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47r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太平客棧笔趣-第二十二章 比武推薦-sxy3o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此事本就是李玄都和李道虚、张静修、秦清一起合谋议定的,由李玄都出面挑头,秦清跟上,张静修从旁策应,以防不测。最终目的是以打促和,打儒门一个措手不及,让儒门不得不与道门进行谈判。只要道门胜出,既狠狠挫败了儒门的锐气,又长了道门志气,这便是道门的目的所在。
此举的根本用意并非是杀伤儒门的有生战力,而是消减儒门的威望。儒门的威望不是一天竖立的,自然也不是一天失去的。只要儒门的威望还在,就会有无数人依附儒门、跟随儒门。道门想要抗衡儒门,甚至是取代儒门,首先就要削减儒门的威望,同时增加道门的威望,先让儒门的附庸、随从们变为中立,然后再将其变为道门的附庸和随从,这个过程,就是天下易主的过程。
在这种情况下,道门重归一统,儒门没有压住,本就是对自身威望的折损,道门又在龙门府举行道门大会,儒门没有挡住,又要折损自身威望。对于道门来说,这是立威的第一战,而不是生死一搏。
儒道之争,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李玄都对于此中详情知之甚深,可不能直白地说自己已经提前知道,所以还是故作不知地望向李道虚。
李道虚淡淡道:“我们三人已经与诸位儒门高人商议好了,决定一对一的比武,若是道门胜了,儒门就不再过问道门之事,若是儒门胜了,道门就退出龙门府。比武之事,就要拜托紫府了。”
“不敢。”李玄都脸色一肃,“玄都定当尽心竭力,不负诸位长辈所托。”
然后李玄都望向一众儒门中人,问道:“不知是哪位先生赐教?”
青鹤居士向前一步,“不才老朽,领教清平先生绝学。”
李玄都微笑道:“那日在大报恩寺中,未能与居士分出胜负,今日刚好继续那日未竟一战。”
青鹤居士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说话时,无论是道门中人,还是儒门中人,都已经向后退去。
李玄都收敛笑意,正色道:“上次交手,是徒手对敌,可我的一身本事,还是在三尺长剑之上。”
话音落下,李玄都已经取出“人间世”,横于身前。
一瞬之间,李玄都头顶上方的天幕骤然染上一层深沉夜色,白日青天之下,竟是勾勒出一副夜晚时分才该有的景象。以李玄都与青鹤居士之间一线为分界,一半天幕漆黑如夜,一半天幕仍是白昼,玄妙无比。紧接着,夜幕之上骤然亮起星星点点,点与点之间有银线相连,共同交织出一方阵图。
青鹤居士抬头看了眼天幕上的阵图,“倒是从未见过的手段。”
李玄都并不言语,只是驾御这座星阵缓缓落下,将两人悉数笼罩其中。
虽然李玄都还不是长生境,但已经有了类似于开辟小世界的手段。在星阵落下之后,刹那之间,沧海桑田,日夜颠倒,两人仿佛身处于星空之中,一颗颗星辰上下起伏不定,或明或暗,或飘渺如远在天边,或清晰如近在眼前,其中又以八颗星辰最为瞩目,分别是对应北斗之数的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开阳、玉衡、摇光七星,以及不在七星之列的北极星位。整个星阵对应南斗星辰,七星和北极星却是对应北斗星辰。这正是李玄都集合了“南斗二十八阵图”和“北斗三十六剑诀”之长所创出的“南斗二十八剑诀”。
“装神弄鬼。”青鹤居士轻哼一声,只是轻轻一跺脚,以他顿足处为圆心,一圈浩大气机向四面八方奔涌而出,肆意宣泄,气机所过之处,星空顿时如湖面荡漾起层层涟漪,一些星辰更是摇摇欲坠,显现出溃散消失的迹象。不过北斗所在之处仍是不见分毫变化,如同激流中的砥柱礁石,任凭你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任你有燎原火,我自有东海水。
李玄都只是轻轻一挥手中长剑,一颗颗星辰开始不断变化位置,看似毫无规律可循,实则暗藏玄机,所到之处,光线随之转淡,就连声音也就此寂灭。趁此时机,李玄都已然藏身于星辰之后,不见了踪影。
