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ydx好看的玄幻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 線上看-第1034章 德川寶藏推薦-gvm2g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翌日,城户侦探事务所。
敞亮的晨光透过窗帘缝隙映照在卧室里,没有合拢的窗户外清风吹过,带起窗帘摇曳飘舞,室内光线也更加明亮。
高成撑着双手在床上坐起身,挡了挡眼睛,好一会才看向窗外。
天气似乎格外好,早上天空就没几片云,而且难得没有警笛声……
可惜不是休息日,不然真想继续睡个懒觉。
起床,像往常一样穿着睡衣上了趟洗手间,然后没精打采地到盥洗室刷牙,看着镜子里的一张厌弃脸,赶紧洗了把脸。
在柯南世界呆久之后,不知不觉就好像有了一丝混吃等死的迹象了,这可不行,他还有一大堆事要做。
“咦?”
打起精神后高成才发现系统光幕隐隐闪烁,原来是昨天的案子已经结算成功,可以进行抽卡。
想来警方已经侦讯完毕了,虽然结案没这么快,但系统判定不影响。
波土禄道能够成名,唱功当然不差,说不定能抽到这个,他早就不想跟柯南一样了,每次去KTV都是在角落喝饮料。
高成心底微热,尽管不相信什么运气签,还是跑去洗了个澡。
一直以来他的抽卡运气都还不错,虽然不是想什么抽什么,但抽到好东西的概率还算不低。
“叮!”
准备了一番,系统光幕中弹出新卡片。
然而却和波土禄道没太大关系,是张《演技》卡……
“演技?”高成愣了一下,使用之后才发现是抽到了贝尔摩德的技能。
这……怎么会从这个女人身上抽到东西?
厨房,正在准备早餐的小哀忽然感觉一阵奇怪,刚才还急急忙忙不知道干啥的高成一下子就没了声息。
偷吃甜点?
小哀挑了挑眉头,鬼魅般出现在盥洗室:“吃饭了,我特地炖了只早餐鸡。”
……
毛利侦探事务所。
周末刚好碰到连休,小兰正准备和园子去逛街的时候,服部跟和叶突然就从大坂来了东京,说要一起去找德川宝藏。
“就是这样,一个什么宿里村的村长给平次写了封信,说‘找到德川宝藏的线索了,请过来帮忙发掘’之类的,”和叶比服部还有兴奋道,“我们想着,既然都到这边了,不如约上小兰家的叔叔一起去。”
毛利小五郎叼着烟在看赛马报纸,想的全是怎么投注,头也不抬说道:“我才不去,我对宝藏一点兴趣都没有,反正就算真的找到德川宝藏,到时候也得全部上缴国家,因为是历史价值很高的文化财产。”
“真的不去吗,大叔?你现在又闲着没事干。”
服部撇撇嘴一点都不意外。
赌马的人怎么可能对宝藏不敢兴趣?根本就是因为要上缴。
“什么叫闲着没事?”毛利小五郎换了个姿势,随口说道,“对了,城户那小子倒是一向喜欢寻宝,你怎么不去找他?”
“我来的时候就有打电话找他啊,可是怎么都打不通。”服部纳闷道。
“阿成他接到委托出差了,”园子解释道,“可能是太忙没时间接电话吧,不过也有可能那边没信号。”
太忙……
毛利小五郎眼角抽动,感觉躺着被刺了一刀。
哼,肯定又是跑到什么偏僻的深山老林里当幽灵侦探去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委托也就城户小子会去。
路费都不一定能赚回来……
“喂喂,”柯南塌着眼皮,拉过服部低声问道,“你到底在搞什么?你这家伙不是对宝藏之类的一直不感兴趣吗?”
“我现在有兴趣了啊,”服部得逞笑道,“只要小兰去你也去吧?”
柯南总觉得服部隐瞒了什么,这家伙喜欢的是破案解谜,而且一直想要跟他分个高下。
“别乱来好不好,说起德川宝藏,是在群马的赤城山吧?万一出什么事的话,不就又要和那个笨蛋警察打交道了吗?”
“放心,”服部露出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这次我们要去的不是群马,是静冈。”
……
静冈县。
横沟警官就是这个地方的县警,伊豆也是这边的管辖范围,对于高成来说不算陌生。
之前好像还在这边办过一起灵异案件,是国友家的案子,犯人是对双胞胎。
巧合的是,这次来静冈也是进行灵异调查,深山里的一座寺庙经常出现怪异人影,老住持便让自己的儿子跑了一趟东京请他。
有点无奈,但不得不说,日本的寺庙是真有钱,特别是这种家族式发展的寺庙,听说住持在东京还有分寺。
不过,出现灵异现象后,寺里不是自己做法事,反倒花钱请他这个侦探,还真是挺微妙的。
高成摇摇头,带着小哀开车驶离寺庙,沿着森林土路下山。
调查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不到半天,他也就没有留下住宿的打算,主要是调查结果更微妙。
到达寺庙的时间是中午,老住持还特地让小沙弥招待他和小哀用餐,顺便安排了一间禅房休息。
除了没有电,寺庙其他都还好,如果不是后院有个车库,简直就像是回到了古代,颇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
实际上这间寺庙现在也的确是打着古寺的名头吸引游客,寺里存放的佛像也是价值不菲的国宝。
一开始高成怀疑所谓的灵异事件是有人在打佛像的主意,到最后才通过蛛丝马迹发现是老住持小儿子搞鬼。
根据老住持的安排,分寺的继承人选需要在古寺苦修几年,结果小儿子却偷偷把女友带到了寺里,真相大白后差点把老住持气死。
天色渐渐昏暗,高成依旧行驶在森林土路间,回想起古寺里的混乱还是颇为感触道:“寺庙和一般产业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只是赚钱的方式不同,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像其他大户人家那样争家产……”
小哀安静坐在副驾驶位,脸色不太好看:“别感叹了,你到底要开车开到什么时候?和来时的路完全不同了!”
“嘶。”
高成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不知道开到了什么地方,周围冷冷清清没有半个人影。
“不是往这边走吗?”
“我就打了个盹。”小哀目光幽怨地看向高成。
“没事,”高成镇定观察周围道,“我再往回走就是了。”