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qpe9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開掛大巨星 愛下-第489章 車禍推薦-oyat6

開掛大巨星
小說推薦開掛大巨星
陈峰还要去救贝蒂,也就不再跟马修父女俩多聊,所以,就跟他们匆匆交代了一句后,就拿出手机给贝蒂打电话。
只是电话打过去好一会儿都没有接通。这让陈峰心中不由暗暗着急。
他马上用意识查看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导航图,上面有两点一线,下面的蓝点是他现在所在的位置,红点就是贝蒂的位置。彼此间的距离有18公里,而现在剩余时间是两小时52分,过去了已经八分钟了。
所以,陈峰也不再耽搁,马上叫来刘建国和李东伟两人,开车出门。因为,只有他知道贝蒂具体在哪里,还有导航图,就自己开车。
刘建国两人尽管觉得陈峰这要求有些奇怪,倒也没有阻止。毕竟陈峰是老板,而且眼下所在的地方又不是在战区,没有必要那么高度紧张和警戒。
开车的时候,陈峰又接上线控耳机给贝蒂打电话。让陈峰很无语的是,依旧没有接通。手机是打得通的,只是没有人接听。看样子,贝蒂要么不小心将手机丢了,要么就是手机没带在身边。
在陈峰想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陈峰现在拥有驾驶精通技能,所以,他来开车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眼看着双方的距离在这几分钟时间里扩大到了21公里,陈峰可以确定她此时应该是坐在车里的。
所以,陈峰也就充分发挥自己的驾驶精通技能,加快速度朝着她移动的方向追去。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彼此的距离已经剩下只有五公里了。而此时倒计时上显示只有68分时间了。
看起来,时间上倒是很宽裕。但陈峰可不敢掉以轻心,因为系统近段时间很少给他难度很低的任务。
又过去了将近十分钟时间,彼此的距离终于接近到了三百多米。这多亏对方的车速不快,而且陈峰这边的车速够快。
陈峰向前面极力看去,路上的车子很多,但便没有确定哪一辆车子是贝蒂的。
三分钟后,陈峰终于接近了目标车子三十米,此时保持这个距离的车子只有一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
在倒计时52分钟的时候,陈峰终于开着车跟这辆法拉利并驾齐驱了,然后他打开车窗,频频朝法拉利车子里面挥手。
让陈峰郁闷不已的是,她这辆法拉利跑车虽然是敞篷的,但此时却是没有将敞篷放下来,而且因为底盘低,陈峰这边冲她挥手大叫什么的,她都没有注意到。
陈峰见此只好一个加速,然后变道超车,车子挡在了她前面。然后伸出一只手,朝她摆手示意她靠边停。
此时的这条路还是比较宽敞的,而且已经不在市区了。路边可以随时停车。
陈峰注意到后面的法拉利总算是减慢了速度之后,当下也跟着减速,然后在路边停了下来,接着第一时间,陈峰站在车道上向法拉利双手挥动。
他这么明显的举动,法拉利里的贝蒂再蠢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只是等到开到近前,她看到挡路拦道的居然是陈峰,真的是惊呆了。
她马上打转方向盘,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然后第一时间打开车门,从上面下来,惊诧莫名的看向陈峰大声道:“陈,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峰见到她好好的,总算是大大松了一口气,笑道:“我说我做梦梦到你出车祸,然后就赶过来拦车,你信吗?”
贝蒂先是怔了一怔,然后便笑着连忙点头道:“当然。信,我相信。”
陈峰有些无语。
不过既然她这么说,陈峰也就懒得浪费多余的口舌了。上前几步站在她面前问道:“我打你电话怎么一直没有人接通,你手机是不是忘带了?”
贝蒂闻言,耸耸肩,一脸无奈道:“是啊。等车子开出家门几公里外了,我才发现。这段时间,我脑子都不好了,睡觉也睡不好,经常丢三落四的。”
“那你现在是干什么去?打算去哪里?怎么一个人?”陈峰继续询问。陈峰还要去救贝蒂,也就不再跟马修父女俩多聊,所以,就跟他们匆匆交代了一句后,就拿出手机给贝蒂打电话。
只是电话打过去好一会儿都没有接通。这让陈峰心中不由暗暗着急。
他马上用意识查看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导航图,上面有两点一线,下面的蓝点是他现在所在的位置,红点就是贝蒂的位置。彼此间的距离有18公里,而现在剩余时间是两小时52分,过去了已经八分钟了。
所以,陈峰也不再耽搁,马上叫来刘建国和李东伟两人,开车出门。因为,只有他知道贝蒂具体在哪里,还有导航图,就自己开车。
刘建国两人尽管觉得陈峰这要求有些奇怪,倒也没有阻止。毕竟陈峰是老板,而且眼下所在的地方又不是在战区,没有必要那么高度紧张和警戒。
开车的时候,陈峰又接上线控耳机给贝蒂打电话。让陈峰很无语的是,依旧没有接通。手机是打得通的,只是没有人接听。看样子,贝蒂要么不小心将手机丢了,要么就是手机没带在身边。
在陈峰想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陈峰现在拥有驾驶精通技能,所以,他来开车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眼看着双方的距离在这几分钟时间里扩大到了21公里,陈峰可以确定她此时应该是坐在车里的。
所以,陈峰也就充分发挥自己的驾驶精通技能,加快速度朝着她移动的方向追去。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彼此的距离已经剩下只有五公里了。而此时倒计时上显示只有68分时间了。
看起来,时间上倒是很宽裕。但陈峰可不敢掉以轻心,因为系统近段时间很少给他难度很低的任务。
又过去了将近十分钟时间,彼此的距离终于接近到了三百多米。这多亏对方的车速不快,而且陈峰这边的车速够快。
陈峰向前面极力看去,路上的车子很多,但便没有确定哪一辆车子是贝蒂的。
三分钟后,陈峰终于接近了目标车子三十米,此时保持这个距离的车子只有一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
在倒计时52分钟的时候,陈峰终于开着车跟这辆法拉利并驾齐驱了,然后他打开车窗,频频朝法拉利车子里面挥手。
让陈峰郁闷不已的是,她这辆法拉利跑车虽然是敞篷的,但此时却是没有将敞篷放下来,而且因为底盘低,陈峰这边冲她挥手大叫什么的,她都没有注意到。
陈峰见此只好一个加速,然后变道超车,车子挡在了她前面。然后伸出一只手,朝她摆手示意她靠边停。
此时的这条路还是比较宽敞的,而且已经不在市区了。路边可以随时停车。
陈峰注意到后面的法拉利总算是减慢了速度之后,当下也跟着减速,然后在路边停了下来,接着第一时间,陈峰站在车道上向法拉利双手挥动。
他这么明显的举动,法拉利里的贝蒂再蠢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只是等到开到近前,她看到挡路拦道的居然是陈峰,真的是惊呆了。
她马上打转方向盘,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然后第一时间打开车门,从上面下来,惊诧莫名的看向陈峰大声道:“陈,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峰见到她好好的,总算是大大松了一口气,笑道:“我说我做梦梦到你出车祸,然后就赶过来拦车,你信吗?”