青鹤居士的“浩然气”磅礴浩大,却没有将剑阵完全破去,仅仅是差了一线,而这一线便是天壤之别。
青鹤居士轻轻咦了一声,双掌排空,再次激发出浩大气机。只是此时整个剑阵已经运转开来,这道气机刚刚飞出丈余距离便消失无形,不知被剑阵挪移去了何处。
与此同时,北斗七星也依次朝着青鹤居士撞来。
青鹤居士心知肚明,这些星辰不过是表象罢了,实则是李玄都的剑气所化,若是一个不慎,中了李玄都的算计,两人修为相仿,只怕要葬身此处剑阵,所以他不敢有丝毫大意,运起“浩然气”,身上衣衫猎猎作响,出掌与这些星辰模样的剑气正面相击。
儒门功法,并不如何显化外相,可是威力极大,凝而不散,“蚀日大法”和“吞月大法”吸之不动,“逍遥六虚劫”催之不动,可以说没有任何克制之法,只能以力压之。正因为如此,当年心学圣人修为登上巅峰之后,无人境界高于他,便无人是其敌手,而青鹤居士对上境界更高的李道虚之后,十分寻常,可对上了境界和他相仿之人、境界不如他之人,却常常能大发神威。
青鹤居士双掌上蕴含的掌力实是威不可测,就是寻常天人境大宗师,挨上一掌也要重伤,只听得砰然巨响,以剑气所化的七颗星辰已经悉数炸裂,只剩下一颗北极星。青鹤居士认定李玄都就藏于其中,又是一掌拍出。这一掌的掌力重重叠叠,如同海上巨浪,一浪推着一浪,一浪叠着一浪,声势浩大,不可小觑。
这一掌,虽然未能击碎北极星,但也将起击飞老远。
青鹤居士正待再出第二掌,却见北极星陡然间光芒大盛,开始急速缩小,而在青鹤居士的视线之中,一只凭空出现的手掌又在不断变大。
刹那之间,已经是天翻地覆,青鹤居士发现那颗北极星仿佛变成了一颗棋子,被那只巨大手掌捻在指间。
青鹤居士知道道门功法关键就在于“弄假成真”四字,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休说李玄都,便是真正的仙人,也不可能以北极星为棋子,更不可能以星空为棋盘,以群星为落子,可见都是幻象,只是如果破不开幻象,这假的也就成了真的,同样可以置人于死地。
青鹤居士运转体内的“浩然气”,本还想吸纳天地元气,却发现这座剑阵已然将自己与周围天地隔绝,便不再做无用功,静待剑阵变化。
然后就见这只手掌将北极星重新落在原本的北极星位上,一时间以北极星位为中心,已经破碎的七星再次复原。
青鹤居士大喝一声,向前踏出一步。这一步可谓是蕴含了他的毕生修为,整座剑阵轰然震动,群星摇晃,明暗不定。趁此时机,青鹤居士一跃而起,大袖连拂,生出磅礴巨力,将七颗星辰悉数扫开,然后近到北极星前,一掌按在北极星上。
果真不出他的意料之外,李玄都就藏于此处星辰之后,他刚一欺近,李玄都的身形便从其后闪身出来,朝他当头一剑劈下。
青鹤居士举掌去接。
若是李道虚的“叩天门”,他万不敢托大到以手掌硬接兵刃,可李玄都的“人间世”只是木剑,并不以锋锐见长,他却不怕。
不过出乎青鹤居士的意料之外,他的手掌并未与“人间世”相撞,因为李玄都凭空不见了踪影,下一刻已是出现在青鹤居士的身后,却是把剑当作铁鞭来用,狠狠抽打在青鹤居士的背上。
青鹤居士只觉得后背处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这么多年以来,他何曾吃过这样的苦头,不由勃然大怒,又是反手一掌向李玄都打去。可李玄都再次消失不见,让青鹤居士打了个空。
青鹤居士不由一惊,暗道:“他怎么会有如此速度?只怕李道虚也比之不及。”
便在这时,李玄都又出现在了他身侧,一剑刺出,点在青鹤居士的肩头上,速度之快,甚至血花还未绽开,李玄都已经消失不见。
青鹤居士大为恼怒震惊,不过他也是见多识广之辈,只是略微思索,便明白了关键所在,“北斗三十六剑诀”中有一招“星转斗移”,便是挪移身形之法。此时李玄都布下星阵,阵中星辰实则就是一个个“落脚之地”,供李玄都略微停顿借力之用。就好比是在水面下埋下木桩,或是在屋中拉起细线,使得轻身功法不高的人有了暂时停顿借力的地方,也能发挥出绝顶轻身功法的效果,李玄都此时便是借助这些所谓的星辰,连续不断地使用“斗转星移”之法,倒是别出机杼,甚至比李元婴的快剑还快。
青鹤居士心中明白,想要胜过李玄都,非要破去这个古怪剑阵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