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7xu优美玄幻小說 進化與傳承 ptt-1086章計劃進京推薦-gx7d0

進化與傳承
小說推薦進化與傳承
赵星对准备睡眠的杨大海说道:“我得提醒你一下,在今后10年之内,你会有一次血光之灾,所以你一定要小心谨慎,规避掉这个风险。”
杨大海惊讶的问道:“难道真的有命里注定这一说么?”
赵星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只是我这会突然有这么一种感觉,想着应该提醒你一下,对你来说,多小心一下也不为过么;至于要讲这种感觉的理由,我是真无法表达明白。”
赵星之所以会想着在这一次要提醒被附身者,实在是因为两人互动的时间长了,不忍心让杨大海在这10年之内横死,所以忍不住要出声提醒他一下;至于能不能让他躲得过这场灾祸,那还真的得看天意了。
杨大海这时紧张得问道:“会是哪种类型的血光之灾?”
“这个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只是有这么一种强烈的感觉而已,想着该提醒你一下,你一定要处处小心行事。”
……
在杨大海躺倒床上十多分钟后,他的身体突然虚化,然后消失。
他这种消失过程,不光是被房间内事先布置的监控摄像头详尽的拍摄下来,而且还被屋内特设的热成像仪器所拍摄下来。
从热成像仪器所显示的图像可以看出,当监控录像中杨大海的身体开始虚化时,其在热成像仪器中所形成的红外图像,也开始热量锐减并快速消失。
这期间,其身体所形成的热成像位置,并没有再发生移动,基本可以判定‘不存在杨大海发生隐身移动的情况’,其消失时所显示的状况,倒是符合杨大海的事前解释。
而相关的见识过这些录像的专家们,根据这些‘有图有真相’的结果,是依然无法解释‘杨大海是以何种方式实现回穿的’。
在他们看来,如果杨大海真的是在客房内从一个时空回穿到另一个时空,那么这两个时空总会有相互对接的接口吧;这种相互对接的接口,难道就不应该在热成像仪器上、或者在监控录像上被有所反应么?
而之所以查看不到相关的端倪,只能说是他们的知识层面、或者说相应的设备,还达不到解析这种端倪的能力。
不过这次所拍摄到的相关录像,已经被作为珍贵的科学资料,被国安局作为珍藏版保存了;其拷贝板则时常被有志于研究异时空课题的、政治上可靠的专业学者们,频繁调看。
自杨大海回穿之后,他当时所介绍的有关‘回穿’的种种特性,都一一被验证了;也就是说,那些在通常被认为是‘天方夜谈’的种种‘玄幻情况’,确实就是那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这些与回穿有关的客观规律,是都被归入到秘密的‘回穿理论研究’中。
不过在这次事件中,国安局也发现一种令人遗憾的‘无法解释的现象’。
那就是在那几个据称’被电晕的人’的身上,确实是发现了有被电击灼伤的痕迹;而且出奇一致的是,这些被电击灼伤部位,都是在脖颈处、且都是在相同方位。
根据事后对这些当事人的调查取证分析,在每个场合都属于在场当事人的,只有杨大海一人;也就是说,这事肯定和杨大海有关联。
可惜国安方面当时在处置这些特务份子时,最初的工作重点是放在了‘如何对特务组织一网打尽’方面;以至于当意识到这些伤痕的蹊跷时,杨大海已经完成了回穿,使得国安失去了向他问讯、咨询的机会;毕竟如果有机会问、询的话,还是有获得解答的机会的。
……
对于赵星来说,这次梦境最大的收获,应该是发现了‘可以和被附身者频繁互换控场身份’的机会吧。
至于在Super-CT的显示图像上,居然可以看到内息运行的路径,赵星只是感到意外,但并不是太上心,这一是因为他在这方面也不具备条件去研究,再一个也是觉得就算是将其搞明白了,对自己似乎也无太多帮助。
至于这行功路线与中医上的脉络关系,赵星之前也是有过这方面的猜想,而且也在网络上查找过这方面的资料。
大概是由于他在这方面不专业的原因吧,反正他所查找到的网络上的相关资料,不足以让他搞明白那些脉络在身体上的准确方位,从而也无法让他把自己身体内的行功路线,与那些脉络去一一对号入座。
再然后,他不想在那方面再去浪费时间,故而就不再关心了。
……
赵星这一次返回M市时,特意的带上了‘水箭术’这个术法玉佩,这是赵星所拥有的唯一一个达到二级炼气士就可以使用的术法玉佩。
罗家辉自3月12日晋级一级炼气士之后,他在4月8日时,又成功的晋级成二级炼气士,具备了练习这个最低级法术的资格;赵星这次是特意的给他带来了术法玉佩。
张飞龙虽然晋级一级炼气士的时间比赵星还要早,而且客观的说,张飞龙在练功方面比罗家辉还要刻苦,但由于其个人的经济实力所限,张飞龙没有继续服用百年份人参,故而他在练功速度方面,也就无法得到这种‘灵药’的加成,目前还无法晋级成为二级炼气士。
接下来,在4月20日的上午,罗家辉的母亲从北京给他打电话,对方在电话中、以两人事先商定好的暗语告诉他,对方已经成功晋级二级炼气士了。
于是,罗家辉又急忙的与赵星和张飞龙商量着‘准备进京’贺喜。
对于罗家辉来说,他这么着急着进京、主要考虑的是给母亲传授‘水箭术’法术,对于刚刚可以使唤出一点点‘水箭术’乐趣的罗家辉来说,他是深深的理解修真者初开始去体验‘练习法术的乐趣’时,真的可以说是在享受一种‘妙趣横生的感觉’,其比起呆板无趣的吐纳练功的日子来说,实在是有一种做游戏时的娱乐感,会让人直接有一种苦尽甘来的享受。
可即使是这样,他似乎也不必要这么着急吧;按照他父母晋级一级炼气士的时间来说,分别是3月22日和3月20日,那么他母亲既然可以在4月20日晋级二级炼气士,按照常理、只要不出意外的话,他父亲也该很快就会晋级二级炼气士的。
他为什么不可以多等个几天、等到老两口都晋级之后,再邀请赵星去一并传功呢。
这还是源于他上一个星期的个人亲身体会,罗家辉是在上周的星期一晋级二级炼气士的,赵星的回家计划是在上周周五才返回中州市;那么除非他央着赵星早点回家去取术法玉佩,否则他就得等到赵星在再一个星期一返回M市时,才能去接受赵星的传功。
原本罗家辉以为他自己多等个几天不算个啥,可哪想打那几天的等待,对他来说真的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每当想起自己已经具备练习法术的资格了,却迟迟无法试手时,他是真的有些急不可耐;而为了维持自己的面子,他又不好意思去向赵星提出额外的要求;也因此,他那几天的焦心的滋味,真的是让他有些不堪回首。
所以这一次,他要想老母亲所想,让老母亲尽快的能够去试手学习法术,让老母亲尽快的享受到‘练习法术的乐趣’,也算是要尽量的为老母亲助兴。
至于这一次‘万一没有赶上他父亲晋级的机会’,那大不了再邀请赵星进京一次,到时候好好的安排赵星在京城旅游一番,也算是为赵星做出补偿吧。
考虑到这次进京后,可以顺便看看于得利,他们没有选择坐高铁,而是选择开车进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