剑气斩击,身后的一片岩石却骤然炸裂开来,地上出现一条长长的沟壑延生至远处,周围的空气和雨水都被排斥。
这就是忍界最强大的剑术宗师的力量,单论剑术,没有人是半藏的对手,连叶龙都不行。
没有所谓的信念,也没有任何的花哨,充满死意的斩击足以斩灭一切生机,镰刀挥斩而过,威力足以堪比任何强大的忍术!
“小子,你就是那个晓组织所谓的强者,杀死了我无数手下,还俘获了山椒鱼神达吗?”
半藏冷冷注视着眼前的长门,身上骤然爆发出一股阴暗而庞大的杀气,“我看是你们是活腻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会彻底摧毁所谓的晓,将你们全部杀死在这里!”
这次支援雨之国,纲手和绳树的确是只身前来,没有带任何千手一族的忍者。
这就是影级强者的份量,凭他们足以左右战局,即使是半藏那边出现任何变故,两人也自信可以全身而退。
“其实…这里的平民生活得这么艰苦,也和我们木叶的剥削有关系呢……”
两人其实是直接摸进来的,并没有直接找上雨忍。
纲手看着来往的雨之国平民,又看像一个个衣冠楚楚,富不可言的火之国富商,他们在木叶的庇护下在这里高人一等,将雨之国人当作是廉价的劳动力,发了大财。
一方面半藏的统治昏庸残暴,一方面木叶和火之国又得到了巨大的利益,是既得利者,极大的促进了本国的经济,甚至火之国大名还主动增加了拨给木叶的经费。
如此的矛盾,无奈的立场,让纲手不由得叹了口气。
“两位就是木叶隐村的纲手大人和绳树大人吧,没想到二位这么快就来了,倒是我们接待不周了。”
正当两人漫步在雨忍村四处观望时,一队雨忍终于主动找上了他们。
“半藏大人已经等候多时了,不知道是否可以请二位前去一叙?”领头的雨忍客气道。
原本听说木叶只派了两个人前来支援,这个雨忍心中是不屑且不以为意的,认为根本就是在开玩笑。
然而当真正见到纲手和绳树的时候,这个雨忍就不这么想了。对方身份尊贵,轻易就潜入了村子,得到半藏的重视。
而且生活在在雨之国的忍者,必须要有足够的眼力见,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见到纲手两人时,这个雨忍就敏锐感知到了,他们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收起了心中的小心思。
“是我们冒犯了,我们这就去见半藏大人,请带路吧。”
不愧是雨忍村,应该有着特殊的侦查手段,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
纲手不以为意,带着绳树走向了半藏的老巢。
一路上无数雨忍站成一排,穿着统一的黑色忍者服,带着呼吸面罩,那种阴冷的感觉不仅让纲手联想到了团藏和他的根组织。
“欢迎两位。”
一个气势貌阴翳的中年男子坐在自己的宝座之上,漠然地俯视着两人,周围是大量的雨忍守卫。
纲手眉头微微一皱,眼前的男人并不陌生,雨之国的主宰,第二次忍界大战崛起的强者,甚至赐予了他们“木叶三忍”名号的男人。
“又见面了,半藏大人。”
纲手咧嘴一笑,也是无所畏惧。
当年她和自来也、大蛇丸联手就可以抗衡这个所谓的半神,如今自己也是彻底成长起来了,甚至觉醒了木遁,自认为足以在对方手上自保。
更重要的是,纲手对绳树实力的信心。
亲眼见识了绳树和大蛇丸的切磋,那惊天动地的战斗场面,纲手并不认为半藏可以对两人不利。
杂兵再多也毫无意义,只是纲手想要知道雨忍村的态度,这才是最重要的。
是雨忍村真的遇上了麻烦,还是有了别样的心思?
“一晃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这个小丫头倒是也有了不少长进,还有这位绳树小辈,听说你是大蛇丸的弟子?”半藏饶有兴趣地看向绳树,眼中有着奇异的光芒闪烁,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没错,半藏,还请你详细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吧。”绳树认真道,丝毫没有拐弯抹角。
“喂小子!你是怎么和半藏大人说话的,有没有规矩?”
“说话注意一点,小鬼!”
周围的雨忍侍卫只以为绳树是一个愣头青,愤怒地喝骂起来,却被半藏制止了,“行了,我们可是请求木叶过来帮忙的啊,我相信千手一族的忍者,大蛇丸的弟子是不会让我失望的。”
半藏意味深长道,他缓缓走下自己的宝座,一步步走向两人,然后在他们面前停住,直视着两人。
“你…!”
看到半藏迎面朝自己走来,尽管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纲手还是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脸色变得很难看。
一具蕴含着强大力量的尸体。
“哦?察觉到了吗……
还有这个叫绳树的小鬼,好强大的气息啊,真是不可思议,难怪大蛇丸那个混蛋会特别交代给我……”
半藏无所谓地笑了笑,眼中的癫狂之色愈发明显,似乎随时都会爆发。
他已经受够了死亡带来的折磨,在这个世界的一分一秒都开始变得面目可憎起来,让他无法忍受!