贝蒂先是怔了一怔,然后便笑着连忙点头道:“当然。信,我相信。”
陈峰有些无语。
不过既然她这么说,陈峰也就懒得浪费多余的口舌了。上前几步站在她面前问道:“我打你电话怎么一直没有人接通,你手机是不是忘带了?”
贝蒂闻言,耸耸肩,一脸无奈道:“是啊。等车子开出家门几公里外了,我才发现。这段时间,我脑子都不好了,睡觉也睡不好,经常丢三落四的。”
“那你现在是干什么去?打算去哪里?怎么一个人?”陈峰继续询问。陈峰还要去救贝蒂,也就不再跟马修父女俩多聊,所以,就跟他们匆匆交代了一句后,就拿出手机给贝蒂打电话。
只是电话打过去好一会儿都没有接通。这让陈峰心中不由暗暗着急。
他马上用意识查看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导航图,上面有两点一线,下面的蓝点是他现在所在的位置,红点就是贝蒂的位置。彼此间的距离有18公里,而现在剩余时间是两小时52分,过去了已经八分钟了。
所以,陈峰也不再耽搁,马上叫来刘建国和李东伟两人,开车出门。因为,只有他知道贝蒂具体在哪里,还有导航图,就自己开车。
刘建国两人尽管觉得陈峰这要求有些奇怪,倒也没有阻止。毕竟陈峰是老板,而且眼下所在的地方又不是在战区,没有必要那么高度紧张和警戒。
开车的时候,陈峰又接上线控耳机给贝蒂打电话。让陈峰很无语的是,依旧没有接通。手机是打得通的,只是没有人接听。看样子,贝蒂要么不小心将手机丢了,要么就是手机没带在身边。
在陈峰想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陈峰现在拥有驾驶精通技能,所以,他来开车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眼看着双方的距离在这几分钟时间里扩大到了21公里,陈峰可以确定她此时应该是坐在车里的。
所以,陈峰也就充分发挥自己的驾驶精通技能,加快速度朝着她移动的方向追去。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彼此的距离已经剩下只有五公里了。而此时倒计时上显示只有68分时间了。
看起来,时间上倒是很宽裕。但陈峰可不敢掉以轻心,因为系统近段时间很少给他难度很低的任务。
又过去了将近十分钟时间,彼此的距离终于接近到了三百多米。这多亏对方的车速不快,而且陈峰这边的车速够快。
陈峰向前面极力看去,路上的车子很多,但便没有确定哪一辆车子是贝蒂的。
三分钟后,陈峰终于接近了目标车子三十米,此时保持这个距离的车子只有一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
在倒计时52分钟的时候,陈峰终于开着车跟这辆法拉利并驾齐驱了,然后他打开车窗,频频朝法拉利车子里面挥手。
让陈峰郁闷不已的是,她这辆法拉利跑车虽然是敞篷的,但此时却是没有将敞篷放下来,而且因为底盘低,陈峰这边冲她挥手大叫什么的,她都没有注意到。
陈峰见此只好一个加速,然后变道超车,车子挡在了她前面。然后伸出一只手,朝她摆手示意她靠边停。
此时的这条路还是比较宽敞的,而且已经不在市区了。路边可以随时停车。
陈峰注意到后面的法拉利总算是减慢了速度之后,当下也跟着减速,然后在路边停了下来,接着第一时间,陈峰站在车道上向法拉利双手挥动。
他这么明显的举动,法拉利里的贝蒂再蠢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只是等到开到近前,她看到挡路拦道的居然是陈峰,真的是惊呆了。
她马上打转方向盘,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然后第一时间打开车门,从上面下来,惊诧莫名的看向陈峰大声道:“陈,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峰见到她好好的,总算是大大松了一口气,笑道:“我说我做梦梦到你出车祸,然后就赶过来拦车,你信吗?”
贝蒂先是怔了一怔,然后便笑着连忙点头道:“当然。信,我相信。”
陈峰有些无语。
不过既然她这么说,陈峰也就懒得浪费多余的口舌了。上前几步站在她面前问道:“我打你电话怎么一直没有人接通,你手机是不是忘带了?”
贝蒂闻言,耸耸肩,一脸无奈道:“是啊。等车子开出家门几公里外了,我才发现。这段时间,我脑子都不好了,睡觉也睡不好,经常丢三落四的。”
“那你现在是干什么去?打算去哪里?怎么一个人?”陈峰继续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