不过最终半藏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冷哼一声转过身去,“雨忍村的确遭遇到了棘手的状况,那个反抗组织晓近几年来愈发壮大,已经无法再忽视下去了。
最近他们愈发的膨胀,我原本已经决定彻底铲除他们,没想到这些老鼠居然俘获了我的族人,公然和我挑衅。”
半藏冷笑道,“那个组织据说拥有一个不得了的强者,想要和我公平决战,我并没有见过。
我可不相信那些藏头露尾的家伙会信守什么约定,那时候晓组织我必然会彻底消灭,但是他们俘获的族人,希望你们可以将他救出。”
“是这样吗……”
纲手点了点头,看来的确是雨忍村遇到了麻烦,而且有些棘手,却不是因为雨忍村产生了其他的念想。
如果这件事情有诈,半藏刚才就直接出手了吧,还要再扯上那个晓组织干什么。
当然也不能掉以轻心,时刻都要保持警惕才行,纲手默默道。
“可恶,你们最好把我乖乖放了,否则半藏大人和木叶的忍者的怒火,不是你们可以承受得起的!”
山椒鱼神达怒骂道,他被绳子死死捆住,浑身伤痕累累,显然被晓组织俘获的时间里过得不是那么美妙。
事实上山椒鱼神达借着半藏的威视狐假虎威,平日里压榨剥削雨忍村平民,可以说无恶不作,在晓组织忍者眼中比那些木叶忍者和剥削他们火之国富商还要可恶。
如果不是为了利用他引出半藏,这些人会直接将他扔给那些饱受折磨的雨之国平民,将之狠狠撕碎。
晓组织带走了山椒鱼神达,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半藏耳中,一时间整个雨忍村都笼罩在了压抑肃杀的氛围当中。
这次支援雨之国,纲手和绳树的确是只身前来,没有带任何千手一族的忍者。
这就是影级强者的份量,凭他们足以左右战局,即使是半藏那边出现任何变故,两人也自信可以全身而退。
“其实…这里的平民生活得这么艰苦,也和我们木叶的剥削有关系呢……”
两人其实是直接摸进来的,并没有直接找上雨忍。
纲手看着来往的雨之国平民,又看像一个个衣冠楚楚,富不可言的火之国富商,他们在木叶的庇护下在这里高人一等,将雨之国人当作是廉价的劳动力,发了大财。
一方面半藏的统治昏庸残暴,一方面木叶和火之国又得到了巨大的利益,是既得利者,极大的促进了本国的经济,甚至火之国大名还主动增加了拨给木叶的经费。
如此的矛盾,无奈的立场,让纲手不由得叹了口气。
“两位就是木叶隐村的纲手大人和绳树大人吧,没想到二位这么快就来了,倒是我们接待不周了。”
正当两人漫步在雨忍村四处观望时,一队雨忍终于主动找上了他们。
“半藏大人已经等候多时了,不知道是否可以请二位前去一叙?”领头的雨忍客气道。
原本听说木叶只派了两个人前来支援,这个雨忍心中是不屑且不以为意的,认为根本就是在开玩笑。
然而当真正见到纲手和绳树的时候,这个雨忍就不这么想了。对方身份尊贵,轻易就潜入了村子,得到半藏的重视。
而且生活在在雨之国的忍者,必须要有足够的眼力见,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见到纲手两人时,这个雨忍就敏锐感知到了,他们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收起了心中的小心思。
“是我们冒犯了,我们这就去见半藏大人,请带路吧。”
不愧是雨忍村,应该有着特殊的侦查手段,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
纲手不以为意,带着绳树走向了半藏的老巢。
一路上无数雨忍站成一排,穿着统一的黑色忍者服,带着呼吸面罩,那种阴冷的感觉不仅让纲手联想到了团藏和他的根组织。
“欢迎两位。”
一个气势貌阴翳的中年男子坐在自己的宝座之上,漠然地俯视着两人,周围是大量的雨忍守卫。
纲手眉头微微一皱,眼前的男人并不陌生,雨之国的主宰,第二次忍界大战崛起的强者,甚至赐予了他们“木叶三忍”名号的男人。
“又见面了,半藏大人。”
纲手咧嘴一笑,也是无所畏惧。
当年她和自来也、大蛇丸联手就可以抗衡这个所谓的半神,如今自己也是彻底成长起来了,甚至觉醒了木遁,自认为足以在对方手上自保。
更重要的是,纲手对绳树实力的信心。
亲眼见识了绳树和大蛇丸的切磋,那惊天动地的战斗场面,纲手并不认为半藏可以对两人不利。
杂兵再多也毫无意义,只是纲手想要知道雨忍村的态度,这才是最重要的。
是雨忍村真的遇上了麻烦,还是有了别样的心思?
“一晃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这个小丫头倒是也有了不少长进,还有这位绳树小辈,听说你是大蛇丸的弟子?”半藏饶有兴趣地看向绳树,眼中有着奇异的光芒闪烁,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没错,半藏,还请你详细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吧。”绳树认真道,丝毫没有拐弯抹角。
“喂小子!你是怎么和半藏大人说话的,有没有规矩?”
“说话注意一点,小鬼!”
周围的雨忍侍卫只以为绳树是一个愣头青,愤怒地喝骂起来,却被半藏制止了,“行了,我们可是请求木叶过来帮忙的啊,我相信千手一族的忍者,大蛇丸的弟子是不会让我失望的。”
半藏意味深长道,他缓缓走下自己的宝座,一步步走向两人,然后在他们面前停住,直视着两人。
“你…!”
看到半藏迎面朝自己走来,尽管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纲手还是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脸色变得很难看。
那种阴暗而庞大的查克拉带着浓重的杀意,纲手心中大骇,半藏的实力似乎比当年更加强大了,似乎完全没有收到岁月的侵蚀,依旧是那个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死神!
死亡的气息是如此的浓郁,在半藏身上,纲手居然感知不到一丝属于活人的生气,本能地感到了抗拒。
“这种气息……”
绳树同样眉头大皱,作为阿修罗的转世者,觉醒了阳遁的力量,他的感触比纲手还要强烈。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绳树一定会把眼前的半藏当作是一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